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梁军事上的失误探析

所属栏目: 军事理论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李成梁,字汝契,号引城,辽东铁岭(今辽宁铁岭) 人。生于明嘉靖五年(1526) ,卒于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 ,享年 90 岁。李成梁在第二次担任辽东总兵期间的军事上的失误,主要体现在军事眼光的短浅上,进一步弱化了辽东明军的战斗力,而建州女真努尔哈赤部则吸取经验教训,军事力量日渐强大。

  一、随意放弃战略要地

  “当万历初元时,兵部侍郎汪道昆阅边,成梁献议移建孤山堡于张其哈剌佃,险山堡于宽奠,沿江新安四堡于长佃、长岭诸处,仍以孤山、险山二参将戍之,可拓地七八百里,益收耕牧之利。道昆上于朝,报可。自是生聚日繁,至六万四千余户”。

  宽奠地区位于建州女真活动地区的腹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扩建宽奠六堡不仅可以大大增加明朝边防的防御纵深,还可以与藩属国朝鲜相接壤,相互呼应,从而起到牵制建州女真势力的作用。在和平时期,还可以屯田提供军粮。李成梁议设宽奠六堡,既扩大了军事防御纵深,遏制了建州女真的发展,维护了地区社会安定,同时,又促进了辽东经济的发展,是一个既具有军事战略思维,又具有经济发展思想的一举两得的妙策。

  本来明朝对战略要地的经营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李成梁却在第二次担任辽东总兵之后放弃了这个地区。从客观角度进行分析,李成梁放弃这个地区,可能是考虑到了本身军队实力不足以统治这个地区和面对日益强大的建州女真势力。辽东地区明军的精锐部队李家军在万历援朝的过程中,与数十万具有丰富作战经验,而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激战,损失殆尽。

  “始成梁、如松为将,厚畜健儿,故所向克捷。至是,父兄故部曲已无复存,而如柏暨诸弟放情酒色,亦无复少年英锐”。没有了军队的保障,李成梁为了防止这些地区的人口、财产被建州女真掠夺,便主动放弃了这个地区。但是,李成梁的人口迁移计划太过简单粗暴,甚至有些残忍。刘若愚在《酌中志》中记载了李成梁等用武力驱使宽甸六堡人民内徙的情况: “有僵馁不支而死者,有渡河冰陷而死者,有不愿徙而自刭者,少壮强勇之人亡入(建州者) 什四五,仅得老弱孤贫六万余人。”

  李成梁没有以长远的目光看到这个地区重要的战略价值,不仅随意地放弃了六堡,而且严重破坏了当地百姓的正常生活。用军队逼迫百姓离开六堡,是防止百姓“资敌”,但他的所作所为反而把百姓逼入建州女真地区,大大增加了对方的实力。这是李成梁军事生涯中的战略选择性失误。

  二、缺少“大创尽歼”的思想

  仔细研究李成梁所指挥的战斗后发现,这些都是规模比较小的歼灭战,很少有消灭敌人千人之上的大规模歼灭战。他率领部队多次避过敌方骑兵的正面锋锐,而带领精锐骑兵从侧面深入对方老巢,围歼对方的后方部队及指挥官,并毁灭对方粮草、辎重,从而使敌方退兵。

  “又明年十月,土蛮六百骑营旧辽阳北河,去边二百余里,俟众集大举,成梁击走之。……已,又破走之铁岭镇西诸堡。增秩二等。朵颜兀鲁思罕以四千骑毁墙入,成梁御却之”。李成梁缺少“大创尽歼”的思想,这一点被以后的建州女真努尔哈赤部所了解和利用。与蒙古部落不同,他们才是明军真正的埋葬者。“七月丙午,建州兵又克清河堡,副将邹储贤、参将张斾俱死,部将二十余人,兵民万余歼焉”。

  在战斗中,女真军队往往能够成建制地消灭一支甚至几支明军部队,如萨尔浒之战。女真人在一次战斗中就能够给明军带来巨创,而且使其很难恢复。“次抚顺,甫交锋,建州兵蹴之,大溃。承荫、世芳皆战死,廷相、汝贵已溃围出,见失主将,亦陷阵死,将士死者万人,生还者十无一二”。

  三、缺少正确的军队培养思想

  李成梁的家丁部队是靠其个人的魅力和丰厚的军饷来维系的,与戚继光采取制度带兵的方法有很大的不同。实际上,培养和训练一支精锐部队,仅仅依靠个人魅力和丰厚的军饷是不可取的。李成梁从辽东地区驻守的明军中,选择精锐士卒,编入自己的家丁部队。这样,明军部队中的作战骨干被抽调一空,一旦李成梁的家丁部队遭受重创,战斗骨干丧失,对本来就战斗力低下的明军部队来说更是釜底抽薪。

  李成梁把自己的家丁部队仅仅看成自己谋取战功的私人武装,而没有把这支部队看成保卫辽东地区人民安全的坚固长城,没有在这支精锐部队的基础上进一步进行军队建设。反观建州女真部,李新达在《入关前的八旗兵数问题》(1982 年《清史论丛》第三辑) 中认为: “……在一般情况下,征调的兵额占八旗壮丁的三分之一左右,特殊情况下,则征调八旗壮丁三分之二以上。”在一般的作战中,八旗兵丁要从各个旗中抽出三分之一的兵力进行作战,即使战斗失败,在每个旗中仍然有三分之二的精锐部队。以这些三分之二的精锐作战骨干为主体,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训练出一支齐装满员的精锐战斗部队。八旗部队可以一边战斗,一边补充兵员,始终能够保存一定数量的老兵,作为军队的战斗骨干,从而保持了强大的战斗力。

  李成梁在第二次担任辽东总兵期间,军事上失误连连。放弃宽奠六堡,不但给了建州女真巨大的生存空间,而且孤立了自己与朝鲜的关系,丧失了防御纵深。更为重要的是,辽东明军的建设停滞不前,最终被建州女真所超越。对此,李成梁作为辽东总兵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李成梁所犯下的一系列错误在客观上加速了明王朝的灭亡。

  参考文献:
  [1](清) 张廷玉. 李成梁传[A]. 明史(卷 238) [C]. 北京: 中华书局,1974.
  [2](明) 沈德符. 家丁[A]. 万历野获编(下) ·补遗·卷三[C]. 北京: 中华书局,1959.
  [3](明) 刘若愚. 酌中志(卷 21) . 辽左弃地·续修四库全书(第437 册) ·史部杂史类[C].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4]孟森. 明清史讲义[M]. 北京: 中华书局,1981.
  [5]肖瑶. 李成梁与晚明辽东政局研究[D]. 东北师范大学,2006.
  [6]高灵灵,尚文举. 李成梁移建宽奠六堡刍议[J]. 南方职业教育学刊,2012(5) .
  [7]王东晓. 晚明辽东将家兴衰史研究[D]. 兰州大学,2009.
  [8]《中国军事史》编写组. 中国历代军事思想[M].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200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