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景先墓志录文及事迹考释

所属栏目: 考古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许景先,两《唐书》有传,尝与张九龄等更知制诰,以文翰见称,曾得文宗张说赏识。近年洛阳新出许景先墓志,对其字号、籍贯、历官等记载颇为详细,可纠补两《唐书》本传。许景先虽为初盛唐着名文人,然墓志出土后,一直少人问津,笔者遂对志文进行考证,然文成后未发表,2013 年初发现胡可先先生大作《许景先墓志笺证》,对墓志注解详细,但胡先生录文侧重于笺证,注重相关资料的搜集,而对志文中提到的历官等时间并未进行断定。

  职是之故,在参照胡先生大作基础上重新录文并对相关问题考释。

  一 许景先墓志录文
  
  大唐故吏部侍郎高阳许公墓志铭并序昔仲尼称才难,不其然乎。夫才由运生,位以才叙,故明王执契以玄感,贞士因时以利见。所以黄虞代兴,而风稷踵武也。亦有异人间出,明德挺生。功未半而身先,道将亨而运往。大厦方构,劲松先凋。

  吾谁有悲,则在我高阳许公矣。君讳杲,字景先,高阳人也。高阳积其庆源,太岳缅其功绪。自昆吾是宅,文叔开封,始为朝宿之地,终列会盟之国。其后载德逾远,弘风则劭。世功世禄,代有其人。曾祖绪,散骑常侍。祖行师,潞州别驾。父义均,秋浦令、赠左司郎中。玄胄锡庆,大名称时。拥貂珰于禁省,立纲纪于藩服。邦君宰邑,树声政之能; 嗣子克家,承宠光之赠。君风仪颖彻,神宇清霁。道为之貌,天纵其才。夫其德容温,言容偘,英秀外发,冲明内照。

  则幼而有大成之量也。君子曰: 许氏之子,其庶乎不违仁,不贰过,好学无倦,乐道忘贫,岂当今之颜子也。及长,好古博雅,切问近思。在心成诵,经目必览。遒文敏学,擅美一时。十八,丁秋浦府君忧,丧过乎哀,毁将殆灭。弱冠,应贤良方正举擢第,授陕州夏县尉。寻丁内艰,以其至性,殆不胜丧。服阕,属中宗立圣善寺报慈阁,公遂制《报慈阁赋》,当时以为绝唱。兵部尚书李迥秀,当代文宗,表荐公赋,以为相如《上林》不是过也。有制付史官。仍令选日,优与一京官。其年,授左拾遣。因奏论事忤执政,贬试滑州司士参军。寻以文吏兼优举对策甲科,授扬府兵曹参军。寻有制特征直中书省。俄除左补阙,转侍御史。直绳正色,台阁生风,朝廷肃然,莫不耸惧。未几,除职方员外兼判外官考事。事毕,迁给事中,自华省升禁闱。其羽可用,其仪有序。属三九宴射,时众官既多,猥费府藏,公因是纳谏。明诏见依,朝廷嘉焉。寻除中书舍人。有诏,令中书门下词臣撰睿宗皇帝集序,时中书令燕国公张说,当代词宗,遂命公为之。序成奏闻,大承优赏。专掌文诰,尤推敏速。同孔先之不言,与主曚而无对。俄除御史中丞,迁吏部侍郎。公有澄清天下之志,弘奖流品之道。其在中司也,则人知惧怯; 其在会府也,则时无滞才。是时,天子励精为政,求才共理,询诸贤良,寄以藩牧。公时与朝贤等十人俱典郡,命公为虢州刺史。有制,令宰臣已下祖饯于洛桥,御亲赋诗以宠其事。公惠迪兹吉,由衷则孚。济河而冀部用宁,闭阁而淮阳自理。时按察使以为本道之最,特表名闻,为天下第一。会右辅不理,盗窃公行,执宪者埋轮歧阳,奏停旧政,请择良牧,安彼甿黎,改为歧州刺史。寻征拜工部侍郎兼知制诰。累践承明,再司纶绂。

  润饰鸿业,发挥帝载。司言之美,时议所推。遂承恩命,追赠先府君左司郎中,先夫人汝南县君。资父事君,求忠必孝。既永锡以追远,亦扬名而显亲。迁吏部侍郎。衡石既陈,淄渑自辩。大正流品之叙,再弘清简之德。方欲仪形礼闼,高步鼎因,唐肆不留,阅川俄谢。以开元十八年八月九日,遘疾终于京兆宣阳私第,春秋五十有四。惟公英明特秀,高简不伦。

  习于训典,乐是名教。秋阳湛照,惠风扬清。郁为词宗,懿我文德。既处泰而逾损,亦在冲而不盈,岂古之所谓身殁而名劭者矣。而道长祚短,早世沦辉。

  宸极轸怀,苍生何望。即以其年十一月廿日,迁窆于河南偃师首阳原,礼也。崇邙缅修,清洛洄注。霜被野草,风悲垅树。惜阳景之未颓,恨川波之不驻。有子奉礼郎孚等,藐然在毁,孺以增慕,爰凭刊刻,用代缃素。其词曰:天祚明德,必生大贤。胡感召之相叶,而庆灵之不专。卓此贞懿,韫其明粹。舍德抱一,邻机体二。

  和玉本贞,楚金则利。居然礼乐,允是名器。崇崇风力,矫矫云翼。翻飞帝乡,生我王国。移官则乂,当朝正色。文雅有归,衣冠是式。谓天无亲,惟德是邻。孰此茫昧,歼于仁人。嗟蹈道之攸在,恨谋谟之不申。呜呼! 天与其才明,不与其年寿! 存树徽烈,殁而不朽。兰薰菊茂,天长地久。观于九原,见随武之可作; 必祀百代,知臧孙之有后。

  中大夫守兵部侍郎韩休撰弟河南县尉景休书许景先墓志最早见录于《全唐文补遗·千唐志斋新藏专辑》。然录文颇有可商榷之处,拓片近载于《龙门区系石刻文萃》,可两相结合。据《石刻文萃》,许景先墓志 88 × 88 × 15 厘米,志盖拓本90 × 90 厘米,盖心篆书“大唐故许府君墓志铭”,2004 年春偃师首阳山南麓出土。

  二 许景先事迹考释

  生卒: 两《唐书》不载许景先生卒年,墓志明确记载开元十八年( 730) 八月九日卒于长安,终年 54,逆推生于仪凤二年( 677) 。《唐诗纪事》误记卒年为天宝间,可据此纠正。

  字号: 志载景先乃是其字,许氏以字行,名杲,《全唐文补遗》误录为呆,学者如胡可先、赵望秦等教授转相引用而不辩,盖未见拓片之故。

  籍贯: 志载高阳人,高阳盖指郡望而言。许氏出自姜姓,炎帝裔孙伯夷后,周武王封其裔孙文叔于许,至元公结为楚灭,迁于容城,后自容城迁徙至冀州高阳北新城都乡乐善里。后世遂以高阳为郡望。然如两《唐书》所言,许景先实为常州义兴人,后徙家于洛为洛阳人①。据《新唐书》,景先自曾祖许绪,高祖武德年间因功封真定公,遂家 洛阳。但景先祖辈未随曾祖绪常住在洛阳,出土《许行本墓志》载: “本河间高阳郡人,后家于晋阳,从牒徙居于河内,故今为河阳县人焉。”

  许行本乃许景先祖父许行师的兄长,大概自曾祖绪后,子嗣有过迁移。可能景先祖许行师一系因官等原因定居于常州,景先遂成义兴人,后又迁居洛阳。

  家世: 《新唐书》本传仅记载景先曾祖绪,历左散骑常侍。相较之下,墓志还记载了祖( 行师,潞州别驾) 、父( 义均,秋浦令,赠左司郎中) 的名讳、官职,可补唐史之阙。此外墓志还涉及到了其弟即书者河南县尉许景休,及子奉礼郎许孚。《元和姓纂》

  卷六记“孙义均,生景先,中书舍人、工部侍郎; 景林,司讲郎。”景林,极有可能是景休之误。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景林为其另一兄弟。另据出土《许绪墓志》、《许行师墓志》、《许行本墓志》可厘定许氏谱系如下:许彪( 魏瀛州刺史) —康( 周镇西将军) —绪( 唐司农卿、瓜州都督、真定郡公) —行本、行师—义方、义均—许景休、许景先—许孚科第。志载弱冠应贤良方正科擢第,弱冠一般指二十岁,景先出生于 677 年,弱冠即则天万岁登封元年( 696) 。《登科记考》此年制科有“贤良方正科”,与志载符合,然无许景先名字①,可据此补《登科记》及《登科记考补正》之不足。此年知贡举者李迥秀,景先为其门生。许景先后来又参加了文吏兼优举对策高中。《新唐书》本传科举情况与上述墓志记载出入较大,所记制科分别为手笔俊拔和茂才异第,《补正》据此分别记在卷四景龙三年茂才异第科、卷五景龙三年手笔俊拔超越流辈科。墓志书者为其弟许景休,对其科举事迹的记载更具有准确性,可纠《新唐书》记载之讹,亦可修订《补正》之不确。后又参加文吏兼优举对策科,事在开元五年( 详下) ,检《登科记考》此年确有此科,然无许景先名字,可补入。

  仕宦。许景先初官,两《唐书》均言少举进士授夏阳尉。墓志明确记载是应贤良方正科后授陕州夏阳尉。所谓的举进士在这是指制科。许景先 696 年制科及第,任夏阳尉时间当在此年。

  志、传均载神龙初东都起圣善寺报慈阁,许景先于神龙初年曾献《大像阁赋》,词甚美丽,李迥秀极力推荐,认为超出司马相如的《上林赋》,擢拜左拾遗。圣善寺,在洛阳章善坊,神龙元年二月中宗立,本为中兴寺。神龙二年中宗母武后去世,中宗为母亲追福,改名为圣善寺。取“母氏圣善”之义。中宗曾在寺内建报慈阁。神龙仅二年,初当指元年( 705) ,此年因献赋授左拾遗。②《旧唐书》载所献赋名为《大像阁赋》,当是同赋。中宗曾于阁中置大佛像,“自顶至颐八十三尺,额中受八石。”许景先献《报慈阁赋》拜官,离不开时任兵部尚书李迥秀的大力表荐,这与李、许之间座主与门生的交情不无关系。

  神龙至开元初年,《唐书》本传对其历官记载较少,志文载自左拾遗任上因奏事忤政贬滑州司士参军。后又参加文吏兼优制科,授扬府兵曹参军、除左补阙,俄转侍御史、除职方员外郎等官职。其中左补阙、职方员外郎时间大略可考。《姚崇夫人刘氏墓志》署“左补阙许景先撰”,此志约作于开元五年( 717) 二月,时许景先为左补阙。许景先是在参加文吏兼优科后任左补阙,则参加文吏兼优不会晚于开元五年。检《登记科记》开元元年至五年中,只有开元五年有文吏兼优科,许景先开元五年参加此科无疑。又据开元五年十月许景先《朱齐之墓志》,署衔“朝议郎、殿中侍御史”,开元六年九月《移置唐兴寺碑》署名“殿中侍御史判职方员外郎”,新出土开元六年( 718) 十月《萧元礼墓志》③犹署“朝议郎行职方员外郎许景先撰并书”。

  据传、志,此后许景先任给事中,寻除中书舍人。

  《通典》卷七七: “开元八年九月,赐百官九日射,给事中许景先驳奏。”

  《唐会要》卷二六《大射》: “( 开元) 八年九月七日,制赐百官九日射,给事中许景先驳奏。”

  开元八年九月,许景先任给事中。“寻除中书舍人”,当在开元八年末到九年初。《旧唐书》载开元初景先转中书舍人,掌知制诰。所谓的开元初可断在开元九年。许景先此次能知制诰,与当时的文宗张说有很大关系。志载张说推荐许景先撰《睿宗皇帝集序》,序成后大受优赏,才有中书舍人之任命。两《唐书》无许景先撰《集序》事,可据此补入。此后又除侍御史、迁吏部侍郎。

  志载许景先与朝贤十人典郡,许景先任虢州刺史。关于任虢州刺史时间两《唐书》均记载在开元十三年,其余十人及任职《新唐书·许景先传》中有详载。志、传载此次十一州刺史由明皇亲自选择,并在洛河边上送行,明皇新自御书诗,诗现存,名为《赐诸州刺史以题座右》。

  转歧州刺史。《唐书》对许景先转歧州原因未言,志文提及当时歧州盗窃公行,因择良牧,时许景先在虢州任上政绩出色,“按察使以为本道之最”,因而迁歧州刺史,以挽颓势。许景先开十三年任虢州刺史,以任期三年算,转歧州刺史时间在开元十六年左右。

  墓志载自歧州征拜工部侍郎兼知制诰,此历官《唐书》无载,可补入。歧州之任约在开元十六、七年,征拜工部侍郎兼知制诰约在开元十七年秋,此次许景先是继开元初再知制诰。开元十 八 年 稍 后,由 工 部 侍 郎 复 迁 吏 部 侍 郎,旋卒。

  三 撰者韩休与志主许景先

  撰文者韩休,两《唐书》有传①,早有词学,以工文辞着称。初应制举,累授桃林丞。景云三年( 712) 先 举 文 可 以 经 邦 科,同 年 又 贤 良 方 正科,擢授左补阙。后又判主爵员外郎,历迁中书舍人、礼部侍郎兼知制诰。开元十二年至十三年为虢州刺史,继任者即是韩休所撰志的志主许景先。在虢州任上一年有余,遇母丧去职,服阕后除工部侍郎知制诰,按守丧三年惯例,时间当在开元十六年。后又迁尚书右丞。新出韩休撰《柳儒墓志》②,署名“尚书兵部侍郎兼知制诰”,此志约作于开元二十年十一月。另外韩休所撰《许景先墓志》署名“中大夫守兵部侍郎韩休撰”,此志约作于开元十八年。则韩休开元十八年至二十年为尚书兵部郎,二十年兼知制诰。开元二十一年侍中裴光庭卒,萧嵩举韩休代之,拜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韩休虽以工文辞善称,然为相期间直方不务进趋,颇刚直; 十二月转工部尚书,罢知政事。开元二十四年迁太子少师,两《唐书》均言本年封“宜阳子”,实应封“宜阳公”。王维《暮春太师左右丞相诸公于韦氏逍遥谷宴集序》载: “时则有太子太师徐国公、左丞相稷山公、右丞相始兴公、礼部尚书杜公、宾客王公,……以诣夫逍遥谷焉。”③据赵殿成《王右丞集笺注》“少师宜阳公”即为韩休。开元二十七年病卒,享年六十八。

  许景先与韩休在当时均以文辞着称,均曾知制诰,开 元 十 年 敕 张 说 为 朔 方 节 度 使,往 巡 五城,时玄宗亲制《送张说巡边》诗,韩休、许景先均有《奉和圣制送张说巡边》之作,开元十年两人在长安,同为京官,俱善文辞。而且韩休与许景先开元十六年前后均曾掌制诰。由此推断两人当是十分熟悉。所以许景先的志文由韩休撰写,与两人同僚及朋友的身份有相当关系。

  开元中,许景先与韩休均以文翰见称,并且得到当时文宗张说的赏识。史载张说曾与着名文士徐坚论及当时文士情况,徐坚问及后进词人之优劣,张说曰: “韩休之文,如太羹旨酒,雅有典则,而薄于滋味。许景先之文,如丰肌腻理,虽秾华可爱,而微少风骨。张九龄之文,如轻缣素练,实济时用,而微窘边幅。王翰之文,如琼怀玉斝,虽烂然可珍,而多有玷缺。”坚以为然。

  张说尝曰: “许舍人之文,虽无峻峰激流崭绝之势,然属词丰美,得中和之气,亦一时之秀也。”许景先、韩休能与张九龄、王翰并称,足见二人在开元文坛上的地位。许景先《全唐文》存其文两篇,另有文中提到的《移置唐兴寺碑》,《姚崇夫人刘氏墓志》、《萧元礼墓志》、《朱齐之墓志》; 《全唐诗》卷一一一录诗三首,《全唐诗补编》录其诗一首。韩休《全唐文》卷二九五录文十篇,另有《许景先墓志》、《柳儒墓志》,《全唐诗》卷一一一收诗三篇,《全唐诗补编》( 第 814 页) 录其诗一首。

  韩休现存十二篇文章中,四篇制文,谈不上文采。其他亦是骈体文,尤其是《驾幸华清宫赋》、《奉和圣制喜雨赋》、《惠宣太子哀册文》、《许景先墓志》四篇,写得中正和雅,然确如张说所言缺乏滋味,有淡乎寡味之嫌。诗歌四首均是应制之作,富丽堂皇的语言中充满了惯用的粉饰之语,缺少个人性情的流露。然韩文中亦有非常具有滋味之作,如: “《许国文宪公苏頲文集序》,辞笔朗畅,出之疏宕; 《梁宣帝、明帝二陵碑》,才调警拔,发以顿挫; 骈文得此,亦大 手 笔。而 说 谓 如 太 羹 旨 酒,薄 味,殊 未 为然也。”

  参考文献:

  [1]胡可先. 出土文献与唐代诗学研究[M]. 北京: 中华书局,2012.
  [2]吴钢. 全唐文补遗·千唐志斋新藏专辑[M]. 西安: 三秦出版社,2006.
  [3] 张乃翥. 龙门区系石刻文萃[M]. 北京: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1.
  [4]欧阳修. 新唐书[M]. 北京: 中华书局,2000.
  [5]吴钢. 全唐文补遗( 第二辑) [M]. 西安: 三秦出版社,1995.
  [6]林宝. 元和姓纂[M]. 北京: 中华书局,199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