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华与尼采对音乐艺术之美的不同见解

所属栏目:文艺美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叔本华(1788-1860 年)与尼采(1844-1900 年),是德国颇具特色的思想家。

  在叔本华看来,“音乐如果作为世界的表现看,那是普遍程度最高的语言,甚至可以说这种语言之于概念的普遍性,大致等于概念至于个别事物的普遍性。”

  叔本华的这一见解是重要的、独到的。做为艺术范畴,尤其是音乐,如此地难以言传呢?原来,概念概括了个别事物,尽管十分抽象,但仍可理解把握;但音乐概括了所有的概念,从总体上接近了意志,因而它的美仅凭体验而难以言传得了。

  在此基础上,叔本华进而认为,艺术,尤其是音乐,永远是悲剧性的,悲剧性是艺术最高的美学原则。这是由于生命意志的本质是痛苦的,作为它的体现者音乐也注定与它同一。生命意志是无数欲望序列的冲动,一个具体的欲望满足了,意志的悲剧性得到了暂时的和解,但欲望又开始了新的冲动新的追求。因而,世界没有尽头,生命意志的欲望序列没有尽头,痛苦也没有尽头。音乐与生命意志的这一本质十分吻合,简直便是生命意志的直接表露。叔本华认为音乐拥有何种旋律、何种节奏、何种和声,它都是悲剧性的,感伤的。

  “曲调的本质永远在千百条道路上协调分歧、变调,不仅只变到那种谐音的各阶梯,变到第三音阶和任何音调的第五音阶,而且是变到任何一个音,变到不调和的第七音阶和那些超量音阶;但是最后总是跟着又回到主调音。在所有这些道路上,都是曲调在表现出意志的各种复杂努力。”真是一个新奇的绝妙的观点。从曲调的主音到任何度音,再从任何度音回到主音的种种努力,竟是意志的永恒冲动、欲求与解决。然而,“缓慢的,落到逆耳的非谐音要在许多节拍之后才又回到主调音的曲解则和推迟了的,困难重重的满足相似,是悲伤的……快板跳舞音乐短而紧凑的音句似乎是在说出易于获得的庸俗幸福……,使人惊异的是一个半音的变换,小第三音阶而不是大第三音阶的出现立刻而不可避免的就把一种焦灼的痛苦感触强加于我们,而刚调恰又同样于一瞬间把我们从这痛苦中解救出来,舒展慢调在柔调中达成最高痛苦的表示,成为最惊心动魄的如怨如诉。”总而言之,根据叔本华的上述阐述,音乐绝好地体现了生命意志痛苦的全部历程。

  尼采的音乐思想很大程度上受叔本华的影响,但在许多方面又有其自身的特点。他的主要观点都在其早期重要着作《悲剧的诞生》中表露无遗。

  尼采把人性的冲动分为狄奥尼索斯与阿波罗两种基本精神。狄奥尼索斯与阿波罗原指两位希腊神,在此代表人类强烈的放纵不羁的激情与宁静的有节制的理性。尼采通过对古希腊悲剧艺术的详细考察,认为艺术的诞生与发展完全是这两种精神不可调和的斗争的结果。在尼采看来,狄奥尼索斯精神的最好体现是音乐,阿波罗精神的体现则是造型艺术。前者是人性的“迷狂”状态,后者则是一种虚幻的梦境。这是由于,阿波罗艺术(希腊雕塑、神话等)往往创造一种与现实的痛苦世界脱离的充满着宁静、平和的虚幻世界,借道理想以自欺;而真正的艺术家、哲学家,总是具备狄奥尼索斯精神的,因为它意识到阿波罗世界是一个虚幻的梦,于是进入现世的苦难,处于“迷狂”而难以自拔。

  尼采在对古希腊悲剧的考察中,强调音乐精神即狄奥尼索斯精神才是希腊悲剧的真正本质。

  尼采的主要论点是:
  
  一、合唱音乐是最原始的悲剧形式。希腊悲剧是通过合唱即狄奥尼索斯精神发展起来的,并非是情节、神话等阿波罗精神。
  
  二、希腊悲剧发展到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时期,理性得到充分发展,于是阿波罗精神与狄奥尼索斯精神(由欧里庇得斯代表的)并驾齐驱。反映在悲剧形式上,出现了舞台情节、人物性格等诉诸于视觉的艺术形式。但这时合唱的任务是使观众激动起来,达到狄奥尼索斯状态。也即悲剧通过阿波罗的梦境来表现、把握真正的本质---狄奥尼索斯精神。三、许多人被假象迷惑,认为合唱在悲剧中为情节、人物服务,狄奥尼索斯为阿波罗服务,这是完全错误的。事实恰好相反,因为音乐在最高程度上概括了悲剧本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