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物流业的现状及相关行政法体系的完善

所属栏目:行政法论文 论文作者:/

  1 现行物流行政法规范现状现代物流起源于美国,发展于日本,成熟于欧洲,拓展于中国,这是世界公认的的物流发展的轨迹。对于"物流"的概念,不同国家不同机构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解释,我国国家标准《物流术语》对物流的定义是":物品从供应地向接收地的实体流动过程,根据实际需要,将运输、储存、装卸搬运、流通加工、配送、信息处理等基本功能,实施有机结合。"物流的过程涉及运输、保管、信息服务等法律问题,因而也需要完善的法律体系与之发展相适应。完善物流法律法规体系,已成为我国物流发展中需要面临的一个迫切问题。

  我国的物流业虽然起步晚,但发展迅猛,所以在物流法律法规与现实之间存在差距也不难理解。我国的物流行政法律规范多散见于行政法规或相关法律及政策中。目前适用的法律法规主要有三类。第一类是法律。如1989年制定的《铁路集装箱运输管理共和国铁路法》、2004年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等。第二类是行政法规。如1994年颁布实施的《高速公路交通管理办法》、1997年的《水路货物滚装运输规则》、1998年《道路运输车辆维护管理规定》、1999年《汽车货物运输规则》、2001年《外商投资道路运输业管理规定》等。

  第三类是规章。如商业运输管理办法、国际铁路货物联运协定、关于促进运输企业发展综合物流服务的若干意见等。第二类的行政法规范在法律效力上仅次于法律,然而数量众多,在我国的物流立法中占重要的地位。第三类的规章,这类规范性文件的法律效力次于法律、行政法规,一般带有强烈的部门特色。除此之外,还有部分国际条约、国际惯例以及地方性法规以及物流技术规范等形式。现代物流是跨部门、跨地区、跨行业的复合型产业,与物流有关的职能又分属于不同部门,各部门各地区如果根据各自行业特点和部门利益制定规章,势必导致物流法律法规分散。如果没有统一、协调的行业法律体系,很难对物流行业健康发展形成很好的保护。

  目前国家现代物流标准只有《物流术语》,执行的有关物流方面的法律、法规、规章散见于不同部门分别制定的有关文件中,如交通部发布的《关于促进运输企业发展综合物流的若干意见》,外经贸部2002年发布的《外商投资国际货物运输代理企业管理办法》,铁道部颁布的《铁路货物运输管理条例》,中国民航总局颁布的《中国民用航空国际运输规则》。因缺乏物流行业统一系统专门的法律规定,导致市场机制不健全,秩序混乱,无序竞争。直接具有操作性的物流法律规范多以各部委、地方制定颁布的条例、办法、规定和通知等形式出现,法律效力不强;这也带来另一个问题--法律规范的分散欠协调。物流立法内容上涉及交通、铁路、航空、海关、外贸等多个部门,由于各部门利益的差异和不均衡,存在行政规范相互冲突现象。这难以整合物流各环节和各功能之间的关系,不利于形成行业优势推动我国物流业的发展。对此国务院于今年6月8日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工作。旨在制定完善配套行政规范措施,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

  2 完善物流业的行政法律制度环境如前所知物流涉及的内容繁杂,体系散乱,我们需要改善这一现状,完善物流业的行政法规范势在必行,现代物流业的兴盛必然以良好的法律制度环境为依托和动力。高质量的政府服务不仅包括科学的决策规划,依法行政,还包括为大众提供法制服务,法制服务既体现在立法上,也体现在执法上。

  2.1 完善立法政府的物流发展政策与物流法律体系极其重要。我国物流界尚未形成一部系统的法律法规,所以物流法律依据多散见于行政法规或相关法律及政策中。可以看到大多以"办法""、条例""、通知"等形式存在。在具体运用中缺乏普遍适用性,多数只适合作为物流主体进行物流活动的参照性依据,而且鲜明的部门立法性质和部门利益倾向,也使得物流法律的统一价值目标难以得到落实。要解决现在的问题,首先要汇编、修订、整合现有法律法规和适当补充立法,从而形成一个层次分明、结构严谨的物流法律法规框架,促进物流行为规范化和物流运作效率化;其次要疏通各单行法律法规之间的承接关系,做到最大限度地协调和衔接;再之要加强对现代物流的监督管理,明确有关各方的权利和义务。良法存之,不良者废之。这将有利于营造一个规范的、健康有序的现代物流市场。

  我国的物流涉及纵向的经济关系,也涉及横向的经济关系,我国物流法律制度还存在不少问题,例如现有规范不协调、效力层次低、立法相对滞后等。目前需要对我国已有的各种物流法律规范、部门规章和地方法规进行清理,消除反映部门和地方利益的内容,建立相对统一、协调的物流法律体系。通过对现有的物流法律规范的清理、修改、补充和整合,理清脉络,疏通个单行法律规范之间的承接和递进关系,以提高物流法律规范的层级效力和立法水平,增强其可操作性和透明度。

  坦率而言,建立全国统一的物流立法,抑或清除部门、地区保护主义的政策和法规,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但部门和地区保护主义只能保护一时一地的若干企业利益,却无助于长远和整体的部门、地区发展,更不利于国民经济的发展。要打破地区封锁和行业垄断经营行为,加强对不正当行政干预和不规范经营行为的纠正和制约。当前应首先从改革市场准入制度和线路审批制度入手,打破地方和部门保护,保进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形成。在物流业发达的国家,大多制订了效力较高,统一适用的物流产业法律法规,例如,美国、日本。物流业的发展现状,凸显了我国在物流业立法上的不足。让物流业在一个"有法可依、有章可循"的市场环境下健康发展是发展现代物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针对当前产业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研究制定系统的物流产业政策,清理有关物流的行政法规,加强对物流领域的立法研究,完善物流的法律法规体系,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

  2.2 严格执法解决物流的顽疾,不仅要从立法上改善,还要从外部行政执法上着手。物流顽症之一就是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现象十分严重,不仅极大的增加了物流成本,还造成民怨沸腾。要严格执法从根本上解决以罚代管的现象。但全国公路一年的罚款总额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而这些罚款和地方利益相关,在没有斩断这种利益关系之前,也决定了这种现象难以得到有效的遏制。公路的罚款到底对于物流成本影响多大,仍难以最终确定。根据央视的报道,目前公路的罚款年达到4000亿。而除了罚款外,各种名目的收费难以计算。对于物流中的以罚代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这是典型的养鱼之法,只有这样,执法部门才能持续不断地得到罚款收入。为了部门利益或者为了个人利益,有意的放纵违法行为,或者对违法行为不闻不问,通过罚款来实现部门利益或个人利益《。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对当事人的同一个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而我国不仅存在重复罚款,而且还存在罚款无依据、执法主体不合格、违反执法程序等诸多的执法乱象。

  对此国外有良好的经验可以借鉴。经济发达国家对司机违法,并不会单一采取罚款的方式,比如欧洲,每超载一次会被罚款2000~3000欧元,是运费的10倍,同时鼓励公众电话举报超载,并给予很高的奖励。德国第一次发现超载,司机会被警告,第二次发现,将面临3个月的监禁,1年内3次超限,会被吊销驾驶执照,终身不得从事驾驶行业工作。韩国对超限的司机判处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相当于人民币1.5万元的罚款,超限运输车辆一旦被发现,会被公路部门直接引导到法院接受法律惩处。日本一旦发现超载,货主、运输企业、司机都会被罚,超过行驶证最大载重量,会处以6个月以下徒刑,以及相当人民币7400元的罚款;美国在罚款外,还会被列入不良记录档案,同时会面临刑事诉讼以及监禁。此外,一些发达国家还在大货车上加装科技设备,一旦超载,车辆就跑不动。执法严格,司机不违法,执法部门乱设卡、乱罚款、乱收费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而同时,违规执法所面临的被投诉风险又大大升高。当前我国公路管理法律法规并不是没有,而是执法环节还存在诸多缺陷。如果执法部门执法犯法,我们的法律就是一纸空文,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高度的警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