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晏推行各种经济改革措施拯救大唐经济

所属栏目:中国古代史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刘晏的一生可以用少年得志,晚来落魄来概括,这样的人生轨迹多少也同他生死与之的大唐的国运有些类似。他的年少聪慧可谓是闻名遐迩,连南宋王应麟的《三字经》都把刘晏作为有志少年学习的楷模,写道:“唐刘晏,方七岁,举神童,作正字,彼虽幼,身已仕。尔幼学,勉而致,有为者,亦若是。”而他中年推行的各种经济改革措施,将大唐从经济崩溃的边缘给拯救了回来,也足以让他的名字彪炳史册,直比管仲、萧何。唐德宗即位之后,任用杨炎为宰相,杨炎与刘晏素有抵牾,遂借机诬陷打压,780 年,刘晏被贬忠州,同年 7 月,刘晏被赐死,结束了其一心为国又兢兢业业的一生。诡吊的是,就在其死后刚好一百年的 880 年,黄巢攻陷长安,称帝,国号大齐,唐僖宗李俨仓皇逃往四川避难。

  一、少年得志,初入仕途

  刘晏自幼聪颖过人,加之其勤学好问、刻苦用功,才华自然为时人所称道,七岁举“神童”,八岁在唐玄宗封禅泰山时献上《东封书》,玄宗阅后激赞他的才华,让中书令张说亲测他,测后,号称“当朝师表,一代词宗”的张说也连连称赞其“国瑞”“、奇才”。玄宗遂把他带回长安,授秘书省太子正字,从此步入仕途。秘书省就是唐代管理史馆的机构,藏有大量典籍“,正字”的工作就是校对藏书,勘改讹误。

  初入仕途的刘晏,可谓是一帆风顺,意气风发。十岁时,就因自己的捷才而获赐“牙笏及黄纹袍”,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这已经是相当大的殊荣了。同时由于工作的便利条件,少年刘晏有机会接触和阅读大量典籍资料,为日后经邦纬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二、安史之乱,国运衰落
  
  成年后的刘晏历任了夏县县令和温县县令,然后就碰上了安史之乱。安史之乱可谓是大唐由盛而衰的转折点,不仅造成了唐朝藩镇割据的局面,胡骑也乘此时机趁火打劫,国计民生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安史之乱爆发之后,刘晏先是投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由于唐玄宗急于平定安禄山的叛乱,就将自己的权力下放,任命太子李亨、永王李璘、丰王李珙等各皇子领兵分管几个地区,并自行任免郡县官员。在洛阳被安禄山攻破的时候,永王李璘还只是山南节度使,半年之后长安又陷落,形势恶劣,玄宗再任永王李璘为西南东道、岭南、黔中、江南西道四道节度使。此时的永王李璘已具有相当的实力,手中握有重兵,且有相当的疆域在其辖下。

  756 年(天宝十五年),太子李亨自行在灵武宣布即位,史称肃宗,遥尊玄宗为“上皇大帝”,这是典型的先斩后奏,即位之后才派信使去四川告知这一结果。此时的玄宗其实并没有准备传位,只是玄宗远在四川,自身难保,遑顾其他,即便心有余,力也不足,也只好成人之美,诏曰:“吾儿应天顺人,吾复何忧。”

  谁能知道这表面的大度之后,有怎样的苦涩呢?肃宗在灵武以这种方式即位后,实力非凡的永王李璘自然不会甘心,遂到湖北江陵,开始了图谋异志、另立王朝的分裂活动。此时的江陵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由于战乱,江南的税赋必须途经此地,而此时江南的税赋是唐王朝主要的财政收入。永王在江陵用源源不断的江南税赋招兵买马,实力进一步得到了扩充,于是顺江东下,企图割据江南,分领天下。此时正在永王麾下的刘晏坚辞了永王委任的要职,投奔了肃宗。神童之才,朝野上下,无不知晓,肃宗当然欣然接受刘晏的投奔,任命刘晏为户部度支郎中、兼侍御史,固守余杭,抵御永王,并专领江淮租庸。

  “永王不服君命,必将灭之!”这是当时刘晏的判断。果不其然,在永王准备进兵扬州、南京之时,“宾御如浮云,从风各消散”,主将季广琛及其部下浑惟明、冯季康纷纷带领自己的部队叛离,也就是在这场战役之中,永王死于皇甫侁之手。

  永王叛乱平定之后,唐廷又马不停蹄地要应对安禄山之乱。757年,安庆绪弑父安禄山,自立为帝。唐廷抓住这个权力转移、人心未定的时机,一举收复长安、洛阳,并还都长安,玄宗、肃宗终于得以重聚,安庆绪则逃亡邺城。其间,安庆绪因李归仁等部率精锐及胡骑数万人投归史思明而欲谋除史思明,史思明得知消息后就带着辖下的八万部队和 13 个郡降唐,唐封其为归义王,任范阳节度使。不过,安史之乱却未就此平息,唐王朝始终认为史思明是一个心腹大患,欲除之而后快,不料消息泄露,史思明再叛。又过了四年,史思明之叛才算是基本平定。但此时的唐朝也已陷入了藩镇割据的局面。永王李璘和安史之乱的暴风骤雨之后,国内的纳税人口几乎减少了80%,而即便是这仅剩的两成,还有相当的数量分散在各地军阀的治下。不特此也,“源”在萎缩,“流”却在增大:各藩镇的烽火四起,根本没把中央政府放在眼里,时而河北田承嗣处告急,时而淮西吴元济处作乱,更有逆胡铁骑的不断侵扰。中央政府想要树立权威,就必得通过武力,而武力无非就是互拼财力和人力,这就需要一个强大的后勤供给作为保证。谁来担此大任?这就是一个当务之急的问题。

  三、除弊兴利,厉行改革

  1.繁息户口,赋税自广。“户口兹多,则赋税自广,故其理财,常以养民为先。”“养民为先”可以看作是刘晏理财以及其后的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的原则。《资治通鉴》盛赞刘晏是“富其国而不劳民”。刘晏的这一原则与当时许多财政官员的理念是殊异的。当时许多官员只知横征暴敛,竭泽而渔,其结果自然非常不理想。比如刘晏的前任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就将盐价提高十倍,这种掠夺式的手段非但没有增加财政收入,还使民怨沸腾,起义四起。历史证明,刘晏安民、养民为先的理财原则才是正确的,是长久可持续的,也是唐王朝在安史之乱的浩劫后还能再支撑延续 100 多年的一个重要原因。也因此,有人将刘晏比作了唐朝的格林斯潘。

  2.恢复漕运,疏通血脉。交通,向来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可连年的战乱致使道路阻绝、航运中断,在唐王朝还都长安、城市人口渐渐恢复之后,首都的供给出现了巨大的缺口,临近的关中地区产出的粮食远不能满足首都的需求,所以不得不从东南各地征收。之前运粮的主要通道是水路:自淮河至汴水,再经黄河转渭水而进长安。但安史之乱的兵燹破坏了这条一直以来的漕运路线,只得改道长江、汉水,到洋州后再由陆路入长安,兜了个大圈子,时间成本、运输成本双双上涨,致使长安城的普通百姓常常三餐不继,生活维艰。刘晏接掌经济工作以后,决心要解决漕运问题,打通交通动脉。为此,他实地勘察了黄河,沿途走访了洛口、河阳、硖石、三门峡等地,与各地相关人员进行了详细的磋商,并借鉴以往经验,亲自组织了施工,滞塞荒废的河道得以顺利疏通。接着,他又对漕运制度进行了若干有益的改革,如改私人运输为由政府出钱并组织运输,改直运为分段接运等。

  3.寓税于价,改革盐政。自安史之乱后,朝廷为解决财政困难,一改当初开放盐禁的做法,再次实行了食盐专卖政策:在各食盐产地设立监院,督促所有专业产盐的亭户将盐全部卖给盐官,再由盐官运输转卖给百姓。绝对的垄断,总不免滋生腐败,许多盐官就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贪赃枉法、敲诈勒索,部分地区食盐的涨价幅度超过十倍。这样的做法一方面导致老百姓买不起盐,不堪其苦,另一方面也使官府的盐卖不出,无法增收,双方都是输家。对此,刘晏首先将那些酷吏予以惩办,裁减了机构和人员,降低了行政成本。同时,将原来由官府垄断产销两端改为官府“收盐户所煮之盐,转卖于商人”,即官府只控制收购与批发,并将税收寓于转卖的盐价之中。私人可以产盐了,商人也可以销盐了。这样的措施无疑增强了市场的活力与积极性。并且,刘晏还严格控制各地增加任何新的税种,减轻百姓的负担。随后,刘晏还在交通不畅的地区设立了“常平盐”,即在平常把盐储备起来,到缺盐的时候就开仓平价售盐,从而保持盐价平稳,杜绝了奸商囤积居奇,哄抬盐价。通过这一系列的盐政改革措施,百姓能吃上盐了,国家的盐利收入也增加了,《资治通鉴》称之为“官获其利,而民不乏盐”。

  纵观刘晏的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处处体现着安民、养民的思想,真正是将国家从安史之乱之后的贫弱中拯救了出来:他初受命为转运使时,全国户口才 230 万户,国家财政收入也只有 60 万缗,其中,盐务收入 40 万缗。到了 779 年,也就是他掌管财政的末年,户口增加到了 380 万户,财政收入达 1300 万缗,其中盐务收入 600 余万缗,足足增长了 15 倍。可这样的数字却并不是通过增加农民税收而达到的,而是依靠自己的经济改革与理财措施,真正做到了“敛不及民而用度足”。就这样,他硬生生地将唐王朝从风雨飘摇、大厦将倾的危难中给拉了回来,使大唐的国运转危为安。“晏没后二十余年,韩洄、元琇、裴腆、包佶、卢徵、李衡继掌财赋,皆晏故吏。其部吏居数千里之外,奉教令如在目前。”

  刘晏不仅以自己的经济改革挽救危亡,还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影响自己的后继者继续执行自己的政策。试想“,安史之乱,数年间,天下户口什亡八九,州县多为藩镇所据,贡赋不入,朝廷府库耗竭,中国多故,戎狄每岁犯边,所在宿重兵,仰给县官,所费不赀”,在这样的危局之下,若不是刘晏的出现,诸事若不是倚办于晏,谁能预料历史将走向何方呢?

  参考文献
  
  [1]孔建民.东明县志:第一卷[M].东明县史志办公室,2008.
  [2]胡戟,张弓,葛承雍,李斌城.二十世纪唐研究[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
  [3]司马光.资治通鉴[M].中华书局,1976.
  [4]刘昫.旧唐书[M].中华书局,197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