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女性体育活动的研究与启示

所属栏目:体育史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发展的高峰期,这一时期社会稳定,经济发达,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物质财富和精神文化财富,与此同时中国古代体育文化也达到了一个高峰。唐代女性生活在一个相对开放包容的社会风气中,在一定程度上与男性有着相同的社会地位,因而在这一时期女性体育活动蓬勃发展,上至宫廷贵族下至平民优伶,广大女性都能参与到体育活动中,其种类之多,规模之大,在中国体育历史上较为罕见。女性的社会地位,精神追求,生存状态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个社会文明的程度,以史为鉴,通过对唐代女性体育活动进行研究使我们从中得到启示,以促进现代女性体育活动的发展。

  一、唐代女性体育活动高度发达原因

  唐代的经济发达,文化发展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为女性参与体育运动提供了广阔的舞台,使得这一时期的女性能广泛地参与到体育活动之中,其具体原因如下。

  第一,良好的经济基础。唐代是中国封建社会发展的鼎盛时期,经历魏晋南北朝的动乱及民族的融合,唐代开国以来实施了一系列利于国家社会发展的措施,如人才选拔承袭了隋朝的科举制度,武则天时期正式确立了武举制度,军事管理采取府兵制,土地管理试行均田制,经历“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唐代达到国力上的全盛时期,成为公元 6-8 世纪世界上最繁荣昌盛的国家之一,这为唐代女性参与体育活动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第二,实施积极对外开放的政策。唐代实行积极开放的对外政策,唐太宗曾说:“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唐代这种海纳百川的思想使其在众多领域取得进步,其体育文化的发展也更加完善,更加开放,这为唐代女性参与体育活动有了打下了一定的思想基础。

  第三,民族文化的融合。经历了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民族大融合,各个民族的文化经历了近两个世纪的相持和冲突。形成了无与伦比的多元文化,唐代的建立使得这一多元文化得到了稳定的发展,北方游牧民族女性思想脱胎于母系氏族社会,女性地位相当高,《后汉书乌桓鲜卑传》记载“一切计谋从用妇人”。

  第四,审美观念的转变。北方游牧民族女性善于骑马游猎,骑射的风俗习惯很大程度地促进了唐代女性参与体育活动,唐代女性的审美观念从汉代推崇的柔弱为美转变为崇尚“胡”风的勇武之美。唐代女性抛头露面,并不避讳与男性一起参与体育运动。

  第五,统治阶级的主导。在封建集权制的社会,封建统治阶级的喜好主导着社会风气的发展,特别是女皇武则天执政的“武周时期”,女子的社会地位达到了封建社会的顶峰,与之同时,女性参与体育活动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二、唐代女性体育活动主要的项目

  唐代开放的时代精神推动了女性体育文化的发展,这一时期女性参与体育项目内容多样化且多与时令节气相关。为了更好地研究唐代女性参与体育运动,仿照现代竞技体育的项群分类思想笔者将唐代女性所参与的体育运动划分为球类骑射项目和民俗项目两个大类。

  (一)球类骑射项目

  马 :该运动在唐朝风靡一时,是唐代极具代表性的体育项目,上至皇帝贵族下至普通百姓都热衷于参与其中,女性参与马 运动时为了降低马 的风险性,一般以驴代马,同样挥月杖击球故而又被称为“驴鞠”(《旧唐书》十七卷《敬宗纪》)。位于陕西省乾县唐代章怀太子李贤墓壁画描绘了唐代马 比赛的盛况,墓室壁画高画面描述参与比赛者二十余人,背景宏大宽阔,刻画生动,马匹皆将马尾挽起,参与者头着幞巾,脚蹬 靴,手持月杖竞相逐球。

  江苏邗江出土一面唐代铜镜,镜上刻绘四个骑着马匹进行打球的女性形象,栩栩如生,令人神往(现存故宫博物院)。

  陕西临潼关山村唐墓发掘出土四件白陶彩绘俑,其器型精致玲珑,均为唐代女子形象,人物身着长袖窄服,左手紧拉缰绳,右手做上扬状,探身前倾,表情专注,四件陶俑均属稀世珍品,真实再现了唐朝女性参与马 运动的场景。唐代诗人张籍在其《寒食内宴二首》一诗中写道:“廊下御厨分冷食,殿前香骑逐飞球。”

  诗中描绘了寒食节期间宫廷中女子争相参与马 运动的场景。唐代诗人王建在《送裴相公上太原》诗中写道:“千群白刃兵迎节,十对红妆妓打球。”

  以上种种实物及文献均说明在唐代女性参与马 运动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风尚。同时也要看到的是虽然女性可以参与到马 运动中,但大多都是表演性质,具有一定的审美及观赏价值不具备竞技性。

  步打:该运动类似于现代的曲棍球,为区别马 称其为步打,在唐代宫廷中较为流行,寒食节唐代宫廷庆典时有一项“献球”活动,具体就是由宫中女子参加的步打比赛。

  比赛分两队,先胜第一球的一方得到奖励,并向皇帝跪拜谢恩。关于步打最早的记载为诗人王建所做的一首宫词,这首宫词的内容是专门描写宫女们进行步打球活动的情景,宫词中说“:殿前铺设两边楼,寒食宫人步打球。一半走来争跪拜,上棚先谢得头筹。”

  唐代女诗人鱼玄机在其《咏球作》一词中描写到“坚圆净滑一星流,月杖争敲未拟休。无滞碍时从拨弄,有遮拦处任勾留。不辞宛转长随手,却恐相将不到头。毕入门应始了,顾君争取最上筹。”

  这首词详实地说明了步打球的器械,词中提到步打球为圆形实心球,用头部弯月形状的长杆击打,球遇到阻碍则会停下。

  蹴鞠:又称“踏鞠”,是我国古代的足球运动的一种,产生之初主要是军事训练手段的一种,参与者通常多为男性,该运动发展至唐代其军事性质减弱,娱乐性增强,因而在唐代女性中较为流行,女性参与蹴鞠与男性不同,通常为两人对踢或数人对踢,并不是以进球的数量判别输赢,而是以难度和花样进行评判,故而又称女性蹴鞠为“白打”。唐代晚期传奇《剧谈录·潘将军失珠》记载“:过胜业坊北街,是春雨新霁。有三鬟女子,年十七八岁衣装褴褛,穿木屐于道侧槐树下。值军中少年蹴鞠,接而送之,直高数丈,于是观者渐众”文中用通俗直白的语言描述了一名妙龄女子虽衣衫褴褛足蹬木屐,但以其精湛的球技引起围观的场面。

  骑射:经历了将近二百年的动荡不安的魏晋南北朝时期,以武力开国的唐朝,尚武之风兴盛,女性参与骑射比较普遍,杜甫《哀江头》诗:“辇前才人带弓箭,白马嚼啮黄金勒,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箭正坠双飞翼。”诗中描写了一位宫廷女性的骑射英姿。据五代时期王仁裕所着的《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唐宫中,端午日造粉团、角黍贮盘中,以小角弓射之,中者得食,都中盛行此戏。”据此描写可知唐代的女性骑射多以娱乐性质为主,脱离了军事实际用途。

  (二)民俗体育项目

  唐代民俗体育项目大多伴随着时令节气的发展逐渐流行,如寒食节、元宵节、端午节、重阳节等节日,这些节日中除了祭祀庆典活动之外,体育活动成为节日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为唐代女性参与体育的发展提供了舞台。

  荡秋千:秋千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历经南北朝时期发展之后形成社会风俗,在唐代已成为女性最流行的民间体育运动之一。唐代花间派词人韦庄在其《丙辰年 州遇寒食城外醉吟五首》中描写到“满街杨柳绿丝烟,画出清明二月天。好是隔帘花树动,女郎撩乱送秋千。”

  宫廷诗人王建在《秋千词》中写到“长长丝绳紫复碧,袅袅横枝高百尺。

  少年儿女重秋千,盘巾结带分两边。身轻裙薄易生力,双手向空如鸟翼。下来立定重系衣,复畏斜风高不得。傍人送上那足贵,终赌明斗自起。回回若与高树齐,头上宝钗从坠地。”

  诗中翔实叙述了了唐代女性荡秋千的场景。

  赛龙舟:又称竞渡,在唐代端午龙舟活动在水资源丰富的江淮流域较为流行,依据《旧唐书·杜亚传》记载“江南风俗,春有竞渡之戏,方舟前进,以急趋疾进者为胜。”

  这种划船竞赛吸引了女性参与其中唐代诗人张祜的诗句“猩猩血彩系头标,天上齐声举画桡。却是内人争意切,六宫罗袖一时招。”生动描绘了唐代女性参与赛龙舟的场景。

  拔河:拔河又称牵钩,起源于战国时期的楚国,起初是以一种军事训练的手段出现,发展到了唐代已成为一项极为流行的体育运动,历史学家黄现 在其着作《唐代社会概略》中描述唐代女性参与拔河比赛的风俗:“不独兵士为然,既宫女亦多戏此。又不独宫女为然,宰相将军等又多戏此。似此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则唐代社会,拔河游戏之盛,一般可鉴。”

  三、唐代女性参与体育运动的特点

  唐代的政治文化的高度开放,使得唐代女性参与体育运动也显示出高度的开放性。史料诗词所描写的场景都说明,当时女性摒弃男尊女卑的观念敢于抛头露面参与到体育运动中。唐代上至宫廷下至平民的女性均参与体育活动显示出广泛性,但是参与的目的却并不相同,上层贵族女性参与体育主要具有娱乐表演的性质,下层平民参与体育活动更多地反映了体育运动的休闲性质。

  四、结语

  不可置疑,唐代女性参与体育活动对后世体育文化的发展影响深远,丰富了我国民族传统体育的内涵,为我国民族传统体育的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唐代之后,伴随着“存天理,灭人欲”朱程理学的出现,我国古代女性的社会地位再次衰弱,盛唐时期女子体育活动参与的盛况在我国古代体育文化史上成为绝响。

  参考文献:

  [1]李静蓉.唐代宫廷优伶研究[D].福州:福建师范大学,2006.
  [2]勾利军.唐代文化的开放与多元发展[J].河北学刊,2008(3):56-60.
  [3]黄伟.唐代体育与唐代社会开放风气[J].晋阳学刊,1991(6):27-31.
  [4]李金梅,薛延利.论唐代女子体育多元化兴起及开发唐代女子体育资源之现实意义[J].山东体育学院学报,2010,26(3):34-38.
  [5]谢新涛.新时期我国传统民俗体育项目发展研究[J].兰台世界,2013(1):124-125.
  [6]杨凯丽.鱼玄机诗歌研究[D].保定:河北大学,2010.
  [7]任胜云.唐代妇女社会地位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2008.
  [8]苗福盛,刘祥燕,李野.唐代女子体育试探[J].体育文化导刊,2009(1):117-119.
  [9]叶瑞昕.借墓游春的民俗学考察[J].文史知识,2007(1):121-12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