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军队作风建设的具体方法探究

所属栏目: 党建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人民军队中党的建设进入一个特殊的历史阶段。在世情方面,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考验并且“共产国际的解散,将使中国共产党人的自信心与创造性更加加强”。在国情方面,经历了从土地革命时期国内战争向抗日战争时期民族战争的巨大转变。在党情方面,从党的事业受到重创、党员人数锐减的情况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大党”认“中国共产党经过将近二十年的斗争,已经是一个成熟了的党”。在军情方面,经历了从工农红军到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改编,军队党员队伍不断发展壮大。正是从这一新的历史方位出发,人民军队的整风运动作为全党整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场全军指战员广泛参与的马克思主义教育实践活动,其进程基本上和全党整风同步进行,其采取的教育方法在具有一般党建共性的同时也体现了军队特色。人民军队的整风使军队中党的面貌焕然一新,保证了部队战斗力的不断提高,为中国革命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当前,在全党全军深入开展以为民务实清康为主要内容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之际,认真梳理运用延安整风时期军队党的建设中灵活而科学的教育方法和经验,必将推进新时期军队开展马克思主义教育实践。   一、思想领先法:   积极贯彻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和“立场、观点、方法”的思想方法论,并以加强党性修养争取思想入党的方法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毛泽东早在开创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初期就提出要把思想建设放在党的建设的首位,‘我们感觉无产阶级思想领导的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可以说是党的建设中思想领先法的最早提出。延安整风的兴起也正是为了确立起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党的思想建设中的重要地位,思想领先的原则因此也贯穿于全党全军整风的全过程。1944年,作为军队政治工作理论进入成熟阶段重要标志的《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报告,在总结整风经验的基拙上也得出了“在一定物质基拙之上,思想掌握一切,思想改变一切”的论断,一切进步“都是要从人们思想的进步才能进到行动的进步”。   延安整风运动从思想方法角度讲路线斗争,其所采用的思想领先的党建方式具体而言包括三个方面。首先是确立了党的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的思想路线。毛泽东在整风运动伊始就在理论上对党“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进行了首次阐释。正确的思想路线在全党全军形成的高度认同为执行正确的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莫定了思想基拙。其次是形成了“立场、观点、方法”论这一中国共产党人特有的思想方法论。毛泽东在《整顿党的作风》中第一次将马列著作中曾经分别使用过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的提法并用,形成中国共产党人特有的“立场、观点、方法”的传统表述。1941年8月29日,中央对整风学习又做出两项重要决定:一是编辑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反对主观主义、形式主义言论集(即后来的《马恩列斯思想方法论》,二是组织中央政治局思想方法学习小组,以加强对全党思想理论的领导。1941年10月30日,毛泽东在关于思想方法问题的专题报告中将马克思主义的一些哲学观点具体化为思想方法。经过整风运动,军队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学会了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去分析和解决问题,思想水平和认识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这为军队建设的加强和较快适应军事斗争形势的转变莫定了思想基拙。再次是找到了一个解决党员思想入党的重要途径—党性修养。早在1939年7月,刘少奇在延安马列学院所做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讲演中就精辟阐述了党性修养问题。中共中央在1941年发出《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要求从党员思想理论认识方面克服“个人主丈’、“英雄主义”等错误倾向。同时提出,革命军队的特殊使命要求军队党员必须具备一种特殊的品质,这就是“革命的人生观,坚强的党性,优良的作风,执行政策中的模范,与不断的求进步,这就是革命军人所应具备的品质的五个标准,每个军人干部都应当具有这样的品质,并随时培养他们具备和提高这样的品质。延安整风以全面提高党员的党性水平为落脚点,以理论学习和思想教育为切入点,从党和军队的实际状况出发,使广大党员接受了一场普遍的党性锻炼和洗礼,从而也有效解决了党员思想入党的问题。   二、问题中心法:   以调查研究为突破口把学习理论、总结历史经验与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的方法延安整风开始后,毛泽东指出许多同志“不注重研究现状,不注重研究历史,不注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这些都是极坏的作风。”因此,必须结合战争年代党和军队的具体条件和实际情况,把学习理论、总结历史经验与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确立以研究中国革命实际问题为中心,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则为指导的方针,废除静止地孤立地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方法”并由此提出了著名的“矢”和“的”的命题。毛泽东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中形象地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的关系比作箭和靶子的关系,强调要“有的放矢”,不能“无的放矢”。   “马克思列宁主义之箭,必须用了去射中国革命之的”,这样才能达到自我纠错和自我完善的目的。可见坚持问题中心法的前提是能准确把握中国革命的具体情况和中国的特殊国情,而要做到这一点就离不开调查研究这一“马克思主义的起码观点”。   为帮助党和军队的高级领导干部学会运用科学的方法自觉主动地进行调查研究,毛泽东在《农村调查》的序言中开宗明义地指出,“对于中国各个社会阶级的实际情况,没有真正具体的了解,真正好的领导是不会有的”1941年8月1日,中共中央发布了由毛泽东亲自起草的《关于调查研究的决定》,军地各级党组织积极响应中共中央的决定,组织了众多考察团或调查团,展开了广泛深入的调查研究工作。军队系统组建了有朱德、王稼祥、叶剑英、谭政和肖劲光等领导参加的考察团,历时两个多月,重点考察了各部队执行《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等中央文件的情况,对各部队转变工作作风和反主观主义、宗派主义的学习情况展开认真调查,并帮助部队解决实际困难和问题。考察团整理和汇编的大量材料为《谭政报告》的起草提供了翔实的资料。   问题中心法对实际问题的关注在军队整风中的体现,就是把整风的重点放在克服军队中存在的军阀主义倾向上。军阀主义倾向是宗派主义残余在军事系统的集中体现。八路军120师师长贺龙提出:“整风首先要克服军队对党、对政府闹独立四“还要反对军队内部下级对上级闹独立性”。在1943年1月召开的陕甘宁边区部队军政干部会议上,任弼时在《关于党的一元化领导问题》的演说中对军阀主义的危害作了系统阐述。   谭政在这次会议上所做的《肃清军阀主义倾向的报告》则从维护党的建军原则的高度,要求在整风中开展反对军阀主义的斗争。以此为基拙而提出的军队内部管理的民主原则和方法,克服了命令主义和惩办主义,密切了官兵关系。1944年由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各部队率先开展,1945年春普及全军的充满民主精神的草干爱兵运动和群众性练兵运动,既是整风运动在军队深入发展的成果,也是军队内部民主精神的集中体现,更是对官兵一致原则的丰富。朱德在党的七大报告中称之为“我们在带兵方面的新发展新创造”。由于涤荡了军阀主义的灰尘,认识到革命军队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同时,指战员的群众观点也进一步增强,军民关系、军政关系也大为改善。作为军队整风的重要成果,从1943年起在陕甘宁边区开展的拥政爱民运动,有力促进了党政军民的空前团结,把军民一致的优良传统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有效地保障了战争的胜利。   三、批评和自我批评法:   在充分的学习、教育、动员的基础上,以民主的方针进行自我教育的方法延安整风是党的建设史上总体上正确开展党内斗争、成功解决党内矛盾的光辉典范。全党全军的整风摒弃了历史上运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等错误办法进行党内斗争的模式,在充分学习、教育、动员的基拙上,以民主的方针提出了一种自我教育、自我提高、自我改造的新方法—批评和自我批评,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以达到在马克思主义原则基拙上真正团结起来的目的,探索出了一个发挥党员主体作用的新途径。毛泽东曾经高度评价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对于我们,经常地检讨工作,在检讨中推广民主作风,不惧怕批评和自我批评,实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些中国人民的有益的格言,正是抵抗各种政治灰尘和政治微生物侵蚀我们同志的思想和我们党的肌体的唯一有效的方法。”充分的学习、教育、动员是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的重要环节。在全体党员思想认识、阶级觉悟提高的基拙上,批评和自我批评才能深入开展,思想斗争才能达到一定深度。落实这一环节的关键在于党的领导核心必须围绕整风所要解决的问题、所要达到的目的,精心选择和准备学习材料,制定并执行严格的学习制度,把全体党员的思想和注意力引向既定目标。延安整风中,当时在延安的120多个高级干部,分成9个学习小组,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著作及党的文献,总结历史经验,对照检查自己。毛泽东等党和军队的领导带头攻读马列著作,为全党树立了榜样。1941年9月又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进行整风。1942年10月中共中央西北局召开了长达88天的整风会议。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全党全军广大党员受到一次深刻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和错误,自觉接受组织和党员群众的监督。批评和自我批评由此成为一种有力的监督机制以及党员党性修养和党性锻炼的重要途径。   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党建方法创造了民主的氛围。良好的氛围和环境是正确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前提,而这种氛围和环境的营造又有赖于党内民主的发扬。因此,毛泽东鼓励和支持自下而上的批评或者斗争。1942年底,他在接见八路军、新四军干部时曾意味深长地谈道:你们当旅长、团长的同志,在整风中不要怕丢脸。下级对你们有意见,让他们统统讲出来,他们窝在心里的怨气吐完了,心情就舒畅了。你们把架子放下来,如实地向群众反省一番,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就改善了,内部就更加团结了。12  55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正确开展也离不开发扬党外民主,即坚持群众路线,加强党与群众之间的血肉联系,接受群众的监督和批评。   “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谭政报告》在分析军队系统整风时也对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关系作了进一步的阐释,“这种典型的批评方法与典型的教育方法,是最有力量与最有教育意义的正确方法;平均主义的批评与教育方法,则是最没有力量、最没有教育意义的错误方法。”。   历史是过去与现在的对话。尽管时光逝去七十余年,回顾延安整风的宝贵经验,借鉴其历史智慧,从延安整风时期人民军队开展教育实践活动的角度来重新解读延安整风的历史,大力弘扬整风精神,对于当前提高军队开展教育实践活动的实效性,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推进军队党的建设科学化进程,仍然具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20册[G].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  [2]一般统计,党中央到达延安时全国仅有党员4万人左右,1940年党员人数发展到80万,1945年中共七人召开时达121万。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党”规模的初具显不了其在艰难环境下崛起的强人生命力。  [3]陈石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  [4]1940年八路军老部队中的党员人数占部队总人数的30%-40%,新部队中达到了25%-30%:新四军刚集结时的党员数量占全军总人数的25%,到1939年2月已占40%:各级党组织也逐步建立健全。参见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延安整风与党的建设伟人工程山」.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  [5]毛泽东选集:第1卷[M].2版.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6]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21朋医习.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  [7]石仲泉.毛泽东与延安整风运动田.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2 (6).  [8]总政治部办公厅.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历史资料选编:第7册[G].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04.  [9]毛泽东选集:第3卷[M] . 2版.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0]工玉环.延安整风对现代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启不田.毛泽东思想研究,2011 (2) .  [11]贺龙军事文选[M].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9.  [12]潘望喜.延安整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历史启[J].南京政治学院学报,1999 (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