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葬礼》与《边城》中爱情悲剧的成因分析

所属栏目:现当代文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标题

  《穆斯林的葬礼》与《边城》这两部分别代表回族与苗族两个少数民族文学较高成就的文本在爱情悲剧方面具有共通之处,本文从民族道德因素、封建家长因素、个人性格因素三个方面对两部小说爱情悲剧的形成原因进行具体分析。

  一.研究现状分析

  《穆斯林的葬礼》为回族女作家霍达作于1987年的长篇小说,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描述了“一个穆斯林家族,六十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而《边城》则为苗族作家沈从文作于1923年的中篇小说,他是现代文学史上最杰出的作家之一,这篇小说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占据着特殊的地位,被称为“牧歌式”小说的代表。小说叙述了湘西小镇茶峒掌水码头的两个儿子天保和傩送与摆渡人的外孙女翠翠的曲折爱情。

  在中国期刊网上搜索,研究两者的论文都不少,但是对两者的爱情悲剧进行比较分析的论文却无一,但笔者认为两者在爱情悲剧方面具有较强的可比性,进行比较分析是必要的。

  二.爱情悲剧原因分析

  《穆》与《边城》都刻画了爱情悲剧,为我们讲述了凄美哀婉的爱情故事。仔细比较不难发现,两者所写的爱情悲剧的造成原因具有很大共性。下面进行具体分析。

  (一)民族道德因素

  伊斯兰教教义《古兰经》认为,婚姻是建立在男女双方感情的基础上的,虽然一夫多妻是允许的,但禁止娶两姐妹。韩子奇与梁冰玉的爱情则违背了这一戒律。于是,这场爱情注定要成为悲剧。《古兰经》禁止穆斯林和卡斐尔结亲。新月和楚雁潮的爱情正是因为不符合这条教义而不被承认、无法结合。两者纯洁的爱情最终也以悲剧收场。

  异族婚姻使然,苗汉两族存在着巨大的文化差异,使翠翠父母的婚姻受到巨大的压力。其次军人具有自己的一份责任,独女也不愿意离开老父亲,所以两人无法结合又不愿逃离,最后一个服毒一个生下女儿后在溪边吃了许多冷水死去了。凌宇指出“《边城》在骨子里,是一场苗汉文化冲突的悲剧”。

  (二)封建家长因素

  天星喜欢容桂芳,但天星的妈妈则认为“切糕容”配不上“玉器梁”,耍了一系列手段,最后天星与淑彦如她所愿结合了。但他们没有爱没有夫妻之情。这就是封建家长制度为追求门当户对而包办婚姻的最后结局。新月与楚雁潮师生恋,这在中国传统文化氛围中是不被允许的,楚老师是卡斐尔,新月是回回,因此梁君璧对他俩百般阻挠严厉反对,新月无法反抗母亲,只好投降直至最后失去活的欲望,这就是封建家长对儿女爱情婚姻的控制力。

  祖父自以为了解翠翠内心的想法,擅自为她安排,结果却引起很多误会,致使翠翠的感情无果而终。顺顺明知二老要“渡船”不要“碾坊”,但不愿间接害死大儿子的女孩来做二儿子的媳妇。最后祖父死去,二老离开。而翠翠一直在等待……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家长也是很多的,总以为自己明白子女心中所想,擅做主张,或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子女身上,结果却让子女失去了自己的幸福。

  (三)个人性格因素

  韩子奇迫于伦理道德的压迫,性格懦弱沉默、畏畏缩缩。梁君璧恪守教规、封建古板、冷酷无情,其性格在他俩与梁冰玉的婚姻、爱情悲剧中起了主导作用,韩子奇与冰玉只是被动的承受者。

  韩天星木讷呆板,知道爱情婚姻被母亲操纵之后,除了悔恨之外还是安静下来生活。容桂芳只听从韩母的片面之词,却不与天星当面对质,这造就了她与天星有爱却未结合的悲剧。陈淑彦出于感激无法拒绝与天星的婚姻,可他们无爱。天星逆来顺受的表现,与淑彦得过且过的心理便造就了他俩的悲剧。翠翠害羞内敛,不知如何表达内心,对于爷爷不坦白内心真实的想法和感受,对于傩送跟自己说话也不理会总躲着他,让两人都无法明白她的心意。正是这种性格造就了她的最终悲剧。

  傩送追求翠翠也不够大胆直白缺乏魄力,不明翠翠的情意,误解老船夫的成全为虚情假意,却不极力沟通找出解决途径,极为缺乏沟通。正是封闭的边城的风气,也正是这种隔膜导致了翠翠与傩送的爱情悲剧。这都是人物性格所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