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热》中两位女性主人公语言特色分析

所属栏目:社会语言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1. 引言

  在社会语言学中, 人们逐渐发现性别差异会导致男性和女性在语言使用上的微妙差别, 从而形成各自独特的语言特色。 本文将以伊迪丝·华顿(Edith Whar-ton)的短篇小说 《罗马热 》(Roman Fever)为 研究对象 ,对其中两位女性主人公的对话话语作个案研究。 对她们的话语进行对比分析, 检验已有的关于女性语言特色的研究结论, 同时也从另一个角度考察作者在塑造人物方面的创作意图。

  2. 关于女性语言特色的研究背景

  对女性语言特色的研究始于社会语言学。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学者们越来越意识到性别和年龄、职业、教育水平、社会阶层等因素一样,会影响到不同人群的语言使用,从而形成微妙而有趣的性别语言特色。

  如 Fasold (2000: 11) 发现,“sex may be more fundamen-tal as an influence on sociolinguistic variation”。 在《语言与妇女地位》中,Lakoff (1975)认为女性矜持温婉的天性导致了她们语言表达的特质。 比如在交谈中,她们一般遵循话语层面上 (非语用层面) 的礼貌原则和面子策略,尽量给予对方支持和配合,避免固执己见或提出异议,一方面能显示对对方的礼貌和尊敬,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出于自我保护的交际策略,免受语言进攻,保全自己的面子不受伤害。 因而她们往往避免说话过于直接或唐突,而选择使用委婉、含蓄、谦虚、礼貌的词语。 其实,除了遗传天性之外,女性这种相对委婉含蓄的话语策略也是她们所生活的 “社会制度下的令人惊叹的产物”。 这是由于在传统的男权父系社会中,女性处于附属、被动的社会地位,她们往往习惯于或者说被教育成从男性的立场出发, 以男权社会的传统标准来要求自己说话行事。 正如杨永林(2004)概括的那样,社会语言学 家 们 认 为 ,"men's value lies in what he can do andwomen's value lies in how she appears. Accordingly, menshould speak with directness and toughness and womenshould speak with elegancy and implicity." 也 就是说 ,女性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总是力求使自己显得有教养、礼貌、柔和以及优雅。

  具体来说, 男性和女性在语言使用上的差异体现在三个方面:语音、词汇、句法。 据调查,语音方面,相对于男性,女性更喜欢使用升调;同时她们的语调更为丰富,有四种以上,而男性只有两三种语调。 词汇方面,女性喜欢使用强化语(intensifier),尤其是副词; 喜欢使用形容词,尤其一些稍显夸张,情感丰富的形容词;她们还较多使用语气柔和的感叹语(weak expletive)和委婉语(euphemism);另外,女性还偏爱表示颜色的词语,可以准确地描述各种颜色, 对不同颜色的区分比男性更加敏感。 句法方面,女性喜欢使用反意疑问句,情态动词,表示模糊限制的插入语(parenthese);至于祈使句,她们喜欢更为礼貌和委婉的形式;另外,她们较少使用双重否定句。

  3. 研究的方法

  3.1 话语材料的采集

  本次研究的话语材料取自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美国女作家伊迪丝·华顿的短篇小说《罗马热》,采集两位女性主人公之间的对话话语作为材料。 在这部小说中, 从头到尾都是两个优雅精致的上流社会夫人坐在俯瞰古罗马斗兽场的露台上谈论往事和各自的女儿。

  她们的对话貌似漫不经心、波澜不惊,实则唇枪舌剑、跌宕起伏, 看似平淡随意的日常对话却披露了一段往日残忍的惊天秘密, 其中涉及虚伪的友谊、 虚无的爱情、甚至悲惨的死亡,以及随之而来的嫉妒、仇恨和背叛,读完小说之后让读者倍感苍凉。 对话占据了小说的大部分篇幅,并在激化矛盾冲突、推动情节发展、塑造人物特征以及吸引读者兴趣方面起着绝对主导的作用。 此外,作为首次获得美国普利策文学奖的杰出女作家,华顿夫人一向关注女性问题,以敏感细腻审视女性的情感心理、生动而不失深刻地塑造女性人物见长。 同时,在她的小说中,她也擅长通过构建对话来实现创作意图。 因此,无论就话语材料的质量还是数量而言,这部短篇小说都很适合用于女性语言特色的个案研究。

  3.2 话语材料的分类

  首先确定两个人物各自的话语总数。 以句子为单位来衡量,以分号、句点、问号、感叹号为结尾的句子计作一个独立话语。 经过统计,以此为标准,安斯雷夫人(Mrs. Ansley) 的 话语总数是 78 个 , 斯 雷德夫人 (Mrs.Slade)的话语总数是 140 个。

  然后,根据已有的关于女性语言特色的研究结论,统计包含各项具体的女性语言特征的句子在两个人物各自总话语中出现的次数, 再计算它们在总话语中所占的比例,最后在此结果上进行分析。 有两点需要说明的是,第一,由于研究对象是文学作品,因此只能针对话语材料进行文本分析,而无法进行语音分析,所以此次研究的重点在词汇和句法两个方面。 第二,有些话语特征具有多重属性, 如同一特征既属强化语也是插入语等,这些话语特征会被分别计算。

  4. 研究的结果和分析

  4.1 话语的词汇特征分析

  【表1】

  在安斯雷夫人的话语中, 最为明显的词汇特征是强化语(29%),女性形容词出现的频率一般(4%),感叹语、委婉语和颜色词汇未使用。其中使用最频繁的强化语为副词, 出现不止一次的副词依次为:so,never (各 3 次);just,always,only,per-haps (各 2 次)。 同时她也使用了 does,和 短语 at all, inthe least, at any rate 表示语气的加强。女性形容词方面, 她使用了 poor,sentimental 来描述人物, 使用典型的女性形容词 lovely 来赞赏景色,使用 cool 描述天气。

  【表2】

  在安斯需夫人的话语中,最为明显的词汇特征是强化语(}9%),女性形容词也较多(1}%),感叹语、委婉语和颜色词汇未使用、其中使用最为频繁的强化语为副词,出现不i1=-次的副词依次为:、。(10次);such,just,always,perhaps(各5次);never, still(各4次);quite, too, most, ever,much, only, rather, even(各2次)、同时她也使用了短语After all, of course, on earth, nothing but,far from表示语气的加强、女性形容词方面,她也使用了较多词汇,除了使用beautiful来赞赏景色之外,其他大量形容词都用来描述人物、如表达自己的心情状态:ferocious,silly, sure,blind)描述对他人的特征和性格的看法,其中对安斯需夫人性格和特征的描述使用的形容词词最多:delicate ,careful, prudent, innocent, exemplary, quiet, sweet;对各自女儿的描述:brilliant,dynamic, perfect;对安斯需夫人的一个长辈:wicked4.2话语的句法特征分析。

  【表3】

  在安斯雷夫人话语中的句法中, 她较多使用了一些包含情态动词的句子 (13%) 和含有插入语的句子(10%)。 未使用反意疑问句、委婉的祈使句和双重否定句。其中出现不止一次的情态动词为 Must(2 次),出现不止一次的插入语为 Well (2 次)。

  【表4】

  在斯雷德夫人话语中的句法中, 她较多使用了包含情态动词的句子(17%)和含有插入语的句子(12%),也使用了一些反意疑问句(6%),使用一个双重否定句。未使用反意疑问句。

  其中出现不止一次的情态动词为 can/could (7 次),must(5 次 )。 出现不止一次的插入语为 Well(7 次 ),you know (2 次), I suppose (2 次)。 她使用的反意疑问句,主要是加强语气的力度,也有表示反问和感叹的,出现不止一次的为 hadn't you(2 次)。

  4.3 对比分析

  首先,相同点。 两人都喜欢使用强化语,都喜欢用包含情态动词和插入语的句子; 双重否定句使用都很少;都没有使用感叹语、委婉语、颜色词汇和委婉的祈使句。

  具体来说,强化语、插入语和部分情态动词属模糊限制语,其作用是调整语义的隶属度,可以避免直接表达观点,力求话语更加含蓄婉转。 如它们可以“对原话的真实程度,涉及范围和话题内容作出纠正,使话语表达更加得体,突出或减弱要表达的意思,加强或缓和语气”。 这一话语特征可以体现出作者在塑造人物时的创作意图,因为这两位人物都来自上流社会,拥有良好的教养和优雅的举止, 这必然导致作者在构建对话时选择使用这种含蓄委婉的话语策略。 而且作者华顿夫人本人就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美国老纽约上流社会的一员,熟知其中的一草一木,她曾说“纽约社会最重视的就是‘漂亮’。 这种漂亮当然不仅指容貌的美好,它是广义上的教养,仪态,风度甚至说话的声音,无论是快乐还是气愤,都要以从容的姿态表现出优雅的风范,这才是老纽约的‘漂亮’。...... 对任何事物表现出过份的热情被视为有失体面, 表露感情则更是大逆不道的罪过”关于女性形容词的使用,需要注意的是,斯雷德夫人不仅在对话中使用了大量形容词表达对安斯雷夫人的看法, 她在心理活动中也同样用了很多形容词描述安斯雷夫人, 如 old-fashioned, lovely, charming, distin-guished, exquisite, beautiful, good -looking, irreproach-able, tactful。 而安斯雷夫人虽然在对话中使用的形容词较少, 但在心理活动中同样用了一些形容词来表达对斯雷德夫人的看法, 如 brilliant,sentimental,dashing,vivid。 另 外 , 同作为女性的作者也使用了一些形容词sure, articulate; determined, vigorous, energetic 来 描述两个人物。 这些形容词都准确而生动,可以精准传神地塑造人物形象,使人物特征丰满和立体化,同时也有助于读者区分两个人物的性格特征。

  另外一点需要注意的是, 尽管两个人物没有使用表示颜色的词语, 但是同作为女性的作者华顿夫人使用了很多颜色词语来描绘两人周边景色的变幻, 依次为 pale, black, crimson, dark, golden, silver, green,pur-ple,这些颜色词语随着情节的发展和 冲突的推进而不同,或浓墨重彩或暗淡苍凉,恰如其分地衬托了人物当时当地的心情。

  其次,不同点。 安斯雷夫人各项统计特征的比例都要低于斯雷德夫人,并且没有使用反意疑问句。 另外,根据话语材料, 她特别喜欢用平实简短的陈述句和重复对方话语的简短问句,这符合她“quiet”“prudent”的性格, 也与她在这场唇枪舌剑的对话中所处的防守地位一致。

  比较而言, 斯雷德夫人的词汇和句子特征都很明显。 她的各项统计特征都要高于安斯雷夫人。 并且她使用了一些反意疑问句,大多不是在提问,而是在求得证实、表示责问、语气的无比肯定、语气的加强,这符合她“determined”“vigorous”“dashing”的性格 ,表现了她对安斯雷夫人的嫉妒、仇视和愤怒、咄咄逼人,也与她在对话中占的主导控制地位相符。 此外,根据话语材料,斯雷德夫人喜欢用感叹句、反问句、 疑问句、结构复杂信息量大的长句子,这表明她思维活跃、反应敏锐,导致表达方式也很丰富生动。 到了对话的最后,安斯雷夫人占据对话的上风,双方开始撕下了优雅温情的面纱,斯雷德夫人在慌乱和愤怒之下,开始语无伦次,语气也不是一开始的缓和优雅了, 导致在话语表达上就是开始出现不连贯的句子,一再重复的词汇和大量省略号。 总之, 两人明显不同的语言特色的有助于读者更好了解她们各自不同的性格和思维方式, 以及两人在对话中的态度,攻守地位及彼此关系的微妙变化。

  4.4 对已有研究结论的验证和新的发现

  在这次语言材料的研究中, 已有的关于女性语言特色的论述得到了部分验证。 其中得到证实的结论有:女性喜欢使用强化语, 喜欢用含有情态动词和插入语的句子,较少使用双重否定句。 没有体现出的以往结论有:女性喜欢使用感叹语,委婉语和委婉的祈使句。

  另外,有几点新的发现值得注意。 第一,两人的话语中都不止一次出现了用来加强语气的感叹词, 其中Ansley 为 oh(4),Slade 为 oh(3),ah (3),或许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测女性的另外一个语言特征是喜欢使用感叹词。 第二,两人在话语中都频繁使用了感叹句和问句,其中两人使用的感叹句为 35 次 (16%), 问句为 35 次(16%),这两项问句合计共占总话语的 32%之多。 使用疑问句而非陈述句的好处是不予以直接肯定她所表达的内容, 通过问句的形式间接委婉地表达自己陈述的内容, 避免过于直接肯定, 使讲话具有模糊性留有余地,又可以缓和口气。 第三,虽然没有使用委婉的祈使句,但她们在表达请求时都用了间接委婉的句子,商量的语气, 使自己的语气更缓和更加礼貌, 分别为 we'dbetter go; I don't see why we shouldn't just stay here, 这也符合之前的理论,Thomas J.(2010:146) 认为,At theutterance level, "The more gramatically complex or elabo-rate the strategy, the more highly it was rated for polite-ness."

  5. 结论

  本文以以往关于女性语言特色的研究结论为依据,分析了小说《罗马热》中两个女主人公的对话话语,部分验证了以往关于女性语言特色研究的结论, 否认了一些结论,并有了一些新的发现,这也足以证明女性语言特色的研究还有广阔的空间。 该研究结果可应用于文学课的作品赏析上, 可向学生介绍女性语言的一些基本特征,提高他们对女性语言的敏感度,有助于更好地理解文学中的女性人物及女性作家的写作风格。这次研究的局限是缺乏语音材料,因此讨论不够全面。

  另外, 如果能把女性语言特色的研究结合到语用的层次上,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分析讨论,则会更有深度也会更有实际意义, 这也是进一步的研究中需要做的工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