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经济增长真的过度依赖于出口吗

所属栏目:宏观经济学论文 论文作者:/

  第三节中国的经济增长真的过度依赖于出口吗?

  经过30年的经济转型,中国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和第三大贸易国。由此作为推动中国经济持久快速增长的三大引擎之一的出口自然而言获得了理论界和政策界的高度关注,然而现有研究关注的重点却是中国作为主要贸易国的地位的上升和其对世界的影响,目前缺乏翔实有力的关于对外贸易和中国国内经济联系的有影响力的研究。

  3.3.1既有研究述评

  既有的研究高度关注外贸在中国经济增长中的角色。一个普遍的观点认为,虽然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很快,但是其增长模式是不平衡的;中国经济已经变得过度依赖外贸推动,并且极易受到外部需求周期性波动的影响,因此急需一个向国内需求引导的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Lardy(2007)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对净出口的过度依赖已经促使中国政府积极寻求向国内消费驱动的模式转变。

  传统的出口依赖度的测度指标是出口占GDP的比重,如图 3.9所示,尽管受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该比例在2008年仍然达到了33%,仍然要比其它大型经济体要高出很多(比如同期的美国为12%,日本为18%左右)。这种观察使得人们极易得出中国经济增长过度依赖出口推动,并且极易受到外需影响的结论。然而,Anderson(2007)指出,出口比GDP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测度出口依赖度的指标,并将出口和GDP的关系比作苹果和桔子的关系。指出出口是在总量基础上的测度就好比公司对销售收入的测度,而GDP是在增加值基础上的测度就类似于公司对利润的测度。对出口依赖度的第二类解释同净出口对整体GDP增长的贡献有关。然而,GDP各种支出成分对其增长的贡献充其量仅仅反映了短期或周期性的经济状况,并且其可能逐季或逐年的变化幅度很大,并且这些变化与一国经济的结构没有任何可预测性的关系。尽管,近年来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在不断提高,但其相对于1980年代末期而言仍然不算太高。贸易盈余和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之间并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

  是一国净出口的变化而不是其本身的大小(或正或负)对一国的经济增长做出贡献。针对传统出口依赖度指标测度的缺陷,He和Zhang(2010)提出了一种新的基于投入一产出表的测度出口依赖度的指标,该指标被定义为由出口引致的国内增加值的份额占全部增加值的比重。由于投入产出表使得分析一个经济中各个部门之间的关联度成为可能,因此可以更好的理解一个经济体对出口的依赖程度。

  3.3.2基于投入产出表的中国出口依赖度的测算

  在He和Zhang(2010)论文的基础上,我们使用中国最新公布的2007年的投入一产出表,并结合He和Zhang关于中国 1997年和2002年投入产出表的分析对中国的出口依赖度进行全面准确的评估。在方法上,我们仍然遵照Koopman、Wallg和Wei(2008)和He、Zhang(2010)的做法,首先在投入一产出表中将进口中间品从国内的中间品投入中进行分离,然后通过综合运用翔实的贸易数据和传统的投入产出表给出的信息,通过运用GAMS软件的数学规划程序来完成对中国出口依赖度的测算,并将其同一些相邻的并且有公开数据可得的国家进行了对比分析。

  首先,对中国总产出中出口占总需求的份额进行横向国别比较和纵向截面分析是有益的(即总产出中有多大的比例是被出口到国外而不是在国内进行销售)。中国的这一份额同美国相比较大,而同日本相比较小,并且大大小于毗邻的韩国、中国台湾省和新加坡的水平。各个部门的出口占比份额差别较大。然而,在美国尽管总体而言出口占总需求的比例很小,但计算机和电了部门产出的30%却用于出口。而在中国,仅有纺织和机械设备产业有如此之高的对外国市场的依赖程度。

  在2007年中国的各产业中采掘业拥有最高的出口依赖比率,而纺织、缝纫及皮革产品制造业、机械设备制造业、化工工业和其它制造业尾随其后,并且这几个产业的出口依赖比率都在50%以上。

  通过对1997、2002、2007数据结果的纵向比较分析,我们发现这十年来中国大部分部门的出口依赖比率都大幅上升,采掘业、机械设备制造业、化学产业、金融保险业以及房地产和金融租赁业上升的幅度尤为明显。此外,通过将表3.6与表3.3的结合观察,我们发现在中国的总需求中占出口份额较高的部门往往同时表现出了较高的出口依赖特征。总体而言,在2002年中国的出口依赖程度尚能同相邻的韩国进行横向的对比。但到了2007年时,中国总体的出口依赖程度已经上升到35.91%,超过了中国台湾省2004年的总体水平,仅仅落后于新加坡的出口依赖程度。

  该结果同表3.4所展现的各国总需求中出口份额所占比例的分布情况相一致。实际上,将中国通过投入产出表计算出的各产业的出口依赖程度同经济规模与之大体相当的国家比如美国和日本进行横向比较可能是有意义的。

  然而遗憾的是我们无法找到美国和日本的带有非竞争性进口的投入产出表。

  然而,根据出口依赖程度往往同总需求中的出口份额表现出高度的相关性事实,我们判断中国的出口依赖程度可能要比美国要大得多,而与日本目前的情况可能大体相当。

  到目前为止,虽然我们拿到了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2007年中国投入产出表》,但由于中国海关总署关于2007年分产业并且分贸易方式的进出口统计的详细资料尚不可得,因此我们尚无法按照Koopman等(2008)首创,并为He和Zhang(2010)所采用的方法对中国2007年的投入产出表数据进行一般贸易和加工贸易的区分,并分别计算各自的出口依赖程度进行分析。但考虑到加工贸易的出口依赖程度一般大大低于一般贸易出口依赖程度的事实,因此我们可以通过观察一般出口贸易和加工出口贸易在总出口中的比重对中国的总体出口依赖程度做出一个初步的判断。
返回本篇博士论文目录      上一章:改中国社会最优国民储蓄率的决定:理论模型
下一章:三元悖论、金融稳定与中国社会最优储备水平的决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