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进军事文化是国防科技进步与创新的助推器

所属栏目:自然辩证法论文 论文作者:/
    2012年6月18日,国际超级电脑组织公布的全球超级电脑500强名单中,由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团队研制的“天河一号”超级计算机排名全球第五。近年来,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团队老中青几代科研人员以强军兴国为己任,以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为引领,团结协作、顽强拼搏,取得了超级计算机、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麒麟操作系统、环形激光器、中低速磁浮列车、“飞腾”CPU等一批代表着中国和世界先进水平的重大国防科技创新成果。
   
    2011年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团队被中宣部列为全国重大典型并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广泛宣传。当我们总结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团队取得成功的经验时,我们发现,这一切与其孕育它的深厚的文化土壤和文化底蕴是分不开的。先进军事文化在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团队建设中起到了加速剂的作用,为国防科学技术的自主创新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内在动力,巳然成为国防科技创新强有力的助推器。
   
    一、先进军事文化的基本内涵
   
    文化作为一种长期的历史积淀,是一个国家或者民族软实力的重要标志之一。军事文化是在长期的军事实践活动中形成和积淀起来的产物,是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的核心文化之一,它直接关系着国防和军队建设的质量,关系着战争的成败。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⑴1M1作为文化的一个重要分支,军事文化通常是指在长期的军事实践活动中积累和沉淀下来的精神成果,主要包括军事理论军事思想、军事制度以及军人的思想道德、价值观念、理想信念等内容。在长期的军事斗争与革命实践中,中国人民解放军英勇奋战、忠于使命,在创造辉煌业绩的同时,树立了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崇高的价值追求,积淀了优良的传统和作风,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先进军事文化。本文所谈到的先进军事文化是特指“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在长期奋斗中创造的宝贵精神财富,是体现我军性质宗旨、职能任务、历史传统的文化形态,是提高我军战斗力的重要因素和滋养官兵的精神沃土,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先进军事文化有着丰富的内涵与外延,“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是先进军事文化的灵魂与精髓,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是发展先进军事文化的根本任务。
   
    二、先进军事文化是国防科技创新的助推器
   
    纵观人类科学技术发展史,可以发现:任何一个技术创新活跃的时代,无不由先进文化引领和激励。近代科学诞生以来,世界科学活动中心先后经历了从意大利转移到英国、法国、德国和美国的过程。世界科学活动中心的转移,表面是地理位置的更替,实质是科技创新能力强弱转换的结果,而这种转换无不包含着深厚的文化根源与文化底蕴。中国近现代国防科技发展过程中,“两弹一星”精神、“载人航天”精神为包括“两弹一星”工程与“载人航天”工程等在内的国防科技创新成果的取得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先进文化既是科技进步与创薪的母体,也是其强有力的催化剂与助推器。沃森在谈到双螺旋发现的情景时回忆道:“科学很少会象门外汉所想象的那样,按照直接了当合乎逻辑的方式进行。相反,科学的进步(有时则是倒退)往往全盘是人为的事件。在这些事件中,人物本身以及文化传统都起着巨大的作用。”⑸13文化对科技创新的作用与影响是无形而巨大的,正如胡锦涛指出的:“一个国家的文化,同科技创新有着相互促进、相互激荡的密切关系。创新文化孕育创新事业,创新事业激励创新文化。”⑷先进军事文化是国防科技进步与创新的母体,为国防科技创新提供充分的养料与不竭的动力。国防科技大学先进军事文化建设的实践表明:先进军事文化所提供的精神动力与力量源泉,在该校国防科技自主创新事业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1.强军兴国的科技价值观为国防科技创新提供不竭的精神动力
   
    科学技术本身是价值中立的,但是科学技术的研究与应用却是由人来掌控的。这正如爱因斯坦所言:科学是一种强有力的工具,怎样用它,究竟是给人类带来幸福还是灾难,全取决于人自己,而不是工具。几乎一切科技进步与创新活动都与人的价值观相关,美国物理学家费曼曾经指出:科学不只是大量知识的聚集,也不只是一种累积知识、验证知识的方法,它是融人了人类价值观的社会活动。国防科技创新同样不仅仅是一种纯粹的科技创新活动,它也是融入了科技工作者自身价值观的活动。
   
    不同的科技价值观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科技工作者的研究动机、研究进程和研究目标,在科技创新活动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从科技工作者内在素质的角度而言,决定科技创新的主要因素有科技价值观、知识结构、交流能力与科学思维方式等。科技价值观是支撑科技工作者从事科技创新活动的精神动力,只有崇尚科学、追求真理并具有献身科学精神的人,才会有强大而持久的创新动力。对于国防科技工作者来说,崇尚科学、强军兴国的科技价值观为其国防科技创新活动提供正确的方向指引与不竭的精神动力。以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团队为例,他们数十年自觉而无怨地坚持国防科技自主创新研究,克服重重困难,攻克道道难关,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们胸怀强军兴国的科技价值观与使命意识。长年累月超负荷工作,婉拒地方高薪聘请的事例在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团队中不胜枚举。比如,在面对国外对我国急需的核心芯片封锁禁运的国际背景下,高性能微处理器团队急国家之所急,加班加点、仅用10个月的时间就成功研制出高性能核心芯片,满足了国家和军队重大战略需求。对此,“天河一号”总设计师,现任国防科技大学校长杨学军道出了心声:
   
    “创新事业中,忠诚与能力同样重要。为国担当的责任与使命,是自主创新最好的加速剂。”⑷国防科技大学几代科研人员以强军兴国的科技价值观为己任,胸怀祖国、志在高峰、奋勇拼搏的科技价值观和使命意识已经深深沉淀为自主创新团队中先进军事文化的内核。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强军兴国的科技价值观是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团队攻克重重险阻,勇攀一个又一个国防科技髙峰的不竭源泉与精神动力。
   
    2.广积博学的科技文化观为国防科技创新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持
   
    人类知识宝库的日益丰富促成了知识横向交流的无限可能性,由此导致文理兼修、博学多识的跨学科交叉创新在创新方式中占据日益重要的位置。对此,杨振宁指出:“在今天这种科学发达、发展方向繁多的时代里,只有能够掌握学科发展方向,同时对各种知识都能发生兴趣的人才能够在科学先进军事文化:国防科技创新的助推器领域里有最重要的新发现和达到最新的境界。”〔6〕M3据统计,诺贝尔自然科学奖授予跨学科交叉创新的比例,20世纪初仅占1/3,20世纪末已升至2/3.自20世纪以来最伟大的几项自然科学基础创新,无一不是跨学科的交叉创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物理学与哲学交叉之臻品;海森伯的量子力学是物理学与矩阵数学交叉之瑰宝;DNA双螺旋结构是生物学与物理学交叉之杰作;维纳的控制论则是数学、神经生理学、机械学与哲学交叉之硕果。正因为如此,美国着名科学哲学专家罗伯特?科恩教授到中国招生研究生时,要求至少有三种不同专业的学术背景。大科学时代各学科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相互渗透,为了达致深广的整体性认识,必须在立足本专业的同时,兼修融通其他学科专业。对于国防科技工作者而言,多科兼修、广积博学、具有文理兼备的知识结构,是从事国防科技创新活动的智力基础。
   
    现代科学技术创新体系,包括国防科技创新体系,已发展成为开放的复杂巨系统。信息化军事变革的时代背景下,武器装备发展的原理、结构、技术都极其复杂,需要运用多学科的专业知识和不同门类的技术原理。这就要求国防科技人员既要掌握自然科学的基本理论,精通技术科学的原理与方法,还要具备一定的人文社会科学素养。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团队成员大多具有精湛的业务技能和复合的知识结构:从事环形激光器研究的高伯龙院士在清华大学本科学习的是理论物理,如今是激光技术领域的专家;快速响应空间系统与技术创新团队的于起峰院士拥有实验力学、光学和测量学等多学科专业背景。这种广积博学的科技文化观为国防科技的自主创新提供了强大的智力支持。面对新军事变革的挑战,国防科技大学组建了若干个跨学科研究中心,组织多个学科合力攻关,促进学科专业的交叉融合,促进重大关键国防技术的攻克和原始科学创新。比如,光学工程学科以髙科技武器装备关键技术研究为突破口,运用数学、物理等学科基础研究成果解决工程中的深层次理论与技术难题,取得光学陀螺等多项髙水平自主创新成果。
   
    3.团结协作的科研传统为国防科技创新提供宽松的外部环境
   
    当今时代,大科学研究--无论是大科学设施还是大科学项目,巳经成为科学事业发展和科技创新活动的一个关键部分。“大科学”的明显特征是:科研的难度和复杂性迅速增大,所需仪器设备昂贵复杂,参研人员及资金投入非常庞大;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越来越专业化,学科门类越来越多,科学劳动的社会分工也越来越细化,每个科研人员所能涉及的专业面及工作范围越来越窄,往往需要相互协作攻关;科学技术的发展在高度专业化的同时呈现髙度综合化趋势,除了出现许多交叉学科和边缘学科之外,许多重大的科技问题需要来自不同学科和部门的专家学者共同参加。21世纪以来的科研工作更加趋于团队化和组织化,牛顿时代式的单枪匹马或作坊式的科研模式已很难完成重大科技创新项目,这就需要科研人员团结协作、合力攻关。科技工作者需要和社会建立和处理无数的关系,和谐舒畅的人际关系和宽松包容的外部环境是科技工作者有效进行科学研究和从事科技创新的有力保障。
   
    协同创新是现代国防科技创新的特点和趋势,无论是超级计算机还是环形激光器,都是跨学科、跨领域的协同创新项目,需要多学院、多学科、多专业的人员共同参与,集体攻关。对此,国防科技大学实施矩阵式指挥管理体系,建立顺畅高效的协作机制,营造通力合作、集智攻关的创新氛围,从而最大限度地调动国防科技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为了尽快完成“天河一号”与“天河二号”巨型工程,计算机学院整合优势科研资源,由高性能计算等4个创新团队组成“联合舰队”合力攻关、协同创新。“天河一号”总设计师杨学军在回答“天河一号”这一奇迹是如何创造时指出:“最重要的是团结协作”.“胸怀祖国、团结协作、志在高峰、奋勇拼搏”的“银河精神”是“高性能计算”团队在长期的科研实践中形成的科研传统的真实写照,团结协作的传统和宽松的科研氛围在团队取得高水平自主创新成果的过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三、先进军事文化助推国防科技创新的路径
   
    国防科技创新是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主旋律,新的历史条件下,要使先进军事文化更有力地助推国防科技创新,必须坚持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积极吸收借鉴古今中外优秀的军事文化成果、加速先进军事文化与国防科技创新的有机融合。
   
    1.坚持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
   
    文化的核心问题是价值观问题,世界上各种不同的文化形态反映了创造该文化形态主体的价值取向与价值诉求。在某种程度上,文化是社会经济与政治在价值观念形态上的反映,价值观在整个文化系统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从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来看,价值活动及其成果构成了文化的内容和历史特点,价值观念及种类方式构成了文化的种类差异;价值观一旦与文化发生不和谐,便会造成严重冲突,这种冲突或者导致价值观的变革,或者导致文化的危机。w军人核心价值观是军事文化的灵魂,它规定军事文化的性质、指引军事文化的发展方向、彰显军事文化的作用与功能。“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是先进军事文化的精髄与灵魂。
   
    要使先进军事文化更强有力地助推国防科技创新,必须充分发挥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支撑与引领作用。
   
    当今时代,以国防科技创新为主导、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成为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要素,这要求我军官兵自觉适应军队向信息化转型的需要,坚持提高官兵的创新能力和信息化素质。信息化战争中,高技术武器装备的复杂性和智能性对参战人员的意志和信念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这个层次来说,精神因素是未来战争中敌我双方对抗的重点,而精神的对抗从根本来说是意志的对抗,意志的对抗实质就是核心价值观的对抗。只有充分发挥与先进军事文化和谐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通过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增强军人核心价值观教育的意志力、凝聚力和影响力,强化国防科技工作者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塑造国防科技工作者忠诚于党的坚定信念、热爱人民的政治本色、报效国家的崇高追求、献身使命的雄心壮志和崇尚荣誉的高尚境界,才能使他们更加自觉自主地坚持国防科技自主创新,在未来的体系作战中成为最后的强者和胜者。坚持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既是发展先进军事文化的根本任务,也是持续推进国防科技创新的精神动力。
   
    2.积极吸收借鉴古今中外优秀军事文化成果
   
    文化是在社会历史长河中逐步积淀起来的,文化的繁荣和进步既需要传承和交流,也需要发展和创新。任何先进文化都是对以往文明成果在批判基础上的继承、发展和创新。先进军事文化是在长期的革命斗争和实践经验中形成的,创新是先进军事文化的鲜明特色和本性。中国近现代国防史表明,先进军事文化是提升我军战斗力的重要因素,它不仅为我军克敌制胜提供重要的思想保证,而且为近现代国防科技的发展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在“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于攀登”的“两弹一星”精神指引下,“两弹一星”科学共同体默默无闻、艰苦奋斗,以其惊人的智慧和高昂的战斗精神实现了高水平的技术跨越,创造了科技发展的奇迹。载人航天精神、银河精神在对“两弹一星”精神传承和创新的基础上,为我国载人航天事业和国防计算机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引领了国防科技创新的又一奇迹。可见,创新发展先进军事文化,密切关系到国防和军队建设的科学发展,关系到国防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创新。
   
    先进军事文化要更强有力地助推国防科技创新,必须积极吸收借鉴古今中外优秀的军事文化成果,把继承优良传统和创新发展统一起来,树立与时俱进的开放思维。“只有在综合全人类军事文化优秀成果的基础上,结合我军现代化的实践进行创新,才能始终代表中国先进军事文化的前进方向。”
   
    嘱中国传统军事文化源远流长,体现了追求和平、崇尚道义、重视武德、礼智信勇等一以贯之的精神追求和价值观念,是中国军队的宝贵资源。创新发展先进军事文化,要在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军事文化精华的基础上,构建起与新军事变革时代发展同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先进军事文化,保持先进军事文化的生机和活力。文化具有多样性,每个国家和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相互之间的交流、学习和借鉴是繁荣发展文化的前提条件。当今全球化信息化的时代背景下,随着军队职能使命的不断拓展,军队的国际交往更加频繁。大科学的时代背景下,国防科技创新更是离不开广泛深人的国际交流与合作。积极吸收和借鉴外军的优秀文化成果,努力提髙军队跨文化交流的能力,是创新发展先进军事文化的有效途径,也是有效推进国防科技创新的加速剂。
   
    3.加速先进军事文化与国防科技创新的有机母体和助推器
   
    先进军事文化的繁荣和发展同样离不开国防科技创新。从科学与文化的关系来说,文化的传承与交流离不开科学技术。就文化的传承而言,它首先需要的是物化的基本载体,而物化载体的出现是离不开科学技术的,这样的例子俯首皆是。试想,如果没有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明,诸多文艺作品何以流传至今?如果没有照相机、录音机、摄像机、光盘等等,我们何以在今天先进军事文化:国防科技创新的助推器还能欣赏到自1896年以来历届现代奥运会的盛典图片和实况场景?科学技术通过创造新工具和新产品为文化的传承提供基本的物化载体。就文化的交流而言,科学技术通过对信息进行加工、处理和传递介入文化领域,为文化的交流和进步提供基本手段。从古代的烽火台到19世纪电磁技术广泛应用于通讯传播,再到今天电话、电视、互联网的普及,科学技术大大加深和拓展了信息的加工处理与传递,成为当今文化传播与交流须臾不可离开的手段。
   
    同样,国防科技创新的外化成果也是先进军事文化的物质基础和重要支撑,它推动着先进军事文化的繁荣与发展。要使先进军事文化更强有力地助推国防科技创新,必须正确把握先进军事文化与国防科技创新的内生互动关系,加速先进军事文化与国防科技创新的有机融合。一方面要使先进军事文化孕育的核心价值观引领国防科技创新的方向,为国防科技创新提供正确的探索路标;要使先进军事文化培育出的进取心、责任感、凝聚力,为国防科技创新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另一方面要加强核心技术、关键技术的攻关,通过大批国防科技创新活动的物化成果,来支撑先进军事文化的物质基础、硬件装备、软件和系统的研制与自主发展等,从而增强先进军事文化产业的核心竞争力,使先进军事文化能更好地服务于国防科技创新。因此,正确把握先进军事文化与国防科技创新的内生互动关系,不断推进先进军事文化与国防科技创新的有机融合,不仅是繁荣发展先进军事文化的重要方式,也是加速推进国防科技自主创新的有效路径。
   
    参考文献
   
    〔1〕毛泽东。毛泽东选集(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2〕国防科技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先进军事文化论[M].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12.   
    〔3〕[美]J.D.沃森。双螺旋[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6.   
    〔4〕胡锦涛。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为建设创新型国家而努力奋斗一在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的讲话。解放军报[N],2006年1月10日,第2版。   
    〔5〕国防科技大学政治部。为国争光勇攀高峰的自主创新团队(内部资料)。长沙:国防科技大学政治部,2011.   
    〔6〕宁平治。杨振宁演讲集[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89.   
    〔7〕赵永新。胸怀祖国拼搏奉献一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团队素描(下)。人民日报[N],2011年8月20日,第1版。   
    〔8〕黄万盛,商戈令。中西价值观念与文化传统。社会科学[J],1985(2)。   
    〔9〕徐长安。军事文化学[M].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0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