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录音资源的特点及其FRBR化

所属栏目:录音艺术论文 论文作者:/
摘要

  1 引言
  
  信息技术的发展带来了唱片业的变革。20世纪60年代以来,世界经济的繁荣、摇滚音乐的盛行、先进录音技术的应用大大刺激了世界唱片业的发展[1].美国作为长久以来唱片业的领头羊,其发展和变化是唱片业发展状况的缩影。1970年时,美国的唱片年零售额为12亿美元[1].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的报告显示,2007年美国的唱片年零售额达到了103.94亿美元[2].除了销售额的攀升之外,唱片业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唱片技术走上便携化、数字化的道路。

  2012年,美国物理载体的唱片比例降为34%,虚拟数字音乐则上升为58%[3],数字音乐成为唱片市场主流。受到虚拟数字音乐商业模式日趋完善、收入不断增长的刺激,全球唱片业2012年开始从冲击中复苏过来[4].由于唱片业的迅速变化,用"唱片"这一表示物理载体的名词已经难以跟上时代潮流,下文以"音乐录音资源"表示阐述的对象。

  在以上宏观背景之下,音乐录音资源的存在形式出现了一些微观变化,使得以文献信息物理载体(如CD)为编目对象的传统描述原则变得不切实际。一方面,虚拟数字音乐的出现使得音乐内容不再受到物理载体的束缚,存在形式自由多样,可以是多个作品合集,可以是一部音乐作品,可以是一部作品的一个章节甚至是作品的部分节选,且这些存在形式能够直接在互联网上被获取。因此,音乐录音资源的描述需要从注重其物理形式转移到注重其音乐内容上来,从物理载体的组织转移到音乐内容的组织[5].另一方面,唱片业的大发展使音乐作品与其表演版本、载体的关系变得复杂,即同一作品具有多种表演版本、多种载体。以载体为编目对象则忽略了音乐作品、表演版本等重要的音乐内容信息,同时也难以整合相同作品的不同版,相同版本的不同唱片。

  2 音乐录音资源描述的研究与实践

  针对上述新态势,图书馆界开始探索音乐录音资源描述的新途径,包括MARC的改进、新编目规则RDA的引入、音乐元数据标准的构建等。在MARC的改进方面,随着国际图联FRBR报告的发布,OCLC、美国国会图书馆、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等都开展了MARC记录FRBR化的研究与实践,其中包括音乐录音资源。尤其是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的"MusicAu.stralia"项目,针对音乐资源的FRBR化问题进行深入分析。虽然其结论认为音乐资源MARC的FRBR化困难重重,但也是一次有意义的尝试[6].RDA是以FRBR、FRAD为理论基础制定的全新编目规则[7].美国音乐图书馆协会(Music Library Association)致力于将RDA引入音乐资源编目,专门建立了RDA音乐资源应用工作团队。团队发布了"RDA与MARC21音乐资源编目最佳经验"的编目指导草案,并将在以后发布正式版,以整合到RDA工具箱(RDA Toolkit)中[8].音乐元数据标准建设方面,美国音乐图书馆协会下属书目控制委员会的元数据工作团队于2008年发布其音乐元数据调查的最终报告。调查首先对现有的音乐元数据标准进行调查,将其划分为六种类型;然后,调查报告提出了音乐元数据标准的推荐方案[9].目前,美国音乐图书馆协会的音乐元数据研究工作仍在进行中,并准备发布在线的音乐元数据交流中心(Music MetadataClearinghouse),以促进这一领域的研究[10].在研究领域之外,Rovi公司开发的音乐元数据标准超越了传统的编目思想,为音乐作品、音乐人等实体建立了记录,并提供了作品背景、音乐人小传等信息资源,以Allmusic网站为平台,向大众提供音乐元数据服务[11].这些研究与实践都以音乐资源或者范畴更为广泛的信息资源为对象,不妨将对象范围缩小来观察。古典音乐(西洋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是音乐录音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自身鲜明的特点。首先,古典音乐体裁极为多样,有长达数小时的管弦乐巨作,也有仅仅几分钟的独奏小品,因此其存在形式的多样性远超其它流派音乐。第二,相较于其它音乐类型,古典音乐的作品具有重要地位,拥有大量的表演版本和出版发行的唱片,其关系复杂性远超其它类型音乐。第三,古典音乐作品,尤其是经典作品及其著名表演、录音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是重要的人类文化遗产,对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描述途径的探究有利于这一类文化遗产更为广泛的流传并挖掘其艺术价值。

  因此,本文选择古典音乐录音资源为对象,主要通过调查法对其特点进行分析,并对其FR.BR化描述途径可行性进行探索。

  3 古典音乐录音资源的特点分析

  了解古典音乐录音资源的特点,可以为探寻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描述新途径提供认识基础。本文抛弃传统的以物理载体(如一张CD或者互联网上的数字格式音频)为描述对象的观念,而是将古典音乐录音资源作为一个过程看待,以其生产过程中各个阶段的产物为对象,对其特点进行分析。古典音乐录音资源主要生产过程包括:音乐创作、音乐表演与录制、音乐录音出版发行。这三个过程的主要产物包括:音乐作品、音乐表演版本、音乐录音载体[12].下面将分别分析这三种产物的特点。

  3.1 古典音乐作品的特点

  古典音乐作品是指作曲家创作出来的作品,可以用乐谱记载,也可以由演奏家演奏,而不是指某个乐团对这部作品的演绎,也不是指具体的CD唱片,也不是一本本印刷的乐谱,而是抽象概念的作品。针对古典音乐作品,本文根据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的"100首必听的古典音乐曲目"栏目[13],从中选取100部古典音乐经典作品作为分析样本。作品涉及室内乐、合唱、歌剧、键盘、管弦乐、声乐等几乎所有古典音乐体裁的典型代表。然后,利用Allmusic音乐元数据网站检索这些经典作品,对这些作品依存的载体(CD、SACD、数字音频格式)状况进行统计分析,结果如表1.通过表1可以看到古典音乐经典作品拥有众多载体,平均每种作品的载体数量达到了约567种。

  OCLC曾对WorldCat的MARC数据进行抽样调查,录音资源也在调查的样本范围之中。调查结果显示,WorldCat中99%的作品拥有7个及以下数量的载体,只有1%的作品拥有20个及以上数量的载体[14].而西方古典音乐作品的实际情况则是这1%中的极端状态。另外,表1中包含作品片段的载体数量占载体总数量的40.4%,与包含完整作品的载体数量的比例相差不大,可见节选作品的一部分出版的情况也是较为常见的。

  3.2 古典音乐表演版本的特点

  古典音乐表演版本是指在某个时间、地点的条件下,特定的指挥、乐团、歌唱家等对音乐作品的演绎。针对古典音乐表演版本,本文仍以上述100部古典音乐经典作品为调查对象,并使用《企鹅激光唱片指南》[15]对100部作品的历史优秀表演版本进行调查分析。《企鹅激光唱片指南》是古典音乐录音资源评介领域的权威著作,其收录的表演版本具有代表性和重要影响力。通过调查发现:古典音乐经典作品的历史优秀表演版本众多,平均每个作品有13.47个表演版本被收录于《企鹅激光唱片指南》;其中63.2%的表演版本表演了至少两个作品。

  然后,笔者又在100部经典作品中选择了《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做典型案例分析。《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是古典音乐史上最为经典的作品之一,但在非古典音乐爱好者的普通大众中知晓程度不太高,既不冷门也不过分流行,因此具有一般代表性。其表演版本的来源为德意志留声机唱片公司的在线目录。其表演版本及发行载体数量的统计结果如表2所示。

  《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在目录中共有13个表演版本,时间范围由1939年到2011年,每个时期都会出现新的表演版本。不同表演版本对应各自的载体,其中7个表演版本有多于1个的载体,占所有表演版本的53.8%.需要注明的是,表演版本的责任者并不能唯一确定表演版本。相同的指挥家、乐团在不同时期的录音都会有所区别,这主要是由于对作品的理解发生改变而对作品进行新的诠释,从而出现速度、力度、和声、配器上的变化。因此相同演绎者在不同时期的录音应当作为不同的表演版本看待。从载体的角度分析,所有28个载体中只有4个(14.3%)载体承载了1个表演版本,其它24个载体承载了至少2个的表演版本。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得出古典音乐录音资源具有如下特点:

  (1)古典音乐作品的表演版本多样。古典音乐作品的数量固定不变,随着时间变化,同一作品下的表演版本越积越多,因此古典音乐作品基本上都是拥有多种表演版本的复杂作品,尤其是经典作品。

  (2)一个表演版本表演多个作品。在特定时间、地点下进行的古典音乐演奏活动会表演不止一个作品,这在古典音乐界是极为常见的。

  (3)一个表演版本具有多个载体。经典表演版本多次发行在古典音乐录音资源出版发行界是很普遍的,常见的再版形式包括作品合集、廉价版、纪念版、转录版等等。

  (4)一个载体出版发行多个表演版本。目前,古典音乐录音资源的出版发行形式仍然以CD唱片样式为主,在线发行的音频资源也同CD唱片样式保持一致。受唱片容量和古典音乐作品的大小等条件影响,一个载体通常会出版发行多个作品的多个表演版本。

  3.3 古典音乐录音载体的特点

  古典音乐录音载体是指唱片公司将作品表演的录音进行出版、发行,从而产生的物理实体或者数字音频文件,如CD、SACD、MP3、APE等,即通用说法的唱片。针对古典音乐录音载体,本文选择德意志留声机唱片公司(全球最为知名的古典音乐唱片公司)网站的出版发行目录(共计3893条记录)为对象[16],使用随机抽样的方法,获取100个样本记录,对样本记录的特点进行统计分析。100个样本记录中剔除非录音资源7个,实得样本93个。这93个样本(不论是物理实体还是数字音频文件)皆为传统的唱片样式,组成部分包括:唱片封面图片、唱片封面标题文字、唱片曲目列表等。对样本唱片包含作品的情况进行统计,结果如图1所示。23个样本记录只包含一个作品,占样本总量的24.7%;70个样本记录包含不止一个作品,占样本总量的75.3%.可见,出版发行的古典音乐录音载体以作品合集为主,承载单独作品的情况较少。这是古典音乐录音资源的一个重要特点。

  3.4作品、录音载体、表演版本之间的关系

  通过上述对古典音乐作品、表演版本、录音载体特点的分析可以发现三者之间是复杂的多对多关系,在图2中以E.R图显示。具体为:一部作品可以拥有多种表演版本,一次表演可以包含多部作品;一部作品可以出现在多种载体(包括数字格式)上,一种载体可以收录多部作品;一个表演版本可以出版发行在多种载体中,一种载体可以容纳多个表演版本。三者及其复杂的关系是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描述需要考虑的重点。

  4古典音乐录音资源FRBR化可行性分析

  根据上述对古典音乐录音资源存在特点的分析以及对已有研究、实践的分析,笔者认为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描述的FRBR化具有理论和实践的基础,是值得探索的一条途径。FRBR即"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是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IFLA)运用E.R概念模型提出的书目记录模型[17].FRBR是对书目记录及其功能全面的、系统的分析和总结,对编目实践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下文将从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描述FRBR化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基础两个方面对这一途径进行分析。

  4.1 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描述FRBR化的理论基础

  FRBR模型包括三组实体,其中第一组实体是核心。第一组实体包括:作品(Work)、表达方式(Expression)、表现形式(Manifestation)、单件(Item).每个实体都有其相应的属性,实体与实体之间为层级关系,作品层为第一层[17].古典音乐录音资源的存在特点基本符合FRBR模型第一组实体的结构。在实体方面,古典音乐作品的概念与FRBR中的作品实体基本一致,古典音乐表演版本、古典音乐录音载体则分别与FRBR中的表达方式实体、表现形式实体对应。在实体关系方面也基本一致,只有图2中揭示的古典音乐作品与古典音乐录音载体之间的收录与被收录的多对多关系在FRBR中没有得到体现,需要在FRBR模型基础上进行小幅的修改。因此,应用FRBR模型描述古典音乐录音资源具有理论基础。

  4.2 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描述FRBR化的实践基础

  已有一些图书馆及相关机构对书目记录进行了FRBR化的实践,下面主要分析OCLC和美国国会图书馆的FRBR项目中的古典音乐录音资源。

  为了论证MARC记录FRBR化的可行性并将其实践化,OCLC进行了一系列项目[18],其基本思路是利用MARC记录构建FRBR作品、表达方式实体。通过"Humphry Clinker"典型案例研究,OCLC研究者发现在表达方式识别方面难以实现自动化;在作品识别方面则认为可行,并以正式文本的形式提出了完整的计算机算法"Work.Set Algorithm"[14].Classify是OCLC最新的书目记录FRBR化实践成果,目前处于试验测试阶段[19].图3为Classify作品实体记录的实例...古典音乐歌剧作品《爱丁堡监狱序曲》。

  通过图3可以发现Classify的一些成果,包括:具有单独的作品实体记录;作品名称、主要责任者名称、分类号、主题词等作品的重要属性通过"Work.Set Algorithm"获取,并显示在作品实体记录中;作品与表现形式的关系被建立起来,通过作品记录可以获取其所有表现形式的基本信息,并能够通过链接获取其中某一表现形式的具体信息(现有WorldCat书目记录)。目前的缺陷则包括:缺少表达方式实体;作品实体的信息较少,作品风格、创作时间、配备乐器、作品背景、音乐表达特征(调性、调式、曲式结构)等重要信息缺乏。

  美国国会图书馆的FRBR研究从MARC21的字段与FRBR中的实体、属性、关系的对应性入手,分析了通过MARC字段与FRBR的相互映射以实现传统书目记录FRBR化的可行性。通过MARC字段与FRBR实体、属性、关系的相互映射实验,美国国会图书馆发现MARC与FRBR具有相当高的相关度,在MARC与反映FRBR理念的资源描述规则以及相关的模型之间实现数据交互至少在逻辑层面上具有较高的可行性[20].在调查结论的支撑下,美国国会图书馆建立了完整的MARC数据元素与FRBR的映射,以数据库的形式推出。除了字段映射之外,美国国会图书馆也认识到MARC记录的FRBR化需要建立作品实体、表达方式实体,但是没有提出OCLC那样完整的算法。

  在书目建设实践方面,美国国会图书馆开发了一款MARC记录FRBR化的自动化工具"FRBR Display Tool"[21].图4为其工具生成的《爱丁堡监狱序曲》的FRBR化书目记录。相较于Classify,此记录在结构上更具完整性,在作品层、表现形式层之外拥有表达方式层(图中"Form:notated music"部分),但作品、表达方式的重要属性缺失较多。总结OCLC与美国国会图书馆的FRBR项目,其主要方法是MARC记录的FRBR化。

  即首先利用MARC数据构建起FRBR作品、表达方式实体,目前这一手段尚不成熟,在表达方式实体建立方面难以实现自动化。然后通过MARC字段要素与FRBR实体、属性、关系的映射,将MARC记录的要素信息转化为FRBR实体的属性。通过上述分析可以发现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描述FRBR化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具有可行性,但在实践中仍有问题需要克服,包括:

  FRBR表达方式实体的识别难以自动化、实体重要属性缺失等。

  5结论与探讨

  古典音乐录音资源随着时代的转变,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总的说来就是作品、表演版本、录音载体之间存在纷繁复杂的多对多关系。以往的以物理载体为描述对象的资源描述框架体系已经难以适应这一特点。

  基于古典音乐录音资源特点的调查分析,笔者认为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描述FRBR化是值得探索的途径。这一途径目前主要采用的MARC记录FRBR化的方法,运用于古典音乐录音资源具有理论可行性和实践可行性,但具体实现需要克服FRBR表达方式实体的识别等问题。

  除此之外,在实现资源描述FRBR化这个途径中还有利用FRBR构建领域元数据的方法。相关研究包括:Chen等(2003)利用FRBR模型为台北故宫博物馆的藏品进行元数据设计实践[22];Chamnongsri等(2006)运用FRBR模型为数字化的泰国棕榈树手稿建设元数据[23];Doerr、Leboeuf(2007)将FRBR与CRM融合,以解决目前元数据无法描述政治史、艺术与科学史、考古学等方面信息资产的问题等等[24].借鉴这些元数据开发的实践案例,构建基于FRBR的元数据标准是一种值得探索的方法。

  此外,笔者认为领域本体的构建也是一条值得探索的途径。这是由于"本体是对客观世界全部或某一部分的概念化和结构化的明确表示与描述"[25].古典音乐录音资源存在状态的复杂度是MARC、元数据等资源描述手段所难以体现的,而通过构建领域本体则能够完整描述图2所示的所有实体和关系。摆脱现有资源描述标准的束缚,构建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本体能够最大程度地契合古典音乐录音资源的存在特点。古典音乐录音资源本体的研究需要后续深入探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