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社会主义对生态危机根源的剖析及其消解策略

所属栏目: 马克思主义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在全球性生态问题凸显的背景下,生态社会主义试图以马克思主义、生态学和社会主义理论来阐释当代的全球性生态问题,并从理论和实践上探寻和克服人类的生存危机,寻求实现人的自由解放的现实道路。应该看到,生态社会主义的努力在全球环境的改善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其理论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有益启示。

  一、生态社会主义是在全球性生态问题凸显的背景下产生的

  生态社会主义产生于 20 世纪 70 年代的绿色运动,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在 80 年代末至 90 年代初趋于成熟。它从当今人类所面临的生态环境不断恶化这一现实出发,以马克思主义自然观、生态学、系统论、未来学等理论观点为指导,剖析了全球生态危机与资本主义制度和生产方式的内在联系,批判了当代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发展模式,对社会发展进行重新思考。与其他社会主义流派不同的是,在社会主义的未来理想模式、实现社会主义的主体力量、变革社会的途径和策略等一系列问题上,生态社会主义有着独特的理论见解,在 20 世纪 90 年代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颇为引人注目。

  生态社会主义运动崛起的背景因素是多重的,但最主要的是环境危机的出现和新社会运动的兴起。20 世纪 30 年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了摆脱经济危机,开始采用凯恩斯主义,通过扩大消费来推动经济增长,缓解经济危机。在这种发展理念下,在 50年代至 70 年代,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历了大约20 年的“黄金时代”。但由于经济的高速增长与生产的无限扩大,超出了自然环境的承载力,在世界范围内出现了严重的生态危机。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垄断资产阶级受利润的驱动不仅对本国资源进行开发、消耗,而且在不发达国家和地区推行生态霸权主义,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自然资源进行长期的开发和掠夺。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导致经济危机与生态危机共存。即资产阶级无限追求生产的扩大化,不仅导致了生产的过剩,产生了经济危机,而且还导致生产的扩大化与自然资源有限的矛盾日益凸显,使能源短缺、环境恶化等一系列问题,超越民族和国家的界域,成为全球性问题。

  面对全球性的生态恶果与能源危机,全人类不得不去思考生态危机的根源和解决办法。在这样的境遇下,20 世纪 70 年代初期,在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里,兴起了一场声势浩大、颇具影响的绿色运动。这场运动主要以反对污染、维护生态平衡为基本宗旨,以鲜明的政治立场和发展理念在世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在绿色运动的旗帜下,生态社会主义运动聚集了不同阶级立场、不同政治诉求、不同价值理念的人物和组织。在这些运动和流派中,生态社会主义力求建立一个既能维护生态平衡,又能充分保证社会公正、保障人民民主权利的社会经济制度,主张将保护生态环境与争取实现社会主义结合起来,在绿色运动中成为最为激进的一个派别。随着生态运动在西方兴起并蓬勃发展,作为一个流派的生态社会主义,把生态运动推向高潮。

  二、生态社会主义对生态危机根源的剖析

  作为生态运动中的一个主要思潮和流派,生态社会主义经历了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在理论观点和政治主张方面,虽然在各个阶段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是在不同阶段有着基本的出发点,就是强调人与自然的平等,用他们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去分析资本主义的生态危机。他们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生态思想、异化学说去剖析、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消费异化现象,揭示了资本主义生态危机的实质、产生根源和解决途径,用社会主义去补充生态主义,提出了一整套构建未来的理想社会方案。

  资本主义社会的生态危机产生的根源在何处?

  这是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首先要研究的重要课题。

  他们从资本主义基本制度与生产方式入手,探索资本主义生态危机,对其产生的根源进行了较为深刻的揭示。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了激烈而彻底的批判,揭示出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及其生产方式是当代全球性生态危机的最主要根源。

  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认为,资本主义制度及其生产方式,受追求利润思想的驱使,生产上急功近利,只顾当前利益,不考虑长远发展。不受政府干预的大量的、盲目的生产状态破坏了生态的平衡,使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受到严重威胁。

  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批判了以生产资料私有制和对自然资源垄断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生产导致对环境的奴役与剥削;对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和消费的异化现象进行了批判,还对等级森严的资本主义管理体制及其破碎的劳动分工进行了批判,把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批判与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结合起来。把生态问题的原因追溯到根本制度的层面,是生态社会主义区别于其他绿色组织的独特之处〔1〕。

  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认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危机除了经济危机之外就是生态危机,而这两种危机的主要根源都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它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宗旨,使得生态理性与经济理性在资本主义生产的内在框架下,不能达到内在统一。高兹在《作为政治学的生态学》一书中着重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进行了阐发。他指出,资本主义生产企业对利润的追求与生态环境的保护之间发生矛盾是必然的。对此,他作了具体分析,并强调:“资本主义企业管理者首要关注的并不是如何通过实现生产与自然相平衡、生产与人的生活相协调、如何确保生产的产品仅仅服务于公众为其自身所选择的目标,来使劳动变得愉快。他所关注的主要是花最少量的成本而生产出最大限度的交换价值。”

  〔2〕资本主义的“生产逻辑”就是使人们对降低成本的关注远远大于对生态环境的关注。

  从生态学这个角度对当代资本主义展开深入批判的,除了高兹这样有影响力的理论家之外,英国的戴维·佩珀也是比较突出和具有影响力的一位。其代表作是《生态社会主义:从深层生态学到社会正义》,在这部着作中他批判了宣扬只要以生态为中心就能解决生态危机从而就能实现环保目标的错误论调。

  他认为,今天人类生态环境的恶化,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决定的,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所决定的。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决定了在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着不可调和、不可解决的生态矛盾,因而强调解决生态危机的办法应当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去寻找。他指出,资本主义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内在逻辑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持续地削弱着生态系统,制造了社会不公。只要存在资本主义,它就会以利润为目的去开发自然,掠夺自然,资本主义制度及其生产方式决定了企业通过强化对自然资源的利用来确保其利润的获取,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基础就会不断地被利润、利益吞噬着,资本主义生态危机的出现就成为必然。在许多人对资本主义抱有幻想、期待实现绿色资本主义时,佩珀则强调只要存在着资本主义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内在逻辑,绿色资本主义这个社会理想就不可能变成现实。他断言:“资本主义的生态矛盾使可持续发展、绿色资本主义成为一种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从而成为一种自欺欺人的骗局。”

  〔3〕只有废除资本主义,才能实现社会公正,才能解决当今人类所面临的全球性生态危机。

  高兹、戴维·佩珀等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对当今资本主义社会所产生的生态危机根源的剖析有着深刻的洞察力,他们认为不仅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着生态危机,还断言社会主义社会也存在这一危机。在这个问题上,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进行了独到的分析,并提供了有益的启示。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认为,传统的社会主义并不能提供一个解决资本主义生态危机的路径。在反思传统社会主义与生态保护的问题上,以高兹、奥康纳为代表的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认为:“以苏联模式为代表的传统社会主义,在发展理念上仍然追求积累和经济增长,它只不过提供了一幅资本主义基本特征的滑稽放大图。它试图使这种追求合理化。其方法是用精心计划的、中心化的、外在的整体经济的市场控制来取代自发的外在控制。在一切行为领域中,它使得体系的全面合理性所要求的功能行为与自我控制的行为方式的合理性相互分离。”

  〔4〕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指出,尽管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处处贯彻社会公平、正义原则,经济、社会也实行了种种改革,但是建立在消费主义基础上的社会发展,依然没有摆脱资本主义社会“生产主义”的逻辑,普遍陷入了追求生产力发展的漩涡。也就是说,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追求利润的发展目标,而只是调整了这种目标的实现方式和手段而已。因此,以苏联模式为代表的传统社会主义模式奉行的仍然是经济至上、利润至上而不是生态至上。以增长为目的的社会主义和以增长为目的的资本主义之间并无本质的差别,这种“粗放型的增长”方式持续发展下去,势必达到“增长的极限”,使自然资源开发殆尽,环境恶化在所难免。尽管其看法不太全面,分析不太准确,但社会主义国家也存在生态问题,这是不可否认的。

  三、生态社会主义对生态危机的消解路径探析

  在生态社会主义看来,在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危机与生态危机共存。因此,在资本主义社会的框架内,无法解决生态危机。作为一个系统,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社会、文化、政治及保护环境方面的弊端是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要想单纯解决生态危机是不可能的,要想解决这一危机就必须对生态危机发生的环境进行一场全面的社会改造,就必须改变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必须用一种新的社会制度取代资本主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生态危机。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认为,从根本上解决生态危机,生态社会主义是最佳的制度选择和社会发展道路,因为它把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环境主义和生态学结为一体,是符合生态要求的非剥夺社会。

  在人与自然关系上,生态社会主义主张“生态平衡”,呼吁人类必须尊重自然规律,不能破坏生态系统的稳定性。人类要学会尊重自然规律,科学地、合理地、有计划地开发、利用自然资源(清洁能源)促进生产的发展,从而满足人类多方面的需求。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人应把自然看作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人与自然应和谐相处,构建一种平等关系。在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看来,人与自然关系的改变,将清除掉人性中的自负、暴力、欺诈、贪婪、自私等劣根性,人类社会将成为一个充满和平、友爱的社会。

  在消费文化方面,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认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延缓和摆脱经济危机而力图歪曲“满足需要”的本质,认为社会发展的动力在于刺激消费,扩大生产,从而导致消费的异化。这使人们普遍被一个错误的观念所诱导,用不断增长的消费来补偿人们在生产领域所遭受的挫折。在这样的错误理念下进行生产和消费加重了自然界的负担,污染了环境,从而造成大自然系统的生态失衡。这是生态危机的思想基础之一。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高兹主张,资源消耗要在有效利用限度内,不能盲目追求经济增长,要使生产的发展与良好的自然环境达到内在统一“,新的生产方式的核心是对资源、能源作精心安排,尽量缩减消费规模。新的生产方式的宗旨不是更多的生产,而是更少的生产”〔5〕。

  在解决生态危机方面,生态社会主义者主张从经济和政治两个方面加以解决。在经济方面,生态社会主义主张实行“稳态经济”。其经济观的核心内容是以生态经济模式取代市场经济模式,主张建立混合经济,采取适度的增长方式,提倡绿色工业道德,实行经济上的平等〔6〕。在政治方面,生态社会主义提出了“基层民主”的主张,反对生产的集中化、官僚化。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本·阿格尔强调:“我们的两个主要概念即‘分散化’和‘非官僚化’,既适用于技术(生产)过程又适用于社会和政治过程。”

  〔7〕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家认为,只有彻底实行民主原则,通过实行分权、政府和企业当地自治、分散化的经济模式等等,才能摆脱高度集中的、官僚化的、暴力的、过度扩张的生产,才能使人类进行真正自主的生产,使生态环境免遭破坏。

  四、生态社会主义理论对我国社会发展的启示

  我国在改革开放后,逐渐实行了市场经济,由于市场和资本的狭隘性、趋利性,在科学技术相对落后的情况下为了追求经济增长,走的是粗放型的经济发展道路。这种经济发展模式依靠高投入维持高产出,是一种数量型的增长,往往忽视质的提高,不计环境成本和代价。这种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和掠夺式开发超越了环境的承载能力,对生产力的过度追求,导致现实中国面临着与当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相同的日益严重的生态危机。生态社会主义关于生态危机成因的剖析,在理论上提出的生态问题的解决方法,对我们今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生态文明的建设提供了有益启示。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进程中,为了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优化资源配置,我们应积极借鉴资本主义市场体系和生产方式中进步的因子,但对其给生态环境带来的负面效应我们应该加以限制和预防。要促使社会生产向着有利于资源节约和生态环境改善的方向发展,防止“生产异化”和“消费异化”现象,树立科学的发展观念,用生态理性代替经济理性。经济生产应该是“稳态”的,经济应该是“保护性经济”而非“浪费性经济”。经济发展应满足人们的真正物质文化需要,而非“过度生产”和“过度消费”。

  “建设一个生态、可持续的、绿色的社会”,生态社会主义的这一理论和实践原则对于我们今天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生态文明,构建节约型社会具有重要的启示〔8〕。

  在思想观念上,要树立良好的生态文明理念,注重绿色工作道德,培养健康而简约的生活风尚,不再把消费当作真正的满足,把劳动作为人生快乐的源泉。人应该着重于满足精神生活的需要而非对物质生活的过度追求。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我们要敬畏自然、尊重自然、爱护自然,这样人类才能持久地生存和发展,精心营造出“人诗意栖居”的境界和追求。

  在经济发展方面,要处理好人口、资源、环境的关系。

  当前,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大力发展低碳经济和循环经济;提高资源的再利用水平,减少环境污染,加快清洁能源开发与生产,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运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淘汰高能耗的落后工艺、技术和设备,发挥科技优势,提高资源的利用率。

  在国际交往中,要反对生态殖民主义,实现生产正义。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的进程中,我们要反对发达国家凭借先进的技术和资本对发展中国家资源的开发与破坏;在生产正义、保护生态原则的基础上促进经济增长,超越当代资本主义与现存社会发展模式;建立一种既能保证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又能实现生产正义、促进社会公正的生态模式。

  〔参 考 文 献〕
  
  〔1〕徐觉哉.社会主义流派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491.
  〔2〕Andre Gorz.Ecology As Politics 〔M〕. Boston:South EndPress,1980:5.
  〔3〕〔英〕戴维·佩珀.生态社会主义:从深层生态学到社会正义〔M〕.伦敦:洛特雷出版社,1993:95.
  〔4〕Andre Gorz.Critique of Economic Reason〔M〕.London:London press,1989:42.
  〔5〕陈学明.论生态社会主义者对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反思〔J〕.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06(1).
  〔6〕奚广庆,王 谨.西方新社会运动初探〔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201.
  〔7〕〔加〕本·阿格尔.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499.
  〔8〕熊光清.社会主义生态建设:回顾、反思与启示〔J〕.党政研究,2014(3).Main Points and Enlightenment of Ecological Sociali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