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独特视角对西方音乐史学进行研究

所属栏目: 音乐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众所周知,在学术研究领域,要想突破性地迈出一步是具有很大困难的.然而,正是因为有了艰难的一步步的不断迈进,学术研究领域才能开辟新天地.在西方音乐史研究视角方面,国内外曾有诸多前辈着书立说,他们在艰难的历程中做着开疆拓土的工作.毫无疑问,他们的研究成果为西方音乐史学的研究提供了不少可借鉴的思路.然而,如今我们已经迈入21世纪,知识信息迅速膨胀,我国期待着更多有深度、有新意的学术理论的诞生,从而不断开拓与深化研究领域.在新时期背景下,运用独特视角对西方音乐史学展开深入研究,具有划时代的深远意义.

  本文以此为主题展开探讨,希望能起到一定的启发意义.

  一、西方音乐史研究的独特视角

  "西方音乐史研究"属于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概念,在中国音乐学术语境中,西方音乐史研究呈现出两层内涵:一是对西方音乐历史发展的研究,二是关于西方音乐学术研究的历史反思.前者属于研究对象,后者则是在这一对象的基础上形成的具备史学意义的深层考虑.在我国音乐学界,西方音乐史研究是一个比较令人纠结的话题.如何在前人的研究成果基础之上继续创新,运用全新的研究视角提出新的有创见性的意见,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其实,西方音乐史学作为一门学科,应该全方位地反映西方音乐的发展演变过程,只有对其进行多视角、全方位的研究,才能对西方音乐史中存在的各种现象做出比较符合历史原本面貌的解释.但是由于我们的思维定势,就好像是一副有色眼镜,将今日的观点强加给先人而使得我们无法真正看清历史本色,从而使得历史事实遭受一定程度的扭曲.采取全新、独特的视角研究西方音乐史势在必行.事实证明,运用"他者"的视角研究西方音乐史,可以收获意想不到的研究成果.

  所谓"他者",与我们日常所说的"他人"有所不同,"他者"属于一个哲学概念,同时也是一个哲学概念. "他者"与"自我"是一组相对的概念,假若说后者表示主体的主导地位,前者则指自我以外的其他东西.运用"他者"视角研究西方音乐史,可以使我们全面、客观地认识西方音乐文化.

  众所周知,西方音乐学术界对自身音乐文化的研究成果数不胜数.不管在深度,还是在广度上,都是我国西方音乐研究所不能比拟的.正如西方学术界对我国音乐文化的研究同中国音乐学者对自身音乐文化的研究无法比拟一样,然而,由于中西方的音乐学者有着各自不同的音乐文化背景和不同的人文渊源,彼此在感悟、体验对方音乐文化时会产生异样感,彼此有着不同的认识与感受.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在西方音乐学者看来,他们音乐史中那种音乐风格的频繁演变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熏陶下的中国学者看来,却有着不同的感受.由此一来,运用"他者"的视角研究西方音乐史有其自身之义,这样才能让我国学者摆脱有色眼镜看待别国的音乐历史文化.同时,只有运用"他者"视角研究西方音乐史,才能促使我国学者从不同文化立场、方位,运用不同的审美情趣和习惯,及认识、审视对方,也观察和反思自己,从而促进人类音乐文化的相互借鉴,推进人类音乐向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比如,我们都知道贝多芬是一位具有强烈反封建精神的作曲家,他与贵族有着深深的矛盾,他甚至拒绝为法国客人演奏.了解这样的史实,我们仿佛就会觉得贝多芬当时的做法就和我们在解放后的社会生活中与阶级敌人严格划清界限的做法相当类似,但是这样的认识客观全面吗?答案不置可否,运用"他者"视角研究这段历史,就会发现贝多芬的一生作品中有近半数是献给封建统治者的.他与贵族阶级的关系并不如外界所认为的那般恶劣,其实贝多芬不仅是"叛逆的、爱嘲笑的、鄙视世界的天才",同时也是"事事知足、谨小慎微的庸人".

  除了运用"他者"视角研究西方音乐史,还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和方法,即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诚然,产生西方音乐的具体环境是十分复杂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美学的、心理的……各种因素均会对不同时期的西方音乐文化产生影响.只有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才能全面认识西方音乐史,得出符合历史事实的研究成果.

  二、结语

  在中国,迈入21世纪的西方音乐史学科正处于一个十分重要的发展阶段,它所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强劲,这些挑战不仅来自于研究视角的转型和学科领域的思潮演变,还来自于研究主体本身的姿态定位与文化思考.但不管如何,只有与时俱进,运用新颖的视角研究西方音乐史学,方能取得有创见性的研究成果,充实学术宝库的果实,为后人进一步创新打下扎实的基础!

  参考文献:

  [1]孙国忠.音乐学研究与学术规范[J].黄钟(中国.武汉音乐学院学报),2003,(03).

  [2]叶松荣.西方音乐史研究的"中国视野"可行性探讨---与其他学科相互参照中获得的启示[J].音乐研究,2010,(05).

  [3]于润洋.西方音乐史学科在中国的未来之路[J].音乐研究,2013,(03).

  [4]孙国忠.西方音乐史学:观念与实践[J].音乐艺术(上海音乐学院学报),2010,(0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