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幕男性“小鲜肉”审美的认可

所属栏目:美学论文 论文作者:/
摘要

  当肌肉男、成熟大叔已不再是银幕追捧青睐的对象,当“ 小鲜肉”成为当下众多男星的统一称谓,中国自新世纪开始生发的“ 美男”型银幕男性气质已经从当初的萌芽走向了繁盛。 从当年屈指可数的 F4、陆毅、陈坤到近年充满屏幕的陈学冬、陈晓、孙坚、吴亦凡、鹿晗、李易峰、陈伟霆、张翰、蒋劲夫、乔任梁等“ 小鲜肉”类型的花样美男,足可说明这一点。

  这些“ 小鲜肉”型银幕男性都有着精致的外表,阳光的性格,温暖的笑容,时尚的装扮。 甚至某些报刊媒体对“ 小鲜肉”型美男的界定上对其身高、身材等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和限制。 而这些“ 小鲜肉”在外在形式美的追求上,也有高度的一致性。 在服饰选择、配饰挑选和色彩搭配上,他们喜爱通过紧身衣、收腿裤呈现自己修长的身材;喜欢用耳环耳钉、戒指、手链等装饰自己的身体;喜欢借助鲜艳的色彩来装扮自己优美的身形。《 小时代》里的陈学冬精致的妆容、闪亮的耳钉、修身的西装,正是这点的呈现。 在生活方式和爱好选择上,他们喜欢用化妆品来美化自己的外形,愿意为了保持良好的身形做健身和节食,更有甚者为有一个完美的形象,和女星一样进行除皱、瘦脸等手术。 除此之外,他们也喜欢逛街购物看时尚杂志聊八卦。 东方卫视《 两天一夜》 中,惟一的“ 小鲜肉”型美男张睿三番五次对着镜头梳理自己的发型 ,甚至在听到游戏环节中要将盛水的杯子倒扣在头上时,最先考虑的竟是发型会不会乱。 在性格性情和肢体语言上,他们性情温柔,体贴入微,善解人意。 李易峰在参加《 快乐大本营》时,对一直处于荧屏边缘的吴昕照顾有加,被网民冠以“ 暖男”的称号。 他们不光心细如麻,还能在银幕前扮演女性,甚至扮演女性时能做到以假乱真。 沈凌在《 百变大咖秀》里反串出演王菲、曾轶可、鲁豫等女性角色,从动作到神态,都将女性的柔美和温情体现的淋漓尽致。

  不能忽视的一点是“, 小鲜肉”型美男的此类行为不仅没有被观众给予“ 伪娘”、“ 娘娘腔”等称谓,反而赢得了观众的高度认可,在娱乐圈取得极高的关注度和知名度。

  这些男性银幕形象正在背离传统男性气质,他们的品味选择越来越趋向于女性,呈现出“ 中性”和“ 阴柔”的气质。 这种气质由当年的 F4、陆毅等青年演员引领,最终被当下活跃在银幕的“ 小鲜肉”所巩固。 这种转变已经形成一种社会风尚,在当代社会盛行流传着。 这种社会风尚正逐步形成比较稳定的时代风貌,体现时代的审美趣味。 任何一种社会现象和社会审美都有其深厚的社会原因,对于近年银幕男性所呈现出的“ 中性”“、 阴柔”的气质,以及由此引发的“ 小鲜肉”审美,其深厚的社会原因应当探寻。

  一、消费文化对“ 小鲜肉”审美的认可

  “ 今天 ,在我们的周围 ,存在着一种不断增长的物 、服务和物质财富所构成的惊人的消费和丰盛现象。 它构成了人类自然环境中的一种根本的变化。 恰当的说,富裕的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受到人的包围,而是受到物的包围。 ”因此,物成为各种身份地位的象征, 物能够给人提供安全感和满足感。

  所有的物品都成了人占有的对象,人企图通过对物的占有获得一种心灵上的慰藉。 身体也不例外。“ 在消费的全套装备中, 有一种比其他一切更美丽、 更珍贵、 更光彩夺目的物品---它比负载了全部内涵的汽车还要负载更沉重的内涵。这便是身体。 ”

  当“ 身体”进入消费领域,我们发现银幕上男性女性的身体已经成为一种可供欣赏和占有的对象,而身体本身也借助消费的力量保存着自身的价值和意义。 因此,在银幕上,我们能看到比以往更多的男性裸露镜头,甚至露得越多越会被观众喜爱和关注。“ 男色”进入消费领域,成为一种物,成为一种商品。

  成为商品的“ 男色”呈现在观众面前,需要得到观众的欣赏和认可,否则就不能进入消费领域。 基于这一点,银幕男性必须使自己的外在形象甚至内在品质符合消费者的需求。 商店里琳琅满目的物品呈现在我们面前,不仅为了满足我们的生活需求,还能满足我们视觉上的享受。 包装作为商品的外在形式,却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消费者是否选择这个商品。 消费者能通过绚烂的、舒服的、漂亮的包装获得一种视觉上的享受,从而获得心灵上的满足,通过占有物品获得消费文化中缺失的满足感和安全感。 快餐文化盛行的今天没时间允许人有过多的时间了解商品深层次的内涵。 因此,要在大众传媒中让自己站在被消费的前列,银幕男性必须通过花哨精美的装扮引起消费者的注意,从而顺利进入消费者的视域。 是否选择一部影片、一部电视剧或者一个产品,男性自身的美貌和外在装扮在消费文化时代的今天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今天的银幕男性必须表现出一种无攻击性的、温和的、舒服的形象,从而被消费者消费。 这就意味着银幕男性形象的阳刚气息减弱,阴柔气质增强,同时在外在装扮中通过精美的妆容、新潮的服饰吸引消费者的目光。

  作为被消费的男性本身,银幕上的“ 小鲜肉”也在消费思潮中自主消费着。 消费主义思潮最重要的一点是占有,消费者通过电影、电视剧、广告等“ 占有”着银幕男性。 被“ 物化”的银幕男性对自己的占有则体现在外在的认可之上,他们获得的安全感和满足感则来源于自身之外的其他被“ 物化”的男性。 通过对其他银幕男性的占有实现消费中的消费,这种占有体现在对“ 他者”的效仿之中。 高票房高收视率的银幕男性在他者的目光之中获得肯定,而其他男性则通过“ 效仿”的方式占有被“ 物化”的同类,因而,将外在的认可逐步演化为内在的动力,由外在“ 物化”转变成内在的“ 物化”. 这种内在的“ 物化”就由占有“ 他者”转化为占有“ 自己”,在对自我的占有中,银幕男性才能从内到外获得安全感和满足感。

  由此可见,当下盛行的“ 小鲜肉”的审美和中性、阴柔的男性气质,是在消费主义思潮的影响下形成的。 银幕男性作为消费与被消费的对象,在“ 物化”与被“ 物化”之间进行着内化和外化的轮回,通过“ 占有”和“ 被占有”体现着自身的价值。 因此,从这一层面来说,消费主义已经取消了男女性别的界限,在被物化的“ 身体”之中,我们看到的全是“ 物”所能给人带来的满足感和安全感,男色因此顺利进入消费领域,“ 小鲜肉”的审美风尚于此基础上形成。

  二、身体美学对“ 小鲜肉”审美的肯定

  自古希腊以来,在精神和肉体的抉择上,苏格拉底、柏拉图等都选择了精神,甚至认为肉体是精神的负累,是追求精神的极大障碍。 直到 19 世纪,尼采在普遍认同的代表理性的“ 日神精神”背后发现了充满迷狂的“ 酒神精神 ”,被掩藏几千年的肉体终于被重新发现。 当代哲学家舒斯特曼在先人的基础上提出身体美学的主张,将重新被发现的身体运用美学理论进行分析和研究, 并确立了身体美学的研究对象和内容。我国学者程相占认为,身体美学主要研究的内容为“ 一、身体作为审美对象;二、身体作为审美主体;三、身体化的审美主体与身体化的审美活动。 ”

  在大众文化盛行的今天,银幕男性的“ 身体”不仅是消费的对象,还是审美的对象。 张法在《 身体美学的四个问题》里说:“ 从现象上讲,身体的塑造,可以来自外在的压力,或来自自身的主动追求,或来自内外之间的合力。 ”近年银幕男性对自身身体的塑造, 源于内外之间的合力。 在身体美学的研究范围中,“ 身体”作为审美对象,所以,对“ 身体” 的欣赏首先体现在外在形式美的追求上。当下银幕男性在自身身体的塑造上, 都依赖其背后强大的经纪团队。

  经纪团队极其敏锐地把握着当下时尚脉搏,对其团队的艺人进行着符合时代风尚的打造。 所以,银幕男性在对自身身体的塑造上,不得不听命于经纪人要求,在其严格控制和监督上进行饮食和运动,不得不服从经纪团队的精心设计,被装扮成粉雕玉琢“ 小鲜肉”. 他们的装扮和设计都严格遵循时代风貌,所以,当下银幕上的男性普遍都有着修长的身躯、蓬松的头发、整齐的刘海、浓黑的双眉以及那覆盖厚厚粉底的白色脸颊和红唇。 而在电视剧中的装扮更是超越了这种装扮,陈晓在《 笑傲江湖》里扮演的林平之,自宫后的装扮女性味十足,淡紫色的眼影、烈焰般的红唇。 这一形象和张纪中版的林平之( 李解)、港版的林平之( 何宝生)所呈现的形象有着巨大的差别。 但这一形象却相当符合当下男性气质和“ 小鲜肉”审美风尚,得到观众的认可。 即使不是出演影视作品,出席各种活动之时,他们也被要求穿上五颜六色、造型各异的服饰。 这和以往男性明星出席活动颁奖礼的黑西装形成强大的反差,成为“ 时尚”的代名词。 所以,从这一层面来讲,当下银幕男性在自身身体的塑造上,有着强大的外在压力。

  另一方面, 身体美学不仅发现了脱离精神之外的肉体,还将肉体和精神联系在了一起,我们要学会听自己身心的声音。 自酷儿理论逐渐被社会所接受和认可之后,潜藏在人身体内的“ 双性”意识逐渐露出水面并被社会认可,以往在男权社会中建构的对男性和女性的对立界定和界限正逐步被模糊。 对于女性的男性装扮和男性的女性装扮已经不再是新鲜的稀奇事,只要找到一种适合自己身体、能让心理舒服的形式,都是被允许和接受的。 所以,银幕男性在对自身的选择和装扮上,逐步听从身体的声音,不再拒绝化妆,甚至会进入美容院进行定期的皮肤护理,会在节目中和女性一起探讨哪种护肤品更适合自己,会戴各种颜色的美瞳、画眼线,会关注造型。 从这一层面而言,银幕男性在身体美学理论之中,在自身作为审美主体的过程中,发现了潜藏在身体之中的深层无意识,并将这种无意识呈现在银幕之上。 而这种对自身身体的塑造,是由内而发的。

  所以,在身体美学被接受和理解的时代,银幕男性才能那么自如地将自己中性化和阴柔化的身体呈现在观众面前,此时的身体已经不仅仅作为审美对象, 更是一种审美主体,一方面听从时代的声音,一方面听从自己的声音。

  三、女性主义对“ 小鲜肉”审美的支持

  女性主义是一种“ 反对自古以来的‘ 男性中心说',主张将女性世界和女性话语作为研究对象,重新解读西方文艺传统的实践,透过陈旧的社会文本和文化语境,向传统文学史和文学理论挑战”的社会思潮。 当女性主义逐渐进入公共视域并为广大女性接受之际,一种要求和男性获得平等地位的声音自然而然会显现。 所以在消费文化盛行的今天,“ 男色”自然作为一种与“ 女色”相对立的物品被消费。而“ 男色” 背后的消费者则是一个个在女性主义、消费思潮影响下的实体。

  当 TFBOYS 成为阿姨们追捧和疼爱的对象时,我们不得不承认一点,随着经济能力的增强和女性意识的建立,现代女性在对银幕男性的选择上更喜欢对她们没有攻击性的、颜值较高的、温柔体贴的“ 小鲜肉”. 传统男性强壮的身躯在外型上以绝对的优势压制着女性,这会令女性产生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 而在女性主义追求男女平等的社会意识的影响下,女性更愿意接受无攻击性的“ 小鲜肉”男性。 因此,在身处消费文化中的银幕男性,不得不根据女性的喜好改变自身的审美,被当下女性消费着。

  同时, 一直处于男权中心的男性也在逐渐改变传统的“ 男性中心”理论,也在逐步退步。 电影《 叶问》 里,当叶问对老婆言听计从还说是尊重老婆时,我们可以发现,媒介已经将“ 男女平等”的思想通过各种方式传达到大众之中。 男性也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 男女平等” 的思想,并且身体力行地( 叶问) 推广着这种思想。 所以,他们能够接受在银幕上被作为“ 男色”消费,也认同“ 小鲜肉” 的审美风尚。 而这一过程就是弱化男性阳刚之气的过程,在湖南卫视的娱乐节目《 百变大咖秀》中,参演的男嘉宾几乎都扮演过女性,吴健所扮演的甄嬛险些以假乱真,就算是“ 大老爷们”白凯南也愿意模仿 SHE中的一员。 所以,银幕男性在女性主义思潮的影响下,也愿意呈现“ 中性”和“ 阴柔”的气质,在这种气质中,他们已经得到了一种新的身份认同。

  因此,银幕男性呈现“ 中性”和“ 阴柔”的气质和选择“ 小鲜肉”审美风尚,离不开女性主义思潮的影响,在女性主义思潮的影响下,他们构建了一种新的身份,这种身份不同于过去阳刚的男性和阴柔的女性, 而是在二者之间找到了平衡。

  四、结语

  近年银幕男性呈现“ 中性”和“ 阴柔”的气质,由此引发了“ 小鲜肉” 的审美风尚 , 并逐步成为一种相对稳定的审美思潮。 这种社会审美的形成,是在女性主义透过大众媒介宣传并被大众所接受的结果,符合了女性对男性的构想,获得了一种外在形式的男女平等,同时也被男性所接受。 同时,在身体美学思想的影响下,“ 身体”已经成为审美的对象和审美的主体,银幕男性在时代审美和身体需求之间,在内外合力之下形成了全新的审美风尚。 而这一切都源于我们处在一个消费时代,我们占有着形形色色的物品,我们将自己物化成商品,被自己和他者消费着。

  由于当下大众处于消费文化盛行的今天,企图通过“ 消费”和“ 占有”的方式获得一种所谓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因而,银幕男性及男性身体也被作为消费的一部分,大众企图通过消费他者获得占有感,银幕男性希望通过消费自我获得幸福感。 消费文化将“ 身体”引入消费世界中,作为消费品,它必须符合消费者---女性( 这种女性必须在女性主义思潮影响下获得社会地位,获得话语权)的审美,女性的这种审美促使了“ 小鲜肉”审美的形成 ,这种审美一方面没有给女性巨大的身体上的威胁,同样也给人一种视觉上的美感。 这种美感的获得,依赖于身体美学的出现。 身体美学令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在欣赏人的精神和情感的同时,也要欣赏身体的美。 因此,“ 小鲜肉”审美作为当下社会最流行的审美风尚之一 ,离不开消费文化、女性主义和身体美学的影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