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会语言学视角看日语的特点及教学

所属栏目:社会语言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社会语言学作为语言学的一个分支,其核心是研究语言与社会因素之间的关系。在我国日语教育界,对于社会语言学的研究还很不充分,依据社会语言学理论来研究日语教学的更是凤毛麟角。2014 年 4 月 6 日,笔者利用中国知网数据库进行高级检索时发现,篇名中含有“社会语言学+日语”的论文仅有 9 篇,而其中直接涉及日语教学的论文更少。与此同时篇名中含有“社会语言学+英语”的论文有 158 篇。

  可以说,日语教育界对于社会语言学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

  一、社会语言学的概念及研究范围

  社会语言学(sociolinguistics)区别于原来语言学只注重语言本身的做法,开始从语言和社会的关系中来研究语言及其应用,扩宽了语言研究的视角。高丽萍(2007)指出社会语言学主要考察语言在不同社会条件下的变异,探讨社会与语言之间的“共变”关系。社会语言学的研究领域很广,日本著名社会语言学家真田信治(2006)将其分为 9 个方面:方法论、语言变种、语言活动、语言生活、语言接触、语言变化、语言意识、语言习得、语言规划。

  本文主要从语言变种和语言活动两个方面来分析日语语言的特点,在探讨对日语教学的启示时还参考了语言习得的相关理论。

  二、从社会语言学视角看日语的特点

  (一)社会语言学视角下的语言变种

  根据社会语言学理论,当语言使用者自身的社会属性如性别、年龄或语言发生的场面等因素发生变化时,所使用的语言也可能存在一定的变种,即语言变异。

  1.性别差与语言变异

  在日语中,男女在语言的使用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别。日语的这一现象具有一定的历史渊源。早在古代,就出现过男性多用汉语词,而女性多用和语词的现象。在现代日语中,男性和女性在词汇选择、语气、表达方式等方面都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如在人称代词方面,男性专用的有“ぼく、おれ、きみ”,而女性专用的有“あたし、あたくし、あたい”等。

  在终助词的使用上,男性多用“ぞ、だぞ、だな、だよ、ぜ、だぜ”,而女性多使用“わ、わよ、わね、のよ、のね、かしら”等。比如“よくできたわあ”一般是女性用语,而“よくできたぞ”通常是男性用语。在语气方面,男性语气常比女性强烈,比如在命令形的使用上,男性的使用频率要高于女性。如关系亲密的男性朋友之间可以说“さあ、もっと飲めよ”“友達なんだから、遠慮するな”,而女性则常常用“飲んで”、“遠慮しないで”来代替。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年轻女性和男性用语的差异呈现出逐步缩小的现象,如“雨だね”、“雨だよ”等原来主要是男性使用的表达形式现在女性也开始使用。与此同时,由于女性接触社会的机会在增加,女性的生活类型也逐步多样化,女性在语言的使用上也在不断地个性化,女性之间的语言差异也在慢慢扩大。

  2.年龄差与语言变异

  语言的使用也与语言使用者的年龄存在一定的关系,不同年龄阶段的人在表达同一个意思时使用的语言可能存在一定的差异。比如有两个句子:⑴駅まで車で行く;⑵駅まで自動車で行く。这两句话在翻译成中文时意思相同,但是从这两句话的用词上可以感觉出⑴的说话人的年龄要比⑵年轻。这是由于在日语中表示汽车时使用“自動車”是比较老的说法,而年轻人通常使用“車”。其实不仅是词汇层面,在发音方面,年长的日本人通常使用鼻浊音,觉得日语中的鼻浊音很美,而年轻人发鼻浊音的越来越少。在语法方面,在年轻人中出现了“ら抜き言葉”的现象,即把“寝られます、食べられます”等二类动词的可能形式以及“来られます”说成“寝れます、食べれます、来れます”,而年长的则常常将其视为日语的误用。

  3.场面与语言变异

  日语中使用的语言除了和语言使用者的性别、年龄等因素有关以外,还与语言所处的场面有很大的关系。场面可分为正式和非正式、公共和私人等多种情况。不同的场面所要求的语言形式也不相同。比如班里的某个同学,在课下可以对其他同学使用非常随便的简体进行交流,而在课堂上对其他同学做演讲时就需要使用正式的、有礼貌的敬体。

  (二)社会语言学视角下的语言活动

  所谓语言活动是指人们运用语言进行交际的过程。永野贤认为语言的构成要素有 5 个方面:①表达者(谁)、②理解者(对谁)、③素材(有关什么内容)、④环境(在什么情况下)、⑤上下文(话题的来龙去脉)。由此可以看出,在语言活动中,首要的两个构成要素就是“表达者(说话人)”和“理解者(听话人)”。表达者和理解者的社会关系以及所处的环境会对语言活动的进行产生直接的影响,这集中体现在日语敬语的使用上。在语中,表达者在面对不同身份地位、亲疏关系的理解者时,所使用的语言不同。请看小李分别拒绝前辈和同事请求的两段对话:

  (1)拒绝前辈的请求

  先輩:李君、悪いんだけど、ちょっとこのコピーをしてもらえない?(小李,不好意思,能不能给我复印点东西?)李:ごめんなさい、先輩。今、急ぎの仕事を抱えているので、……(对不起,前辈。我正忙着急活儿,所以……)先輩:あ、そう。じゃ、他の人に頼むよ。(啊,是吗?那我找别人帮忙好了)

  (2)拒绝同事的请求

  同僚:李さん、悪いんだけど、ちょっとこのコピーをしてもらえない?(小李,不好意思,能不能帮我复印点东西?)李:ごめん。今、急ぎの仕事を抱えてるんだ。(对不起,现在我正忙着急活儿呢。)同僚:あ、そう。じゃ、他の人に頼むわ。(啊,是吗?那我找别人帮忙好了。)从上面两段对话可以看出,小李在面对比自己地位高的“先輩”与和自己地位相等的“同僚”的请求时,在措辞上出现了明显的差异。在拒绝“先輩”的请求时使用了敬意程度较高的道歉语“ごめんなさい”,而拒绝“同僚”则使用了敬意程度较低的“ごめん”。在说明缘由上对于“先輩”使用了语气较为委婉、客气的“今、急ぎの仕事を抱えているので、……”,含蓄地表达了自己感到为难的心情,而对于同事则使用了语气较为直接的“今、急ぎの仕事を抱えてるんだ”。

  三、社会语言学理论对日语教学的启示

  (一)注重语言变异的教学

  在日语中,性别、年龄、场面等因素的不同,所使用的日语也可能存在一定的变异。因此,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应该引导学生注意语言使用上的变异。首先,在性别差别上要让学生了解男性用语与女性用语在用词、语气及表达方式等方面的区别。其次,在年龄差别上要让学生了解年轻人与老年人、孩子在语言使用上的微妙差别。最后,在场面上应该根据场面需要来选择是用敬语还是非敬语,是用书面语还是口语,适合用哪种文体。日语的文体有多种形式,常见的有“ですます体”、“だ体”和“である体”。一般学生初级阶段首先学习的就是“ですます体”,这是日语的礼貌体,一般用于说话人直接向听话人表示敬意的场合,除此之外,在个人信件、商品说明书以及部分以与读者会话形式创作的小说等文学作品也会使用。“だ体”常用于非正式的家人、朋友以及熟人之间的对话,也用于报纸、杂志等。而“である体”是客观叙述事实、意见时使用的文体,常用于写学术论文、研究报告等。

  (二)注重学生语言活动能力的培养

  在进行语言活动时,语言使用者(说话人)应该注意语言使用对象(听话人)的性别、年龄、语言活动的场面以及与其的社会关系。语言活动能力的实质就是交际能力。为了培养学生的交际能力,在教学方法上建议优先采用交际教学法。交际法注重学生语用能力的培养,以实现语言功能为目标,与社会语言学的理论要求较为一致。在教学过程中,特别推荐角色扮演(ロールプレー)的形式。角色扮演可以赋予说话人和听话人特定的社会角色,在设置的特定的环境中,进行特定内容的语言活动。在进行角色扮演时,教师要给予学生必要的指导和点评。应该让学生明确自己的年龄、性别及与对方的社会关系,在场景的设置上,要尽可能的贴近真实的场景,有条件的还可以准备一些必要的道具。此外,对于同样内容的会话,教师还可以引导学生扮演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社会关系的角色,尝试在不同的场面下进行会话,让学生在复杂多变的情境下锻炼自身的语言应变能力,切实提高其交际能力。

  (三)调动学生学习的主观情感因素

  社会语言学认为,在学习第二语言时,影响学习的因素中首先是学习者的主观条件,包括动机、愿望等主观情感因素。因此,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应该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激发学生学习的主观能动性。一般中国学生在学习日语时,刚开始是觉得简单有趣,但是随着教学内容的深入而逐渐觉得难学,于是便慢慢丧失了学习兴趣。这时教师对于学生应该以表扬和鼓励为主,要关心基础薄弱的学生,帮助其改进学习方法,树立自信心。在教材选择上,应该注重教材内容的趣味性和实用性,尽可能选择最新版本的教材。在教学手段上,尽可能使传统板书教学与现代多媒体教学相结合,在教学中导入适当的声音、图片、视频材料等,充分发挥多媒体直观形象、生动有趣的优势。比如教师在讲到“すきやき(日式牛肉火锅)”一词时可以找具体的图片加以说明,还可以在其所用食材和做法方面与我国的四川火锅做个简要的对比,如此则可显著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改善教学效果。

  四、结语

  语言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与其所处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从社会语言学的视角来研究日语,要认识到日语的使用与说话人的社会属性、所处的场面及与听话人的社会关系等息息相关。学生在学习日语时,其自身的主观情感因素会对学习产生较大影响。因此,在日语教学中,教师应该注重语言变异的教学,培养学生在面对不同交际对象,不同场景下的语言应用能力,调动学生学习的主观情感因素。现阶段学术界对于社会语言学在日语教学中的应用研究还很不成熟,有必要作进一步深入系统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高丽萍.从社会语言学视角看英语教学[J].山东外语教学,2007,(3).
  [2] 真田信治.社会言語学の展望[M].くろしお出版,2006.
  [3] 刘慧云,向洁.海外研修中的中日语言跨文化比较研究[M].国防工业出版社,2008.
  [4] 日本語教育学会.新版日本語教育事典[M].大修館書店,2005.
  [5] 真田信治,等.社会语言学概论[M].王素梅,彭国跃,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2.
  [6] 目黑真实,细谷优.日语会话商务篇[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7.
  [7] 刘晓青.社会语言学与外语教学[J].山东外语教学,2003,(2).
  [8] 张颖.社会语言学与中国的外语教学[J].重庆工学院学报,2006,(1).
  [9] 杜丽丽.社会语言学视域下日语女性用语的表象及交际功能[J].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13,(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