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舞的气韵与现代舞的气息比较分析

所属栏目:舞蹈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气息是人类生命动力的源泉,人类的一切活动都离不开气息的支持与运用。作为中国古典舞与西方现代舞两大舞蹈类别,除了以肢体语言作为舞蹈语汇的表达方式之外,在气息的运用方面,二者既有各自的特点,也有其相通之处。这种来自生命的源动力赋予了中国古典舞与西方现代舞生机与活力,使古典舞的气韵与现代舞的气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共同演绎着色彩斑斓的生命之舞。

  一、气息赋予舞蹈强大的生命力

  气是一种不断运动着的且有很强活力的精微物质,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气息不仅给予了人生命,而且赋予了舞蹈强大的生命力。

  中国古典舞以深厚的思想和深遂的情感为内涵,并以其统领着古典舞肢体的形态特征。气韵可以说是形神兼备的内在神韵与外在形象交融所达到的一种至高境界,是深刻的思想和丰富情的感通过气息带动身体所呈现出的意象表现。中国古典舞要求“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力与形合”,如果意识可作为动作的动机,那么气息便是动作的力量源泉。中国古典舞无论基训还是身韵都离不开气息的训练与贯穿,正确使用并掌控气息的流动,可以自如的控制身体的发力状态,从而收获到一个良好标准的舞蹈身体形态。舞蹈中的“形”作为可视可感的物质运动是舞蹈的基础构成也是舞者传情达意的物质载体。在合理运用气息的前提下,达到“形神兼备、身心一致、内外统一”,同时也是训练中国古典舞演员做到“精、气、神”的内在要求。气息作为身体动力来源,是心意与发力的枢纽和驱动力,内在气息的流动影响并作用于肢体的舞姿与外部形态,可以说呼吸是舞蹈表现力的支点和精髓。

  在中国古典舞中,最讲求的便是“形神劲律”,而现代舞中的“气、意、形”与其也正好是异曲同工。多丽丝·韩芙丽认为“现代舞是一种‘由内向外的运动’”,也就是说现代舞通过内在的气息,把气流贯穿于身体的各个角落并到达每一末梢,由气息带动身体而舞。我们之所以能够看到流动的身体线条,感受到张弛有度的动律变化以及轻重快慢的身体节奏,是因为有呼吸为其推波助澜,为整个身体的能动性提供纯粹而又鲜活的能量。可以说现代舞的动作产生于人内心的一种渴望或自然的感情冲动,并不拘泥于某种特定的形式。当舞者的感官受到外界的刺激和影响时,传达到大脑皮层后,身体会不自觉的发生一系列变化,如:心律加快,呼吸急促,肌肉紧张等,这时通过肢体动作便可以表达出内心的真实情感。不仅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而且在有意识的状态中,舞者运用呼吸将这种情感贯穿于身体之中再通过肢体表现出来,使观众接受这种“发自内心的情感流露”并与其产生共鸣。现代舞的“由内向外”需要将气息、意识和形态三者进行有机的完美结合,由气息带动身体,用意识控制气息,由身体产生形态。

  二、内在的气息通过“力”进行外化的肢体表达

  中国古典舞中刚柔相济是舞蹈气韵之美的外化同时也是中国古典舞的典型性审美特征,而这一刚一柔正是突出了古典舞中力量力度的积聚与变化。“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气息作为连接意识与力量的中枢神经,在舞姿动作形成的过程中起到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当意识发出信号并传递给气息时,气息便掌控了力量的抑扬顿挫与轻重缓急。呼吸的频率不仅决定了力量的变化,同时也影响了动作的节奏与情感基调。急促的呼吸给人带来一种紧张不安的情绪,而舒缓的呼吸可以营造安逸祥和的氛围。中国古典舞对力的要求是“起于心、发于腰、形于体”,一切力量从腰出发,进而延伸到身体的末梢神经形成舞姿。每一次的拧倾圆曲都是气与力的相辅相成,力发于腰的前提必然是气沉丹田,呼吸集中力量倾注于躯干、身体及每一根神经,气息作为力量的来源为舞蹈姿态的形成与过渡坚定不移的抛砖引玉。

  现代舞之母伊莎多拉邓肯一直探寻着舞蹈动作的内在动力,终于她发现了背后中心脊椎下端,服从这一轴心便能自由摆动这能源动力的触发点,产生各种动作变化的单一体以及编创舞蹈所必需的幻觉映象。现代舞对自然的崇尚和对束缚的反抗决定了其动作特点和发力方式,动作来源于内心的冲动,而更加注重身体的原动力。呼吸在现代舞中既可以作为力量的源泉又可以作为一种独立的表现方式。动作的呈现通过身体呼吸产生动力,作用于身体的骨骼与肌肉,使肢体语言在同呼吸的配合下不断进行衍生、变化与发展。单一或反复的呼吸也可表达其中的意象,或是哀叹挣扎或是歇斯底里,在现代舞思想留白的缝隙中我们可以展开无限的遐想与思索。现代舞注重腹部的发力,通常也是气沉丹田的。身体发力受到气息的控制与支配,在一系列由呼吸带动身体的收缩与放松的肢体表现中,现代舞将身体形态、气息、发力与空间进行交织、缠绕、分离,肢体语言的表演给观众带去思维的冥想以及视觉的冲击。气息控制肢体进行表达,气场融合空间与观众对话。

  三、气息为舞蹈的精神境界提供强大的动力支持

  中国古典舞与西方现代舞作为舞蹈的两大类别,共同运用肢体解读万事万物的精神世界并将其外化为舞蹈语言。气息作为生命的原动力倾注到身体当中,可视可感的动作便会变得晶莹剔透,灵动而富有活力。

  中国古典舞与西方现代舞从气息的角度来讲可以延伸出许多共通之处。气沉丹田与中国的太极相似,二者不仅在发力上强调运用腰椎的力量,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会使用“反律”来做动作。如:欲前先后,欲放先收;或是运用对比均衡法,如:刚柔相济、动静结合;甚至肢体动作或舞蹈造型的阴阳关系方面也有其相通之处。而气息产生动力,动力生成动作。中国古典舞需要气息来控制动作的节奏,只有身体动作的节奏发生变化,才会产生抑扬顿挫、轻重缓急之感。形态是外在的,只有合理有效的运用气息,使其带动身体产生动作,并且一动俱动,身体各部分相辅相成,才可协调一致。如果动作是“形”,那么气息可谓称“神”,它为动作提供动力源泉并使其由静态转向动态而富有生命力,活灵活现的将中国古典舞肢体语言的精神内涵展现的淋漓尽致,达到“形神兼备”的效果。西方现代舞运用意识与冥想并由气息带动身体发力产生肢体语言。从某种意义上讲现代舞所表现的精神世界是强大的,它超脱了世俗的束缚,超越了题材的限制,打破了历史的循规蹈矩,为现代舞舞者披荆斩棘开辟出一条可以充分释放内心情感、表达精神境界的艺术之路。而气息更不拘泥于某一种特定形式,舞者运用呼吸将内心情感贯穿于身体之中通过肢体表现出来,使观众不自觉接受这种源自内心的情感流露。气息为现代舞超脱世俗、返璞归真的表达方式提供强有力的动力支持。

  气息是生命的本源,也是舞蹈动力的源泉。无论中国古典舞或是西方现代舞其舞动方式都离不开气息的运用与支持。气息赋予了舞蹈强大的生命力,也使肢体语言的表现形式变得更加丰富多样。中国古典舞与西方现代舞各具特色、别具一格,二者在保留各自风格特点的基础之上相互影响才可以相得益彰。

  参考文献:
  [1]刘青弋着.《西方现代舞史纲》.上海音乐出版社.2004年9月.
  [2]唐满成.金浩着.《中国古典舞身韵教学法》.上海音乐出版社.2004年9月.
  [3]刘建着.《无声的言说—舞蹈身体语言解读》.民族出版社.2001年8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