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方言与普通话词汇的差异及其语料库构建

所属栏目:社会语言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随着计算机软件技术的发展以及人们对实际语料价值的重新认识,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基于语料库的语言学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涌现出大量的优秀成果。各类语料库也应运而生,在当今语言学研究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为语言学研究提供了丰富、详实的语言素材。

  一、吉林省语料库基础建设研究现状

  自国家开始推广普通话伊始,吉林省便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出台了一系列相关的政策条文,支持普通话的发展。目前普通话语料库已基本健全,形成了比较科学规范的管理和运行体系,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以推进汉语的词法、句法、语义和语用的研究为目的,同时也为中文信息处理的研究提供语言资源。在人文科技发展与基础教育领域中发挥着巨大的优势,对少数民族地区普通话的推广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但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语料库的快速建设跟不上语言发展态势的潮流。当代网络传媒飞速发展,其新兴用语及词法变更必将打破传统语言格式的发展态势,而是否将其纳入语料库的辞海之中还有待商榷与解决。同时,语料库的发展必将造成语料库层序混乱,良莠不齐。很多当地人自以为说的就是普通话,不重视普通话的学习和训练,势必混淆某些普通话与非普通话之间的句法、词汇。例如东北方言中使用频率很高的方言特色词汇“贼! 哎呀妈呀! 嗯哪! 那啥! 疙瘩”等。是否把这些非普通话词汇纳入其中是一个未知命题。
  有些地区方言与普通话发音相差甚远,以白山方言特色词语为例: [挨克]āi kēi 即受到指责、训斥; [包屈]bāo qū 即委屈。通话方言: “儿白儿着虎———真的不骗你; 外屋地———厨房; 劲引的———故意的; 脑乎———暖和; 管灯———日光灯; 手闷子———棉手套”等等。吉林俗语: “捏嘎达,睐悬,绷丁,大氅等等”。这些都是推广和普及普通话亟待解决的问题。
  此外,作为普通话语言推广工作的拦路虎,语音问题的存在也不容忽视。以舌尖音为例,在吉林方言和普通话之间主要存在声母转化的差异。在通化、辽源、延吉和四平这四个地区,舌尖音转化在不同人群中也存在明显差异。这些都不约而同地传达着同一个信息,即发音问题与人们所处地区、年龄、文化程度等有一定的关系。地域环境的影响已经深深植根于每一个吉林人心中,要想彻底填补吉林方言与普通话之间的鸿沟,非一日之功。所以,语料库在建设成功之始,问题的出现也相伴而生。如何推广,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任务。

  二、吉林方言与普通话词汇方面的差异与原因

  吉林方言来自多元文化的融合,下面就以白山、吉林、通化、延边等代表性方言词语为例来诠释其与普通话之间的差异。白城方言与普通话间存在一些异议。首先,古精组字在普通话中把舌尖声母成读[ts、tsh、s],白山话中古精组字与古知、章、庄组字存在混淆。其次,白山话也分为四个声调,但调值、语速接近于山东话。白山话把普通话中的阴平调55 全部降调,读成介于44 - 22 之间的平直调,如捞33。白山话的两个字词语中,上声 + 阴平被变调为 35 +33,如: 眼眵 214 +55。
  吉林方言与普通话最大的差别就是平舌和翘舌不分的问题。首先,是平、翘舌音混用: 普通话常用汉字3500 字中,翘舌音字有 624 个,平舌音字只有 262 个。吉林方言却恰恰相反,往往把普通话中的翘舌音读成平舌音,把平舌音读成翘舌音,两者混用情况较为严重,造就了吉林人独特的发音方式。其次,是舌尖前音 z、c、s 和舌面音 j、q、x 混淆: 大多数吉林人把舌面音 j、q、x,读得接近舌尖前音 z、c、s,造成了语音缺陷,听起来纯净度不够,给人一种含混不清的感觉。吉林人还存在着语音缺陷,即声母发音时发音部位不准确,读翘舌音( zh、ch、sh) 时只是舌尖接触或接近上腭位置过于靠后或靠前,但还没有完全错读为平舌音( z、c、s) ,使人难以在短时间内辨别他们所说的词汇到底是什么。吉林话在韵母上存在的问题较少,稍加注意,基本上就可以解决。最后,是多加声母 n: 普通话中有四个韵母不能构成零声母音节,它们是——— - i( 前) 、- i( 后) 、ong、eng,但在吉林话里,常常在 e、ai、ao、ou、an、en、ang 这 7 个开口呼零声母音节前加上声母 n,比如,把恶( è) 读成( nè) 。
  通化方言的使用地区包括通化市、通化县、集安等地,因距离说胶辽官话的丹东、宽甸等地很近,至今保留了胶辽官话的特征,主要表现在古平声清音的调值为 423 或 312。其主要特征有如下几方面: 首先,在通化方言中不存在古知庄章组字。普通话古精组字读 z、c、s,古知庄章组字今读 zh、ch、sh。通化方言中古知庄章组字今读 z、c、s,如只 = 兹 zī、诗 = 思 sī、抄 = 操 cāo、是 = 四 sì 等。通化方言常把 r 读作零声母字。如: 人 = 银yín、冉 = 演 yǎn 等。其次,端系字有丢 u 介音现象。普通话中,u 韵母作韵头的开口呼韵母有 8 个 : an、uo、uai、ui、uan、un、uang、ueng,通化方言中丢韵头的主要有 3 个 ,即 ui、uan、un,如: 短 = 胆 dǎn、端 = 丹 dān、乱 =烂 làn、孙 = 森 sēn、酸 = 三 sān 等。通化方言中丢失介音在农村比较普遍,老年人丢介音的情况多于年轻人,所以要改正通化方言中丢介音的现象,需从年轻人抓起。最后,通化方言中至今还保留着一些胶辽官话特殊读音,如: 干什么 gàn hén me、你家 něn jià、塌 hā、药 yüè、摘 zé 等。改正这些方言所存在的问题,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
  作为少数民族聚居的延边自治州,其语音与普通话语音存在较多区别。( 1) 舌尖前声母 z、c、s 与舌尖后声母 zh、ch、sh 不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平翘舌不分。( 2) 声调发音不到位,把“然后”的“ran( 二声) ”读成“ran( 一声) ”、把“照旧”的“旧 jiu( 四声) ”读成“jiu( 一声) ”。延边地区另外一种语音错误现象,就是一个人读一个字的时候,也会读出不同的音,如: “站台”的“站 zhan( 四声) ”,读出 zan3、zhan3、zhan4、zan4 四种音,这说明延边人不懂得到底如何去读。对于这一点,没有立竿见影的辨正方法,只能循序渐进地进行纠正。( 3)将 w 读成 v。如: “蚊子”的“蚊”wen( 二声) ———ven( 二声) 。( 4) 把韵母 o 误读成 e 的现象也是存在的。把韵母 ong 误读成 eng,如: 把“浓 nong2”误读成“neng2”; 把“r”读成“y”,如: 热 re( 四声) ———ye( 四声) 、润 run( 四声) ———yun( 四声) 月。( 5) 把声母 m 读成 n,如: 把“谜语”的“谜 mi( 二声) ”误读成“ni( 二声) 。( 五) 把介音“u”省略,主要体现在“luan”这个音节上,如: 将“山峦”的“峦 luan( 二声) ”误读成“峦 lan( 二声) ”。( 六) 把声母 r 读成 l 或者 y,如“扔 reng( 一声) ———leng( 一声) ”和“允 run( 三声) ———( 三声) ”这两个字上。( 7) 在一些音节中把“iao”读成“üe”,如: 上学 xue( 二声) ———xiao( 二声) 、姓岳 yue( 四声) 读成 yao( 四声) 。所以相对来说,延边地区普通话存在的问题较为严重,应加以重视。
  “御敌之法不在胜人在自胜”。了解各地区方言语音的问题及规律,对于解决普通话发音问题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只有在明确了普通话语音问题的根本原因后,才能集中精力解决问题。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方言语音的现存问题和当代普通话的推广问题便会迎刃而解。

  三、吉林省语料库建设策略

  语料库建设的目的是重整中国语言的整体构架与思维态势,完善和健全国语在华夏大地的推广工作。目前吉林省普通话语料库已基本健全,形成了比较科学规范的管理和运行体系,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但仍存在不完善之处,针对我省语料库建设状况,有如下建设策略:

  ( 一) 与时俱进,借鉴国外先进经验

  随着计算机网络的快速发展、新传媒的出现,人们的交流方式日益丰富,这造就了一大批新兴词汇的出现,如“囧”、“驴友”、“俯卧撑”、“雷”等。这些词如今已经不仅出现在网络,而且已经在传统媒体如电视、报纸及期刊中出现,并且得到广泛认可。对这些新兴语汇,我们必须加以重视。因而,语料库的建设必须与时俱进,才能不落窠臼。与此同时,我们还应时刻关注国外语料库的建设进度,借鉴外国先进的方法手段,并根据我省的实际情况将其本土化。

  ( 二) 利用人工及现代先进科技,将语料库进行细化筛选

  语料库的规模以及对语料加工的细化程度,决定了语料库的数据的可靠性以及为使用者提供的服务程度。由于吉林省的语料极为庞杂且存在混同的问题,我们必须对其收录的语料进行二次甚至多次筛选。利用现代科技,对其重复添加词加以删除,更新语料库,使其正确添加新的词汇。同时,对少数不规律的以及一些方言词汇,必须聘任相关语言专家进行人工评测,确保语料库的数据全面、规范及细致。同时,应建立“中介语”语音语料库。汉语普通话“中介语”语音语料库如果全面展开,必定是一个规模浩大的工程,需构筑一个技术平台,探索一套研究模式,并为将来建立更大规模的“中介语”语音料库提供一个范本。

  ( 三) 实地考察与理论研究相结合

  吉林省属于多个少数民族聚居的省份,语言面貌比较多样且复杂。按照吉林省行政区划,全省辖 8 个地级市、1 个自治州、20 个市辖区。其中辽源市、通化市、白山市、松原市、白城市、延边朝鲜族自治州 6 个地区,因其自身有其独特的语音面貌,被列为重点语料样本选取地区。我们应该注重实地调查,通过交谈、收听、问答等多种方式收集方言词汇,书写记录调查方言词汇必须做到既准确又全面,并以当时当地的语境了解词语的语义和词语的感情色彩。

  [参考文献]
  [1]李如龙. 汉语方言比较研究[M]. 北京: 商务出版社,2001.
  [2]罗福腾. 胶辽官话研究[D]. 济南; 山东大学,1998.
  [3]李荣. 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Z]. 南京: 江苏教育出版社,2004.
  [4]王如辰. 吉林方言区内普通话教学[J]. 白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2( 4) .
  [5]钱曾怡. 汉语方言研究的方法与实践[M]. 北京: 商务印书馆,2002.
  [6]孙维张. 吉林方言分区略说[J]. 方言,1986( 1) .
  [7]冯常荣. 吉林省方言结构词的特点[J]. 白城师范学院报,2009( 8) .
  [8]邹德文. 近百年来汉语东北方言语音研究述论[J]. 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2( 4)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