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国际大屠杀的主要暴行及战败国反思

所属栏目:世界史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参与审判日本战犯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法官梅汝璈先生曾经这样说过。在历经了数十年岁月沧桑之后,每当我们回想起这句至理名言,仍然觉得它是那样振聋发聩。

  一、二战中的国际大屠杀与民众受难总体评价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最为惨烈的战争,60 多个国家、4/5 的世界人口卷入这场战争,战火遍及欧洲、亚洲、非洲以及大西洋、太平洋和地中海,使世界人民蒙受了空前的灾难。二战是历史上死伤人数最多的战争,因战争而死亡的人约6 000万左右,战争期间的经济损失超过4万亿美元。战争给人类文明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堪称是人类历史上的空前浩劫。

  从 20 世纪 30 年代开始,为了建立起奴役亚洲各国的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日本军国主义走上了一条侵略扩张、自取灭亡的道路,给亚洲各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据不完全统计,由于日本的侵略和加害,中国仅在1937年至1945年期间,伤亡人数达3 500多万;印度尼西亚伤亡 400 万人;越南伤亡 200 万人;菲律宾伤亡 111 万人;马来西亚有 15 万华人遇害。此外,共有1.2万人被日军细菌部队作为“活体实验”惨遭杀害;超过20万的朝鲜、中国和东南亚各国妇女被迫充当日军的性奴隶。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反人类罪行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耻辱行径。

  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纳粹德国也给世界人民带来了无穷的浩劫。希特勒当权后,宣扬雅利安人种至上论,实行法西斯恐怖统治,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对包括欧洲各国无辜民众实施了残酷的屠杀和迫害。二战期间,共有约 600万犹太人死于纳粹大屠杀;苏联在卫国战争期间共有 2 660 万人丧生,1 701 个城市和市镇被破坏,7 万多个村庄被烧毁,近 10 万个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成为一片废墟,2 500万人无家可归,直接经济损失达7 000亿卢布。

  此外,欧洲各国基本都遭受了惨重的人员和财产损失。作为纳粹德国的帮凶,墨索里尼领导下的意大利法西斯同样犯下了许多严重的战争罪行。德意日法西斯给全世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痛苦回忆,它们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化身。

  亲人惨遭杀害,对一个家庭来说是毁灭性的灾难,千万条生命累加起来,就是一个国家民族的受难。对于二战期间的国际大屠杀而言,受难者就是全人类。作为创伤性的记忆遗产,是需要由全人类共同担负的,是世界各国必须共同面对的惨痛历史。今天我们之所以有必要回顾二战中的大屠杀与民众受难的历史,目的是为了教育今人和警示后人,和平不是一句空话,我们要维护和平,就要以史为鉴。人的生命应该得到尊重,和平应该要得到尊重,忘记历史就是对和平的挑战。

  1899 年 7 月 29 日订立于荷兰海牙的《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禁止攻击或轰击不设防的城镇、村庄住所和建筑物。”第四十六条规定:“家庭的荣誉和权利、个人生命和私有财产及宗教信仰和活动,应当受到尊重。”

  然而,二战期间德意日法西斯却丝毫不顾海牙公约的存在,他们对各国平民所犯下的罪行,虽然在形式和手段上有所差异,但本质上都属于反人类的暴行,归结起来可以分为以下六种范畴:屠杀平民的暴行、无差别轰炸、人体实验与细菌战暴行、性暴行、虐待劳工与经济掠夺的暴行,以及种族灭绝的暴行。现在我们就来分别考察一下这些罪行。

  二、二战中国际大屠杀的主要暴行举例

  (一)屠杀平民的暴行

  1937 年 12 月 13 日,日军侵占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后,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大肆屠杀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和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时间长达 6 周,遇难者总数达 30 万人以上。这一期间,南京有 1/3 的建筑被毁坏,市内发生 2 万多起强奸、轮奸的暴行,无数公私财物被掠夺,文化古都遭受了一场空前的劫难,南京城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这一惨绝人寰的历史事件,是日军在侵华战争期间无数暴行中最突出、最有代表性的一例。

  屠杀绝不仅仅只发生在南京,侵华战争期间,日军的暴行到处都有发生。这里仅举几例著名的惨案:

  1932 年 9 月 16 日,为了报复中国武装的抗日行动,日本关东军以拍照为名将抚顺煤矿附近的平顶山等村的村民3 000余人骗至村外集中之后实施了灭绝性的集体屠杀。

  1937 年 9 月 12 日,日本关东军本间旅团和铃木旅团进入山西省天镇县境,连续 2 天灭绝人性的大屠杀造成至少2 520名无辜民众丧生。

  日军在广东珠海三灶岛莲塘湾登陆后,进行了血腥的大屠杀。1938 年 4 月 12 日至 14 日,日军在鱼弄村杀害 586 人,接着在全岛 36 个村庄同时放火,烧毁了 3 240 座房屋,164 艘渔船。

  在这 3 天之内,遇难者竟达 2 000 多人。除此以外,日军为了修建机场在当地和中山县地区抓捕劳工,机场修好之后却把这些劳工屠杀或驱赶下海淹死。

  1941 年 1 月 25 日,侵华日军驻唐山部队在中国河北省丰润县潘家峪村屠杀了全村 1 537 人中的1 230人。这是日军实施“三光政策”的一个典型罪证。

  1942 年 5 月 27 日,侵华日军在河北省定县北疃村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无法忍受毒气的人们在冲出地道口之后被刺刀刺死或者被开枪打死。在此次事件中北疃村共有800余人遇难。

  1942 年 12 月 5 日,日本第 27 师团第 27 步兵团所属第一联队骑兵队,按少将团长铃木启久“彻底肃正该村庄”的命令,以极其残忍的手段,血洗了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程庄乡潘家戴庄,屠杀和平居民1 230人,烧毁民房1 030间。

  1942 年夏秋之际,为报复浙江民众保护空袭东京后迫降在浙江的美军飞行员,日军在浙赣铁路沿线及周边地区展开大扫荡,屠杀了约25万浙江百姓。

  ……发动太平洋战争之后,日本军国主义在 3 年多的时间里对东南亚国家人民和西方侨民实施了残暴的统治和虐杀,又把无尽的灾难带给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人民。

  占领新加坡之后,日军当局开始系统性地屠杀当地的华人。日军当局在多个地方设立“甄别中心”,负责抓捕和处决“反日分子”。在马来西亚,很多地方的华人都被无区别地大规模杀害。因为缺乏记录,真正的伤亡人数很难知晓,战后的审讯中的证据提出的数字是约25 000 人至 50 000 人左右。这场屠杀被历史学家称为“肃清大屠杀”。

  1945 年 2 月,太平洋战争末期,在美军兵临马尼拉之前,日军对菲律宾平民的屠杀达到高峰。据统计,在此期间死亡的菲律宾人总数达10万人以上,平均每天有3 000人遇害。

  与此相对应,德意法西斯也在二战期间(甚至早在二战爆发之前就开始)大量屠杀无辜平民。

  1935 年 10 月 2 日,意大利法西斯军队发动对埃塞俄比亚(时称阿比西尼亚)的侵略。1936年 3 月初,埃塞俄比亚最终被占领并被意大利吞并。1937 年 2 月 19 日,作为对一次企图刺杀总督罗多尔佛·葛拉齐亚尼的未遂行动的报复,3 万多名埃塞俄比亚人被意大利法西斯残忍杀害。

  1941 年 6 月 22 日,德军袭击苏联。9 月末,德军在乌克兰基辅附近的娘子谷进行了二战期间最迅速残酷的大屠杀之一,纳粹在 3 天之内共集体枪杀了至少 3 万多名犹太人以及其他当地居民。

  1941 年 10 月 18 日,德军在南斯拉夫克拉古耶瓦茨市郊区中了游击队的伏击。恼羞成怒的德军指挥官下令进行报复。到10月底,克拉古耶瓦茨市被屠杀的和平居民已达5 000人以上。

  1942 年 6 月 10 日,为了报复游击队刺杀党卫军上将莱因哈特·海德里希的行动,纳粹德国军队屠杀了位于捷克斯洛伐克的利迪策村内年龄在15岁以上的男性村民,妇女则被送往集中营,另有 88 名儿童在集中营被德军用毒气杀害。此次屠杀共有约 340 人遇难。为纪念利迪策中被无辜屠杀的儿童,1949 年 11 月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在莫斯科召开执委会,把每年 6 月的第一天定为国际儿童节。

  1943 年 2 月 16 日至 17 日。为了报复希腊人的抵抗运动,意大利军队在希腊中部的多梅尼孔屠杀了大约150名平民,这是意大利法西斯军队在二战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罪行之一。

  1944 年 3 月 23 日,驻意大利首都罗马的一支纳粹党卫军部队在城内遭到意大利游击队的袭击。次日,纳粹在罗马抓捕了 335 人,并将这些平民押解到罗马近郊的阿尔德阿廷山洞杀害。

  1944 年 8 月 5-12 日,在镇压华沙起义期间,纳粹德国军队系统地杀害了大约 4 万到 5 万波兰平民。希特勒命令德军将华沙夷为平地,结果华沙城市90%的地方都遭到毁坏。

  1944 年 6 月 10 日,法国格拉讷河畔的奥拉杜尔村的 642 名居民被纳粹党卫军野蛮地集体杀戮,只有5名男子和1名妇女在屠杀中幸存了下来。

  ……

  以上这些只是战争暴行的冰山一角。德意日法西斯屠杀平民的罪行,可以说是罄竹难书。

  (二)无差别轰炸

  在侵华战争期间,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城市进行夜以继日的轰炸,给中国平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日军的狂轰滥炸,并不是针对军事设施和战斗人员,而是对准平民,是严重地违反《海牙公约》的战争罪行。

  “八·一三事变”后,日本军部先后调集了 20 万大军进攻上海,同时出动 100 余架飞机反复对上海进行毁灭性轰炸。在长达三个月的淞沪会战期间,上海遭受了重大的平民伤亡和财产损失。

  1937 年 8 月 15 日至 12 月 13 日,侵华日军对中国首都南京发动长时间的连续轰炸。据不完全统计,南京遭日机空袭 118 次,仅日本海军航空队就动用飞机 1 200 多架次。日本海军飞机投弹1 357枚,在南京城内炸死中国平民430人,重伤528人。

  1938 年 2 月至 1943 年 8 月,日本对战时中国陪都重庆进行了长达 5 年半的战略轰炸。据不完全统计,在这5年间日军日机共空袭重庆218次,出动飞机9 513架次,投弹21 593枚,炸死市民11 889人,炸伤14 100人,炸毁房屋17 608栋,市区大部分繁华地区被破坏。

  为了侵占广东,日军从 1937 年 8 月 31 日首次空袭广州起至 1938 年 10 月 21 日广州沦陷,共对广州市进行了长达 14 个月的狂轰滥炸。广东受日机侵袭死亡人数 14 587 人,受伤人数10 166 人。

  自 1938 年 11 月至 1944 年 11 月,在长达 6 年的时间里,日机轰炸成都前后历时6 年,共侵入市区上空轰炸24次,造成了近4 000人死伤,财产损失难以统计。

  ……

  而在西方,德意法西斯也早就已经把各种国际条约抛到脑后。在 1935 年入侵埃塞俄比亚期间,意大利空军对无辜的平民进行了病狂的轰炸,而且还从次年2月份起使用了毒气。包括英国和瑞典红十字会战地医院在内的多家医院也被炸弹摧毁。

  西班牙内战期间,德意法西斯进行了武装干涉,支持佛朗哥叛变。1937 年 4 月 26 日,发生了德国空军轰炸西班牙北部城镇格尔尼卡的事件。德军三个小时的轰炸,造成了重大平民伤亡,将格尔尼卡夷为平地。德军的这一罪行激起了国际舆论的谴责。

  1940 年 9 月 7 日至 1941 年 5 月 10 日间,德国对英国各大城市和工业中心实施了大规模的战略轰炸,以伦敦受创最为严重。一直到不列颠战役结束,伦敦已被轰炸超过76个昼夜,超过4.3 万名市民死亡,并有约 10 万幢房屋被摧毁。

  1940 年 11 月 14~15 日夜间,约 500 架德国轰炸机对位于英格兰中部的工业城市考文垂发动猛烈空袭。空袭摧毁了考文垂市中心的大部分设施。5 000余名居民在轰炸中死伤。

  苏德战争爆发后,纳粹空军对苏联平民目标的狂轰滥炸更是肆无忌惮,明斯克、基辅、敖德萨,一座座城市都化为了瓦砾。

  ……

  (三)人体实验与细菌战暴行

  侵华日军在屠杀中国人的方式上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不仅使用了各种常规武器,而且还公然违背国际法使用了细菌武器。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所有的交战国中唯一在战场上使用细菌武器的国家。

  侵华日军细菌战中最为臭名昭著的当属 731 部队亦即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这支由石井四郎所领导的部队使用活体囚犯进行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的效果实验。731 部队把基地建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平房区,战争期间至少有 3 000 名中国人、朝鲜人和联军战俘在 731 部队的人体实验中死亡。

  设于中国东北齐齐哈尔的 516 部队是日军中从事化学战的部队。1939 年,516 部队在佳木斯建立了“三岛理化研究所”,从事毒剂、细菌实验等不可告人的勾当,并为 731 部队提供实验对象,是关东军进行细菌战和化学战的重要基地和秘密监狱。

  建立在长春的日军第100 部队和总部设在南京的日军“荣字第1644部队”整个战争期间一直不断从事细菌战研究和惨绝人寰的活体细菌试验,并进行了多次细菌作战,残害了大量中国人。1941 年 11 月 4 日,侵华日军 731 部队和 1644 部队联合作战,在湖南常德空投鼠疫跳蚤。

  这次细菌战以常德城为中心,波及周边 10 个县 30 个乡的 150 多个村。据调查,有名有姓的死者为7 643人。

  1940 年 6 月间,日军参谋本部决定对浙赣沿线城市实施细菌作战。这次细菌作战给浙赣沿线人民带来了空前劫难。衢州城乡死亡约 2 000人以上,并传染到 50公里以外的义乌县城,又造成数百人的死亡。1942 年日军发动浙赣战役,同时把细菌攻击作为重要的战术组成部分,在战争中大规模实施。根据衢州地区统计,这一阶段染病人数在 30 万人以上,死亡约 10万人左右。

  此外研制细菌武器的还有日军华北甲1855部队等。

  无独有偶,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盟友,德国纳粹也利用大量囚犯进行了一系列反人道的NORTHEAST ASIA FORUM东北亚论坛2014年第5期人体实验。囚犯主要为来自欧洲各地的犹太人,也有部分吉普赛人、苏联战俘和德国残疾人。这些人体实验主要是在纳粹集中营里进行。纳粹医生选定囚犯进行各种危险的实验,以帮助德国开发新的武器,并推行第三帝国的种族思想。

  此外,纳粹还利用医生谋杀本国残疾人、精神病人和政治犯等。1939 年 10 月,希特勒发布一份密令,授权一些医生开展针对德国残疾人的谋杀行动。据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认定,1941 年 10 月以后,在德国与奥地利执行对遗传疾病患者的灭绝计划中,共有 27.5 万人被通过施药、饥饿、毒气等方式屠杀。

  (四)性暴行

  在人类战争历史的长河中,妇女往往是被忽略的,既看不见也没有声音。事实上,战争中受害最深的往往是女性。提起二战期间日军的性暴行,人们马上就会想到“慰安妇”制度。“慰安妇”制度是二战期间日本政府大规模、有组织征招妇女充当日军随军妓女的制度。在人类的文明史上实施军队的性奴隶制度,而且又是以外国的女性为主,“慰安妇”制度是史无前例的。由于日军在战败时大量销毁档案,要准确计算出慰安妇的总量较为困难,尽管如此,一些研究人员依据已有的资料推断:日军在其侵占地区,前后共驱使 40 万左右的亚洲女性充当其性奴隶。在被害女性中,约20万为中国妇女。

  强征“慰安妇”只是日军有组织实施性暴力行为的一种形式,而在战争中不分时间和场合对妇女的强暴,则是日军性暴力中更为普遍的现象。例如,在日军占领南京的最初一个月内,市内就发生了两万多起的强奸、轮奸暴行。日军强奸的对象包括 80 岁的老妇,不足 10 岁的女孩,甚至连孕妇都不放过,各年龄层的妇女都可能受到侵害。同时,日军性暴力还常伴有骇人听闻的性虐待,许多女性被强奸后又遭到残杀。

  性暴行往往与大规模的杀戮暴行如影随形。1943年5月9日至5月12日,侵华日军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畑俊六的率领下,在湖南省洞庭湖区的南县厂窖镇屠杀了 3 万余名中国平民百姓,在此期间还强奸当地妇女 2 000 多人,震惊中外,史称厂窖惨案。再如 1941 年 12 月 25 日,日军攻陷香港后,闯入当时被用作医院的圣士提反书院。在屠杀了英军伤员之后,又对医院里包括英籍护士在内的女性进行了集体性侵。

  而在德意法西斯的方面,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纳粹出于“种族优越论”而限制其官兵与非日耳曼妇女发生性关系。但纳粹的性暴行仍然时有发生。一些重要的军事占领区都建有妓院,成为军队的附属设施。在西欧已有的妓院继续留作德军使用。而在东欧,妇女们有时被迫在苦役和卖淫两者间做选择。

  (五)虐待劳工与经济掠夺

  日本军国主义为了解决战争所需,实现其“以战养战”的目的,对沦陷区进行了野蛮的经济掠夺。日本军国主义还在战争期间强征了数百万中国劳工从事各种繁重的体力劳动,他们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劳作,还经常被暴虐的侵略者肆意杀戮。日军侵占大同期间,残酷掠夺大同煤炭资源,从各地抓来的劳工在条件极其恶劣的矿井下每天服苦役十几个小时。遭受折磨而死的劳工被抛尸荒山野岭,其中仅南沟万人坑死难矿工就达6万多人。再如,日寇入侵黑龙江东宁县之后,计划把东宁变成进攻苏联的最大军事基地,于是采取强征、欺骗等手段,征用了17万中国劳工修筑东宁要塞,这些劳工只有极少数生还,绝大多数都被残害致死。

  而在被强行掳至日本的 4 万中国劳工里,竟有 6 000 多人惨死在日本。例如著名的花冈事件,被日本侵略者绑架至日本秋田县花冈矿山的中国劳工们由于不堪忍受饥饿及日本监工们的残酷虐待和迫害,于 1945 年 6 月 30 日深夜奋起暴动后集体逃跑,但遭日本宪警的围堵和镇压,当场死亡113人。从强征劳工到暴动被镇压,花冈矿山中国劳工共有418人牺牲。

  与此相应,纳粹德国于成立之初便开始建立集中营,用于关押犯人和奴役劳工。据估算,德国在欧洲占领区建立起约 15 000 座集中营,大多数是劳工集中营。从 1933 年设立第一座集中营达豪集中营开始,纳粹就对囚犯滥用酷刑。1939 年后,集中营越来越多地关押犹太人、战俘,纳粹变本加厉地让其从事苦役、不给饭吃或施以酷刑。

  与其盟友纳粹德国一样,意大利法西斯也在希腊、塞尔维亚和斯洛文尼亚等地设立过大大小小数十座集中营,用来关押政治犯、抵抗运动人士和少数族裔。这些集中营的条件相当恶劣,许多囚犯死于饥饿和酷刑。

  为了保证国防军和德国国民的食物供应,德国在占领区实施野蛮的掠夺政策。到 1941年,东线的德国军队肆意征用粮食导致东欧出现了大片“无粮区”。城市居民不分老弱妇幼只能获得达不到基本生存标准的口粮。今天已经难以统计德国的饥饿政策究竟导致多少人死亡。

  1940 年 11 月 26 日,纳粹德国设立华沙隔都,将约 50 万华沙犹太人驱赶进这片有 8 英尺高墙围绕的 3.4 平方公里的狭小区域。纳粹拒绝提供最基本的食品和药品,隔都内大量居民逐渐因饥饿和疫病而死亡。在纳粹设立的其他隔都,这种饥饿政策也得到了执行。

  (六)种族灭绝的罪行

  种族灭绝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屠杀平民。二战期间,德国纳粹疯狂屠杀了 600 万欧洲犹太人与大量吉普赛人。此外,纳粹的仆从国也都不同程度犯下了种族灭绝的罪行。

  1941 年 6 月,纳粹德国进攻苏联,派出党卫军的“特别行动队”来实施种族灭绝。被害人基本上全是手无寸铁的犹太平民。到 1941 年 12 月,总计有超过 30 万人遭到特别行动队直接屠杀。

  纳粹首脑们在 1942 年 1 月 20 日的万湖会议上制定了“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方案”,开始通过灭绝营实行系统性的屠杀犹太人行动。纳粹还详细统计了欧洲各国的犹太人口,甚至包括了未被德国占领的英国和爱尔兰的犹太人。纳粹意欲灭绝的犹太人口总数达到了1 100万人。

  纳粹德国灭绝营不同于普通的纳粹集中营,灭绝营是专用来执行集体屠杀和种族灭绝政策的。大屠杀期间,纳粹共建立了6座灭绝营:奥斯威辛—比克瑙灭绝营、海乌姆诺灭绝营、贝乌热茨灭绝营、马伊达内克灭绝营、索比堡灭绝营和特雷布林卡灭绝营。其中最为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于 1940 年 4 月 27 日由纳粹德国党卫军领导人希姆莱下令建造。估计约有110 万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杀,约有 90%的遇害人是犹太人。

  在希特勒的统治之下,吉普赛人(罗姆人)与犹太人一样受到敌视和迫害,并因此在纳粹占领区遭遇屠杀。二战中,罗姆人的死亡人数约在22万到150万之间。

  1943 年 4 月,进入华沙隔都滥杀无辜的党卫军和保安警察遭到犹太居民的英勇抵抗。党卫军出动重型武器和喷火枪来对付不肯屈服的犹太人。最终的结果是华沙隔都被夷为平地,幸存者不是被当场枪决,就是被送进特雷布林卡灭绝营杀害,共约五六万人遇难。

  纳粹的帮凶也积极参与到种族灭绝的暴行之中。例如,克罗地亚的右翼组织乌斯塔沙在二战期间开始了针对非克罗地亚人的大规模种族清洗。乌斯塔沙恐怖分子杀害了约 50 万塞尔维亚人,还屠杀了数以千计的犹太人和吉普赛人。

  三、德日两国对二战罪行的不同反思与反制对策

  二战期间的国际大屠杀留给民众的苦难是刻骨铭心的。作为战后的正义诉求,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虽然已经将战争元凶绳之以法,但还远远没有弥合幸存者们的心灵创伤。没有施害者的真诚谢罪和受害者的宽容原谅,历史的这一页就没有真正翻过去。

  德国对二战罪行的反思经历了一个较长的过程。战后初期不少人对纳粹暴行保持了“心照不宣的沉默”,但德国的知识精英很快认识到战争罪责问题是德国人无法敷衍过去的。

  加害民族的反省要有自觉意识,但也要靠内在推动力。战后初期开始,德国的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解读纳粹历史,从而推动了战争反省的不断深入。德国社会意识到,对纳粹侵略历史的批判检讨与罪责担当,是德国人与纳粹大屠杀幸存者实现真正和解的前提条件,因此越来越多的德国人不再回避历史问题,转而推动积极健康的历史意识在战后德国的重建。战后西德的历史教科书从 20 世纪 60 年代开始公开承担纳粹罪行,并探讨大屠杀发生的原因及其影响,以此来警示年青一代要反对纳粹主义、维护和平。

  与此同时,德国政界也开始真诚谢罪。特别是 1970 年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大屠杀死难者纪念碑前的下跪,此举被誉为“欧洲近一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现”。1968 年,德国女记者克拉斯菲尔德当众给原纳粹党员、当时的西德总理基辛格一记响亮耳光。她认为,原纳粹党员能当上联邦总理实为国家耻辱。此后,德国政界启动了清理纳粹的自觉行动。1994年9月,德国联邦议会通过了《反纳粹和反刑事罪法》,禁止以任何形式宣传纳粹思想,严禁使用纳粹标志,即使是“大屠杀否定论”的公开言论与行为也将受到严惩。2005 年 3 月 18 日,联邦参议院通过了扩充《刑法》第130条的决议,规定凡“赞同、颂扬或辩解”纳粹暴政而损害纳粹受害者尊严者,可以判处 3 年以下徒刑。新的《集会法》规定,禁止新纳粹在历史敏感地区,如集中营所在地、柏林大屠杀纪念碑等地集会游行。德国政府以其实际行动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尊重。

  这种悔罪态度被此后的历届德国政府重申。可以说,从普通民众到政界精英,战后德国社会整体上对战争罪行的反省都是积极而又彻底的。另外,德国政府还颁布法律禁止否认大屠杀的言论与行为。

  相形之下,战后长期以来,日本在历史认识方面却屡屡开历史倒车,在历史教科书、南京大屠杀、慰安妇、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上小动作不断,不时出现一些势力矢口否认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性质和罪行,竭力美化侵略战争,这不啻是对曾经遭受过战争伤害的亚洲各国人民再次加害。

  日本要做一个对国际社会负责任的国家,对历史负责、对未来负责、对和平负责,就必须有一个正确的历史观。人类的正义不可被践踏,历史的良知不可被侮辱。当下,面对日本国内出现越来越保守的倾向,我们必须在国际舞台上积极揭露日本法西斯的侵略暴行,采取有效的策略与之开展持之以恒的斗争。

  2005 年 11 月,在国际社会的大力推动下,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把 1 月 27 日苏联军队解放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的日子作为国际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早在 1959 年 4 月,以色列国会就决定以犹太历尼散月27日作为大屠杀纪念日,并定格为国家法定节日。这两项举措在推动德国历史反省等方面起到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此次类似,在 2014 年 2 月 27 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通过国家立法的形式,不仅使南京大屠杀死难者,而且对所有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惨遭侵略者杀戮死难的同胞,上升到国家层面进行公祭。这是人民的记忆,民族的记忆。

  《南京大屠杀档案》和《慰安妇——日军性奴隶档案》,同时申请列入联合国人类记忆遗产名录,既是维护战后秩序的必要办法,也展示了中国人民维护亚洲和平、世界和平的坚定信心。世界记忆遗产保护的是那些不可再生的,可能会消失的人类记忆。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出发点皆在保护人类共同的记忆。这个记忆既可以凝聚一个国家和民族的信念和力量,也能够引起全世界一切热爱和平的人们的共鸣。

  中央档案馆连续 45 天,每天公布一份日本战犯的档案,公布就是要震慑日本的那些美化侵略历史的人。上述这几项举措是对日本历史否定论者打出的重拳,并且是组合拳。我们寄希望于日本国民的自觉与自省,此次有成千上万日本民众反对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就是一例。但我们也不能过高地估计日本人的历史认知水平,有时采用一些措施,促进其反思是必要的。二战国际大屠杀和民众受难的历史告诉人们,对法西斯和军国主义者,人类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因为和平从来就不是祈求出来的。

  参考文献:
  [1] 宋志勇.揭秘“东京审判”[N].民主与法制时报,2013-10-28(16).
  [2] 缺乏历史担当,贻害无穷[N].人民日报,2013-08-15.
  [3] 俄公布二战伤亡精确数据共有 2 660 万人战争中丧生[N].北京青年报,2005-05-09.
  [4] 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1899 年 7 月 29 日海牙第二公约)[Z].
  [5] 薛世孝.抚顺平顶山惨案始末[J].当代矿工,2003(1):50.
  [6] 王其永.天镇“八八”惨案[J].文史,2008(5):36.
  [7] 蒲丰彦.中日战争时期在广东三灶岛的日本农业移民[J].抗日战争研究,2004(4):56.
  [8] 刘大为.抗战忆闻——魂牵梦系的潘家峪[J].党史纵横,1995(10):4-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