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文学中侦探小说的成就、特点及其缺陷

所属栏目:各体文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二战之前,欧洲和美国的政治改革及工业革命使中产阶级成为主导,并为侦探小说提供了发展的温床。侦探小说出现于 19 世纪中叶,尔后在西方进入其发展的黄金时代,受到大众的广泛喜爱。全世界范围内,相当数量的电影、电视剧、广播、戏剧音乐甚至芭蕾舞,都会围绕侦探来进行创作或由侦探小说改编而来。例如关于夏洛克·福尔摩斯的电影就有 200 多部。

  由此可见,在文学系统中,侦探小说是占有一定地位的,但是它却不能被归类于主流文学,而仅仅是小说的一个特别分支。因为它并没有非常多的高质量的杰出作品,仅属于一种“游戏”,一种罪犯和侦探之间的“游戏”文学,它缺乏严肃的写作目的,只是为了满足猎奇和娱乐的需要。这些都决定了它不能够属于主流文学。

  1 侦探小说的成就

  19 世纪中叶侦探小说兴起,20 世纪初达到繁盛。侦探小说指的是以犯罪及破案为题材的小说,它的中心要旨就是寻找罪犯[1]。在公共图书馆中,严肃小说被独立归类为主流类型,此外还有三个分支: 西部小说、科幻小说和侦探小说。因此,作为一类文学类型,侦探小说在全世界都有非常大的影响。

  毫无疑问,侦探小说作为文学中一种受欢迎的题材是成功的。首先,侦探小说的历史中,有数量众多的优秀作品,有杰出的小说家和给人印象深刻的侦探形象。19 世纪中期到 20 世纪早期,有很多的侦探小说家涌现,如约翰·罗德、艾伦·格兰特、爱伦·坡、乔治·西姆斯等等。他们写了很多系列侦探小说在杂志上或以书的形式发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的侦探小说进入了“黄金时代”,并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一时期英国的犯罪小说的领袖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她和柯南道尔一起为侦探小说建立了标准,这为欧美文学注入了新鲜的空气。在众多的侦探形象中,毋庸置疑,夏洛克是世界最着名的侦探。“Sherlock”一词代表着侦探或爱打听的人,在美国俚语中常被用来指知识渊博的人。这一时期着名的侦探小说有《The Mystery of aHansom Cab》《The Sign of Four》《A Study in Scarlet》等等。据不完全统计,在“黄金时代”,仅在美国和英国就有超过 1000 套的侦探小说出版,占到年发行量的 25%[2 -3]。

  第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侦探小说形成了自己多样的流派,许多分支题材得以发展。20 世纪 40年代,警察执法程序的发展完善使得侦探小说具有争论式的现实性。此外,科幻式的侦探小说也随之产生。高智商的侦探成为犯罪小说中最受欢迎的人物。更令人惊奇的是,盲探形象和女性侦探家也随着侦探小说的流行而出现。幽默的侦探小说和关于历史事件的推理小说也是其中受欢迎的类型。

  第三,侦探小说有着与其他娱乐小说不同的独特的吸引力。它吸引着所有阶层的人,包括大学教授、政治家、科学家、哲学家灯等。这些在生活中关注先进的、高智商问题的人们,在众多的畅销书中选择侦探小说来进行消遣娱乐。

  2 侦探小说与主流小说的不同之处

  2. 1 社会价值

  侦探小说仅仅属于通俗小说,而不是主流文学。

  首先,它不太具有深远的社会意义。相对于主流文学,侦探小说仅仅是罪犯和侦探之间的“智力游戏”,没有太多的社会意义和意识形态的价值。侦探小说的功能只是娱乐,没有更深层次地关注艺术

  在主流经典之作的阅读中,读者不仅可以欣赏到作者流畅的写作风格,生动的描绘和细节的描写,还可以体会到作品所展现的历史和时代所特有的风俗、文化,尤其是主流文学作品通过自身的主题所表达出的基本的、普世的信念。以《简爱》为例,它描写了主导着 19 世纪维多利亚时期的残酷的社会意识和现实,其中社会等级是着墨最多的主题。小说中的主人公简在书中很多特定的场景中都对阶级偏见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不满。例如,她斥责罗切斯特:“你以为我贫穷、低微、不美、缈小,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 你错了,我和你有一样的灵魂,一样充实的心。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如同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

  这一段落的描写毫无疑问地表达出了勃朗特对于维多利亚时期阶级等级观念的批评态度,而这种清晰的主题在侦探小说中是找不到的。此外,此类尖锐的主题使得读者增加了对简的同情,增强了对小说内容认识的洞察力,并且使得读者获得了更多的文化知识,变得更为仁慈、更为善良以获得幸福感。然而,侦探小说仅仅是一种娱乐,幸福感和娱乐的差别显而易见。娱乐是我们在实施一个行为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感受,就像在阅读侦探小说时参与智力游戏的过程中所获得的欢愉。幸福感则是在实施一个行为后所获得的感受,它层次更深,是更强烈的感情。侦探小说帮助读者放松,让读者暂时忘记困扰自己的问题,也许也会放声大笑,但是侦探小说并没有给读者带来幸福感,因为随着娱乐的结束,它的影响也就随之结束。

  此外,侦探小说包含历险小说的主题,当然它仅仅是展示了历险的过程而没有更多的意义。但后者显然有伟大的时代意义。换言之,它们在写作的取材上是相似的,但是在结果上却是极其不同的。

  《鲁宾逊漂流记》源自 18 世纪真实的历险故事[5]。鲁滨逊作为新兴的资产阶级的代表,展示着充满好奇、征服和冒险的西方传统航海的精神。此外,鲁滨逊所承受的痛苦经历不仅仅是由最初的历险组成,而且还经历着道德和宗教意义上被奉为美德的孤独感和自我依赖。

  同时,侦探小说的特殊主题和传统观念,使得它很容易成为统治阶级最好的“工具”和法律宣传的手段。这种强烈的政治功利主义使得作者忽视了本应在作品中体现的艺术和人的本性。所以,包含在“智力竞赛”中的人类聪明才智的光辉在正义与邪恶之间的冲突中,在慈悲与无情的对立中,变得暗淡。因此,与主流文学相比,侦探小说只有些许的政治意义和意识形态的价值。

  2. 2 写作风格

  加拿大着名文学理论家弗莱(Nothrop Frye) 认为,“小说”和“传奇”总是一种相互交织的状态。侦探小说总是设置悬念让读者跟随着侦探参与到案件的侦破过程中,使读者被故事中的线索所吸引,欲罢不能,唯有继续阅读以求结果。许多优秀的小说也经常采用相似的写作技巧来设置悬念,而这种悬念是为推动下一个情节的发展而服务的。例如,侦探小说运用的超自然的接触、久远的定位、复杂的家族历史、古老的庄园、黑暗的秘密以及神秘的事物等要素,来烘托悬念和恐怖氛围,这种写作手段被称之为哥特派的传统手法,在主流文学的情节中也都被运用。比如说,在《简爱》中,简在红屋里遇见了她已故的叔叔瑞德的鬼魂,又听到穿过浓雾弥漫的荒野、从数英里之外传来的罗切斯特对她的呼唤,而这些正是对超自然接触的描写[4]。显然,侦探小说和《简爱》都采用了 18 世纪末和 19 世纪初流行的哥特派的写作传统,侦探小说刻意地营造一种心理上悬疑和恐怖的感觉,而《简爱》则是将诸多的哥特式的要素作为情节转折点的铺垫,推动情节的展开,所以不难理解许多批评家将《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排除在小说的范畴之外。正如评论家所声称的那样,正统的文学作品有很严肃的文学目的,而历险故事如侦探小说,并没有期待被严肃地对待。因此,无论其写作的技巧多精妙,布局多缜密,条理多分明,它仍旧不能归类于主流文学[7]。

  此外,大多数的侦探小说从头到尾所使用的叙事风格及形式,仅仅是展示解决案件的整个过程,无论是语言还是写作技巧上都没有更多的体现。在《鲁宾逊漂流记》中,笛福运用了高超的叙事技巧。

  笛福用他的英雄诠释了两种叙事风格,使其写作的意义升华到了社会的、精神的意义,超越了只是简单叙事的侦探小说。第一种为日志式,笛福小说中的大量篇章以日志的形式叙事; 另一种则是更为完整的带有强烈情感的讲述。后者构成了小说的主体。

  这两种技巧都是以第一人称为视角,但是它们却起到了不同的作用: “日志”陈述实际的情况及事实,而“讲述”是个人情感的表达。

  侦探小说经常使用夸张的、古怪的腔调,充满了离奇却缺乏说服力。然而《鲁宾逊漂流记》平实的文学风格却为它赢得了一代又一代读者的肯定。笛福的腔调几乎是不连续的、谨小慎微的、客观的,他几乎不使用华丽的辞藻以及富有诗情画意、文采优美的词句。他一般会避免戏剧性地讲述故事,他更乐意使用编目将其展开从而接近事实。因其叙事直接,发自内心,没有浮夸的辞藻,在英语文学的早期历史中独树一帜。鲁滨逊在坦率地讲述他的第一次商船历险时,在讲述他的内心对于服从父亲的意愿还是实现自己航海渴望的挣扎时,就像是在向他亲密的、信任的朋友倾述。正如编者所强调的那样,叙述就是“事实的历史”。

  2. 3 虚幻要素的运用

  侦探小说丰富了我们的生活,但它同时也对我们的身心健康带来了危害,尤其是对不成熟的青少年。侦探小说中所描写的虚幻为人们提供了娱乐,但它却将虚幻与现实混淆在一起。白日梦很容易用错误的希望蒙蔽自我,并且诱惑人们更严厉地要求别人,愚弄别人。幻觉会使人偏入歧途并对生活中所不可避免的难题产生愤怒。最后,它直接导致青少年形成自我放纵的生活方式。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侦探小说所展示的是暴力的文化,灌输给孩子们的思想就是只需战胜对手成为英雄。因而孩子们并不知道他们将失去什么而只是诉诸暴力来抑制他们的失落,而优秀的文学作品则为读者描写的是让人从精神层面上敬佩的英雄[8]。以鲁宾逊为例,尽管他并不是闪耀着光芒的英雄或经历过恢弘史诗般的历险,但是他所展现的人物特点为他赢得了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喜爱。他花费数月来建造一艘独木舟以及他实验制作陶器直至成功,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是值得赞扬的。法国的哲学家让 - 雅克·卢梭(Jean Jacques Rousseau) 赞赏鲁宾逊自己动手的独立性。在他关于教育的书《爱弥儿》(mile) 中,他建议应教育孩子们像鲁宾逊那样在生活中亲自实践。因此,侦探小说与主流文学的影响不同之处显而易见。

  很多的原因造成了这些不同点,其中重要的一点是侦探小说家仅仅是认识到那些改变犯罪装置和案件解决手段的科技成果,却忽略了侦探小说对生活的负面影响。侦探小说是暴力与虚幻的结合体,它催生了推崇暴力的人,而伟大的小说家们经常描写幻觉所带来的危险,伟大的作品也表达了不真实的幻觉很容易导致对他人、对自我的愚弄。所以大多数优秀的小说都包括以下的组成要素: 当他们处于迷茫困境时,英雄是怎样从生活经历中获益的。

  最终,书中的人物成功地从幻觉中挣脱并走向光明的未来。换言之,伟大的主流作品讲述人物在经历一系列外部世界的遭遇时内心的成长。

  3 侦探小说自身的缺陷

  3. 1 人物、情节雷同

  谋杀,一直以来是侦探小说的主要构成因素。

  侦探小说的中心要旨是找出谁是罪犯,纯粹地关注观察的过程、分析案情和侦察的结果,并且只有一个侦探作为中心人物。此外,这位侦探一定有一位木讷的、有点笨的搭档以此来衬托侦探的优秀。例如,福尔摩斯和华生,赫拉克勒斯和马普尔小姐,诸如此类都是这种关系。也就是说,都是采用双人物的写作技巧。侦探小说人物的处理是平面的、简单的,而且情节的安排是千篇一律的,过分简单的; 而经典的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是改变而发展的,是立体的,所以侦探小说与其他流行的文学作品并无相似之处。例如,《双城记》的开篇中各色人物以对立的角色成双地出现。Danny 有能力,是个有造诣的人,而 Carton则懒惰而缺乏雄心; Miss pros 代表着可敬的英国秩序,而 Madame Defrag 则相反,代表着热血的革命派。然而随着小说情节的推动,这些成双出现的人物越来越表现得像双胞胎而不是对立者。Miss Pros为 Lucia 的生活和安全做出了贡献,Madame Defrag则提供着新法国的共和思想,净化着所有的贵族。两人皆愿意为了自己的信念而放弃各自的生活[9]。

  狄更斯认为,表面上的相反可能具有隐含的相似。

  这种姿态加之狄更斯在情节上所设置的多样的巧合,帮助作者传达了深刻的信息,即人类展示了一个隐藏形式与联系的多样的世界。

  3. 2 部分侦探小说缺乏科学精神

  有许多侦探作品用欺骗的手段将坏的说成是好的,并且背离了精神的准则。侦探小说展示了科技的成果,展示了科学界的最新发明。比如电脑网络、测谎仪等等。将展示科技成果与科学精神等同起来是不对的。事实上,这是将“工具”与“原理”混为一谈。采用着尖端的科技成果却仍用着过时的思维方式,科技成果成为毫无意义的装饰品。谈及情节则有过度的巧合,许多事情的发生都超出了正常的范围。为了增加它的吸引力,许多复杂的、让人迷惑的情境被设计出来而不去考虑其在道德层面上是否正确,因此许多的细节经不起推敲。

  3. 3 未能反映社会时代的特点

  作为故事发生的必要的社会背景,现实主义的作品对其不吝笔墨进行渲染。例如,《悲惨的世界》

  描写了 19 世纪法国政治社会的改变,展开了一幅宏伟的、波澜壮阔的真实的历史画卷,而侦探小说对其进行的描述是十分有限的[10]。此外,怪异事件的发生使得人物脱离了现实生活。例如,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 的作品仅仅局限于上流社会,并不涉及到平民。它的人物大多数是贵族和具有高贵身份的人。因此,以上所提及的缺点也阻碍了它的发展。总之,侦探小说风靡一时,但地位低,不能归类为文学世界的伟大着作。

  4 结论

  有四种“通俗”而又“轻松”的小说,即言情小说、历险小说、推理小说和侦探小说,其中侦探小说出现的时间最晚,具有最复杂的架构,也最具特点。

  侦探小说指的是以犯罪及破案为题材的小说,中心要旨是找出谁实施的犯罪。它纯粹地关注侦查的过程,以一个侦探为中心人物。在某种意义上,它是关于某一特殊职业领域内探索的小说的分支。事实上,偏向于娱乐的小说不同于以理性和美学为写作动机的小说。因为他们以消遣为目的,避免对艺术有更深入的关注。此类小说纯粹地为娱乐而进行架构,与文学类小说的出发点完全不同。它们的写作目的、对象几乎没有相同之处,隐匿于文字背后的精神态度也大相径庭: 一个是直白肤浅,一个则绵延深邃。它们的结果和影响是完全对立的。因此,尽管侦探小说风靡一时,但它仅仅属于通俗文学的范畴,不能归类为经典小说。

  参考文献:
  [1] 师墨. 侦探小说的科学精神[N]. 中华读书报,2000 - 10 - 18(13)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