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空间安全所面临的挑战及其原因

所属栏目:计算机信息安全论文 论文作者:/
摘要

 随着对互联网依赖度的逐渐提高,网络空间已成为各国优先争夺的重要战略空间。[1] (P217)网络空间作为继陆、海、空、天之后的“第五维空间”,已经成为各国角逐权力的新战场。世界主要国家为抢占网络空间制高点,已经开始积极部署网络空间安全战略及网战部队。2014 年,中国政府顺势而为,成立网络空间安全小组,承办国际网络大会,在网络空间安全治理领域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但是,我们应该认识到,国际网络空间安全治理领域的契机与威胁相伴而生,对于正在崛起的中国而言,网络面临的安全形势也更加严峻。本文意在通过分析目前中国网络空间安全所面临的挑战及原因,以明确我们在今后网络空间发展中的对策。
 
  一、中国网络空间安全面临的挑战
 
  中国对网络的高度依赖,增加了其在抵御网络安全威胁上的难度。正如习近平同志所强调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对一个国家很多领域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不仅突出了网络安全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也敦促我们认清当前国家网络安全空间所面临的威胁。
 
  首先,美国积极谋求网络霸权,各国网络空间军备竞赛逐步升级。从克林顿到小布什,再到奥巴马,美国的网络空间战略经历了从战略防御到攻防结合再到现在的以攻为主的转变过程。从三个时期的网络空间安全相关文件可以看出,美国谋求霸权的战略已经从传统的国际关系领域扩展到了网络空间。通过控制因特网来控制世界已成为美国的主导战略。
 
  一方面,美国在互联网技术控制上的绝对优势,给了美国决定他国网络命运的权力。用来管理互联网主目录的根服务器全世界只有 13 台,而美国掌握着其中 10 台,其中包括主根服务器。也就是说,美国可以根据自己的国家意志切断敌国的网络连接,断绝其与外部世界的联系,甚至使其在虚拟空间中蒸发。最鲜明的两个例子,一个是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运用终止伊顶级域名“iq”解析和申请的手段,在网络空间兵不血刃地消灭了伊拉克。第二个是,2009 年微软公司奉命切断古巴、朝鲜、伊朗、苏丹和叙利亚五国的 MSN 聊天服务事件。另一方面,美国谋求网络霸权也引发了各国的“网络军备竞赛”.“网络战”的概念是由美国率先提出的,包括网络盗窃战、网络舆论战和网络摧毁战三个方面的内涵,[3]并在科索沃和伊拉克战争中得以实践。其后美国便大张旗鼓地组建其网络部队,发展网络军事武器。据统计,目前美军共有 3000 -5000 名信息战专家, 5 万- 7 万名士兵涉足网络战。如果加上原有的电子战人员, 美军的网络战部队人数应该在 9 万人左右。
 
  美国的网络军事化行为引发了俄国、英国、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大国在网络领域争相扩军备战。尤其是在网络空间安全法规仍未落实的状况下,网络扩军备战给各国的网络安全、甚至国家安全带来了极大的威胁。
 
  其次,西方国家掌握网络舆论主导权,美国等国家肆意渲染“中国网络威胁论”.一方面,西方国家利用网络舆论的主导权,歪曲中国社会突发事件,放大社会敏感热点事件,给中国制造舆论危机。可以看出,西方国家的主要意图是用网络舆论危机来拉拢敌视政府的本国人员,加深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进而扰乱正常的政治秩序。同时,西方国家利用网络传播覆盖广、途径多等优势,将虚假信息传播到世界各个角落,达到其在国际上抹黑中国形象,削弱中国国际影响力的目的。另一方面,美国等国家借“互联网自由”之名,抨击中国网络审查制度,极力渲染“中国威胁论”.2011 年 5 月白宫公布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明确说明,美国支持网络自由。
 
  并且暗示,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是由“国家政治利益驱动”的,是“限制网络自由”的行为。实际上,美国对中国网络空间治理的干预是一种对中国网络主权的挑衅行为。2010 年,“谷歌退出中国”事件最能反映美国对中国互联网审查制度的干涉。2014 年 9 月 17 日,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发表所谓的中国网络入侵报告,大肆渲染中国网络威胁,将中国视为网络空间的异己。美国用美式的“自由”价值观念在网络空间对中国发难,其根本目的在于遏制中国网络空间的崛起,并将中国排挤在国际网络空间发展之外。同时,我们应该认识到,美国倡导的国际合作与信息自由流动,实际上是打着“合作”、“安全”、“自由”与“开放”的旗号,利用技术上的优势,在增强自身网络安全的同时加强对参与国信息与安全的控制,从而实现其网络霸权图谋。
 
  二、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威胁产生的原因
 
  2014 年,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已经 20 年。20年来,中国迅速成长为信息化大国,是目前全球范围内互联网用户最多、普及最迅速的国家。但应该认识到,中国尚未成为信息强国,我国互联网用户数量上的不断攀升在促进网络发展的同时也增加了网络安全风险及维护的成本。另外,随着国际网络空间权力争夺的愈演愈烈,我国网络空间安全受到的冲击也越来越大。所以,在国内外网络空间安全形势不容乐观的情况下,只有系统分析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威胁产生的原因,才能“对症下药”,从根本解决中国网络空间当前所面临的问题。
 
  中国网络空间安全面临的多重威胁是由国内外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首先,网络核心技术创新及研发能力弱,网络人才培养及招募重视程度低,这是造成我国政府网站频繁受到黑客攻击、外部监控的主要原因。中国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引进国际互联网的,无论硬件还是软件都是直接从外国引进,这种“借船出海”的模式给我国网络空间安全带来了巨大隐患。近年来,一些中国本土的网络安全厂商开始提供免费的杀毒软件,大范围地提高了我国网络安全的防御能力。但是,这种单纯的防御技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中国网络技术的研发仍然停留在对美国网络技术的分析借鉴上,自主研发创新的能力相对较弱。另外,虽然中国信息从业人员多,但人才流失严重,对掌握破坏性或者革命性的技术精英的招募也未引起足够重视。网络人才的流失及网络技术的被动造成了网络空间攻防“前线”的脆弱,难以保障国家安全。其次,网络空间战略意识淡薄,一套成熟的网络空间安全治理的指导性文件仍未出现,这是中国在网络空间发展道路上步履维艰的根本原因。据统计,截止到 2014 年,全世界已经有 40 多个国家出台了网络空间安全战略。
 
  但是,中国却始终没有制定一套完善的、符合国情的网络安全战略。现已颁布的一系列战略性文件和法规远远不能起到规划全局、指导行动的作用。缺少统筹网络空间安全“指挥棒”的中国,在网络空间安全治理上很难协调行动,找准方向,对抗威胁及自我防卫。第三,传统地理空间的国际政治观念在网络空间的渗透,是各国争相加入网络军备竞赛甚至相互攻击的重要原因。一方面,各国所处的网络空间是一种“无政府状态”,各国网络行为缺乏法规或条约的约束。一个国家为保障本国网络安全而进行的网络部队建设,使其他国家感到潜在的威胁,这种网络“安全困境”使各国加紧网络空间军备竞赛,甚至不惜监听他国网络动向、窃取网络情报及相互网络攻击。中国作为正在崛起的网络大国深受其害。另一方面,西方国家基于传统国际政治领域“遏制中国”战略,在网络空间排挤中国。中国“网络威胁论”就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在网络空间中的形象进行打击的例证。
 
  三、中国网络空间安全的发展对策
 
  中国政府面对当前网络空间安全的威胁及自身存在的不足,开始积极筹划和部署。2014 年 2 月 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这是国家最高层网络安全领导机构,由习近平同志担任组长。该小组的成立以规格高、力度大、立意远来统筹指导中国迈向网络强国的发展战略,在中央层面设立一个更强有力、更有权威性的机构。
 
  2014 年11 月 19 日,世界首次互联网大会在中国乌镇举行。这次主题为“互联互通,共享共治”的大会是第一次以中国为主场围绕网络空间治理为中心的全球性大会。这有利于扩大我国在国际网络空间的影响力,为实现“网络强国”目标打下坚实的基础。
 
  中国虽然在网络空间安全治理上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但却不能忽略我国仍处于国际网络空间安全发展中相对弱势地位的事实。中国需要从本国的根本利益和特殊国情出发,对网络空间安全发展进行总体规划、运筹和指导。
 
  首先,中国急需制定一套完整的网络空间安全战略,保障国内网络空间安全,提升国际网络空间地位。国内方面,《2013 年中国互联网网络安全报告》指出,我国政府网站频繁遭受境外黑客组织的攻击,其中国家级有组织网络攻击行为显著增多。
 
  随后,斯诺登曝光了美国家安全局网络监控项目“棱镜计划”,我国属于其重点监听和攻击目标,我国的国家安全和网络用户隐私安全面临着严重威胁。国际方面,到 2014 年,已有 40 多个国家颁布了网络空间国家安全战略,仅美国就颁布了 40 多份与网络安全有关的文件,世界主要国家进入网络空间战略集中部署期。这些事件给我国网络空间治理敲响了警钟,中国应充分重视网络空间的战略地位,制定一套完整的网络空间安全战略,才能在愈演愈烈的网络空间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其次,中国应该加大力度促进网络人才培养及网络技术研发。网络人才是研发新技术的中坚力量,是网络空间攻防的实际操作者。因而,要实现网络强国的重要战略,关键在于把人才资源汇聚起来,建设一支政治强、业务精、作风好的强大网络队伍。同时,网络空间的战略地位首先源于信息技术创新的强力驱动,[9]因而,要制定全面的信息技术、网络技术研究发展战略,提高中国网络的预警能力、防御能力、反制能力及对抗能力。
 
  第三,中国应该积极参与国际网络空间规则的制定,争夺网络空间话语权。国际网络话语权长期掌握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手中,他们对中国突发事件、社会敏感事件的歪曲和虚假报道削弱了中国的“软实力”,使中国的国际形象大打折扣。中国不能坐以待毙,应该利用国际规则制定的契机重建中国网络空间话语权的地位,提高在网络空间的国际影响力。在网络空间的建制问题上,美国反对俄罗斯提出的“限制进攻”的规则,企图利用它掌握的先进技术独步网络空间,用“网络自由”的幌子干涉他国网络内政。面对严峻的网络空间形势,中国应该加强与俄罗斯在网络空间安全上的合作,努力建立一个公正、合理的国际网络空间新秩序。
 
  第四,中国应该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运用到网络空间安全的治理中,用中国特色的网络文化化解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疑虑。随着中国的网络崛起,类似于“中国网络威胁论”等论调甚嚣尘上。而文化的差异恰恰是形成外界对中国这种误解的重要原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党大力弘扬中国梦契机下最直接的精神动力,是中国文化传统的集中体现。中国将这种价值观运用到网络空间安全治理中,势必能让国际社会感受到中国在网络空间发展上的诚意,建立“网络空间负责任的大国”形象。这是改善中国和平发展国际网络环境的重要保证。
 
  结语
 
  随着互联网技术和应用的加速发展,人们对世界的认知也发生了改变。国家安全的边界超越地缘限制,拓展到网络空间,网络空间安全成为事关国家安全的重要问题。2014 年是中国网络空间安全深入改革的开局之年,大刀阔斧的改革给我国网络空间安全的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契机。但是,中国所面临的国际形势十分严峻,中国网络空间安全治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制定网络空间安全战略不是他国战略的简单模仿,需要结合中国的具体国情和实际任务。中国应该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致力于与世界其他国家一道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网络空间新秩序;中国不谋求国际网络空间的霸权,也必然不会成为网络空间的威胁。
 
  参考文献:
 
  [1]蔡翠红。 美国国家信息安全战略[M]. 上海: 学林出版社,2009.
 
  [2]Chen Baoguo. U.S. Strategy: Control The World By Controlling The Internet [EB/OL]. Global Research. August 24,2010.
 
  [3]辛 华。 网络战渐露峥嵘[N]. 北京日报,2009-07-0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