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工业化背景下提升贵州劳动力素质的措施

所属栏目: 政治经济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一、贵州新型工业化: 对传统工业化的扬弃

  在西部大开发和反贫困的号召下,贵州的工业化速度加快,煤炭、电力、冶金、机械、化工等工业部门发展非常迅速,工业化经济总量水平也呈上升之势。在为我们取得的成绩欢欣鼓舞时,我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 贵州的工业化一直属于典型的资源消耗型经济。在贵州,工业以能源、原材料尤其是高能耗产业为主,主要是基于矿产资源的开采和初级加工,而交通运输业的货运则以初级产品尤其是初级矿产资源为主。

  在工业方面不容忽视的是,贵州生产方式总体上还是很落后,企业规模小,生产设备落后而且陈旧,所以致使资源利用效率低。这些因素使得环保压力很大,关、停、并、转这些整改措施并未使工业“三废”排放情况有所改观。可以说,贵州走的是一条传统工业化道路。

  贵州要想改变这种消耗型的工业化现状,就必须坚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走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道路。新型工业化是相对于传统工业化来讲的。传统工业化不仅包括西方发达国家走过的工业化,而且也包括我国以前走过的工业化。传统工业化是一种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主要靠增加自然资源、资本和劳动等资源投入实现经济的增长。由于传统工业化实现的经济增长以资源消耗为驱动力,所产生的工业化经济水平不高,效率低下,是一种不可持续发展方式,对生态环境破坏极为严重。因此,贵州必须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把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为经济发展方式,由粗放型过渡到集约型,依靠效率的提高来实现经济的发展。

  贵州的新型工业化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信息化来带动,实行创新驱动发展,以效率提高为核心,充分发挥贵州人力资源优势,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科学发展观强调“以人为本”,一切发展要依靠人,一切发展要为了人,人的发展是经济增长的目的,这“摒弃了传统发展观见物不见人的单纯物质主义倾向,把发展的终极关怀建立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对贵州来说,先搞工业化,再搞信息化,这耗时会太久,不利于贵州加速发展。所以,贵州必须走工业化和信息化相结合的新型工业化道路,大力发展和利用信息产业、软件业等新兴产业,让这些新兴产业以极强的渗透力同传统工业结合,提高传统工业的生产效率,然后再利用强大的工业来推动信息产业、软件业等新兴产业的发展。与此同时,贵州必须通过结构创新、技术创新、制度创新等机制来实现新型工业化,因为新型工业化的驱动力在于创新,贵州应实现创新驱动发展。贵州的新型工业化的核心目标是提高效率,因此必须依靠人力资本、知识、技术和制度等非物质性要素来提高效率,而不能重走依靠资源、资本、劳动等传统物质性要素来实现经济增长这条老路了。总之,贵州的新型工业化必须依靠高素质的劳动者,以劳动者的能力为本位,加快人才培养,充分发挥劳动者的创造力。

  二、历史: 人的本质力量的发展史

  贵州新型工业化必须以劳动者的能力为本位,其根据何在? 在马克思看来,人类社会历史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发展史,其在历史进程中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基本阶段: 前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

  在前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中,人的能力发展具有“原始的丰富”性。在马克思看来,个人的社会关系在人的发展的早期阶段是贫乏的,人的发展在早期阶段之所以具有“丰富性”在于那时人的活动还未分割。“单个人在共同体中,同他人还共同从事多种或一种活动的各方面。”然而,在马克思看来,原始丰富中有其“原始”性,因为人的能力有其局限性,发展不自由,只限于一定范围(共同体) 内。马克思认为,之所以会如此的原因主要在于社会分工还没有出现,因此未形成丰富的社会关系。因此,马克思这样说道: “在发展的早期阶段,单个人显得比较全面,那正是因为他还没有造成自己丰富的关系。”在人发展的早期,个人对特定的共同体有极大的依附性,且被局限于特殊的社会职能上,还与共同体发生特定的社会关系。共同体有其普遍性,但这种普遍性是局部的、地域的和传统的,因而不是充分的,这就是所谓的“人的依赖”。

  在资本主义社会,社会分工更加细化,机器大工业使工人成为机器的单纯的附属品。随着社会分工和交换的出现,创造物质生活条件和发展社会物质财富便成了人之目的。“个人力量成为物的力量,个人间的关系成为物的关系,人的个性成为物的个性,人的劳动力也成为物的牺牲品。”于是,就产生了“物的依赖关系”。人只有依赖或通过物,才能得到表现和确证。

  这种依赖关系是一种独立的社会关系,与外表上(法律、市场上) 独立的个人相对立。这种“物的依赖”的社会关系作为人的条件限制、统治着个人,成为彼此分离的个人无法驾驭的社会力量,还使得人的劳动力成为资本家的资本,从事着其不愿从事的劳动。所以,这种物的依赖关系使人的独立表面化,限制人的个性发展。但是另一方面,物的依赖关系为社会形成了较丰富而全面的需求、能力和社会关系,为向共产主义过渡准备了雄厚的物质基础。

  在马克思看来,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个人能力发展之总的本质特征,就是个人能力自由而全面的发展。马克思说道: “在共产主义社会中,即在个人的独创的和自由的发展不再是一句空话的唯一的社会中,这种发展正是取决于个人间的联系,而这种个人间的联系则表现在下列三个方面,即经济前提,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必要的团结一致以及在现有生产力基础上的个人的共同活动方式。”在这里,“个人的独创的和自由的发展”就是个性的自由发展。这种自由个性之所以能够实现,正在于其以个人间的联系和人的能力全面发展为基础和条件。

  “经济前提”是生产资料的个人所有与共同所有的统一,每个人都占有、支配生产资料,因而给个人发展其自由个性提供了物质生活条件。“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必要的团结一致”乃是自由人的联合体,只有在联合体中个人才可能有个人自由,所以个人间自由平等地联合成真实的集体。“在现有生产力基础上的个人的共同活动方式”就是个人表现其生活之共同的生活方式。在这里,发达的社会生产力是个人发展其个性的基础,在生产过程中个人可以自由地表现、发挥和实现其个性和内在本质力量。总而言之,“个人间的联系”在共产主义社会中占有支配地位,异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物的依赖”。更为重要的是,“个人间的联系”是个人能力的全面发展,这是自由个性的基础,是一种比“物的依赖”更为进步的“能力依赖”。

  三、提升贵州劳动力素质的应对措施

  贵州的工业强省战略的落实关系到我省后发赶超、同步小康的大局。然而,贵州的新型工业化必须依靠高素质的劳动力来推进和实现,这才是我省工业化的竞争力之所在。为此,我省应该:

  (一) 增加教育投入,优化教育结构

  第一,加大对教育的投资。以教育投资为主的人力投资要比物质投资更能推动贵州新型工业化,尤其是教育投入太少、劳动力素质低的贵州更应该加大对教育的投资。所以,我省应大幅度增加财政教育经费的支出,多渠道地筹集资金,还可以运用信贷、金融等手段促进贵州的教育事业。第二,优化我省的教育结构,合理地确定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等不同教育形式的比例。我省在强化基础教育、积极发展高等教育的同时,还要大力发展技工学校等职业教育、成人教育和各级各类的职业技能培训教育,以适应贵州新型工业化对高素质劳动力的需要。贵州经济发展最大的难题之一就是劳动力不能满足新型工业化的需要。因此,贵州应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建立一批具有一定规模、功能齐全、师资水平高、培训设施和手段先进的职业技术教育培训综合基地,并以此为龙头,逐步形成高、中、初三级职业技能培训网络”。与此同时,我省应大力发展成人教育,努力提高劳动者的文化水平。贵州新型工业化道路需要高文化水平和高职业技术水平的劳动者,加大教育投入和优化教育结构是我省必须尽快落实的工作。

  (二) 建立健全贵州人才开发机制

  鉴于贵州人才紧缺的现状,我省应坚持打造内部人才为主、引进外部人才为辅的方针。我省要树立尊重人才、善待人才的重要意识,积极打造和留住本省人才,避免本省人才“孔雀东南飞”。贵州要以市场为导向,积极培养内生性的人才。既要打造在贵州新型工业化进程中具有“领头羊”作用的高技术人才和高水平管理人才,还要通过教育、培训打造能“干中学”的一般人才。“此外,还要通过事业留人、情感留人、待遇留人、环境留人等措施,使内生性人才扎下根来,防止人才流失。”与此同时,贵州还应积极引进本省欠缺的外部技术、管理人才。

  我们引进的外部人才要与我省工业强省战略紧密结合起来,应防止因盲目地引进造成资金浪费和人才浪费。此外,我省还应建立健全公平、公正、公开地选拔优秀人才的机制,改善和优化人才的开发和使用环境,这是我省用好人才的前提条件。更为重要的是,我省应建立健全以激励为导向的薪酬分配机制。我省要使用好人才,充分发挥人才的应有价值,建立具有激励功能的薪酬分配机制,改变工资低、待遇差、薪酬分配机制缺乏激励功能的现状。

  参考文献:
  [1]曹海英. 中国西部民族地区新型工业化———价值取向 实现机制 发展路径[M]. 北京: 中国经济出版社,2010.
  [2]韩庆祥. 面向“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M]. 武汉: 武汉大学出版社,2010.
  [3]马克思,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46 上)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79.
  [4]马克思,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3 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6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