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全球经济走势与中国经济走势预判

所属栏目:宏观经济学论文 论文作者:/

  一、全球经济发展研判
  
  ( 一) 全球经济发展总体特征
  
  总体来看,与 2014 年相比,2015 年全球经济增速将明显加快,预计 2015 年全球经济增长最低为 3. 3%,最高甚至可以达到 3. 6%.大宗商品价格在 2015 年内有继续下行的趋势,国际油价也将继续下降,但速度趋缓。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局面将进一步加剧,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继续分化。美国经济复苏势头强劲,欧元区和日本难有起色,美国的政策有可能成为年内世界金融市场的最大负向冲击。“身体素质”不好的小型经济体可能在 1-2 年内再次陷入危机。

  ( 二) 美国经济作为引领全球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力量,2015 年有望实现 3%的增长
  
  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和最主要的增长引擎,美国经济的发展关乎全球经济。2015 年,美国经济仍有较大概率实现 3% 甚至 3% 以上的增长。在西方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的增速最快,其他经济体如日本、欧元区等也都会有所改善,但难有较大起色。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经济经过多年的调整,增长势头非常突出,比上一次 GDP 最高点( 2007 年四季度) 高出 8. 1%.欧元区则比上次的最高点( 2008 年一季度) 低 2. 2%,日本也比2008 年一季度的最高点低 1. 1% .美国经济的复苏主要得益于再工业化和制造业回归的政策,以及量化宽松。再工业化的目的是发展实体经济,量化宽松则配合实体经济的发展,软硬两手看似简单,实则微妙,效果已经逐渐显现。未来美国的政策走向将是影响世界经济发展的关键。

  ( 三) 美国政策选择及对全球的影响
  
  2015 年美国政策选择可能出现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 至少到 2015 年底甚至 2016 年初,延续当前的宏观政策,不做任何调整,经济完成3. 1% -3. 3% 增长率的概率在 85% 以上,这对世界经济将至少贡献 0. 1% 的累积增长。第二种情况: 美国从一季度末开始执行加息计划( 这主要取决于利益斗争的结果) ,这样,美国经济中代理人之间的增长收益分配可能更符合长期发展的需求,并体现公平,其代价是 GDP 增长率基本稳定在 3. 1%左右。如此一来,2015 年世界经济额外增长的希望将主要来自欧元区和非洲地区。如果美国进入加息过程( 根据光滑利率规则性原则,加息将不会是单次的,而会是持续一段时间的多次加息) ,则必然引发美元升值,资本回流美国加速,将对新兴经济体造成进一步冲击。类似于 20 世纪 90 年代,以亚洲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其金融市场将再次接受考验。这有可能成为 2015年度世界金融市场上最大的金融冲击,对此,我国要予以高度关注。预计美国政策选择出现第二种情况的概率极大,主要理由有两点: 第一,利率光滑规则性政策具有自动周期调整的要求; 第二,美国政府有获取民众选票支持的政治需求。

  ( 四) 大宗商品价格、石油价格的趋势与影响
  
  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美元的继续升值对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形成冲击,国际油价继续下跌并完成筑底将成为大概率事件。综合大型系统价格周期规律,生产成本下降到达谷底之时,正是一轮实体经济投资复苏的开端,由此引发的世界经济增长的正效应即将或正在显现,这是2015 年最有利的因素。

  二、中国经济发展态势研判
  
  ( 一) 基本研判
  
  不同于大多数专家消极看待中国经济的观点,我们认为,在大多数政策都能恰当配置的条件下,短期内( 2015-2016 年) 中国经济存在实现7. 5% 左右增长的潜能。得出这样乐观判断的依据是: 决定长期趋势的要素的综合量没有显着快速地衰减,当前中国经济的下行是短期波动对长期趋势的暂时偏离,不代表潜在趋势方向的变化。

  具体表现为: 劳动人口增长数量下降但质量上升;制度创新方面的增量加大; 全民人均创新率小幅增长,空间巨大; 根本制度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先进性。

  ( 二) 有利因素
  
  1. 外需拉动。外需有所恢复带来了出口的整体回升,新的一年中,外需有望帮助中国经济新增 0. 2 到 0. 4 个百分点。

  2. 成本下降。国际油价下降带来的成本降低效应尚未充分显现出来( 有望在 2015 年得到体现) .油价下调在一定条件下将会提高消费能力,由此,2015-2016 年的中国经济将会产生 0. 2 到0. 4 个百分点的增长效应。

  3. 节能增效。在电力消费方面,2013 年中国GDP 增长 7. 4% ,对应的电力消费增长是 7. 5% ;2014 年 GDP 增长 7. 4% ,对应的电力消费增长是3. 8% .电力消费增长从 7. 5% 下降到 3. 8% ,表明我国在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和节能减排方面取得了很大成效,同时,也表明我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在提高。节能减排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单位 GDP能耗同比下降 4. 2%、碳排放强度下降 5% 左右,是多年来最大的降幅。

  4. 结构改良,质量提升。中国经济增长质量的提升,还表现为服务业比重继续上升,电子商务物流快递等新兴产业快速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长快于整体工业的增长,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居民收入持续增加,消费需求平稳增长,特别是大众消费快速上升。尽管这些方面暂时还没有充分的量化特征,但可以预计,它们将成为 2015 年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

  5. 制度创新。改革创新效应显着。2014 年以来,中国政府大力推动改革,大幅度简政放权,提升市场化程度,激发个人、企业的创造创新活力。2014 年 3 月,国家全面推行了工商登记制度改革,新设立的市场主体数量井喷式增长,至2014年 9 月,同比增幅超过 60%.这些新设立的企业大多是小微企业,属于服务业,提供了上千万的就业岗位,而且成长性强,是中国经济增长新的支撑力量。从就业情况看,虽然经济增速放缓,但就业人数不降反增。2014 年1-9 月,城镇新增就业超过 1000 万人,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了十几万人,31 个大城市的调查失业率保持在 5% 左右,总体而言,就业基本充分。

  6. 进出口的影响。海关数据显示,2014 年全年,出口同比增长 6. 1%,进口同比增长 0. 4%; 进出口总值增加 3. 4%,远低于 7. 5% 的政府目标。

  但是,2015 年的出口形势会有所改观。理由有两点: 第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和国际油价下跌给中国经济形成的成本降低效应将逐渐显现出来; 第二,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结束对我国贸易挤出效应降低。与此同时,我国若能采取适当宽松政策,将更有利于收回部分国际市场份额。

  ( 三) 不利因素
  
  1. 投资比例过高,消费增长不快。我国投资占 GDP 的比重已经高达 47. 8%,几乎没有任何上升的空间,未来几年,应当逐步将这一百分比降至健康的水平,这就意味着未来几年我国都会有投资逐步下降的趋势。这方面因素导致总体经济增长率下降的比例应当控制在0. 5%之内,对经济增长造成的负面影响争取由结构改良和质量提升所带来的增长抵消。相对 2014 年上半年和全年同期,我国消费的增长速度都有所下降,很可能与统计数据有关。首先,住房消费增速下降,虽然导致总体消费数据下降,但其他方面的消费( 如教育、旅游等) 已经得到改善。其次,2014 年以来,一般消费品价格持续下降,这也是消费数据下降的一个原因,微观层面的调查显示,每家每户的实际消费量并没有下降。另外,党中央大力治理腐败、制止吃喝风导致高档消费场所销量下降。这些方面都不代表真实有效消费能力的下降。

  2. 房地产业的影响。2014 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95036亿元,比上年名义增长 10. 5% ( 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 9. 9%) ,增速比 2013 年回落9. 3 个百分点。房地产行业调整对今年经济增长的影响较大,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房地产业全面进入深度调整期。全国性的量价齐跌导致房地产投资开发速度放缓,直接影响宏观经济的走势。

  尽管政府加大了基础设施投资力度,但因融资制约、项目准备不足、投资回报率低等问题难以完全对冲房地产投资增速的下滑。

  总体来看,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减速主要是因为出口、房地产两台发动机拉动效果减弱,但是服务业、信息、电子商务等新型行业正在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源,而且有较大的就业吸纳能力。这个阶段是扭转传统的依赖政府规划审批投资推动模式的好时机,要寻找新的增长引擎,从过度依靠政府转为依靠全民创新,激励草根创业,激发社会活力,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改革释放出的能量,其正效应会在2015 年的下半年开始显现,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全国蓬勃兴起的大众创业热潮。因此,2015年将会是一个令人惊喜的吉祥的羊年。

  三、我国宏观政策取向的建议
  
  浙江工业大学高级经济研究中心依据实验室数据模型预测结果认为: 决定长期趋势的要素的综合量没有显着快速地衰减,因而当前中国经济的下行是短期波动对于长期趋势的暂时偏离,不代表潜在趋势和方向的大变化。2015 年中国经济仍有潜力实现7. 5%左右的增长,关键取决于目标导向和政策措施。如果确定 2015 年的目标为保 7 争 7. 5,我们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执行序列光滑的适当货币宽松和贬值计划。为改善国际贸易,避免货币市场偏紧的现状,关键是控制好货币宽松的程度和光滑性。第二,尽快启动居民储蓄利率市场化进程。建议在一季度末、最迟不超过 5 月份推出这项政策。这将有利于私人储蓄家庭增加收入,从而活跃消费,同时,也会增加银行可贷资金的来源,最终有利于中小企业获得融资供给。第三,在短期货币政策方面,降准优于降息。鉴于经济下行风险加大,并伴随通缩风险上行,特别是在 2015 年,为了进一步推进和深化改革,央行货币政策在稳健的基调下,在实际操作层面需要适度宽松。在政策取向上,应当考虑降准,而非降息。这是因为降息有可能导致资金重新回流到需要退出或淘汰的行业,尤其是房地产业,致使新兴创新性实体经济“缺氧”而胎死腹中。因此降准更加有利。通过全面降准,调整人民币对其他货币的市场预期,从而实现人民币适当贬值,促进出口。

  总体而言,从中长期看,我国经济增长继续稳定在 7. 5%-8. 5%的潜力确实存在,但制约此潜力的关键因素在于初次分配政策。本次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工资调整是正确的,有利于改进长期分配政策的方向,应当继续坚持并加强。教育和科技创新投入占财政投入的比例应持续增加,这是决定中长期增长潜力的核心。实际利率扭曲看似有利于短期增长,实际上会伤害中长期的增长潜力。因此,稳定合理的利率政策是引导市场发挥调节配置作用的前提,也是保证宏观管理政策有效的基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