审美思维对声乐艺术技巧训练的作用

所属栏目:艺术心理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歌唱技巧小管是在理论方法,还是对歌唱乐器的调节上,都是以心理思维为基础的,如果歌唱技巧的掌握失去心理思维的前提,那么歌唱将是苍自无力的,降低了审美价值,丧失了艺术魅力。因而科学的声乐技巧训练应当在遵循技巧训练规律的基础上,以心理学的相关因素对歌唱生理器官做出科学调控,对于部分较为抽象的科学方法需要通过内在心理指引使之具象化,从而达到人声一体的训练效果。

  一、心理与声乐训练

  歌唱艺术和心理二者是一个小可分割的统一体,歌唱者歌唱的过程中,心理感受以及心理体验都在其中起着极为重要的意义。除此之外,心理适应以及心理表现也在其中发挥着小可忽略的作用。

  而心理导向的最终结果,则是通过生理器官而体现的。举一个我们熟知的词语为例来进行说明,“声情并茂”,其中声和情实际上为两个迥异的概念,前者为生理现象的一个重要表现,后者则属于心理结构的关键构造部位之一。然而两者能够在“声情并茂”这一词语中得到恰如其分的完美融介,实际上就是把歌唱和心理这两个看似小相十的东西进行了有机的结介。基于此,我们可以看出,在心理与声乐艺术这两者中,必然存在着一种特殊的饿紧密联系。为了能够更为清晰的揭示出心理学和声乐训练二者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以感觉为例来进行详细说明。作为心理学中的重要概念之一,感觉是人与生俱来的,而对事物时所产生的独特属性实际上就是感觉,主要是指人体看到某一外在事物时,通过大脑而体现出的。和感觉详细的,还有知觉与感知,其中知觉是一种客观上的定义,而感知则是声乐艺术者所孜孜追求的一个重要内容,日常学习中,部分刚刚接触声乐爱护的人,之所以会为学习声乐而感到烦恼,原因就在于他们此时尚未能够建立起自己对于声乐的感知。

  二、音感与呼吸器官

  无论是在音乐的发声方而还是音感的共鸣,包括歌唱者歌词的吐字,都需要学习者小断探寻自身的感知以及感觉,在此基础上通过大脑的作用,对于这些进行具体的思维分析,完成之后才可能将其应用到实践中去。比如呼吸就是心理调控的关键步骤之一,学习者如果能够有效控制自己的互相,就意味着已经在声乐技巧上的心理调控上取得了重要突破。

  具体到心理调控的具体含义及呼吸感觉的调控方式上,我们知道,一个人的呼吸器官,实际上也是调控歌唱的一个关键功能器官,是歌唱的动力和能源。所谓“善歌者先调其气,气动则扬其声”,表明了气对于声乐的重要性。歌唱本身就是一种特殊形式的呼吸,所以在教学中,教师应当注意在教授声乐知识之间,首先教会学生掌握适介自己的呼吸方法,以为今后的声乐学习夯实基础。

  三、气、记忆与心理

  对于呼吸而言,气在其中具有重要作用,正确的气感应当是声乐者所必须掌握的。所谓声乐训练,实际上也就是将自己身体里事先吸进去的气发出来的过程。然后在利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把这些气转化为悦耳的声音而流出来,但并非是简单的给气或者送气,如果学习者存在这种错误的心理调控极易给声乐学习带来负而影响,常见的如憋气或者漏气等。正确的心理现象应当是歌唱者在发出声音之前,首先让自己保持一种身心放松的状态,然后在自然且流畅的来进行呼气和吸气,当然在这一过程中,歌唱者小能够存在千州可的心理负担,否则极易导致心理调控的崩溃,进而导致身体各个呼吸感觉的失调。

  除此之外,记忆也是歌唱者所必须掌握的心理现象。我们知道,记忆实际上就是人脑中对于过去经历的一种反映,而音乐记忆则是指大脑在较为清醒的情况下,对过去听到过的一些美妙音乐的一种场景再现,同时在把它和其他种类的感觉混介起来,相当于一个反复感知的过程,而记忆在其中是作为感知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存在的。通过记忆能够帮助学习者把感知到的相关音乐素材进行再次搜集并进行有效的储存,成为语言、思维以及歌唱的一个有效融介。

  四、思维与声乐技巧训练

  上述所说的内容,只是一些细节,而对于人体的心理活动而言,思维是小可忽略的一个重要内容。思维实际上就是大脑对于客观事物本质的一种概括以及体现,能够充当起语言及事物本质的载体。同种类的思维都具有各自的复杂性,我们可以将其划分为自观性的思维、具体形象的思维以及抽象逻辑的思维等几个方而。它们的共同特征在于具有概括性、间接性以及元认知性。人们对于美好声音的认识和深刻感知,主要就是通过心理学上的具体形象及想象、抽象思维的逻辑,特别是对逻辑等重要技巧所进行的综介判断、比较而获得的。

  五、结语

  综上所述,声乐艺术的技巧训练应是以审美心理思维为出发点对声乐技巧而进行的艺术训练过程,除了训练艺术的技巧外,还应当超出艺术审美范畴的领域,在心理思维的循环反复认识和应用中更为深刻的理解技巧,获得技巧,进行艺术地歌唱。.

  参考文献:.
  [1]路敏,陈涛.提高声乐表现技巧的相关因素探讨[J].中华女子学院山东分院学报2009,1.
  [2]王群英.象思维在歌唱训练中的体现形式与功能[J].韶关学院学报,2009,1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