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社会关怀与班级状况对中职生幸福感影响

所属栏目:教育心理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一、引言

  幸福是人类永远无法回避的一个永恒主题。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追求幸福。那么何为幸福?哪些因素与人的幸福有关?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大多数研究者认同Diener对主观幸福感的看法,指“个体依据自己设定的标准对其生活质量所作的整体评价”。
  随着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们逐渐认识到高质量的生活不仅是衣食无忧,而且还应有健康的心态和愉悦的内心体验。职业教育是培养高技能人才的摇篮,培养造就一大批具有高超技艺和精湛技能的高技能人才,是我国的产业升级和产业链提升的人力资源保证,是增强我国核心竞争力和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举措。因此,关注中职生的幸福感和与其幸福感相关因素是保证职业教育是否能顺利进行的必要条件。所以,本研究就中职生主观幸福感与社会支持、班级气氛的影响因素进行探讨,为中职学校的教学、管理和辅导提供科学的依据。

  二、研究方法

  1.研究对象

  本研究随机选取山西省交通技师学院和太谷职业高中的在校学生,尽量做到不同年级、不同专业、不同性别、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城镇农村的学生各占一定比例,发放问卷500份,回收有效问卷420份(男生186人,女生234人)。

  2.研究工具

  (1)总体幸福感量表(GWB)。总体幸福感量表[Subjec-tiveWell-being(GWB)]是美国国立卫生统计中心制订的一种定式型测查工具,用来评价受试对幸福的陈述。国内段建华(1996)对本量表进行了修订,修订后的量表共有33项,由6个分量表组成:对健康的担心、精力、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忧郁或愉快的心境、对情感和行为的控制以及松弛与紧张(焦虑),得分越高幸福度越高。本量表单个项目得分与总分的相关在0.48和0.78之间,分量表与总表的相关为0.56~0.88,内部一致性系数男性为0.91、女性为0.95,重测一致性为0.85。
  (2)社会支持评量表。社会支持评量表由肖水源修订,共10个条目,有较好的重测信度,适合我国人群使用。
  (3)班级气氛问卷。班级气氛测量采用江光荣编制的《我的班级》问卷。该问卷由5个分量表构成,分别测量班级环境的5个维度:师生关系、同学关系、秩序和纪律、竞争和学习负担。采用5级评分标准(0=从不如此;1=偶尔如此;2=有时如此;3=经常如此;4=总是如此)。研究表明该量表有较好的信效度。

  3.测试方法及数据统计

  调查采用统一施测的方式和指导语,利用学生班会、自习课时间集中于同一教室,分别进行团体施测,并当场收回问卷。将数据录入数据库,采用spss13.0软件,进行回归统计分析。

  三、研究结果

  1.中职生主观幸福感与社会支持的关系

  中职生主观幸福感与社会支持的关系研究,通过相关和回归进行分析,见表1、表2。

论文摘要

  从表1可以看出,总体幸福感与社会支持总分、主观支持、对支持的利用度呈显著正相关;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与社会支持总分及各因子均呈显著正相关;对健康的担心与社会支持总分、主观支持、对支持的利用度呈显著负相关;精力、忧郁或愉快的心境、对情感和行为的控制三个因子与社会支持总分、主观支持、对支持的利用度都呈显著正相关;松弛或紧张与对支持的利用度呈显著正相关。
  从表2可以看出,对于总体幸福感,可以被主观支持和对支持的利用度显著正向预测,两者对总体幸福感的解释量分别为8%、7.8%。对于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因子,可以被主观支持和对支持的利用度显著正向预测,两者对其的解释量分别为13.4%和13.0%。对于对健康的担心因子,可以被主观支持显著负向预测,其解释量为4.3%。对于精力因子,可以被主观支持和对支持的利用度显著正向预测,其解释量都为11.6%。对于忧郁或愉快的心境因子,可以被主观支持和对支持的利用度显著正向预测,其解释量分别为9.3%、9.1%。对于对情感和行为的控制因子,可以被主观支持和对支持的利用度显著正向预测,其解释量分别为6.0%、5.9%。对于松弛和紧张因子,可以被客观支持显著正向预测,其解释量为2.8%。

  2.中职生主观幸福感与班级气氛之间的关系研究

  中职生主观幸福感与班级气氛的关系研究,通过相关和回归进行分析,参见表3、表4。

论文摘要

  从表3可以看出,总体主观幸福感与同学关系呈显著正相关,与学习负担呈显著负相关;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与班级气氛总分、师生关系、同学关系、秩序和纪律、竞争呈显著正相关,与学习负担没有显著相关;对健康的担心与班级气氛总分、师生关系、同学关系、秩序和纪律、竞争呈显著负相关,与学习负担没有显著相关;精力与班级气氛总分、师生关系、同学关系、秩序和纪律呈显著正相关,与学习负担呈显著负相关,与竞争呈显著相关;忧郁或愉快的心境与同学关系呈显著正相关,与其余因子无显著相关;对情感和行为的控制与班级气氛总分、同学关系、秩序和纪律呈显著正相关,与学习负担呈显著负相关,与师生关系无显著相关;松弛或紧张与同学关系呈显著正相关,与竞争呈显著负相关,与其余因子无显著相关。
  进一步对中职生班级气氛和主观幸福感的关系进行回归分析得出如下结果:
  从表4可以看出,对总体幸福感,可以被同学关系显著正向预测,其解释量为11.5%;可以被竞争显著负向预测,其解释量为11.4%。
  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因子,可以被同学关系显著正向预测,其解释量为14%。对健康的担心因子,可以被竞争显著负向预测,其解释量为9.8%。对精力因子,可以被同学关系显著正向预测,其解释量为11.4%;也可以被竞争显著负向预测,其解释量为11.3%。对忧郁或愉快的心境因子,可以被同学关系显著正向预测,其解释量为7.2%。对情感和行为的控制因子,可以被同学关系显著正向预测,其解释量为12.8%;可以被竞争显著负向预测,其解释量为12.8%。对松弛和紧张因子,可以被同学关系显著正向预测,其解释量为8.6%;可以被竞争显著负向预测,其解释量为9.1%。

  四、分析与讨论

  1.中职生主观幸福感与社会支持的关系分析

  以往研究结果表明,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获得较多社会支持的人会有较高的主观幸福感、自尊感和自信心,当面临应激生活事件时,还可以阻止或缓解应激反应,增加健康行为模式,从而增加正性情感,并抑制负性情感。本研究与以往的研究比较一致,结果表明:总体幸福感与社会支持总分、主观支持、对支持的利用度呈显著正相关,主要有生活满足和兴趣因子、精力因子、忧郁或愉快心境因子、情感和行为控制因子、松弛或紧张因子。而健康担心因子与社会支持总分、主观支持、对支持的利用度呈显著负相关;并经回归分析发现主观支持和对支持的利用度可以正向预测主观幸福感,主要有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因子、精力因子、忧郁或愉快的心境因子、情感和行为的控制因子、松弛和紧张因子。但健康担心因子可以负向预测主观幸福感。
  研究结果说明主观支持比客观支持更有意义,因为虽然被感受到的支持并不是客观现实,但是“被感受到的现实却是心理的现实作为实际的(中介)变量影响人的感受、行为和发展”。但是,对支持的利用度比主观支持更有意义,研究表明,遇到烦恼时不懂得利用社会支持的个体,会产生较多的负性情感;而得到朋友、同学、邻里和长辈等的支持的个体并主动参与团体活动,并能更好地体验到快乐和幸福的积极情感。这说明无论主观支持还是客观支持,个体都必须加以利用才能对自己的主观幸福感产生影响。

  2.中职生主观幸福感与班级气氛的关系分析

  从研究结果可以看出,中职生的同学关系和学习负担与主观幸福感及其各因子都有显著相关,其中同学关系与主观幸福感呈显著正相关,学习负担与主观幸福感呈显著负相关,这表明同学关系越好,中职生体验到的幸福感越多,学习负担越轻,中职生的幸福感体验就越多。师生关系、秩序和纪律、竞争与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对健康的担心、精力有显著相关,这表明师生关系越好,中职生会有更多的生活满足和兴趣,对健康的担心会相应减少,有更充沛的精力;班级的秩序和纪律越好,中职生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就会越多,对健康的担心就会减少,精力也更充足;班级的竞争越激烈,中职生的生活满意度就会降低,更多的担心健康问题,生活学习没有精力。进一步回归分析发现,只有同学关系和学习负担可以预测主观幸福感,其中同学关系可以显著正向预测主观幸福感,竞争可以显著负向预测主观幸福感。
  中职生的同学关系越积极,他周围的人际网就会给予他强有力的支持,在他们需要物质和精神帮助时,同学关系会提供充分的可利用的资源,在遇到应激事件时就会减轻应激反应,焦虑反应也会降低,这样就会有更多的幸福感体验。
  同学关系好的中职生一般对自我和班级环境都较满意,更关注集体,也能获得周围同学的认可和赞赏,因此,同学关系好的中职生在需要他人和被他人需要的过程中体验着幸福感。

  五、研究结论

  其一,社会支持总分、主观支持、对支持的利用度与主观幸福感及其各因子有显著相关,客观支持与其无显著相关。进一步回归分析表明,主观支持和对支持的利用度能有效预测主观幸福感及其各因子。
  其二,中职生的同学关系和学习负担与主观幸福感及其各因子都有显著相关,其中同学关系、师生关系、秩序和纪律与主观幸福感呈显著正相关,学习负担、竞争与主观幸福感呈显著负相关。同学关系可以显著正向预测主观幸福感,竞争可以显著负向预测主观幸福感。

  参考文献:
  [1]Diener,E.D.Subjectivewell-being[M].PsychologicalBullerin,1984.
  [2]江光荣.中小学班级环境:结构与测量[J].心理科学,2004(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