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前日本学校体育的演进及其教育思想转变

所属栏目:体育史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交流密切,但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的近代教育和学校体育的发展晚于日本,中国早期学校体育教育的发展,直接受到了日本的影响。体育课程是以身体练习为主的课程,体育具有多种功能和价值取向多样性,体育教材较其他文化教材明显不同。教材作为学校教育的核心环节,集中体现了国家的教育思想和教育观念,制约着学校教育的活动方式,影响着学生身心发展。

  1、普通体操与兵式体操的导入和发展时期(1872-1899)
  
  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的成功使日本步入全新的社会制度,开始了现代教育制度的历程。1872年颁布《学制》建立西式学校,从欧美等国聘请许多教师赴日讲学,给日本教育注入了先进的科学和教育方法。还在东京设立师范学校,在培养教师的同时编辑各种学校用教科书。规定小学要开设“体术”课。1873年变为“体操”课,规定每个年级都设置,并每天进行1-2小时。

  《榭中体操法图》(南校(东京大学的前身)确定的形式体操)和《东京师范学校版体操图》是日本最初的学校体操教材。1878年文部省设立“体操传习所”,摆脱了对外国的模仿,研究开发了被后来称为普通体操的徒手体操和手持(哑铃、球竿、棍棒等)轻器械的体操。

  1886年颁布《学校令》和1890年发布《教育 语》奠定了日本二战前的学校体系、教育理念和学校教学的基础。作为学校体育的“体操”科,从内容到目标都得到了系统的发展。在教学大纲中体育与其他课程一样纳入了学校的教育规范之中。兵式体操是为训练军队从西方引入的,后由初代文部大臣森有礼将其纳入到学校教育中。运动、游戏、普通体操和兵式体操均作为学校的教育活动编入了教学大纲。规定普通中学1-3年级每周3小时的体育教学,内容是普通体操;4-5年级每周5小时的体育教学,内容是普通体操和兵式体操。除了课堂教学,还提倡在课外时间如夏天进行游泳等户外运动的指导。

  1892年9月把小学校教科书分为学生用和教师用两种,但体操等五门课程只有教师用书。1898年由“东京大日本图书”出版社出版了坪井玄道和田中盛业编纂的《普通体操法全中学校师范学校教科用书》,同年,文部省将击剑、柔道作为课外活动内容引入学校教育中。1899年《改正中学校令》中规定:每周3小时的体育教学,内容是普通体操和兵式体操。1901年由“东京右文馆”出版社出版了大岛 五郎著的《新式兵式体操书》。
  
  2、学校体操与自然体育时期(1900-1924)
  
  1902年《中学校教授细目》规定的体育教学内容是:普通体操(矫正术、徒手体操、哑铃体操、球竿体操、棍棒体操)和兵式体操(徒手软体操、徒手单人操练、徒手小队操练、徒手中队操练、器械体操、号令演习),并与体育教学时间相吻合。当年,坪井玄道(1852-1922)在研究了欧洲的体育后,重视游戏的教育价值,出版了《户外游戏法》一书,介绍了各种各样的游戏。随后两年里,川濑元九郎(1871-?)和井口あぐり(1870-1931)从美国引入瑞典体操到学校体育中。1904年4月小学校开始使用国定体育教科书。

  1904年成立“体操游戏编审委员会”,在瑞典体操的理论基础上,把普通体操和兵式体操编为学校体操。另外把队列运动和秩序训练编为“教练”内容,同体操相区别。还有把游戏分为以竞争为主的(捉迷藏、徒竞争、旗送竞争、死球、中心球、篮球、足球等)、以表现的动作为主的(桃太郎、池之鲤等)和以行进为主的(十字行进等)三类。1907年文部省和陆军司令部共同编制了《学校体操整理统一案》,在此基础上1913年制定了日本最初的《学校体操教学要目》,使体育的教材内容得到了加强,体育课是必修内容之一,体育在学校中的地位也明显提高。

  这个要目所例示的“体操”是在教师的口令下学生整齐划一机械的身体运动,这种体操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作为日本学校体育的重要教材。

  这一时期还把武道引入学校教育中,1905、1906年文部省连续向议会提出武道必修案。

  3、国家主义与军国民主义教育时期(1925-1945)
  
  1925年4月制定《教练教授要目》,根据现役军官指导学校教练的配属令,军人进入学校指导军事训练,学校体育进入军事教练时代。1926年《改正学校体操要目》规定体育课内容是体操、教练、游戏和竞技,男子中学和师范学校加入剑道和柔道,并作为正课必修,以培养国民的武士道精神,使学校体育中的国家主义、军国主义教育色彩更加浓厚。这时以大谷武一(1887-1968)为代表主张强调重视学生的自主活动,教师的作用是由教授向指导转换,指导内容要重视学生的身心发育阶段,而且不能忽视进行适宜的教材的选择和排列。

  此时的日本学校体操由以瑞典体操为中心向以欧洲各国新体操综合化发展,如加上了紧张、放松和有节奏的动作。体育教学增加了运动量和活动性动作。教材内容也根据动作的难度、复杂性,分阶段选择排列,与学生的发育阶段相适应。还明确了贴近生活、根据性别使用的要求。

  1941年公布《国民学校令》提出“遵从皇国之道实施初等普通教育”,将以前的“体操”科改为“体炼”科,目的是锻炼身体、磨炼意志、培育豁达刚健的身心和献身奉公的实践力。内容分为:体操(体操、教练、游戏竞技和卫生)和武道两大部分,并制定了《国民学校体炼科教授要项实施细目》进行具体的实际指导。如体操中手腕的动作方法、走和跑的要领、跳投运动各学年的基准等等。

  4、二战前日本学校体育沿革的特点和启示
  
  从明治维新以来,随着课程名称从“体术”、“体操”到“体练”,日本体育课程经历了主动彻底地向国外学习,并逐步摆脱了对外国的模仿,研究开发了自己的体育教材,使学校体育得到了快速发展并成为日本新体育的开始,其后不断加强和完善教材内容。有以大谷武一(1887-1968)为代表的有识之士,主张强调重视学生的自主活动,把教师的作用由教授向指导转换,指导内容要重视学生的身心发育阶段,而且不能忽视进行适宜的教材的选择和排列。但是后来由于政治和国家的需要,随着军国民主义思潮的发展,学校体育成为军国民主义的工具、成了军事体育和培养武士的重要科目,为日本的侵略战争提供了人员的体力培养和法西斯教育,阻碍了对学校体育本身客观的研究和体育教材的发展。

  参考文献:

  [1]臧爱珍。中外中小学教学参考书比较研究[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6.1.
  [2]段桂梅,刘定一。日本明治维新以来近百年间中日学校体育发展的比较[J].体育学刊,1999,(1):76.
  [3]川村英男,花野 子。日本体育史[M].日本:逍遥书院,昭和56.152-153.
  [4]段桂梅,刘定一。日本明治维新以来近百年间中日学校体育发展的比较[J].体育学刊,1999,(1):76.
  [5]川村英男,花野 子。日本体育史[M].日本:逍遥书院,昭和56.152-157.
  [6]川村英男,花野 子。日本体育史[M].日本:逍遥书院,昭和56.158-160.
  [7]肖焕禹。近代中日两国学校体育的回顾与反思[J].上海体院学报,1999,(1):75.
  [8]川村英男,花野 子。日本体育史[M].日本:逍遥书院,昭和56.158-16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