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喜洲白族民居及其彩绘技艺传承开发

所属栏目:民族学论文 论文作者:/
摘要

  教育人类学是一门应用型边缘学科,其研究视野除了涵盖学校系统与各族群、各社会阶层之间的关系外,也包括广义上教育 (即文化传承) 的发展、中断和变迁。人类学家反对将学校视为教育的唯一输出机构,提倡关注"包括家庭、社区的非正规教育,它涉及文化传承的所有领域".

  我国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当地居民对它们的识别习得、代际传承和保护开发不仅是文化遗产保种留根的要求,更是民族教育立体化构建的题中之意。

  本文以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的喜洲民居及其彩绘技艺为田野调研对象,应用教育人类学作为研究视角,旨在:分析当地民居彩绘中文化符号的教育功能;明辨当前多元文化共存互渗、尤其旅游经济占主导地位的形势下,文化遗产所承载的教育意义正发生着怎样的改变;构思未来我们应从哪些层面接续"文脉"及其教育功能,又如何避免策略制定中的短视和自我中心主义,从而实现文化遗产"活态"保护和教育效率最大化。

  一、喜洲传统民居承载了多元文化的教化功能

  (一) 作为文化遗产的喜洲民居和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彩绘技艺

  喜洲是一块非常有趣的人类学田野地,因为这里同时体现着古典与现代、少数民族与汉人社会的交汇,呈现出贵族大姓与市井民生和谐聚居的景象。与多数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相对贫瘠不同,喜洲作为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和大理文化的发祥地,是个自古富庶文明的城镇,同时也是白、彝、回、汉等多个民族文化交流融汇之地。进入近代后商业活动繁荣,新萌发的现代意义上的资本集团---喜洲商帮 (除个别回族小商户外几乎是纯本地白族帮) 也在20世纪初发展至鼎盛。他们热心办学、开明办刊,体现出明显的受儒学文化浸染印记,人类学家许烺光曾指出喜洲人:

  "在某些方面比中国其他地区的汉人更像汉人。"喜洲传统民居经过千年发展,在空间组织、结构造型、景观设计等方面都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成就。现存的古建筑群绝大部分是明清至民国时期所建,保存较完整的有百余座。这些建筑中西合璧又凸显出白族特色,最难得的是,因地缘和历史原因而同时体现出了本地民间俗信与外来的儒、释、道以及基督教兼容并蓄的痕迹。喜洲白族民居的彩绘技艺源远流长,又因其交通商业枢纽的地位而融入了中原汉族及其他民族的文化风格,于2008年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二) 传统民居彩绘中承载教育功能的文化内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