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40年代以来四川五代时期墓葬资料研究综述

所属栏目: 考古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一、四川五代墓葬的考古发现

  1.成都前蜀王建墓。1942年9月—1943年9月,冯汉骥、吴金鼎等考古专家在成都老西门外对该墓进行发掘。墓室为一红砂岩建筑,由十四道券构成,分前、中、后三室。
  2.成都后唐高晖墓。1952年9月,西南文教部文物调查组在站东乡双水碾清理该墓。后唐灭前蜀,而孟知祥亦未建立后蜀,故高晖墓志中的“大唐”所指应是五代时期的后唐。
  3.成都后蜀李韡墓。1957年2月,四川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在华阳县杨柳乡对该墓进行了清理。据铭文可知是后蜀故光禄大夫检校司守左领军卫大将军兼御史大夫上柱国李韡之墓。
  4.彭山后蜀宋琳墓。1957年3月,四川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在彭山观音乡对该墓进行清理发掘。墓内出土佣较多,对于研究五代文化、生活、军事等方面都很有帮助。
  5.成都后蜀孟知祥夫妇合葬墓。1971年,四川省博物馆在成都磨盘山对该墓进行发掘,该墓用青石砌成,墓内出土福庆长公主墓志铭及玉册残简等文物。
  6.成都前蜀晋晖墓。1974年5月,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在成都八里庄对该古墓进行了清理。该墓墓顶及大部分墓壁无存,随葬品也仅存少量器物残片。
  7.成都后蜀张虔钊墓。1977年底,金牛区保和公社光荣大队在农田基建中发现该墓。此墓为大型券拱砖室墓,墓室建筑特殊,墓内石刻内容新颖。
  8.成都后蜀孙汉韶墓。1984年3月,成都市文物管理处在金牛区青龙乡西林村基建工地上对该墓进行清理发掘。该墓建于土圹内,由前、中、后三室及两旁的耳室组成。
  9.成都后蜀徐铎夫妇墓。1985年1月,成都市博物馆考古队在成都无缝钢管厂3号门对该墓进行清理。该墓为大型砖室墓,墓门斗拱装饰和壁画图案内容很有特点。
  10.成都前蜀周皇后墓。1990年,在成都白果林小区发现该墓,该墓墓葬结构、墓砖及铺地石板与王建墓相似。
  11.成都西郊化成村五代墓。1995年9月,成都市文物考古队在成都化成村进行文物勘探中发现五代砖室墓M2。
  12.成都前蜀王宗侃夫妇墓。1998年6月,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龙泉驿区十陵镇青龙场对该墓进行发掘。据墓志记载,此墓为五代前蜀皇帝王建养子魏王王宗侃夫妇合葬墓。
  13.成都西郊清江路唐宋墓葬M4。2000年5月,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在蜀都大道对该墓进行发掘。该墓棺台前部砌有壸门,是成都地区五代墓的显著特点,可能和信奉佛教有关。
  14.成都西郊西窑村唐宋墓地M21。2001年4月,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青羊区苏坡乡西窑村一建筑工地进行文物勘探过程中清理该墓。
  15.广汉烟堆子遗址M3。2004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广汉市兴隆镇对烟堆子遗址进行发掘,其中M3为五代时期墓葬。
  16.成都双流籍田竹林村后蜀双室合葬墓。2004年4月,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双流县籍田镇对该墓进行发掘清理。该墓为石室结构墓葬,在四川地区五代墓中极为少见,两墓在后龛之间有连接灵息的通道。
  17.成都后蜀赵廷隐墓。2010年11月,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在龙泉驿区十陵镇对该墓进行发掘。该墓出土随葬品器型丰富,为五代时期墓葬制度、服饰、建筑提供了更多宝贵的资料。
  以上是按照考古发掘时间先后的顺序,总结20世纪40年代以来四川地区五代墓葬的考古发现。期间,还陆续发现一些五代时期的文物。1973年春,四川乐山斑竹湾出土了一具五代琉璃三彩陶棺。1977年,蒲江江县东北乡干柏村发现后蜀李才的买地券。这些文物为我们研究五代时期的经济、宗教、生活提供很多有效的信息。相较唐宋墓葬而言,四川五代墓较少。如今被发掘的四川五代墓多分布在成都及成都周边地区,大多早年被盗,墓主社会地位都较高,墓葬具有一定规模。

  二、四川五代墓的研究述评

  20世纪50年代,已有相关专家、学者对四川五代墓葬进行概括总结,研究其墓葬形制和特征。其后的30年间,学者们对四川五代墓葬的研究中断。直到90年代,罗开玉先生对成都地区历代古墓进行归纳总结,文中将成都五代墓葬作了概括,并将其分为三个类型:I型,分前、中、后三室,无耳室,如王建墓;II型,为圆锥穹窿顶墓室,不分前后室,有耳室,以孟知祥墓为代表;III型,有前、中、后三室及数量不等的耳室。2004年,吉林大学的李蜀蕾在硕士学位论文中,以墓葬类型、随葬品组合、墓葬等级等方面对五代十国的墓葬进行初步研究。2007年,洪时中先生以地质学的角度,研究王建墓、孟知祥墓、孙汉韶墓和张虔钊墓古墓变形的原因,文中表明张虔钊墓和孙汉韶墓不是由于地震原因导致墓室变形,而是由于“成都粘土”不均匀的涨缩造成的,这为我们研究四川五代墓葬提供了新的视角。2009年,在《四川考古60年》中列举了5个四川五代墓葬概况,对五代墓进行简要论述。2012年,李蜀蕾对前蜀、后蜀的墓葬形制和墓葬等级制度进行相关探讨,文中将研究对象时间范围扩至晚唐至五代、五代至北宋初。
  近年来,随着考古发掘的深入,四川五代墓葬逐渐引起考古学者重视,后蜀赵廷隐墓虽还未发布正式出版发掘报告,但该墓出土文物甚多,为以后研究四川五代墓提供更多信息。除此之外,四川五代墓的研究也得到了学者的青睐,以往少有专门对四川五代墓葬进行详细研究,多是基于较宽泛的历史时期,现今有学者专门研究前蜀、后蜀墓葬,更有学者用新视角对五代墓墓室变形原因进行探究,但是就研究深度和研究方向来说,四川五代墓还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深入探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