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基于就业技能框架的学生就业力评估及启发

所属栏目:比较教育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在提高适龄劳动力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水平的同时,提高其就业技能和就业力,使其做好就业或再就业的准备,已成为美国职业技术教育(Career and Technical Education,CTE)和成人教育的核心诉求。

  2012年6月,美国教育部职业与成人教育办公室正式推行“支持各州CTE与成人教育就业力标准”项目(以下简称“就业力标准”项目),对“就业力”和“就业技能”的概念进行了重新界定,构建了“就业技能框架”,为各州实施就业力评估提供宏观指导,以建立适用于所有职业的就业技能评估标准。

  一、“就业力标准”项目实施的背景

  (一)提升劳动力就业力的迫切需求

  奥巴马政府执政以来,一直把提升就业率作为其核心政策目标之一。提高CTE和成人教育的质量,提升适龄劳动力的就业力,成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策略。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Labor Statistics,BLS)的相关数据显示,2013年7月,全国失业率从7.6%降至7.4%,达到2008年12月以来的最低点。截至2013年7月底,私营企业已新增工作岗位140万个,并创下了连续41个月新增就业机会的历史纪录,这一期间共计新增了730万个工作岗位。另据BLS预测,到2014年,超过45%的新增工作岗位要求应聘者必须接受过高中后教育和职业培训,掌握中等技能,并持有相应的职业资格证书。

  与工作岗位增加和员工聘用标准提高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适龄劳动力的低就业力。超过18%的适龄(16周岁及以上)劳动力未获得高中毕业证书或普通教育水平(GED)证书,也未参与任何形式的教育和培训项目,达不到中小型企业最低聘用标准,缺乏应聘资格。同时,由于接受职业教育与培训、获得职业资格证书的途径不尽相同,使就业者在人际交往、工作态度等“软技能”方面的水平参差不齐。企业和雇主不得不对新进员工进行补救性的技能培训。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支出,增加了企业营运成本。企业和雇主迫切希望CTE和成人教育机构能够更加重视学生就业技能的培养,提升其就业能力。

  (二)建立更为科学的就业力评价标准的需求

  经过多年的发展,美国雇主团体、教育机构、行业协会和各级政府部门已经设立了大量就业力评估标准。但由于评估主体的侧重点不同,受评群体不同,现有评估标准呈现出明显的行业化、地方化和“碎片化”特征。2010年6月2日,全国州长协会(National Governors Association,NGA)和州立学校主管理事会(Council of Chief State SchoolOfficers,CCSSO)联合公布“通用核心州立标准”(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CCSS),明确了幼儿园至12年级学生英语数学学业成绩达标标准,以确保高中毕业生做好进入大学或职场的准备。

  2013年2月,来自42个州、哥伦比亚特区和帕劳地区的教师、学者、企业和行业代表、政府部门代表推出 了“ 通用职业技术核心 ”(Common CareerTechnical Core,CCTC),分别为16个职业群及入职途径设立了相应的评估标准,以进一步规范各州的职业资格认定及证书颁发。这一全国层面学业成绩水平和专业技能评估标准的出台,再次强调了学术性知识和专业技能在个体劳动力“就业力”中的重要地位,但针对普遍适用于所有行业、被大部分雇主认定为十分重要的个人品质、团队合作精神、工作态度等“可迁移技能”,仍然缺乏具体评估标准。

  地方教育管理机构、职业资格认证和资格证书颁发机构的高度自治,使得各州的职业教育项目形式、职业资格认证标准有所差异,职业资格证书的形式和等级也纷繁复杂。学历教育与CTE之间的壁垒并没有完全打破,学历证书体系与职业资格证书体系之间的“桥梁”仍然没有建立起来,职教院校和成人教育机构如何在理论教学、职业技能和就业技能培训三者间寻求平衡的“难题”也没有得到解决。

  大部分CTE和成人教育项目要么过于强调学术性知识的传授,要么过于专注于专业技能的培训,以帮助学生通过学业成绩考核或职业资格证书考试。学生就业技能的培养,就被有意无意地边缘化了。企业和雇主在对应聘者的就业力水平进行评估时,通过简单的面试,很难对各类证书所认证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水平之外的“通用技能”进行评估。

  因此,相关各方认为,应建立一套更为科学的就业力评估体系,对就业者的就业技能进行评估。一方面为雇主提供更易于操作的评估工具,另一方面通过就业力评估促进CTE和成人教育项目质量的提升。在这一背景下,美国教育部职业与成人教育办公室于2012年6月推出了“就业力标准”项目。

  二、“就业力标准”项目的主要内容

  “就业力标准”项目的实施,是为了进一步整合和传播关于“就业力”的相关信息,建立一个由联邦政府主导的信息交流中心,为相关机构培训和评估适龄劳动力的就业技能提供帮助。

  (一)对“就业力”与“就业技能”的概念进行再定义

  “就业力”(employability),或者称为“就业能力”,是指为顺利就业、保持就业及在必要时重新就业的能力。“就业技能”(employability skills)是指可以在劳动力市场的所有就业层次和所有行业获得成功所需的通用技能,而未来的就业者可以通过学校教育和职业技术培训来习得这些技能。

  (二)构建“就业技能框架”

  由来自CTE和成人教育领域以及各行业代表构成的技术工作组,在对现有的国家、州和地区的“就业力评估标准和模式”进行梳理的基础上,整理出了三大类通用技能:应用性知识、有效的人际关系和工作场所技能,并按照这些技能的特征将其细化为9大项42小项专门技能,从而构建了一个交互式的“就业技能框架”。

  1.应用性知识

  应用性知识包括应用性学术技能和批判性思维技能两项通用技能。应用性学术技能,是指雇员在工作实践中运用学术性知识的技能,包括:运用阅读、写作、数学计算策略和步骤、科学原理和程序这四项专门技能。批判性思维技能是指雇员通过批判性和创造性的思考、解决工作中的问题、做出适当决策的技能,包括:批判性思考、创造性思考、做出正确决策、分析推理、解决问题、制定计划和组织安排这六项专门技能。

  2.有效的人际关系

  在工作中建立有效的人际关系,需要雇员具备人际交往技能和个人品质两项通用技能。人际交往技能是指雇员能够独立地或与他人合作完成工作任务的技能,包括:理解团队合作和与他人协作、响应客户需求、展示领导力、通过协商解决冲突、尊重个体差异五项专门技能。个人品质是指能够让雇员在工作中建立有效的人际关系和发挥作用的一系列行为和技能,包括:展示责任心和自我约束、适应和展示灵活性、独立工作、展示学习的意愿、展示诚实、展示专业性、具有首创精神、展示积极的态度和自我价值感、承担起专业发展的责任九项专门技能。

  3.工作场所技能

  工作场所技能是指雇员成功完成工作任务所需的技能,包括资源管理、信息使用、沟通、系统思考、技术运用五项通用技能。资源管理能力是指雇员进行时间管理和其他资源管理的能力,包括:时间管理、资金管理、材料管理和人事管理四项专门技能。信息使用能力是指雇员理解、评估和使用各种信息的能力,包括:查找信息、整理信息、使用信息、分析信息、交流信息五项专门技能。沟通能力是指雇员通过各种方式与他人进行有效沟通的能力,包括:口头交流、积极倾听、理解书面材料、以书面形式传达信息、仔细观察五项专门技能。系统思考能力是指雇员理解某个系统内部各个组成部分之间关系的能力,包括:理解和使用系统、监测系统、改善系统三项专门技能。技术运用能力是指雇员正确有效地运用技术的能力,包括理解和运用技术这一专门技能。

  三、基于就业技能框架的就业力评估——以芝加哥市为例

  “就业力标准”项目实施之后,美国各州开始根据“就业技能框架”修改和完善原有的就业力评估体系。伊利诺伊州教育局CTE办公室联合芝加哥公立学校联盟(Chicago Public Schools,CPS)和芝加哥劳动力投资委员会(Chicago WorkforceInvestment Council,CWIC),在咨询了来自全国CTE协会、劳工部、伊利诺伊州教育局、州就业保障局、州商业和社区事务局和各级行业协会的意见,并对1万名雇主进行面谈的基础上,确定了16项被推荐频率最高、同时被重点行业报告认定为必备技能的“核心技能”,并按照相似性和相关性原则将这16项技能分为5大模块:基本技能、个人品质、解决问题的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和计算机素养,从而构建了适用于芝加哥市所有公立学校CTE项目的就业力评估体系。

  (一)CPS CTE就业技能评估模块的构建

  在CPS和CWIC的就业力评估体系中,基本技能所涵盖的着装、守时和口头表达这3项技能以“是”和“否”作为评估的标准,见表1。

论文摘要

  “个人品质”模块,对受聘者的态度、责任感/诚实、自我控制、抱负/开创性4个考核指标进行评估;“解决问题的能力”模块,设立了是否需要监督、遵守规则/遵照程序、解决问题的方法和信息管理4个考核指标;“人际交往能力”模块,包含语言交流、积极倾听、意见反馈和团队合作(2人或2人以上)4个考核指标;“计算机素养”这一模块,主要针对受聘者的电脑操作能力这一指标进行评估。

  CPS和CWIC的就业力评估体系为这4大类13项通用技能设定了相应的评价标准,用低于标准、达到标准和超过标准3级指标进行评估。

  (二)CPS CTE就业力评估的实施CPS CTE

  就业力评估每年开展两次,分别在冬季和夏季学期的评估期内进行。以2012年为例,第一次评估的起止日期为10月29日到11月24日。教师运用就业技能评估模块对学生的16项核心技能进行网上评估,记录在册,并进行跟踪,最终生成学生就业技能评估报告。除教师外,雇主、技能培训师、学校顾问等评估主体都可以运用这一工具对学生进行动态评估。CPS特别指出,必须在评估期开始前6个星期就开始对学生进行观察,以便评估者有足够的时间对学生的就业技能水平作出准确判断。教师或其他评估主体必须接受专门培训,以便能够熟练掌握评估的内容和方法。

  就业力评估的结果,既可用于对高中学生的3年CTE进行生成性评价和监控;也可作为一种总结性评价,用于判断高年级学生是否已做好进入大学或职场的准备;用于改善个性化的教学,以满足不同学生个体的需求;用于评估课程设置和教学内容在促进学生16项核心技能方面的有效性;在高二和高三学生中筛选有资格进行工作岗位学习的候选人。包括雇主在内的所有评估主体一致认为,在就业技能评估的结果被用于为雇佣或淘汰等重大决定提供参考之前,应该给学生足够的机会提升其就业技能。

  四、反思及启示

  (一)凸显就业技能在就业力框架中的地位

  “就业力标准”项目的推行,再次凸显了美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对就业者就业技能的重视程度。这一方面是为了满足用人企业和雇主在入职培训和内部管理上减少投入、降低成本的实际需求,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支持和促进就业者个体的终身发展。就业技能被放到了与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同等重要的位置。

  而目前,我国部分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项目,特别是为了满足特定企业需求而进行的短期培训项目,存在着明显偏重专业技能培训的短视行为。如,针对劳动密集型企业未来员工所进行的培训大多起点低、过程短、标准低,仅要求受训人员掌握生产流水线上某一岗位所需的操作技能,相关的专业知识并不是培训的重点,更不用说就业技能所指向的应用性知识、人际交往等“软技能”的培养。一旦遇到国家行业政策调整或企业转型,失业员工根本不具备实现再就业所需的专业知识和就业技能。

  大量“零起点”适龄青年的存在,恶化了劳动力的年龄和层次结构,还使培训机构陷入低水平重复培训的怪圈。

  (二)提高就业力评估的质量

  “就业力标准”项目的推行,体现了联邦政府敦促各州政府提高就业力评估质量的诉求。“就业力标准”项目的重要成果之一,就是促进相关主体对就业力评估的目的及策略进行反思,为提高就业力评估质量打下良好基础。提高就业力评估的质量,离不开对评估本身的考量。

  在我国,对如何运用就业力评估结果的关注,远远超过了对提升评估质量的关注。就评估目标而言,如何更为科学地设定评估目标,如何更好地实现评估目的与策略之间的高度一致;就评估内容而言,如何选择和界定就业技能,如何保证评估情境的相关性,如何选择适当的评估方法(采用什么样的考核方式和回答模式)和评估策略(总结性评估或是生成性评估,抑或两者皆用);就技术层面而言,如何更好地保障评估的有效性、可靠性和公平性;就实践层面而言,如何对评估进行有效的管理,如在时间、经费和保密性等方面的保障,对评估者的定期培训,满足残疾学生的特殊需求等,都值得我国反思。

  (三)通过就业力评估提升CTE和成人教育项目质量

  “就业力标准”项目再次明确了相关主体所达成的共识:除了为雇主提供更易于操作的评估标准和更为直观的评估结果之外,就业力评估还应该更多地用于提升CTE和成人教育项目的质量。以CPS CTE就业力评估项目为例,评估目的更为清晰地指向了测量教学效果、提升学生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水平、提升项目的有效性。评估结果也更多地用于重新调整教学目标、改善课堂教学、密切课程设置与评估标准之间的关系并做出相应的政策调整,如为包括CTE学生在内的全体学生提供为期一年的就业技能培训项目;加强网络建设,保证所有职教教师能够在网上进行就业技能评估,并为其提供定期培训。

  目前,我国就业力评估的结果更多地被用于帮助企业或雇主作出雇佣与否的决定,而较少用于提高CTE或成人教育项目的质量。应该将CTE或成人教育项目的课程设置、日常教学和质量评估与就业技能评估有机结合起来,通过就业力评估提升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项目质量。

  CPS和CWIC曾设想建立一种“理想”的就业力评估模式:由独立的第三方进行评估;免费或费用很低;具有很高的实用性——专注于通用的核心技能,以避免给评估者造成过大负担(有的教师有时必须在2周内完成对100多名学生的评估);在线评估,以便及时地提供数据以供分析和决策;适用于所有职业领域,而不是仅适用于某一特定行业。

  “就业力标准”项目的实施,使得就业力评估向着这一理想迈进了一大步。我国也应该就“评估什么”和“如何评估”进行深入思考,逐步建构科学的就业力评估框架,设立科学的评估标准,进一步改革和完善我国的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项目,为劳动力市场输送合格的就业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