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散数学证明S-c:VMGSGMV范式的有效性

所属栏目:离散数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1 、范式回顾及S-c: VMGSGMV范式的提出

  学者乔·贝恩(Joe S. Bain)在1930年代,提出SCP(Structure->Conduct->Performance)范式,“结构-行为-绩效”范式。其基本含义是,结构决定企业在市场中的行为,而企业行为又决定其在外部环境发生变化的情况下的经营绩效;学者艾尔佛雷德.D.钱德勒(Chandler,1962)在《战略与结构》一书中,提出SS(Strategy-Structure)范式,即“战略决定结构”范式,指出企业扩张战略必须有相应的结构变化跟随;学者理查德.罗梅尔特(Richard P. Rumelt,1974)在《战略,结构与经济绩效》一书中,提出SSP(Strategy-Structure-Performance)范式,即“战略决定结构,结构决定绩效”。此后,SSP范式一直处于战略研究的中心。进入21世纪后,陆续出现了一些关于对主流范式的批评.

  近年来,文化元素的重要作用更加引起学者们的广泛注意。学者Gerard J. Tellis和Jaideep C. Prabhu(2009)通过对世界上17个主要经济体中的759家公司的调查和档案数据分析指出,根本性创新是国家及企业的增长、获得成功和财富的重要驱动因素,而企业文化是根本性创新的最强驱动因素[2];学者Robert G. Eccles,Ioannis等(2011),通过对180家样本公司有关“可持续文化”对企业的影响的调查,发现那些在许多年前被称作为高可持续性的企业,具有独特的治理机制特质,其董事会更可能对可持续性负责,并且对最高管理层的激励更可能与可持续性指标挂钩,具有在更高层次、更深层次上利益相关者(员工、客户、非政府组织等)参与的有效机制,更强调外部环境和社会标准,披露公开信息方面更加透明[3]。

  美国旧金山海湾地区公会经济研究所(2012),就该地区除了人才聚集、资本聚集以外,什么因素使得该地区一直处于产业创新的领导地位进行了研究,发现:一个共同的创新文化氛围,企业内部自上而下的战略互动,企业内部创新战略、业务战略、文化战略的紧密交织,资本及人力资源的自由流动,良好的创新基础设施(一流大学、政府研究机构、现代设施等)等元素的组合互动构成该地区持续成功的关键[4]。

  文章作者认为,近半个世纪以来大量的跨国公司成功运营的实践也表明,有效的跨种族、跨文化、跨国界的沟通保证了企业运营获得成功。

  是什么使得这种跨组织、跨行业,甚至跨种族、跨宗教、跨文化、跨国界的沟通不但无障碍,而且行之有效?近年来,引起部分学者的注意,即“文化智力”。例如,学者P. Christopher Earley和ElaineMosakowski(2004)就个人的文化智力进行了研究,指出这是个人融入组织、正常工作的关键[5];学者Soon Ang和 Andrew C. Inkpen(2008)就企业的文化智力进行了研究,讨论了企业文化智力对于企业离岸业务获得成功的重要性,提出了构建企业文化智力的三个维度:管理人、竞争和架构[6];学者Kevin S. Groves和 Ann E.Feyerherm(2011)就领导人的文化智力进行了研究,指出当今的组织需要具有丰富任职经历的全球化领导人,以提高富有挑战的重大文化差异工作场所下的绩效,在日益增长的多元化和全球化工作环境下,文化智力改善领导能力[7]。

  分析、归纳包括上述学者在内的大量研究,文章作者得出结论:是建立在企业文化基础上的文化智力保证了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也就是说依靠“文化智力”去同质化跨国公司跨种族、跨宗教、跨文化、跨国界的下属单位在同一愿景、同一使命下,追逐同一目标。无疑,文化智力是企业开展一切活动的原动力。根据社会学家库恩(1962)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提出的“库恩范式理论:前范式科学(经过竞争而建立起范式)——常规科学(反常与危机使既有的范式发生动摇)——科学革命(经过竞争与选择而建立起新范式)——新常规科学”。显然,根据库恩范式理论,数十年来研究的范式结构应该加入文化元素。

  为此,文章作者提出由文化元素开始的新范式“S-c: VMGSGMV”。S-c: VMGSGMV范式描述为:愿景(Vision)同质化使命,使命(Mission)指引长期目标,长期目标(Goal)产生战略,战略(Strategy)决定治理结构,治理结构(Governance Structure)互动管理实践,管理实践(Management Practice)实现价值创造(ValueCreating),即V->M->G->S->G->M->V。

  2 、离散数学证明S-c: VMGSGMV范式的有效性

  目前为止,利用各种数学方法进行范式证明的研究很多。但是,根据离散数学命题逻辑进行范式证明的研究文献,国内外均未见报道。文章作者依据离散数学命题逻辑建立命题,构建命题关系真值表,得出条件命题及命题公式。最后,根据命题演算的推理理论证明了命题S-c:VMGSGMV合取范式的有效性。

  2.1 、愿景(Vision)与使命(Mission)

  这里引用学者吉姆·柯林斯等(1994)对愿景和使命关系的描述:“一个构思良好的愿景包括两个主要方面——核心理念(核心价值观、核心使命)和未来前景”、“追求愿景意味着实现组织和战略的协调,用以保持核心理念,刺激进步以实现展望中的未来”。

  根据描述,建立以下两个命题:V1:企业建立了愿景;M1:企业建立了使命。

  得到以下命题关系“真值表”(见表1).

  论文摘要

  从表中“结论”可以得出命题V1与命题M1之间构成“双条件命题”:V1←→M1。该命题和命题公式(V1∧M1)∨(┐V1∧┐M1)是互为等价的。

  2.2 、使命(Mission)与长期目标(Goal)众所周知,每个企业都拥有自己的长期目标,而使命对长期目标起着指引作用。为了保持概念的一致性,这里仍然引用学者吉姆·柯林斯等(1994)对于使命和目标的描述:“使命是组织除了盈利之外存在的根本原因——地平线上恒久的指引明星,不能和特定目标与业务战略混为一谈[8]。”但是,文章作者发现相当一部分中小企业没有建立愿景和使命。

  根据描述,建立以下两个命题。

  M1:企业建立了使命;G1:企业建立了长期目标。得到以下命题关系真值表(见表2)。

  论文摘要

  从表中“结论”可以得出命题M1与命题G1之间关系的命题公式:(M1∧G1)∨G1,其与命题公式(M1∨G1)∧G1是互为等价的。

  2.3、 长期目标(Goal)与战略(Strategy)

  文章作者这里所定义的长期目标是企业长期运营的方向,受企业使命的指引,而所指战略则是为实现长期目标而制定的详细行动方案。长期目标在一定时期内保持不变,但是行动方案随着环境的变化在短期内可能做出调整。

  为了说明长期目标与战略的不同,文章作者这里引用学者Rosabeth Moss Kanter(2012) 关于丰富美国商业生态系统4个长期目标的建议的描述:“长期目标(Goal1)1: 链接知识创造和风险创造,加速转化‘想法’进入市场化的企业;长期目标(Goal2)2:链接小型企业和大型企业以促进增长、促进中小企业的成功,通过与富有创新精神的中小企业合作盘活大型企业;长期目标(Goal3)3: 提高受教育和就业机会的匹配;长期目标(Goal4)4: 链接跨行业的领导人开发区域战略。”关于战略这里引用学者Michael Porter(1996)的概念:“战略是一种独特的、有价值的定位创造,包括一种不同的行动群,战略定位的本质是选择与竞争者不同的行动结构和行动方式的特定组合,创造在顾客眼中与竞争者不同的价值。根据描述,建立以下两个命题。

  G1:企业建立了长期目标;S:企业建立了战略。得到以下命题关系“真值表”(见表3)。

  论文摘要

  从表中“结论”可以得出命题G1与命题S之间构成“双条件命题”:G1←→S。该命题和命题公式(G1∧S)∨(┐G1∧┐S)是互为等价的。

  2.4 、战略(Strategy)与治理结构(GovernanceStructure)

    文章作者这里所定义的治理结构是企业为实现其战略建立的组织结构与制度(包括文化智力提高机制、战略融合度提高机制、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机制、管理及运营标准化机制、激励机制、风险管理机制、创新与变革机制等各种机制)。
  根据描述,建立以下两个命题。

  S:企业建立了战略;G2:企业建立了治理结构。

  得到以下命题关系“真值表”(见表4)。

  论文摘要

  从表中“结论”可以得出命题S与命题G2之间构成“双条件命题”:S←→G2。该命题和命题公式(S∧G2)∨(┐S∧┐G2)是互为等价的。

  2.5 、治理结构(Governance Structure)与管理实践(Management Practice)

    文章作者这里所定义的管理实践是企业对其治理结构的灵活运用,两者之间为互动关系,即:治理结构指导管理实践,但是管理实践中产生的新要求又会促进治理结构的改变。

  根据描述,建立以下两个命题。G2:企业建立了治理结构;M2:企业开展了管理实践。

  得到以下命题关系“真值表”(见表5)。

  论文摘要

  从表中“结论”可以得出命题G2与命题M2之间构成“双条件命题”:G2←→M2。该命题和命题公式(G2∧M2)∨(┐G2∧┐M2)是互为等价的。

  2.6、 管理实践(Management Practice)与价值创造(Value Creating)

    文章作者这里定义的价值创造是企业管理实践产生的结果。它不同于简单的企业绩效,而是建立在“企业社会责任”基础之上,建立在“共享价值观”基础之上,建立在“绿色增长”基础之上,或建立在“可持续发展”基础之上的“价值创造”。

  根据描述,建立以下两个命题。

  M2:企业进行了管理实践;V2:企业实现了价值创造。

  得到以下命题关系“真值表”(见表6)。

  论文摘要

  从表中“结论”可以得出命题M2与命题V2之间构成命题公式M2∨┐V2。

  2.7 S-c: VMGSGMV范式的导出根据命题演算的推理理论,设定如下命题公式:

  H1:V1←→M1,H2:(M1∨G1)∧G1,H3:G1←→S,H4:S←→G2,H5:G2←→M2,H6:M2∨┐V2S-c:( V1←→M1)∧(((M1∨G1)∧G1)∧(G1←→S)∧(S←→G2)∧(G2←→M2)∧(M2∨┐V2)从“表1.到表6.”命题公式中的“结论”,建立“真值表”(见表7)。

  论文摘要

  依据命题演算的推理理论的定义:“设定公式H1,H2,…,Hm中的原子变元是P1,P2,…,Pn。如果给各原子变元P1,P2,…,Pn指派某一个真值集合,能使H1∧H2∧…∧Hm具有真值T,则命题公式集合{H1,H2,…,Hm}称为一致的。”从“表7.”可间接发见,存在原子变元V1,M1,G1,S,G2,M2,V2某一个真值集合,使得H1∧H2∧H3∧H4∧H5∧H6具有真值T,则命题公式集合{H1,H2,H3,H4,H5,H6}称为一致的。

  依据命题演算的推理理论的定理:“设命题公式集合{H1,H2,…,Hm}是一致的,并设C是一个命题公式。如果前提集合{H1,H2,…,Hm,┐C}是非一致的,亦即它蕴含着一个永假式,则可从前提集合{H1,H2,…,Hm}推导出命题公式C来。”
  可见前提集合{H1,H2,H3,H4,H5,H6,┐(S-c)}是非一致的,亦即它蕴含着一个永假式,则可从前提集合{H1,H2,H3,H4,H5,H6}推导出命题公式(S-c)来。即:

  H1,H2,H3,H4,H5,H6=>S-c依据命题演算的推理理论的定义:“设H1,H2,…,Hm,C是些命题公式。当且仅当H1,H2,…,Hm=>C才可以说C是前提集合{H1,H2,…,Hm}的有效结论。”从上述推导,存在H1,H2,H3,H4,H5,H6=>
  S-c,因此S-c是前提集合{H1,H2,H3,H4,H5,H6}的有效结论。

  SSOP体系。如一个不存在显著危害糕点加工操作或作坊式糕点食品生产厂,可以不需要一个特定的HACCP计划,但必须建立起SSOP体系,保证在良好的卫生条件下生产食品,并保证对卫生状况和操作进行监测。由此可以看出:(1)SSOP是实施GMP和HACCP计划的基础和前提,并对HACCP起到了促进作用。一般来说,涉及到加工环境或人员等有关的危害,或者说一般控制点通常是由SSOP来控制就能够消除。(2)SSOP不能代替HACCP。SSOP虽然减少了在HACCP计划中关键控制点的数量,但是,由于食品出现的安全危害是来自多方面的,如原料、加工环境和加工过程的污染、食品添加剂工艺流程不合理、控制不良、跨企业合作的中间产品等等,保证整个加工链各环节的食品安全,其危害必须由HACCP来控制。HACCP可以在SSOP的基础上,用最少资源,集中精力对食品的原料到最终产品及食用方法的整个食品链进行危害分析,确定关键控制点。由此可以说,两者有机统一,通过建立SSOP和HACCP来共同控制食品危害、保障食品安全更为有效。

    参考文献

  1.马凌云,赵亮. HACCP体系在酪蛋白酸钠生产中的应用研究[J].现代食品科技,2005,85(,3).

  2.曾庆孝、许喜林. 食品生产的危害分析与关键控制点(HACCP)原理与应用[J].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05.

  3.田晓冬,吴卫国. HACCP体系在西式糕点中的应用[J]. 粮食加工,2012,37,(4).

  4.李晶. HACCP系统在苹果醋生产中的应用. 大众标准化,2008,172(11):42~46.

相关标签:摘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