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人员及患者药品不良反应的认知水平调研

所属栏目:药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药品不良反应报告和监测管理办法》( 以下简称《办法》) 自 2004 年颁布实施至今,各地相继设立了相应的药品不良反应( Adverse drug reaction,ADR) 监测机构,我国 ADR 监测工作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其主要表现为各地 ADR 监测病例报告数逐年上升、ADR 监测报告质量显着提高等,为人民群众安全用药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1]。但基于医务人员及患者两方对 ADR 监测的认识存在一定的差异,影响 ADR 监测上报率及上报质量的因素仍然较多,因药品不良反应引起的医疗纠纷也时有发生,对医疗秩序及医患关系产生了一定的影响[2]。因此,规范 ADR 监测工作,提高 ADR 监测上报数量和质量,积极预防医患纠纷的发生,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及社会价值、为进一步提高我院 ADR 监测的工作水平,笔者对我院医务人员及患者 ADR 的认知水平出发,探讨我院 ADR 监测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旨在提高 ADR 监测水平,提高医疗服务质量。

  1 对象与方法

  1. 1 调查对象 随机抽取 2013 年 6 月 - 2013 年 12 月我院医务工作者 300 名及住院患者 200 名。

  1. 2 调查方法 采取问卷调查的方式。参考《办法》要求,设计问卷调查表。调查表共 20 项内容,主要涉及被调查对象的基本资料、对 ADR 定义、ADR 监测工作及相关知识的掌握情况; 均为单选题。其中 5 项内容由医务人员和患者分别作答,考察医务人员及患者对 ADR 知识的了解情况; 另 15 项内容由医务人员作答,考察医务人员对 ADR 监测工作掌握情况。

  共发放调查问卷 500 份。

  1. 3 统计学方法 采用 SPSS17. 0 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比较采用百分比表示,行 χ2检验,检测限α =0. 05,以 P <0. 05 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调查对象组成及其对 ADR 定义认知水平 收回有效调查表 492 份,总有效率为 98. 40%,其中医务人员 295 份( 59. 96%) ,患者 197 份( 40. 04%) 。各类调查对象组成及其对 ADR 定义的认知水平见表 1。其中药学人员对 ADR 定义的掌握程度高于其他调查对象( χ2= 6. 009,P = 0. 033) 。【表1】
论文摘要
  
  2. 2 医患人员对 ADR 监测及相关知识的认知 表 2,表 3。【表2-3】
论文摘要
论文摘要

  3 讨论
  
  《办法》规定,医疗卫生机构应设立 ADR 监测制度并安排专人负责 ADR 监测工作。将临床发现的 ADR 及时整理、上报、分析,可有效避免该类药品 ADR 的再次发生。其中,医务人员对 ADR 的认识及对 ADR 监测工作的认知程度将直接决定了 ADR 上报数量和质量,而患者对 ADR 的认识与医疗纠纷有着一定的关联。提高 ADR 认知水平,规范 ADR监测上报工作不仅仅可以提高 ADR 监测工作水平,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医患矛盾,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和质量。

  本文调查研究表明,各类医务人员对 ADR 基本定义的掌握层次不一。其中,药学人员对 ADR 基本定义的掌握程度最高( 92. 86%) ,且与其他医务人员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0. 05 ) ; 其 次 为 临 床 医 生 ( 77. 78% ) ,高 于 护 理 人 员( 65. 71%) ; 管 理 人 员 对 ADR 定 义 的 掌 握 程 度 最 差( 50. 00%) 。部分医务人员对合格药品是否存在 ADR、ADR的发生是否与药品质量及使用方法有关、中药及其制剂是否有 ADR 等掌握不清,知晓率偏低。究其原因,一方面与各岗位的工作重点有关,药学人员及临床医生长期接触药品,自身对 ADR 有一定的认识和研究; 另一方面可能与我院长期注重对药剂科工作人员进行药学综合知识的培训有关,而临床医生及护理人员多侧重于临床与护理知识及技能的培训,药学知识培训相对滞后。患者对 ADR 定义的认识水平整体较低( 44. 67%) ,24. 87% 的患者不清楚合格药品是否存在ADR,37. 06% 的患者不清楚 ADR 的发生是否与药品质量有关,39. 59% 的患者不清楚 ADR 是否与药品使用方法有关,29. 44% 的患者认为中药及其制剂没有 ADR,51. 27% 的患者认为应由院方赔偿 ADR 相关损失。导致难以区分 ADR 的发生情况,可能成为影响 ADR 上报数量和质量的一个重要因素,也可能因此而诱发医疗纠纷,导致医患矛盾的发生。

  我院医务工作者对 ADR 报告和监测相关制度的认知存在一定的不足,主要体现在对 ADR 报告程序及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掌握不够。其中,有 60. 00% 的医务人员对 ADR 报告程序不了解,48. 47%的医务人员对《药品管理法》等有关 ADR监测的条文不清楚,43. 73% 的医务人员不了解 ADR 报告途径等,都直接影响到我院 ADR 上报的数量和质量,不利于ADR 监测工作的开展。另外,45. 08% 的工作人员认为没有必要上报 ADR,52. 88%的医务人员对上报 ADR 是否属于工作职责不清楚,更有 63. 73%的工作人员应该安排专职人员上报ADR,可见 ADR 监测工作的宣传和培训工作在我院仍需加大开展。

  综上分析,我院 ADR 监测工作尚存在一定不足,主要体现在医患双方对 ADR 及其监测工作的认知不一: 一方面应加强对相关法律法规的宣传和培训,开展多种形式多样学术讲座,发放 ADR 监测相关知识宣传页,普及 ADR 及其监测相关知识; 另一方面,应多学习兄弟医院在 ADR 监测工作方面的先进经验,加强管理,提高医务人员对 ADR 监测工作的认知度。同时,还应畅通 ADR 上报途径,联合使用当地ADR 监测中心网上直报途径和纸质版 ADR 报告表,确保各疑似 ADR 均能及时上报,以提高 ADR 上报数量和质量。

  【参考文献】

  [1] 阎仲珩,黄登笑,黄淇敏,等 . 上海市部分三级医院临床医师药品不良反应认知度调查分析[J]. 上海交通大学学报( 医学版) ,2011,31( 5) : 648-653.
  [2] 闵 慧. 我院医护人员对药品不良反应认知情况调查分析[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2,5( 13) : 1-2.
  [3]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药品不良反应报告和监测管理办法[J]. 中国药事,2004,18( 4) : 203-205.
  [4] 朱静辉,刘桂林,朱贤克,等. 乐清市基层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上报体系探析[J]. 中华医院管理杂志,2013,29( 10) : 775-779.

相关标签:临床药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