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汉日语言谐音词的表达方式及谐音词多的原因

所属栏目:比较语言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语言是文化的产物,也是其特殊组成部分。相同的语言现象承载着相同或相似的社会文化,不同的语言表达又折射出特定的社会发展轨迹,人们的思想观念、审美情趣等。汉日语言中都有大量的谐音表达方法,这不仅体现了汉日语言文化的相通性,也体现了中日谐音文化的丰富性和生动性。

  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谐音字是利用音同或音近的他字来代替本字,使之产生不同的意义。《スーパークラウン中日辞書》把谐音解释为「字の音が同じ、似ている」(字音相同、相似)。我们认为,汉日语言中存在着大量的同音词、近音词,人们利用同音词、近音词讨口彩、避忌讳或表示双关的言语习俗可称为“谐音文化”。我们通过对前人研究成果的分析,发现研究汉语谐音词的论述较多,而从比较语言学的角度探讨汉日语言谐音词的成果则极少。下面主要探讨汉日语言谐音词的表达方式及谐音词多的原因。

  一、汉日谐音的表达方式

  汉、日两种语言文字中存在着大量的谐音表达方式,它们有的是相同的,有的是相异的,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三种表达方式。

  (一)谐音与吉祥语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日本,谐音表达普遍被用来讨吉利、彩头。在中国,如常见的“五蝠捧寿”图,因“蝠”与“福”谐音,其意为“五福捧寿”,它反映了人们追求幸福的心理。再如,在自古及今的婚礼中,红枣、栗子、莲子、花生等都是吉祥物。由“栗子、枣儿”谐音联想到“早立子”“早生子”,有盼多子之意。莲子还与花生相配合,谐音“连生子”;由“花生”可联想到“花着生、儿女双全、次第生产”之意。再如,在吃年夜饭时,有一道菜是鱼,“鱼”与“余”同音,其义为“年年有余”。

  日语的谐音表达也与吉祥语有着密切的关系,人们相信说吉祥语能带来好运。日本人在喜庆的宴会中有一道用加吉鱼做的菜肴,因为在日语中加吉鱼读作「たい」,它与「めでたい」(可喜可贺)发音相近。日本人还喜欢吃海带,海带在日语中发音为「こんぶ」,它与表达高兴的词「よろこぶ」读音相近。日本人在过年过节时喜欢吃红豆饭,因为「まめ」(豆)与「まじめ」(认真、忠实)的读音相近,它表示做事要认真、待人要忠实。

  (二)谐音与禁忌语

  中日两国都相信语言具有灵力,一旦出现像打碎杯子那样的禁忌行为,可以通过谐音词“碎碎平安”起到“反咒”的功能,从而通过语言的咒力实现“岁岁平安”。因此,人们会通过谐音的方式委婉地表达一些特定的禁忌语。如明代陆容在《菽园杂记》中这样写道:

  民间俗讳,各处有之,而吴中为甚,如舟行讳住,讳翻,以箸为快儿,以幡布为抹布。讳离散,以梨为园果,伞为竖笠。这段话的意思是各地的民间风俗中有很多忌讳的说法,其中苏州吴中这个地方最严重,例如船行忌讳说“住”(“船住”就是“不前行”的意思);忌讳说“翻”(谐义“船翻”);把箸叫作“快儿”(“箸”谐音“阻”);把“幡布”叫作“抹布”(“幡”谐音“翻”);“梨”与“离”同音,将“梨”改为“园果”;“伞”与“散”谐音,改为“竖笠”。

  日本人也非常谨慎地使用禁忌语。比如,日本人在看望病人时,是不会带有根的植物的,因为带根的植物发音为「ねつく」,而「ねつく」又可理解为「寝付く」,它有“卧病不起”的含义。再如,日语中“梨”的发音为「なし」,与「無し」(无)的发音相同,为了避开这个忌讳,日本有些地方把它改为「有りの実」。并且在会议、聚会等活动结束时,日本人常用「お開きになる」来代替「終わる」,以“新的开始”来代替“结束”,这也表达了日本人趋利避害的心理。

  此外,数字词也常用作谐音词,如果其谐音词能联想起吉祥的含义,则人们喜欢该数字;反之,则讨厌该数字。如,汉语中的“8”与“发”,“9”与“久”,“4”与“死”;日语中的“4”与“死”,“9”与“苦”,“83”与“破产”,“4989”与“四苦八苦”等。

  (三)谐音与双关语、熟语

  在中国的文学作品中,有许多谐音词用于表达双关语、熟语、俗语。如唐代诗人刘禹锡的《竹枝词》中有两句脍炙人口的诗句:“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诗句中用“晴”和“情”相谐,表面上写天气,实际上写爱情,生活气息极浓。再如温庭筠的《杨柳枝》:“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诗中用“烛”谐“嘱”,“围棋”谐“违期”。“长行”是古博戏名,这里隐喻“长别”。字面上是说点灯相照,与郎共作双陆之戏,实际上是说诗中女主人公与郎长别时,曾深嘱勿过时而不归,表达了女主人公亟盼游子早归的心情。这种谐音手法还大量应用在熟语、歇后语中,如:“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拉着胡子过船——谦虚过度(牵须过度)”。

  在日本,谐音也被大量运用于文学创作。日本平安初期的女诗人小野小町在一首和歌中写道:「花の色は移りにけりないたづらに わが身世に降るながめせしまに」。其中,「ながめ」一语双关,既表示了「長雨」(连绵不断的雨),同时也是「眺め」(眺望)的意思。

  因此,女诗人在淫雨霏霏的季节里,看着身旁樱花色彩褪去,感叹自己容颜失色,陷入沉思。日语中的俗语也大量运用了谐音。如:駅の赤帽——肩重い(片思い)(火车站的红帽子——肩上重)(单相思)乞食のお粥——湯ばかり(言うばかり)(乞丐的稀饭——尽是汤水)(光说不干)無地の羽織——一紋なし(一文なし)(素色的短外褂——无花纹)(分文皆无)双关语利用了谐音相同,语义不同的条件,使某些词语在特定的语境中既有原词的本义,又有言外之意。其本义不是强调的重点,言外之意才是说话者的真意,是强调的重点。这种修辞方法丰富了语言,起到了讽刺、幽默的效果,增加了语言的美感。

  二、汉日语言中多谐音的原因

  谐音作为一种常见的语言现象,它的形成与汉日语言的内部因素、文化根源、语言特点等都有密切的联系。

  (一)同音词、近音词多

  汉语、日语的“谐音文化”是由其语言中多同音词和近音词造成的。现代汉语中有21个声母、39个韵母,由声母和韵母构成的音节仅有400多个,这些音节加上声调构成汉语的全部发音,但是常用汉字若以3500论,我们可以推算出平常人们说话写文章时,平均每11.8个字中就有一个相同的音节。如此大量的同音词和近音词的存在,为谐音修辞手法的实现提供了丰厚的语音和语义基础。目前,谐音词在互联网中非常流行,得到了网民的广泛肯定。而且,汉语谐音词有进一步字母化、数字化的发展趋势。如:童鞋-同学、斑竹-版主、霉女-美女、菌男-俊男、桑心-伤心、杯具-悲剧、烘焙机-homepage(主页);GG-哥哥、MM-美眉/妹妹、BT-变态、BF-boyfriend(男朋友)、SG-帅哥;5201314-我爱你一生一世、88-拜拜/Bye-bye、55-呜呜/哭、3Q-thankyou日语的语音系统比汉语简单,在现代日语中元音只有5个,半元音2个,辅音16个,拗音36个,促音、长音、拨音各1个。日语的音节由元音或辅音加元音构成,按照语言学家金田一春彦(1957)的推算,其音节总数为112个。

  因此,日语中的同音词和近音词比汉语多。如,日语中发音为“こうせい”的单词有:構成、公正、校正、攻勢、厚生、後世、更正、更生、恒星、行星、抗生、後生、硬性、広西、江西、向性、向勢、向晴、高声、控制、興盛、鋼製、孔聖等。

  因此,我们可以说同音词和近音词数量多,是汉日语言多谐音词的条件和原因。

  (二)语音联想带来的“言灵思想”

  修辞活动和心理活动,修辞现象和心理现象,修辞学和心理学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语言的发展历史来看,古人把语言的发音与所指的事物通过大脑的处理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久而久之,这种联系就被当成必然的、本质的联系。所以通过语音,人们可以联系到其所代表的意思,并预示其代表意思的实现。

  例如,在中国,有些人会特别讨厌“4”这个数字,因为“4”常常让人联想到“死”。而“8”这个数字却被大多数人喜爱,因为其常可以和“发”联系起来。同时,在日本也存在着这种现象。如“4989”在日语中的发音为「しくはちく」,让人联想到「四苦八苦」(读音:しくはっく),所以被大多数日本人讨厌。但鞋店的呼叫电话也常包括“4989”,因为“4989”也可以发音为「よくはちく」,这易让人联想到「よく履く」(读音:よくはく,意为“鞋子好穿”)。

  不同的语音可以使人联想到不同的意思,这种语音联想带来的“言灵思想”也是汉日语言中大量谐音词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追求幽默感

  谐音词多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追求幽默感。在特定的语境中,适当地出现一两个谐音词会造成出乎意料的幽默效果。比如中国的相声、小品、语言游戏为了追求幽默感,在表演过程中加入了大量的谐音词。例如,相声《歪批三国》中说:周瑜的母亲姓“计”,诸葛亮的母亲姓“何”,张飞的母亲姓“吴”。因为周瑜在临终时曾说:“既生瑜,何生亮?”至于张飞的母亲为何姓吴,是因为成语“无事生非”的谐音为“吴氏生飞”。这种谐音给相声增添了诙谐幽默感。日本的「漫才」(相声)表演中也加入了大量的谐音元素,从而让这种口技表演幽默有趣,妙趣横生。如:

  A:この帽子はドイツんだ。(这帽子是德国的吗?)(这帽子是哪个家伙的?)B:ァ¢ンダ。(是荷兰的。)(是俺的。)谐音词可通过翻造成语、惯用语幽默地反映一些社会现象,如:油袖干部-优秀干部、向钱看-向前看、繁荣娼盛-繁荣昌盛、有礼走遍天下-有理走遍天下。这种翻造词还大量出现在广告词中,如:万家乐热水器,随心所浴;三角牌电熨斗,百衣百顺。日语中也有类似的翻造词,如,「以心伝心」被改成「以心電心」,它反映了电话、电子邮件时代人与人的交往。

  语言游戏中也使用谐音词,如有个汉语的谜语说“双木不成林”(打一字),这里的“双木”指“木”与“目”,其谜底是“相”字。日语的谜语有:一个牙科医生与一个病人吵架,谁获胜?谜底是病人获胜,因为日语中牙科医生叫「歯医者」,它与「敗者」同音。再如,有个日语谜语问“哪个外国城市总泡在浴缸里?”其谜底是纽约,因为日语中「纽约」与「入浴」同音。

  三、结语

  在汉日语言中,谐音都是常见的语言现象。通过对汉日谐音表达方式的比较研究,我们发现汉日语言的谐音表达有很多共同点:谐音词多与同音词、近音词多有关,与趋吉避凶的语言心理和幽默的修辞表达有关。它的产生除了与汉日语言自身的语音特点有关外,还根植于深厚的相关语言文化中。在谐音现象中,我们既可以发现两种语言自身的特点以及共同点,还可以管窥汉日两民族传统的、新生的相关社会文化。

  通过对汉日谐音表达方式的比较分析,深入了解谐音文化背后丰富的文化内涵,我们可以深刻地体会到语言与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此只有掌握了相关的文化,才能用好谐音词。本文通过汉日语言谐音文化现象的举例,分析了其在两国形成的共同原因,以期能为汉日语言学习者提供借鉴的指导,谨表谢忱。

  参考文献:
  [1]陈丽梅.汉语谐音现象的文化蕴义[D].昆明:云南师范大学,2006.
  [2]郑宝生.趣谈谐音[J].文史资料,2009,(1).
  [3]胡光美.汉语谐音现象研究[D].长春:长春理工大学,2006.
  [4]李文伟.汉语谐音修辞研究[D].天津:天津师范大学,2007.
  [5]周成兰.谐音现象蕴涵的文化信息[J].社会科学家,2005,(5).
  [6]郭才佳.浅析日语谐音文化[J].科教导刊(语言文化),2009,(5).
  [7]姚岚.浅析日语中的谐音文化[J].贵阳学院学报,2013,(4).
  [8]金田一春彦.日本语[M].东京:岩波书店,195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