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清末梁诚利用棒球外交促成庚子退款过程

所属栏目:时事政治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外交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外交一般是通过政治斡旋、文化交流来发展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事实上,以体育为手段开展的外交活动同样可以达到以上目的。在中国对外交往史上,以体育为表现形式的国际外交实例不胜枚举,如推动中日关系发展的“围棋外交”、打开中美两国大门的“乒乓外交”、中国登上世界舞台的“奥运外交”,都给在公共外交时代处理中国与国际多边关系提供了很多启示,其实体育外交在中国近代史上早有先例。在中国近代史上,清政府驻美公使梁诚争取美国退还一半庚子赔款的事情为人熟知,但梁诚在体育外交中所起的作用却鲜有人提及。本文在梳理近代中美交往历史的基础上,运用大量史料,分析了梁诚在美国运用“棒球外交”,争取美国庚子退款的历史。

  1、走向世界的黄埔人

  梁诚(1864-1917年),原名丕旭,字义衷,号震东,出生于现在的广州市海珠区的黄埔村。梁诚生长的黄埔村是早期中国与海外通商的主要口岸,是西风劲吹的地方。黄埔村川流不息的外国船使这里几乎成了世界的缩影,人们频繁接触到不同肤色的外国人,使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并不陌生,这些都促进了当地人世界意识的形成。梁诚的祖父和父亲也曾前往美国做生意,对于走向世界,他们不抗拒、不排斥。在此历史文化土壤和家庭环境下生长起来的梁诚,对海外世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形成了开放的世界意识和国际观念。

  2、“幼童留美”与梁诚对异域体育的接受

  2.1留学美国

  1872年,在中国第一个毕业于美国名牌大学---耶鲁大学的学生容闳的积极倡导、丁日昌的反复游说下,中国发生了“古来未有之事”“中华创始之举”---清政府首次向美国派遣官费留学生。从1872年到1875年,清政府派出了四批共120名学生赴美留学,这些留美幼童被分配到当地54户美国家庭中生活,同时进入小学学习。据不完全统计,到1880年,共有50多名幼童进入美国的大学学习,其中22名进入耶鲁大学,8名进入麻省理工学院,3名进入哥伦比亚大学,1名进入哈佛大学。

  1875年,未满12岁的梁诚考取了第四批留美学生并于10月赴美。1878年,梁诚入读马萨诸塞州安度华的菲利普斯学校,1881年在该校毕业,正准备第二年攻读耶鲁大学或阿默斯特大学时,因清政府提前召回留学生而未能圆梦。但六年的留学生活是梁诚的人生转折点,为他积累了终生受用的财富,也为他以后的外交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可以用流利的英语与美国人打交道,也时而在运动场上和美国人较量。

  2.2留美幼童的体育参与

  当时这些岁正值青春期的幼童来到美国后,呼吸着异国自由独立的空气,过美国式的生活,接受西方的教育,迅速地被美国化,而其中最重要的表现就是在美国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体育运动。美国学者拉法吉所着的《中国幼童留美史》一书,通过当年留美幼童的美国同学的回忆,对中国的这批留学生参与体育活动的情况有着形象的描述。菲利普教授回忆说:“幼童‘美国化’的速度使人惊讶,在教室及球场上,他们很快熟悉了英语。他们脱下了丝质官式长袍,短短几个月中,幼童已经可以在球场上及教室中,向美国学生挑战,而一决高低了。”另一位美国同学李洪·菲尔伯斯说:“我们所玩的各种游戏,他们都感到新颖,但是他们都是排球、足球、冰上的曲棍球戏的好手,尤其是溜冰,他们的技艺已达到巅峰。当脚踏车问世时,学校里第一个拥有脚踏车的孩子就是张,现在我能眼看他们骑着这奇怪的机器上街了。”

  在耶鲁大学,第一批幼童中的钟文耀曾担任校划船队队长,曾于1880年和1881年两次战胜哈佛大学划船队,钟文耀的名字也留在了耶鲁大学运动史册上。从以上美国同学的回忆可以看出,幼童们在美国的课余生活是多姿多彩的,中国孩子在国内学校读书时间多、游戏时间少;而在美国情况则大不相同,幼童在异国他乡喜欢上了各种各样的体育运动,可以参加网球、足球、划船和篮球等体育项目,其中还有被认为是美国国球的棒球。

  2.3梁诚的美国棒球运动经历

  在各种关于留美幼童的回忆中,都提到了棒球在当时幼童中的受欢迎程度。他们组织了棒球队,并且在幼童中涌现了一批球技相当高的“球星”,梁诚就是其中的一位。梁诚在就学于美国菲利普斯学校时期,为棒球好手,经常代表学校参加校际重要赛事。1925年10月,时任中国驻美公使施肇基在哈特福德城进行演讲,他说“中国驻美公使也是留美的幼童梁诚,他是安度华菲利普斯学校的学生,他的绰号是‘Peyook’。他是一个棒球迷,曾是安度华棒球队的三垒手。在安度华与爱克特两校的比赛时,他的一击,赢来了本队的胜利。”梁诚凭借技术和个人努力创出的佳绩,数十年后仍然为人乐道。

  而其他幼童也很快地浸润了美国文化,学会了打棒球,并且组成了一支名叫“东方人”的棒球队。“东方人”棒球队是一支球技极好的强队,在康涅狄格州首府哈特福德数一数二,战绩辉煌,美国球迷常为他们打气。队员中包括日后的中国铁路工程先驱詹天佑、晚清外务大臣梁敦彦、中国驻美公使梁诚,以及吴仲贤、蔡绍基等。该队1878年摄于哈特福德“留美幼童肄业局”前的照片,至今仍到处流传。

  1881年,当被撤回国再过旧金山,他们于候船之日,曾接受奥克兰棒球队的挑战,以资冲淡离别之愁。开赛之前,主队认为他们将轻取客队,但结果使球场观众哗然---中国人打美国的国球,且使美国球队溃不成军!中国队大胜使幼童及华侨兴高采烈,这是幼童们合打的最后一场球,因为他们回国后,天南地北各自一方,再也没有打球的机会了。

  3、“棒球外交”与庚子退款

  1900年6月,八国联军侵华;1901年9月,帝国主义列强胁迫清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索赔白银4.5亿两,本息合计白银9.8亿两,史称“庚子赔款”。

  1903年,年近四旬的梁诚被清政府委任为驻美公使,重回“幼学游历之地”。6月16日,他出席母校成立125周年纪念大会,以中国驻美公使和校友资格发表演说,回忆了他童年时代的种种趣事,并提及他崇拜的教授和棒球好手的同学。再次踏上美国领土的梁诚,本是带着探讨能不能用“白银代替黄金”,多少能让中国减轻点负担的做法,来跟美国人谈判的,不曾想却在进行着一件影响中国近现代进程的大事。在谈判中美方透露出了庚子赔案实属过多的意向,梁诚看到了一线生机,立即改变谈判的主题,从原来“换金还银”的谈判变成了要求美国退还公款的谈判。但在当时几经交涉,退款迟迟不能实现,梁诚万分焦灼。

  1907年早春,梁诚致书外务省表达了自己的焦虑,“今外部又有时言,深恐藉此延宕,再阅数年,美国政府要人全易,他日奉使之人,纵有仪秦舌辩,亦将无所措手,言念及此,实深焦灼,不得不以全力相搏,作争胜须臾之想。”为推进退款,梁诚四处活动,终于在1907年4月,得以面见当时的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会谈退款一事。就在梁诚与罗斯福总统这次会见中,棒球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虽历史资料只有只言片语的记载,但依稀能想见当时梁诚的美国棒球经历令美国总统惊讶的表情。吴文忠的《中国体育发展史》记载:“其时之总统曾问梁公使,当年得获好评蜚声校际棒球好手究为何人?梁氏答称:就是我。”

  由此可见,棒球对梁诚在美国外交成功所发挥的影响,梁诚少年时期这段光彩的历史,为他后来在美国办外交带来了极大的好处,白宫政要对他刮目相看,办起交涉手续也更为便利,人们皆称为“棒球外交”。

  1907年12月3日,罗斯福总统在国会上正式宣布将庚子赔款退还一半,使中国政府得以派遣学生来美国留学。在梁诚的不断努力下,1909年7月10日,清政府颁布《遣派留美学生办法大纲》,正式启动留美计划,同时也获得当时1 000万美元、相当于现在两亿美元的退款。

  4、“棒球外交”的历史作用

  4.1“棒球外交”改写弱国无外交的历史

  晚清时期,清政府内忧外患、国力衰微,面临着列强和西方文明的强势入侵,国际地位下降,在国际外交关系中卑躬屈膝。而梁诚担任美国公使期间,正是中美关系处于海通以来的最低潮。在这样的国际关系下,如何为国家“争得一分即是一分”,又不能使中美关系破裂,是弱国外交官面临的极大考验。但梁诚凭借着自己的自信和胆量,运用自己卓越的外交才能和智慧,维护了祖国的尊严。在这其中,梁诚以穿着“运动衣的外交家”的形象,借助与美国总统对棒球的共同爱好,发展与总统的“私人关系”,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对于推动国家间关系的改善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4.2“棒球外交”开启中美体育外交模式的先河

  近代梁诚的“棒球外交”不仅使中国争取到了美国的退款,改写了弱国无外交的历史,而且为此后的中美文化交流提供了行之有效的体育外交模式。作为世界上成长最快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强大的超级大国,中美两国的关系是两国最大的热点和难点问题之一,中国的过去、现在及未来都与中美关系直接相关。中美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对两国、全球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在中美两国间,以教育、体育等为主要内容的文化交流一直在两国间发挥着重要的桥梁作用,在现代中美两国交往的历史中,不乏毛泽东主席的“乒乓外交”、邓小平与牛仔帽、习近平看NBA比赛等体育外交佳例,而“棒球外交”无疑开启了这种体育外交的先河。

  4.3“棒球外交”促进了体育文化的交流

  体育是一种超越国界和文化差异的共同语言,具有独特的文化价值和交流功能。在国际交流中,体育文化以其独特的文化属性和交流功能,为不同意识形态、不同价值观的国家提供了多元化的平台,促进了跨文化的相互认同和融合。美国体育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反映了美国人的性格特征、生活方式、行为方式以及思想观念,梁诚的留美经历,使他接受到了棒球,接受了美国文化观念,为后来的棒球外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4.4“棒球外交”的历史评价

  虽然“棒球外交”在中美谈判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体育只是社会系统中的子系统,不能夸大其在历史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中美棒球外交一方面反映了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民主方式,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一种政治和文化入侵。梁诚的外交努力使美国退换赔款,用于派遣留学生,促进了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但美国退款的真正原因,是美国企图通过退款发展教育,用知识和精神支配中国留学生,达到更长远地控制中国的目的。庚子退款不仅仅是慈善,美国的战略思维才是关键。正如伊利诺大学校长詹姆斯于1906年给罗斯福总统的备忘录中所说:“哪一个国家能成功地教育这一代中国青年,哪一个国家便将由于付出的努力而在精神上、知识上和商业的影响上获得最大可能的回报……使用那从知识上和精神上支配中国领袖的方式,达到控制中国发展的目的……商业追随精神上的支配,要比追随军旗更可靠。”正是这番话真正打动了美国总统。

  5、结语

  近代驻美公使梁诚利用其早年在美国的棒球运动经历,发展了与美国总统的私人关系,在近代中美关系的发展中,为争取庚子退款起到了一定的历史作用。当今世界处于公共外交时代,各国政府更加重视社会精英作为国际关系行为体的特殊作用,体育明星成为公共外交行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个国家体育外交使节的风貌,可以使人直接感受到该国的形象,在两国遇到一些敏感的政治问题时,巧妙地运用体育特有的外交魅力,可以缓解双方紧张的外交关系,传递积极的信号,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国际社会和世界格局转型的时代背景下,中国要紧跟世界公共外交的新潮流,以史为鉴,推出具有中国特色的体育公共外交,探索外交的新思路、新领域,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增进中国人民同各国人民的友谊。

参考文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