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夏目漱石和森欧外为代表的日本“高踏派”文学思潮

所属栏目:比较文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一、高踏派的产生及日本的流入
  
  高踏派兴起于 19 世纪 60 年代的法国,当时正值第二帝国时期,法国经济发展迅速,交通、娱乐、建筑以及科学、哲学等方面都获得较快发展。 法国并不是以高踏派来称呼这一派别的, 而是以巴那斯派②存在的。巴那斯派在法国是对重视形象美和技巧的唯美主义诗人的称呼。③在明治(1868-1912)初年,法国等的欧洲文化首先在军事政治两方面被输入日本,紧接着通过中江兆民等将自由民权思想介绍给日本国民,欧洲的文学作品不断被翻译成日文,在日本国内形成了翻译小说的热潮。 法国诗坛的高踏派运动和象征主义运动,由上田敏等人介绍并翻译,直接给日本新诗坛带来了极大的影响。④57 日本一方面继承了欧洲高踏派的文学表现,陶醉在西欧现代文明的幻想之中;另一方面宣扬本国文化传统,高扬国粹主义。⑤
  
  二、高踏派的理论表现
  
  明治(1868-1912)至大正(1912-1926)时期,正是自然主义和唯美主义的流行期,而高踏派的夏目漱石与森欧外却踏上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文学道路。 高踏派跟唯美主义一样都是为了反对自然主义立场而形成的文学派别。

  “高踏 ”或者 “余裕 ”本身的意思就是 “从容 、超越世俗之意”.夏目漱石在为高浜虚字的短篇小说集《鸡头》作序时首次启用了“余裕派”一词。 他认为小说可分为两种,即“有余裕的小说”和“无余裕的小说”. 所谓“有余裕的小说”是绰绰有余不显逼仄的小说,是身着日常服装的小说。“余裕”才能将自己对发生的事情以及对世间产生的情绪汲为活泼的人生内容,它既有描写,也有阅读价值,“余裕”中生出的素材,皆适合写成小说。 夏目漱石说,娱乐是小说的目的之一。⑥高踏派(余裕派)文学不像自然主义文学那样仅仅满足于将现实单调、呆板地描写出来,而是不向现实妥协,旨在表现作品深处对人类高教养的伦理和理性的批判精神,以对人生之路该怎样走这样一个问题的追寻和探求为目标。⑦它指的是在文学创作中精神上的轻松、舒缓、悠然的状态,带着余裕并且脱俗、清高的态度去看待事物是之所以被称之为 “高踏派”的原因。
  
  三、高踏派代表作家及其作品
  
  夏目漱石和森欧外是近代文学的两大巨峰,在文学史上创作了许多经典的名作。夏目漱石与森欧外有着几点共同之处:第一,两者都不是作家专业出身,夏目漱石当过老师、新闻社编辑,森欧外出身于陆军军医,两者都是半路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第二,两者都着丰富的日汉知识修养;第三,两者都留学过西洋,漱石在英国,森欧外在德国,两人都有着切身的留学体验,吸收了西欧近代的理性及知识,在外国文学方面拥有很高的素养。 正因为如此,夏目漱石和森欧外在对日本问题的观察上都有着比较广阔的视野以及深刻的洞察力,对国家对人民也有着强烈的责任感。

  (一)夏目漱石

  夏目漱石(1867-1916)原名夏目金之助,在“明治维新”这个新旧交替的动荡时期,加之家族受到冲击,使他形成了独特的自我观念和思想。⑧不幸的童年使漱石饱尝人间的虚伪、冷酷和自私,造成了他憎恨虚伪的心态。 洁身自好的夏目漱石爱读言情小说,书中所描写的江户的固执、狭义等精神,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 他也经常出入说书场,从中领受江户町人文化中活生生的艺术。后来在他给友人的信件以及自己创作中常常能得心应手地使用滑稽和诙谐的语言与此也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毫无以低俗的心理去描写玩乐的品性,他的基调始终是激昂的。⑧1868 年, 进入本科学习阶段, 漱石决定专攻英文,与正纲子规成为了同窗好友,最终又走上了研究英文学的道路。 漱石作为教育部的留学生,为了英语研究被派往英国留学,在英国,漱石对英国文学者的理论说法持有怀疑态度,决定去形成属于自己独到的见解和学问思想,最终确立了“自我本位”的理论思想。

  首先,滑稽文《我是猫》的诞生也标志着作家夏目漱石的诞生。漱石把内心多年的忧愤在小说中和盘托出,在讽刺资本主义制度下社会的虚伪的同时,又剖析了安闲度日的知识分子所处的所谓“良心和自由的世界”,并且对其加以批判。 最重要的是,小说借用猫的观察,以讽刺、诙谐的手笔勾绘出了人类的百景图。

  而后,创作讽刺小说《哥儿》、《草枕》、《二百十日》和《野分》。《二百十日》与《野分》是继《哥儿》之后的两部强调正义感与道义感的作品,而且在这两部作品中作者还思考了文学的主流是什么。

  夏目漱石又创作了《坑夫》,描写了一个出生于门第的 19 岁青年因为恋爱事件而离家出走, 在足尾铜山过着清贫的井下矿工的生活,这部作品是以回忆入山的事情和矿工生活来展开叙述的, 抛开性格的描写,以意识流的手法来描写人物的内心状况。

  随后,夏目漱石又创作了《三四郎》、《从那以后》和《门》,统称为夏目漱石前期的三部曲,他们描写了当时知识分子的典型, 是以知识分子的自我中心、利己主义为主题的一系列爱情小说。⑨

  (二)森欧外

  高踏派的另一位代表作家就是森欧外。 森欧外(1862-1922)本名森林太郎,出生在一藩主侍医家庭,自小受到良好的国学、汉学和兰学教育。 1882 年毕业于东京第一大学医科学校,曾任陆军军医。随后,为了卫生学研究被派到德国留学,在德国留学期间,他之前所受到的儒家教育促进了森欧外自我的觉醒,除了关注卫生学方面的研究,他还热衷于阅读文学和哲学方面的书籍,归国之后,在文坛创造出了自己的天地。

  最终,森欧外辞去了当军医的工作,开始将自己的目光转向文坛。

  森欧外一开始并不是作为高踏派的代表人物而登场的。 当时,森欧外受法国自然主义作家左拉的影响,开始注目于左拉所指出的偏重科学的思想。 森欧外首先发表了译诗集《於母影》,将西欧诗的艺术和浪漫气息传到了日本,对当时日本的青年诗人产生了很深的影响。 森欧外不赞成坪内逍遥所主张的文学“无理想”,即单纯的纪实的文学,而主张谈理文学,主张有理想的文学。森欧外还根据自己在德国留学的经历创作出了《舞姬》、《泡沫记》和《信使》,这些都被称为日本浪漫主义文学的先驱着作。

  “大逆事件”之后,森欧外开始转向历史小说的写作,深受夏目漱石的影响。 当时殉葬于明治天皇的乃木大将的自杀, 使森欧外对武士道有了新的认识,之后以此为素材开启了历史小说的写作之门, 创作了《阿部一族》、《山椒大夫》和《高濑舟》等取材于德川封建社会的作品。

  《阿部一族》讲述了阿部一家因未被允许为藩主殉死而受到了歧视,最终全家被杀戮的事情。 它揭示了封建社会殉死制度的虚伪、 腐朽和惨无人道的实质。《山椒大夫》讲述母子三人的痛苦遭遇,讴歌了自我牺牲的美。

  《高濑舟》讲述兄弟两个,弟弟因为得了不治之症怕给哥哥带来麻烦,于是就企图自杀,哥哥看到弟弟因为病痛备受煎熬,于是就帮助弟弟自杀,然而无欲无求且善良的哥哥最终以杀弟之名,乘高濑舟被遣送到了一座孤岛上。这部作品提出了财产观念上“知足”与医学上“安乐死”的问题。④715
  
  四、高踏派的重要作用与意义
  
  高踏派作为反自然主义的文学流派,反对自然主义所提倡的“无理想、无目的、无解决”的文学论,反对自然主义作家无休止地暴露现实社会和丑恶及具有“自然性” 的人性而又不对其加以作者主观方面的思考,只是单纯地呆板地去揭露事实。 高踏派主张在描写现实社会的同时提出伦理性的以及理智性的批判,应该用高踏的、从容不迫的态度去看待事物,提出对社会和文明的批判。

  夏目漱石和森欧外所倡导的以“余裕”和“高踏”的态度去创作文学作品,不仅影响着日本文坛的众多作家,而且对中国文坛也有所带动。 正是因为夏目漱石的“余裕”刺激了鲁迅先生去尝试新的创作方向,而且还超越了夏目漱石的理论。夏目漱石认为余裕是一种精神状态,与客观物质条件没有任何关系,而鲁迅认为其作为一种精神状态,必须与一定的客观物质条件是相联系的。
  
  【注释
  ① “高踏派”在日本文坛也被叫做“余裕派”、“低徊派”、“俳谐派”.
  ② 日语读音:パルナシアン。
  ③ 新世纪日汉双解大辞典[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9.
  ④ 吉田精一,久松潜一。近代日本文学辞典[M].东京:东京堂出版,1977:57.
  ⑤ 叶渭渠。日本文学思潮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266.
  ⑥ 刘立善。余裕派[J].日本研究,2005(3)。
  ⑦ 谭晶华。日本近代文学史[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2:56.
  ⑧ 吕兴师,王正东。论日本近现代文学巨匠夏目漱石---夏目漱石的生活和思想[J].丹东师专学报 , 2001 (83)。
  ⑨ 小梅。日本近代文艺思潮及代表作家作品(四)[J].日语知识,1997(10)。
  
  【参考文献】
  [1] 郑克鲁。法国文学史[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3.
  [2] 叶渭渠。日本文学思潮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
  [3] 夏目漱石。虞美人草[M].茂吕美耶,译。北京:金城出版社,2011.
  [4] 吉田精一,久松潜一。近代日本文学辞典[M].东京:东京堂出版,1977.
  [5] 谭晶华。日本近代文学史[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2.
  [6] 佐藤亮一。新潮日本文学词典[M].株式会社新潮社,1988.
  [7] 吕兴师,王正东。论日本近现代文学巨匠夏目漱石---夏目漱石的生活和思想[J].丹东师专学报 , 2001 (83)。
  [8] 沙欢,金莲花,魏亚坤。小论夏目漱石与其名着《哥儿》[J].时代文学,2009(24)。
  [9] 小梅。日本近代文艺思潮及代表作家作品(四)[J].日语知识,1997(10)。
  [10] 王向远。从余裕论看鲁迅和夏目漱石的文艺观[J].鲁迅研究月刊,1995(4)。
  [11] 刘立善。余裕派[J].日本研究,2005(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