阐述毛泽东解放全中国战略思想的发展过程

所属栏目:军事思想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从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解放战争经历了短短的4年时间。围绕创建新中国这一战略目标,毛泽东在解放战争时期形成了系统思想和战略部署,并根据国内外形势和斗争状况的变化,及时地调整战略战术。毛泽东夺取解放战争胜利的战略思想深深扎根于民众之中,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该思想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具有丰富内涵和时代特色,并通过多种形式及时有效地动员、鼓励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发挥了行动指南的重要作用,极大地振奋了革命精神,牢固地树立起必胜信念,从而最终赢得了解放战争的胜利。

  一、“以斗争之手段,达团结之目的”

  经过8年浴血奋战,中国人民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广大人民群众盼望着和平建国,过上安宁平静的生活。面对国民党蒋介石的内战挑衅,中国共产党以民族利益和人民福祉为重,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以斗争之手段,努力争取团结之目的。毛泽东赴重庆谈判,竭尽全力为和平民主奔走呼号。中国共产党的一再努力虽然未能制止全面内战的爆发,但使中国获得了自1945年8月至1946年6月的总体和平,并通过重庆和谈、政协会议和停战谈判对全国人民进行了广泛而深刻的和平民主团结教育

  1.“中国只能走和平一条路”

  抗战胜利后,和平成为大势所趋、人心所向。8月13日,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上作了题为《抗战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的演讲,阐述中国共产党力争实现国内和平局面的态度。他指出:“我党所采取的方针是明确的和一贯的,这就是坚决反对内战,不赞成内战,要阻止内战……按照我们的方针,人民的方针,是不要打内战的。”在国内外一致反对内战、要求和平的形势下,蒋介石连发三封电报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进行谈判。8月23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讨论同国民党进行谈判的会议上作了长篇发言,回答了和平能否取得、内战能否避免这一重大问题。毛泽东指出,和平是可能取得的,把内战限制在局部范围或拖延全面内战爆发时间的可能性是有的。中国人民需要和平,苏、美、英也需要和平,我们党需要和平,国民党暂时也不能下决心打内战,它的摊子没有摆好,兵力分散。

  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努力,国共双方签订了《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国民党政府被迫接受了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在结束重庆谈判的欢送会上,毛泽东强调中国只能走和平一条路,“在和平、民主、团结的基础上实现统一,这个方针,符合于全国人民的要求,也符合全世界人士与同盟国政府的要求。和平与合作应该是长期的。大家一条心,不作别的打算,作长期合作的计划。”

  由于重庆谈判后国内形势的发展和美国对华政策的某些变动,1946年1月10日,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政府正式签订停战协定,同日,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召开,极大地限制了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制度和内战政策。为了推进和平民主新阶段的历史进程,毛泽东不仅决定亲自参加联合政府,并且多次与人谈及中共中央准备迁往江苏淮阴,以便更好地与国民党在政权中密切合作,共同建设民主化的中国。

  2.“不相信帝国主义的‘好话’”

  在争取和平局面的同时,中国共产党也看到了内战威胁的存在。重庆谈判之前,毛泽东提醒全党,蒋介石要消灭共产党的方针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必须破除对蒋介石及其支持者美帝国主义的幻想,“以后我们的方针仍是‘蒋反我亦反,蒋停我亦停',以斗争达到团结,做到有理有利有节。不可能设想在蒋介石的高压下,不经过斗争就可以取得我们的地位。”重庆谈判后,全国人民期待着中国尽快向和平建国阶段过渡。毛泽东提出,过渡时期的斗争是决定将来中国共产党政治地位的关键,解放区的中心任务是集中一切力量反对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和尽量扩大解放区。面对美国一贯的扶蒋反共政策,毛泽东告诫全国人民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相信帝国主义的“好话”,不要害怕帝国主义的恐吓。他认为,美国的行动是中国大规模内战爆发和继续扩大的根本原因,美国的军事援助“实际上只是武装干涉中国内政,只是以强力支持国民党独裁政府继续陷中国于内战、分裂、混乱、恐怖和贫困,只是使中国不能实现整军复员和履行其对于联合国的义务,只是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独立与领土主权完整,只是破坏中美两大民族的光荣友谊与中美贸易的发展前途。”

  国民党政府虽然承认了和平建国方针,但仍然在美国的帮助下四处部署和调动军队,企图通过战争来消灭人民革命力量。面对《双十协定》后更加严重的全国性内战危机,毛泽东提出,如果美蒋要采取进攻方针,我们只有自卫一法,拿起武器和他作战,保卫解放区人民的生命、财产、权利和幸福,争取全国和平的总任务。“人家打来了,我们就打,打是为了争取和平。不给敢于进攻解放区的反动派很大的打击,和平是不会来的。”从1946年2月开始,不愿履行“政协协议”的国民党制造了一系列反共反和平的严重事件,中共中央和毛泽东逐步加强了对蒋介石集团的批评和揭露,要求大家在精神上做好不怕分裂、不怕内战的准备,以此压倒反对派的破坏。毛泽东指出:“最近时期一切事实证明,蒋介石反苏反共反民主的反动方针一时不会改变,只有经过严重斗争,使其知难而退,才有作某些较有利于民主的妥协之可能。”

  3.“中国是中国人民的”

  抗战胜利后,中国人民对和平建国抱有很大的希望,他们是和平民主的根本力量。针对国民党统治集团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向解放区“收复失地”的行动,毛泽东决定放手发动群众,坚决依靠人民,保卫人民的权利和成果。全体人民团结起来,壮大自己的力量,建立各党派共同参加的民主联合政府,这样就可以制止内战。重庆谈判结束后,中国共产党关于和平建设新中国的政治主张被全国人民所了解,全国和平民主运动得到了极大发展。毛泽东指出,应当向广大人民宣传世界进步的情况和光明的前途,使人民建立起胜利的信心,激励全党同志和全体人民团结起来共同努力,战胜曲折道路上的障碍物和困难,达到胜利的目的。

  同时,毛泽东也指出,人民的觉悟不是容易的,要去掉人民脑子中的错误思想,需要做很多切切实实的工作,中国共产党要以极大的努力和耐心领导人民来制止内战。为了实施“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中国共产党派出大批干部到东北华北的广大中小城市和乡村做群众工作。毛泽东勉励到前方工作的同志,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做好生根、开花、结果的精神准备。不论到什么地方,都要和群众搞好关系,关心群众疾苦,解决群众困难。团结广大人民,团结得越多越好。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我们党的领导下,打败侵略者,建设新中国。

  二、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中国共产党的极大努力和中国人民的和平愿望,未能改变国民党统治集团发动内战的立场和野心,蒋介石凭借美帝国主义的支持和优势的军事力量,于1946年6月26日大肆进攻中原解放区。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军队,中国人民怎么办?毛泽东发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吼声,强调从战略上藐视敌人,从战术上重视敌人,给中国人民指明了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胜利之路。

  1.“我们的事业是一定要胜利的”

  全面内战爆发时,国民党的军队装备、后备资源和国际援助等方面都明显超过中国共产党。面对悬殊的力量对比,毛泽东对中国人民解放军能否战胜国民党军队等重大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既看到了国民党在军事、经济及外援等方面的优势,也看到了其存在的根本弱点,以及中国共产党的种种优势。经过慎重考虑,毛泽东向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做出了我们的事业一定会胜利的回答。第一,我们的正义事业总有一天要胜利,反动派总有一天要失败,“这原因不是别的,就在于反动派代表反动,而我们代表进步。”

  第二,蒋介石虽有美国援助,但人心不顺、士气不高、经济困难,我们虽无外国援助,但人心归向、士气高涨,经济亦有办法,全党应当对战胜蒋介石有充分的信心。“我们是艰苦奋斗,军民兼顾,和蒋介石统治区的上面贪污腐化,下面民不聊生,完全相反。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是一定要胜利的。”

  第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人民革命力量得到迅速壮大。各国人民民主斗争日益高涨,国统区人民的认识和觉悟也提高了,反动派想要压服他们是不可能的。

  2.“敌强我弱必须准备长期斗争”

  全面内战爆发之初,毛泽东提出,对付美蒋的主要政策不是让步而是斗争,一切游移不定及侥幸取得和平的想法都应扫除干净。全党要在一心一意准备以长期艰苦斗争去取得和平的总方针下,努力准备一切条件来粉碎蒋介石军队的进攻,使双方力量对比发生有利于我们的变化。毛泽东告诫全党,不要幻想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会恩赐和平,只有大量歼灭敌军有生力量、粉碎敌人多次进攻并使解放区获得发展之后,才有可能暂时休战。要改变敌强我弱的形势,必须准备长期艰苦斗争。

  1946年11月,蒋介石攻占张家口并单方面宣布召开“国民大会”,和谈大门被关死。中共中央下定决心以战争手段来解决中国的问题,毛泽东在党内指示中第一次以“人民解放战争”代替之前的“自卫战争”,并强调要把事情估计得严重些,不但要准备3年到5年,还要准备10年到15年。鲁南战役后,毛泽东认为,总的形势是革命高潮要来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有把握取得最后胜利,但我们还有很多困难,如中外反动派将继续全力反对中国人民,蒋管区的法西斯统治将更加严厉,解放区某些地方将暂时变为沦陷区或游击区,部分革命力量可能暂时遭受损失,人力物力将受到消耗等。“凡此种种,全党同志都必须充分地估计到,并准备用百折不回的毅力,有计划地克服所有的困难。”

  3.“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1946年春,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加紧反苏反共反人民的活动,鼓吹“美苏必战”、“第三次世界大战必然爆发”等观点。一些同志惧怕美帝国主义和新的世界战争,因而在美蒋反动派的武装进攻面前表示出软弱、消极的态度。针对他们不敢以革命战争反对反革命战争,不敢用革命的手段反对反动派进攻的错误倾向,毛泽东提出了一系列战略战术构想。毛泽东指出,要在7月7日发表宣言,揭露和批评美国及中国反动派,唤起全国人民的救国热情,振奋人民意志,将反动派置于孤立和困难的境地。“七七宣言”发表后,毛泽东进一步强调,应在党内开展讨论,根本扫除一部分同志中存在的悲观失望情绪,纠正他们对国际与中国光明前途认识不足的错误,明确爱国主义的统一战线之重要性等。为了让人们认清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的虚弱本质,树立起中国共产党必胜的信念,毛泽东在接受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采访时提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观点,并得出“小米加步枪比蒋介石的飞机加坦克还要强些”的论断。这一论断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在战略上对敌人的藐视,极大地鼓舞了解放军的士气和人民的信心。

  国民党一手包办的“国民大会”召开后,中国人民受到了教育,知道了谁要打谁要和,清楚了美国政府的欺骗以及战争和分裂的责任。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的战略策略也更加明确,只有经过战争推翻蒋介石的统治,才能获得中国的真正和平。在国民党军队的全面进攻彻底破产,重点进攻屡遭挫败后,毛泽东认为,与全民为敌的蒋介石政府已经处于全民的包围之中,无论在军事战线上还是政治战线上都打了败仗。它实际上是一个外强中干的政府,“它的进攻是能够打败的,不论是在什么地方和在什么战线上。它的前途必然是众叛亲离,全军覆灭。一切事变,都已经证明并且将继续证明这些估计的正确性”。

  三、“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中国人民解放战争进行了1年,国民党的全面进攻和重点进攻都被打破了。毛泽东高瞻远瞩,认为人民解放战争不需要经过战略相持阶段,可以直接进入战略反攻阶段。1947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配合、两翼牵制”,发动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略反攻。毛泽东发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召,吹响了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胜利号角。

  1.“爱国的正义的革命的战争”

  在“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的战略意图下,毛泽东要求部队积极开展政治动员,向广大指战员说明到国民党区域作战与在解放区作战的不同,以及战胜国民党的各项条件,做好到国民党区域作战的思想准备工作。为了动员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加倍努力夺取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1947年10月,毛泽东起草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及《中国人民解放军训令》,提出联合各阶层人民,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建立民主联合政府,实现解放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总目标。

  1947年底,战争已经主要在国民党统治区而不是在解放区进行,国民党军队被迫由战略进攻转变为全面防御,战争形势发生了根本改变。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上做了《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回答了在新的历史时刻如何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的问题,并结合革命形势阐述了战争目的和性质,提高了全党和全国人民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激发了广大指战员和革命群众的爱国热情,为解放战争的发展提供了行动纲领。他指出,蒋介石发动的战争是美帝国主义指挥之下的反对中国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反革命战争,“不敢坚决地起来用革命战争反对反革命战争,中国就将变成黑暗世界,我们民族的前途就将被断送……人民解放军的战争所具有的爱国的正义的革命的性质,必然要获得全国人民的拥护。”

  2.“反对对敌人的力量估计过高”

  为了统一全国人民对“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的认识,消除党内外存在的恐惧思想,毛泽东把反对党内的错误倾向尤其是反对把敌人的力量估计过高,作为党的政策中的重要问题之一。1947年11月,毛泽东在其修改的新华社时评中对蒋介石解散民盟一事批判道,病入膏肓的蒋介石害怕“连一支手枪都没有”的组织,“一下子就向全中国全世界泄露了他已经是何等衰弱不堪。”

  从1948年1月起,中共中央开始集中解决新形势下党的具体政策和策略问题,纠正党内“左”和右的偏向。针对一些人惧怕美帝国主义,惧怕到国民党区域作战,惧怕消灭买办封建制度、平分地主土地和没收官僚资本,惧怕长期战争等错误思想,毛泽东强调,全世界帝国主义和中国蒋介石反动集团的统治已经腐烂,没有前途,我们有理由轻视它们,有把握、有信心战胜中国人民的一切内外敌人,应当肃清软弱无能的思想以及过高估计敌人力量和过低估计人民力量的观点。经过两年的人民解放战争,中国的形势发生了更加有利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而不利于国民党统治集团的重大变化。1948年7月,毛泽东在审阅修订的新华社社论《人民解放战争两周年的总结和第三年的任务》中指出:“中国反动派因为它依靠外国侵略者,也就不可避免地是孤立的,外强中干的,可以彻底消灭,应当彻底消灭,而决不应当功亏一篑,养虎贻患。”

  1948年下半年,国民党在军事失利的情况下不断释放和平空气,企图通过假和平运动拯救面临崩溃的国民党政权,为反动统治阶级争取喘息时间。为了坚定人民群众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信心,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关于揭破敌人的和平阴谋的指示》中指出:“应广泛宣传我们的胜利和敌人的惨败,预先指出我军愈胜利,敌人的和平阴谋就愈成为保存反动军队以利再战的重要武器。我们如果不愿意被敌人消灭,就必须把战争打到底,必须不要上反动派的当。”

  针对民主党派和人民群众的和平要求,毛泽东要求各地做好说服工作,引导群众看清国民党和平阴谋的真相,把敌人的假和平运动变为人民的真和平运动。

  3.“人民的革命力量才是真正的优势”

  中国共产党的军事胜利不仅鼓舞了全国人民,也使人们看到了人民解放军在战斗力上尤其是精神上的优势。为了进一步激励士气、坚定信心,毛泽东多次对什么是真正的优势进行阐述。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初期,毛泽东指出:“要看到全国人民的同情、全世界人民的同情、民族统一战线、土地革命,这些是经常起作用的因素,而国民党军队的优势,发动突然的进攻,这些是临时起作用的因素。”

  1947年底十二月会议召开时,人民解放军已经打退了蒋介石数百万反动军队的进攻,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达到一个转折点。毛泽东指出:“蒋介石军事力量的优势,只是暂时的现象,只是临时起作用的因素;美国帝国主义的援助,也只是临时起作用的因素;蒋介石战争的反人民的性质,人心的向背,则是经常起作用的因素;而在这方面,人民解放军则占着优势。”

  在中国共产党的节节胜利面前,美国并不甘心失败,总统杜鲁门向国会提出了援助蒋介石的特别咨文。针对这一事件,毛泽东强调,美蒋是一定要做垂死挣扎的,“反动派的金钱和枪炮并不是什么真正的优势,人心讨厌反动派,不赞成反动派,人们团结起来反对反动派,并和反动派作斗争,这个力量才是真正的优势。”

  四、“将革命进行到底”

  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战略反攻1年之后迎来了战略大决战。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顺利展开,中国人民革命力量开始超过国民党反动派,中国革命战争进入了有利于人民的大好局面。此时,国际上出现了划江而治的暗流,国民党提出了和平谈判的要求,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中的骄傲自满情绪和右倾保命思想时有发生。在中国革命前途命运的关键时刻,毛泽东号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将革命进行到底,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新中国。

  1.“中华民族来一个大翻身”

  三大战役进行期间,国民党统治集团在美国的策划下发动了一场“和平攻势”,并获得了部分中等资产阶级和上层小资产阶级的支持。一个关系到中国人民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摆在大家面前,是将革命进行到底,还是使革命半途而废?毛泽东毫不犹豫地向全国人民指出,只要不动摇地坚持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全国范围内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主体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就可以“使中华民族来一个大翻身,由半殖民地变为真正的独立国,使中国人民来一个大解放,将自己头上的封建的压迫和官僚资本(即中国的垄断资本)的压迫一起掀掉”.他用农夫与蛇的希腊寓言来说明自己的观点,鼓励群众坚持斗争,夺取最后的胜利。为了更好地统一思想、凝聚各方面的力量,毛泽东要求在党内、军内和人民群众中进行有说服力的教育工作,在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人物中进行解释工作,使大家都懂得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而不容许半途而废的理由。

  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后,人民解放军发起并成功取得渡江战役的胜利,中华民族为之奋斗的和平民主梦想即将实现。毛泽东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深情地指出,中国的革命是全民族人民大众的革命,“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2.“我们是能够克服困难的”

  三大战役胜利结束后,人民解放战争到了最后关头。毛泽东对即将面临的种种困难进行了深入思考,并给出了战胜困难、继续前进的办法,从而使全国人民以更加坚定的信心和更加积极的精神状态迎接革命的胜利。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指出,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他勉励全体党员,夺取全国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我们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一方面,毛泽东指出困难是客观存在的,他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谈到,严重的经济建设任务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熟习的东西有些快要闲起来了,我们不熟习的东西正在强迫我们去做,这就是困难。

  另一方面,毛泽东坚信中国人民能够克服困难,中国共产党有征服困难的经验和信心。“我们面前的困难是有的,而且是很多的,但是我们确信:一切困难都将被全国人民的英勇奋斗所战胜。”只要我们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就能克服困难,建设一个繁荣昌盛的国家。

  3.“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国家再有一丝一毫的干涉”

  面对蒋介石军队的溃败,帝国主义势力蠢蠢欲动,企图挽救国民党的败局。1949年4月,当渡江战役即将发起时,四艘英国军舰驶入人民解放军防区,妨碍人民解放军作战,并打死打伤200余名官兵。事件发生后,毛泽东为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起草了声明,表明中国人民不怕任何威胁、坚决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严正立场,并郑重宣告“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绝对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

  针对一些外国舰船帮助国民党军队攻击人民解放军阵地的行为,毛泽东宣布任何外国军舰不许进入黄浦江等中国内河,否则将对外国干涉者的武装力量予以歼灭或驱逐。毛泽东强调,“中国必须独立,中国必须解放,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自己来处理,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国家再有一丝一毫的干涉。”

  1949年8月,为了开脱侵华政策失败的责任,美国国务院发表了《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

  毛泽东连续写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和《唯心历史观的破产》等五篇评论,揭露帝国主义的真面目,并在群众中积极开展说服、争取、教育和团结的工作。毛泽东指出,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本性不会改变,唯一的办法是组织力量和他们斗争,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这样才有希望在平等互利的条件下和外国帝国主义国家打交道。

  毛泽东夺取解放战争胜利的战略思想,充满了革命必胜的豪情壮志和人民战争的辩证法,指引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取得了伟大胜利。其中的一条主线和红线,就是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中国共产党深知,战争的伟力存在于民众之中,只要依靠人民群众,就能形成强大的力量,彻底战胜任何强大的敌人。

参考文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