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研究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在我国的历史演进

所属栏目: 军事理论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同中国革命、国防军队建设和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相结合的实践过程及理论升华.系统梳理和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历史进程,对于总结中国共产党军事工作的历史经验,探讨国防军队建设的特点规律,指导当前军事斗争准备工作,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一次历史性飞跃毛泽东曾指出:所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跟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的统一,一个普遍一个具体,两个东西的统一叫中国化.^^在中国革命战争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革命战争实践相结合,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一次历史性飞跃.

    (一)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伟大开篇.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宣告成立,中国革命从此有了坚强的领导核心,也由此开启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历史进程.大革命时期,以周恩来、瞿秋白、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理论和实践上,初步探索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指导中国革命的诸多问题,为进一步把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同中国革命实际结合起来积累了重要经验.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被迫独立开展武装斗争,在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革命实践结合上经受了重大考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客观地、理性地对待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普遍原理和苏联十月革命经验,在秋收起义失败后引兵井冈山,开辟工农武装割据道路,以革命实践书写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伟大开篇.1928年至1930年,毛泽东先后写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反对本本主义》等光辉篇章,对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道路问题,人民军队建设问题以及人民战争战略战术问题等进行了初步探索和思考.特别是《反对本本主义》一文中,毛泽东批评了照抄照搬苏联革命道路的思想,指出:“马克思主义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 的实际情况相结合.”“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①“这篇文章表明,通过思考和总结革命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毛泽东形成了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基本思想,而这正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质内容.”②陈毅对此指出:“八一起义,回答了人民要进行武装斗争的问题,但却没有解决怎样武装斗争的问题.”“知道搞武装斗争,并不容易,知道怎样搞法,更不容易.有种种搞法,土匪山大王的搞法是一种,太平天国的搞法又是一种,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又是一种.只有这后一种成功了.”⑧但是,毛泽东等人关于把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同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思想,并没有在全党全军形成共识.由于“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在党内军内得不到根本纠正,导致土地革命最终失败,中国革命几乎陷于绝境.危急关头,中共中央于1935年1月召开遵义会议,集中纠正了“左”倾军事错误,使中国共产党开始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问题,为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开辟了新的发展路径.

    (二)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命题的提出.1935年10月,毛泽东率领陕甘支队长征到达陕北,完成战略转移和重新奠基革命大本营的历史任务.此时,中国革命正处于由国内革命战争到抗日战争的历史转折关头.为了总结建党以来中国革命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清算党内错误,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运用于当时中国革命斗争实际,先后发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实践论》、《矛盾论》等重要著作,阐明了灵活地、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对于中国革命战争的重要性,并运用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完整地、科学地论述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道路问题,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任务鲜明地提到全党全军面前.1938年10月,中国共产党召开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张闻天、王明等党的高层领导人首次提出并集中阐发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毛泽东在10月14日《论新阶段》的报告中明确提出:“没有抽象的马克思主义,只有具体的马克思主义.所谓具体的马克思主义,就是通过民族形式的马克思主义,就是把马克思主义应用到中国具体环境的具体斗争中去,而不是抽象地应用它.”“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着中国的特性,即是说,按照中国的特点去应用它,成为全党巫待了解并堕须解决的问题.”④张闻天在10月15日《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与党的组织问题》的报告中指出:“要认真的使马列主义中国化,使它为中国最广大的人民所接受.”⑥王明在10月20日《目前抗战形势与如何坚持持久战争取最后胜利》的发言中也指出:“马列主义理论中国化的问题-马列主义理论民族化,即是将马列主义具体应用于中国,是完全对的.”“首先必须学习马列主义-不仅政治理论,而且军事理论.”⑥中国共产党的高层领导人之所以在1938年10月明确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是有着深刻的历史动因和现实需要的.从历史动因上看,1935年共产国际七大决定今后“要在决定任务问题时,根据各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和特殊条件出发,而且一般说来,要避免直接干涉各党的内部组织事务”,以及“要避免机械地把一个国家的经验套用到另一个国家,避免用一成不变的方法和笼统公式去代替具体的马克思主义分析”,从而为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地运用马克思主义思考和解决中国革命问题提供了良好的外部条件.

    从现实需要上看,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迫切地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任务,其根本目的和着眼点是解决中国革命的路线方针问题,这其中既包括政治路线问题,也包括军事路线问题.由于此时中国共产党正处于领导抗日民族解放战争的关键时期,因此,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要求中,军事路线问题毫无疑问地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在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奠基之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毛泽东深刻指出:“我们不但需要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正确的政治路线,而且需要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正确的军事路线.”X1938年11月,毛泽东在《战争和战略问题》中又着重说明了这个问题,他强调:中国共产党在十七年的斗争中,不但锻炼出来一条坚强的马克思主义的政治路线,而且锻炼出来了一条坚强的马克思主义的军事路线.在这里,毛泽东已经表明建立马克思主义军事路线问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题中应有之义,其主要目的之一是破除“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对中国革命的不利影响,促使全党全军切实了解和掌握中国革命战争的特殊规律.因此,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的提出,不仅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命题的正式提出,而且说明“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成功的突破口.②(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的形成.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经过艰辛探索,正确地解决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革命战争相结合的问题.至此,中国革命战争进入顺利发展的轨道,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重大发展阶段,最终战胜国内外强大敌人,取得了中国革命的成功.更为重要的是,在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战争中,产生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成果-毛泽东军事思想.

    从1940年起,中国共产党部分领导人开始将毛泽东各方面的思想加以概括,逐步提出”毛泽东思想“的概念,军队系统也开始相应地提出诸如”毛泽东的军事思想“、”毛泽东同志的军事路线“、”毛泽东同志的军事理论“等近似概念.1945年4月,在中国共产党扩大的六届七中全会上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正式使用”毛泽东同志的军事路线“这个概念,以区别于毛泽东的”政治路线“、”组织路线“和”思想路线“.1945年5月,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朱德在军事报告中首次论述了毛泽东军事思想和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关系,他指出:”毛泽东的军事思想,也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1946年12月,中央军委在《关于练兵和训练干部的指示》中提出,”在每一个战役或战斗结束后,应在干部及战士中进行经验的检讨与总结“,并”加强干部对于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学习“,最早提出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科学用语.④此后,”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概念逐渐为全党全军所接受.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形成,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实现第一次历史性飞跃.

    二、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一次历史性飞跃的延伸和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准备.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军事工作重心由夺取全国政权转变为保卫中国革命胜利果实,维护国家独立安全和领土完整.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把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国防军队建设实践相结合,推动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一)军事工作重点的转移与”第二次结合“要求的提出.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军事工作重点的逐渐转移,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开始探索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道路.毛泽东在1949年9月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幕词中指出:”我们的国防将获得巩固,不允许任何帝国主义者再来侵略我们的国土.在英勇的经过了考验的人民解放军的基础上,我们的人民武装力量必须保存和发展起来.我们将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一个强大的海军.“⑥1953年底至1954年初召开了全国军事系统党的高级干部会议,确定国防军队建设的总目标总任务,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军事工作重心全面转移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上来.为了吸取苏联治党治国治军方面的经验教训,毛泽东于1956年提出要吸取民主革命时期的教训,再次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他指出:”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应当更加强调从中国的国情出发,强调开动脑筋,强调创造性,在结合上下功夫.“①同年4月,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最高国务会议上作了《论十大关系》 的报告,从理论高度深刻阐述了”第二次结合“的思想和要求,指出:”我们要学的是属于普遍真理的东西,并且学习一定要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我们的理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②”第二次结合“的要求,鲜明地提出了把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治党治国治军实践相结合的问题,对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事业乃至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事业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意义.

    (二)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一次历史性飞跃的延伸.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把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国防和军队建设实践相结合,为建设巩固而强大的现代化国防进行了开拓性的探索,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历史进程由此进入第一次历史性飞跃的延伸阶段.经过这段延伸,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获得两方面成果.

    就实践成果而言,开辟了一条符合中国特点的国防军队建设道路;确立了建设现代化革命军队的总方针和总任务,制定了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方针;初步建立起了独立自主、相对完整的国防工业体系,发展了常规武器和原子弹等尖端武器装备;改善了军兵种结构,完成了单一陆军向诸军兵种的历史性转变;开展正规的军事教育,形成比较完备的军事院校培训体系;构筑了基于”三结合“武装力量体制实战和威慑力量体系,做好了抵御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准备,从根本上改变了旧中国有国无防的局面.

    就理论成果而言,提出一系列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正确实施军事斗争战略指导的重要理论观点.比如:国防和军队建设必须走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必须正确处理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关系;必须走减少军队数量、加强质量建设的道路;必须加强部队思想政治建设;必须加强民兵建设和强化人民战争基础;必须平战结合和军民结合,建设可靠的战略后方,等等.这些重要战略决策和重要理论观点,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军事思想体系,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有了创新和发展.

    同时,也应该看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又是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准备阶段,因为这个时期毛泽东提出了治党治国治军”第二次结合“问题.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要进行第二次伟大革命,探索中国特色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道路,开始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任务,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已经提了出来.

    (三)”左“倾错误思想的干扰破坏与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曲折发展.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进程受”左“倾错误的干扰破坏,也发生多次严重偏差.

    1956年毛泽东提出”第二次“结合问题,要求克服学习外国经验中的教条主义倾向后,人民解放军检查和纠正了学习苏军过程中的某些偏差,使教条主义在实际上未能影响到国防和军队建设全局.然而,1958年由于错误地夸大学习苏军过程中出现的某些偏差,进而在全军范围内开展反对”教条主义“斗争,严重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干扰和影响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正常发展,对军队建设造成了巨大损害,教训十分深刻.

    随后,在党内”以阶级斗争为纲“错误思想指导下,中央军委于1966年2月下发了《继续大力突出政治,坚决执行五项原则》的文件,明确指出:”突出政治是根据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和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提出来的,是根据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的事实提出来的,全军必须加以认真贯彻执行.“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爆发后,”突出政治“成为国防和军队建设的中心工作.片面强调”突出政治“,使政治工作和军事工作的关系变为”冲击与被冲击“、”压倒与被压倒“的关系,严重破坏了人民军队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歪曲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关于政治工作的原则,对国防和军队全面建设造成严重危害,导致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事业走上曲折发展的道路.

    三、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二次历史性飞跃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特别是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共产党军事工作重心转入改革发展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军事变革实践相结合,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与时俱进和创新发展.

    (一)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二次历史性飞跃道路的开创.“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在探索和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命题的同时,在军事领域开展初步改革,开创了有中国特色的国防军队建设新局面,为实现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二次历史性飞跃作出创造性的重大贡献.

    从实践方面看,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初步探索了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发展的道路.1975年邓小平恢复工作后,立即着手整顿军队,进行改革试验.X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的要求进一步贯彻到党的军事工作中,1982年正式启动了军队体制改革.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作出全面改革的决定后,1984年11月,邓小平在中央军委座谈会上明确要求军队必须进行改革,他指出:”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再犹豫了,拖一天就损失一天.“②据此,1985年实现了军队建设指导思想的战略性转变,从立足于”早打、大打、打核战争“转变到现代化建设上来,国防和军队建设由此走上改革发展道路.

    从理论方面看,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对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事业的贡献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系统阐发了对待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科学态度,通过对”两个凡是“思想的批判和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在全党全军中恢复了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其二,以中共中央决议的形式,坚持并捍卫了毛泽东军事思想这一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的伟大理论成果,从而”分清了是非,纠正了当时存在的’左‘的和右的错误观点,统一了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思想.“⑧其三,创建了新时期党的军事指导理论的奠基之作-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实际相结合第二次飞跃的理论结晶,它科学地回答了在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条件下,如何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的问题,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精兵之路指明了方向.

    (二)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重要进展.20世纪90年代以来,受苏联东欧剧变和世界新军事变革迅猛发展的影响,中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面临许多新情况、新矛盾、新问题.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顺应形势发展,提出”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④的要求,在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实践相结合上取得了重要进展.

    从实践方面看,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围绕”打得赢、不变质“两大历史性课题,深入稳妥地推进国防和军队改革,实现了军队建设的整体转型;制定了国防和军队建设跨世纪发展”三步走“战略,开启了以信息化带动机械化、以机械化促进信息化的跨越式发展道路;推动军队建设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开创了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发展道路.

    从理论方面看,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围绕人民军队未来打什么样的仗、怎样打仗,以及建设什么样的军队、怎样建设军队等问题,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军事思想、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形成了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着眼于国际安全战略形势的新变化,对世界战争与和平的特点规律有了新认识;着眼于世界新军事变革的发展趋势,对现代战争的特点规律有了新认识;着眼于人民军队履行职能使命的新要求,对国防和军队建设的特点有了新认识,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新时期党的军事指导理论.

   
    (三)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深入发展.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央领导集体高度重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指导作用.2013年3月,习近平在中央党校春季开学典礼讲话中指出:”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这是我们做好一切工作的看家本领,也是领导干部必须普遍掌握的工作制胜的看家本领.“根据中共中央的要求,全军以深入挖掘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当代价值为侧重点,加强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的学习和研究,为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新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导.

    在指导国防和军队建设实践中,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央领导集体,积极推动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国防军队全面深化改革的实践相结合,提出了”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强军目标和要求.2012年12月,习近平视察部队时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来以来最伟大的梦想.可以说,这个梦是强国梦,对军队来说,也是强军梦.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富国和强军相统一,努力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 2013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把国防和军队改革纳入国家改革全局,作为一个重要部分进行部署,提出:要紧紧围绕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这一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着力解决制约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的突出矛盾,创新发展军事理论,加强军事战略指导,完善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中国共产党在军事工作上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必将推动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第二次历史性飞跃实现新的重大发展.

相关标签:摘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