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分层导致城市学生义务教育不平等的表现及原因

所属栏目:学术论文写作 论文作者:/
论文标题

  自古以来,无论中外,都曾有许多人怀着美好的愿望勾画过人人平等、无分贵贱、“环球同此凉热”的乌托邦;但人们所看到的社会现实却始终是有人富可敌国,有人贫无立锥,用社会学专业的语言就将其称之为“社会分层”。
  社会分层是按照一定的标准将人们区分为高低不同的等级序列,它体现了社会资源的不平等。 德国着名社会学家韦伯主张从经济、政治和社会三项标准来进行社会分层,经济标准等同于物质财富的衡量标准;政治标准等同于在社会政治生活领域的权力占有情况;社会标准则等同于社会中获得怎样的评价。

  一、社会分层导致城市学生义务教育过程中权利不平等的表现

  1.社会分层影响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入学权利不平等的表现

  城市中青少年在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权力不平等主要体现在对于学校的选择上。有经济能力的阶层就可以为孩子选择教学质量好的学校;相反的贫困阶层只能依据自己的经济条件选择低成本的学校了。不同社会阶层之间文化资本也有很大的差异,父母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获得了怎样的文化资本,拥有怎样的科学文化视野,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对子女的教育方式和教育内容。同时从权力资本来说,在中国这个人际关系社会中身边自然都会形成一个社会网络体系,运用不同社会阶层父母的关系网络,父母的权力为子女的入学机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绝对不会允许子女输在人生起跑线上。

  2.社会分层影响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受教育过程

  首先,社会分层的不同对学生占有文化信息资源会产生不同的影响。社会分层中经济地位较高的家庭在培养孩子的过程中,给予很多额外的实物鼓励和娱乐奖励,虽然这有一定的弊端,但是例如出国游玩、学习“一对一”课外辅导都会增长了学生的视野,一定程度提高学生成绩。其次从社会学研究中关于家庭文化资本的理论认为,家庭的文化资本差异影响子女受教育的全过程,家长是否能够积极努力的投入子女的学习生活,而非对其漠不关心或干扰阻拦,对于孩子能否获得好成绩至关重要,家庭的支持与温暖的陪伴对于尚处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来说,对其心智的健康成长有显而易见的影响。

  3.社会分层影响义务教育阶段青少年占有学校教学资源

  首先,社会分层对学生享受的义务教育的物质待遇的不平等。这种物质待遇一方面包括学校中的教学者,另一方面包括学校可以利用的财力资源。教学者的重要性毋庸多言,师资水平的高低影响着教学质量,更何况义务教育阶段是青少年心智发展的第一关键期,教学者灌输的文化知识以及价值理念都对学生一生的发展轨迹有影响。财力资源方面,学校的硬件提升软件配备都与经济条件相关联,这是现今中国教育的现状。在艰苦贫困地区,一些学校因为财力的极大缺乏,连最基本的学习桌椅、温暖完整的教室都不具备,与大城市中舒服地坐在多媒体教室的学生相比,青少年占有学校教学资源的差距显而易见。

  二、社会分层对城市青少年义务教育阶段影响的归因分析

  1.现阶段我国的社会分层状况

  现阶段我国的社会分层状况是贫富分化更为明显,财富的集中化程度更高,同时阶层结构出现了定型化的倾向。贫富差距会引发“社会结构紧张”以及人们在主观上的“公正失衡”意识,这种失衡的状态会带来社会的不稳定。社会学研究中关于社会分层的不平等性,是一个本质性的问题,我国的社会分层存在不合理与过分的不平等,掌握巨大经济资本的“上层阶层”同时也垄断着社会政治领域、社会权力领域,阶层间的壁垒日益加厚。

  2.我国义务教育发展不平衡

  首先,国家对义务教育的财政投入严重不足。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按照国家战略目标,财政性教育经费应当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目前世界平均水平是5%~6%),但是,此目标在我国还未实现,每年预算内的义务教育资金缺口达700~900亿元。同时,大量的师资和教育资源又向城市集中,向城市重点学校集中,形成了新的教育不公。其次,城市义务教育阶段还存在腐败现象,想上“好学校”就得交一大笔“择校费”,从而把学生入学视为摇钱树,结果就是用钱将家庭经济能力弱的孩子们挡在校门之外,在公平竞争的起跑线上就将他们抛弃。

  3.义务教育阶段教育教学工作出现不公平偏差

  个别学校领导和教师严重缺乏教学公平观念,教师群体的职业道德差异悬殊,难免会有部分教师的贪利行为成为妨碍教育公平的重要的主观因素。同时我国“唯分数论”、“唯升学论”的教育观念,也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学生考试成绩的提高,教师和学生都将只要提高学生成绩作为成功的标准,缺乏一套科学的合理有效的量化评价体系。

  三、社会分层中保障学生义务教育阶段教育权平等的对策探讨

  1.政府加大教育资源配置调控力度

  政府在保有国家规定的基础教育基本状况合理运行下,应该将关注点更多地指向不利人群和弱势群体,这样才体现了我们政府从大局着眼优化教育资源配置的社会职能。国家要在财政上加大投入和倾斜力度,推动地方建立保障城市“低保”家庭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制度,采取减免杂费、书本费的形式让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就学。同时,政府还应合理配置城市义务教育资源,主要缩小城市间不同学校所获教学资源的巨大差异,正所谓“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相对水平较薄弱的学校只有从师资力量的提升入手,才能更好地提升自身的水平。

  2.提高教师和教育管理人员的平等意识

  为此需要加强教师职业道德教育,建立民主平等的师生关系。理想的师生关系中,教师和学生是相互独立而完整的个体,又以合作者、共享共创者并存,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相互合作。学生在这样的人际氛围中感到人格的尊严,进而学好义务教育阶段传授的重要科学文化知识,发展独立自由的个性,形成健康的人格。教师不应该以学生的社会经济地位、父母的社会权力地位作为衡量学生的标准,所有学生都是平等而重要的,这是教师开展一切教育教学活动的前提。

  参考文献
  [1] 李培林.李强.孙立平.中国社会分层[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2] 郑航生,李路路.当代中国城市社会结构——现状与趋势[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3] 李强.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分层结构[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2.
  [4] 朱光磊.\当代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9.
  [5] 陈中原.中国教育平等初探[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200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