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年英美战争缘起、经过及影响

所属栏目:世界史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1812 年英美战争又称第二次独立战争,是美国继独立战争后与英国进行的第二场战争。这场战争对于美国的影响深远,比米斯更指出“假如没有1812 年战争,联邦在 1865 年就不会胜利”。[1]由此可见,1812 年战争在美国历史上可谓举足轻重,是美国历史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从美国历史发展的脉络考察,可以清晰地看出这场战争是美国开始摆脱重商主义、发展近代工业并进而成为世界工业大国的一个重要阶段,正因为这场战争的结果,才使美国脱离了独立后一段时期内的发展轨迹,走上了强国之路。本文拟对 1812 年英美战争作一考察,以就教于方家。

  一、1812 年战争的缘起与经过

  1783 年的《巴黎条约》英国承认了美国的独立,但跨大西洋的经济关系并未发生本质性变化,不列颠依然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着北美的经济命脉。英美之间不平等的贸易关系与航运限制使得美国几乎完全丧失了传统的西印度群岛市场,本土的制造业又在廉价英国商品的冲击下损失惨重。与此同时,大英帝国虽然在外交上承认了美国的独立,但“卷土重来”的念头仍然没有从不列颠绅士的脑海中淡出。英国拒绝放弃在今天美国西北部占据的军事要塞,还时不时地通过印第安人与白人移民的矛盾牵制美国向大陆深处的扩张。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独立的美利坚长期掌控大权的却正是对持续拓展国土直至控制整个北美大陆念念不忘的南部与中北部鹰派势力。美国前五位开国总统中,竟有四人出身于遍布种植园的弗吉尼亚州,以至有“弗吉尼亚王朝”之称。而这五位总统当中唯一的例外,是出身于北方马萨诸塞州的第二任总统亚当斯,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扩张主义者,在任时曾公开警告俄国: “我们的目的……,美国绝不干涉欧洲的政治事务,同时期待和希望欧洲国家同样不要把他们的原则扩散到美洲,或以武力使本大陆的任何一部分屈从于他们的意志。”[2]1812 年初,已卸任的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的“今年将加拿大地区兼并,包括魁北克。只要向前进,向哈利法克斯进攻,最终将英国势力彻底逐出美洲大陆”的言论,就是美国鹰派势力野心急剧膨胀的绝好写照。[3]战争的背景是拿破仑的战争已进入白热化状态。为确保对法国的海上封锁,皇家海军对开往法国的船只不问国籍一概捉拿,还强迫大批美国水手到英国舰队上干活。这种完全无视合众国主权的“抓丁”行径,理所当然地激起了美国公民们的强烈愤怒。

  1807 年 12 月,在英国海上封锁不断强化的形势下,为了减少美国商船的损失,美国政府被迫实施“禁运法案”,禁止一切美国船只离港,这一法案的实施不仅致使美国航运业损失惨重,还使得国内堆积如山的谷物、肉类和烟草无法向海外出口而导致价格崩溃。在相关业主强烈不满的压力下,1809 年3 月上任的新总统麦迪逊撤销了“禁运法案”,以“贸易管制条例”取而代之,允许与英、法以外的国家通商。接着,麦迪逊政府又做出了外交努力,于1810 年宣布实行“第二号梅肯法案”,以修改封锁法令,停止拦截美国船只为前提,恢复了同英、法两大交战国的贸易。然而,傲慢的大英帝国完全没把大西洋对岸这个年轻的国家放在眼里。皇家海军继续大肆拦截美国船只,英国政府内的强硬派甚至还为美国西北部的印第安部落撑腰,为美国制造麻烦。

  随着东面的大西洋和西面的北美大陆上商船被扣押驻军移民被袭击的消息不断刊登在报纸上,主战派的呼声一日高过一日,终于占据了绝对优势。就这样,1812 年麦迪逊总统代表美国正式向英国宣战,美国独立后的第一次对外战争揭开了序幕。

  此时美国与英国相比仍然处于绝对劣势。1812年美军进攻加拿大,被英军击溃,丢失了底特律等几座城市和要塞,美国陆军在与英军的作战中不堪一击,美国海军却取得了一些胜利。1813 年初,美军进攻底特律,再次被英军击溃,4 月,美军在安大略湖舰队支援下攻占加拿大首府约克。9 月 10 日,美大湖舰队在伊利湖击败英舰队,10 月 5 日美军击败英国与印第安联军。10 月进攻蒙特利尔,被英印联军击溃。年底英军反攻,占领乔治堡。同时英国海军封锁了美国海岸,有效地打击了美国私掠船。

  1814 年 8 月,英军调集重兵从加拿大发动进攻,25日攻占华盛顿,焚毁了国会大厦和白宫,后被阻于巴尔的摩。9 月英军水陆并进向纽约,中途海军被歼灭,撤回加拿大。12 月 24 日英美双方签定《根特和约》,英国确认美国独立。在这段时间由于通信落后,英军仍在进攻新奥尔良,被美军击退,战争结束。

  二、战争对美国国内的影响

  这场战争使新生的美国意识到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大环境中必须发展自己的经济,特别是新兴的工业经济才能维护国家的主权与独立。在美国独立后的一段时间内,美国的政客中有相当一部分人轻视工业的发展,其中尤以杰斐逊为甚。在 1784 年他说: “在土地上劳作的人民是上帝的选民,如果上帝曾经有过特选子民的话,上帝使他们的胸怀能容纳他特有的丰富和纯真的美德,只要我们尚有土地耕作,让我们千万不要再希望看到我们的公民拥挤在工作台旁或是摇动纺织杆吧! 虽然农业中也需要木匠、泥瓦匠和铁匠,但是,就普通的加工制造业说,让我们的工场仍设在欧洲吧! ”[4]尽管这一时期汉密尔顿等人大力呼吁发展美国的制造业,并做了大量的工作,鼓励制造业的发展,但由于当时美国独特的地理、政治与经济环境,这一努力十分艰难。

  1812 年战争后,杰斐逊等人开始改变自己对工商业的认识,特别是 1815 年以后英国工业品大肆倾销美国,造成美国制造业危机时,杰斐逊充分意识到工业的重要性。他说道: “制造业现在对我们独立的必要性犹如对我们生活的舒适的必要性一样”。[5]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制造业取得长足发展。

  1812 年普罗维登斯纺织工场使用纱锭的总数为60 000多个,1815 年便迅速增至 50 多万个。一些商人和工场主还致力于改进技术。弗兰西斯·洛厄尔到英国学习纺织技术,回国后制成动力织机,他在一些商人的资助下成立了波士顿制造业公司,资本额为 40 多万美元,并在马萨诸塞的沃尔瑟姆成功地开办了新式纺织工厂。他还创立了实行成本核算和分车间管理的“洛厄尔制”,形成了有美国特点的工厂制度。[6]“在 1812—1815 年第二次对英战争后,美国出现了开始近代工业化的有利条件。美国扫除了发展民族工商业的最大外部障碍。大规模领土开拓和西进运动,又为工业化的开展提供了广阔的国内市场。与此同时,一系列反映工业化开始的重大事件相继涌现。”[7]战争使美国人的民族自豪感进一步加强。这场与大英帝国的战争为美国赢得了极高的国际声望,使美国民众的爱国热情高涨。

  在战争中美国民众特别是南部地区的民众组织民兵的热情高涨,在新奥尔良一役中,其民兵为美军的获胜的关键因素。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位共和党领袖就如此说: “我们并未得到一条涉及强征海员和枢密院谕令、或者涉及赔款的条款,但是胜利落在我们的旗帜上,无敌的护符不再属于海洋上的暴君了。”[8]499在这次战争中出现的《星条旗》成为美国的国歌,更使美国人的爱国主义情怀有了抒发的道具,美国人的国家认同感也进一步得到加强。在美国独立后的一段时期内,汉密尔顿为首的联邦党人与杰斐逊为首的民主共和党人,就国家发展的方向、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权利的划分、国家的财政政策、对外关系等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特别是在如何处理与在当时陷于拿破仑战争的法国关系上双方互相攻讦,达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然而在这次战争中由于部分联邦党人采取亲英立场,特别是 1814 年12 月哈特福德会议使得联邦党人的声誉严重受损,最终销声匿迹,从而基本保证了在战争条件下国内政局的基本稳定。艾伯特·加勒廷就自豪地说:“战争振兴和恢复了原为革命所赐予、其后日渐减弱的国家感情。人民更加成为美利坚人,他们在感觉上与行动上都更像是一个国家了。”[8]499战争使美国人意识到国家常规军事力量存在的必要性。

  在 1812 年战争之前,美国政府没有基本成型的兵役政策,战时主要靠志愿军与民兵,一旦战事发生,必然手忙脚乱穷于应付,当这次战争爆发时,美国的常备军只有区区七千人,海军只有六艘快速战舰。在与英军的较量中,除了海军在五大湖尚有不错的战绩外,陆军是屡尝败绩。同时各州政府也并不支持国家军队的建设,而是极力保持州的自主权,所以出现了战场上各州的民兵人数远远多于装备远远好于联邦军队的现象。

  战争中美军的表现使美国人充分意识到军队的重要性,在战后一段时间,军队正规化建设思想逐步占了上风,职业化军队的地位显得越来越重要,从而使偏重民兵的状况得到扭转,民兵开始退居次要地位。门罗时期的陆军部长卡尔霍恩提出了一项以正规军为国防支柱的新军事政策,主张保持一支在战时可以立即扩大的正规军队。[9]这一主张得到了国会的支持,从而使美国军队的战斗力有了较大的提升,这在以后的美国对外扩张的战争和内战中得到了体现。从 1812 年的战争中美国人还认识到,缺乏训练有素的军官是难以取得战争胜利的。因此,战后美国对军事教育十分重视。在 1815 年战争结束时,美国最早的陆军军官学校———西点军校濒临瓦解的厄运。政府采取有力措施,扶持了这所军校并使之复兴。1817 年,詹姆斯·门罗总统亲临西点视察,将极不称职的原校长奥尔登·帕特里奇交付军法审判,任命西尔韦纳斯·塞耶接替校长。塞耶任校长后,加强了对高质量职业军官的培养。他以法国军校教育为摹本,起用马汉等着名军事教授,对学生讲授军事艺术和科学知识,同时,学校还翻译和介绍了诺米尼《战争艺术》等外国军事文献,开展科研工作。[10]除西点军校外,战后美国还相继建立了其他一些军事专业学校。这些军事院校为美国培养了大批军事人才,有力地促进了军队结构的改善和军官队伍素质的提高,为美国的崛起打下了军事实力的基础。

  三、战争对美国国际环境的影响

  1812 年的战争使美国人意识到,对于新独立的美国而言,最有可能招致干涉与侵略的就是与欧洲的强国发生冲突,特别是当时第一强权的英国的侵略。如果美国不能“韬光养晦”,贸然插手欧洲的事务,必然要与列强产生摩擦,从而招致大国对美国的侵略。《根特和约》签订,美国人放弃了对加拿大的扩张要求,从而在英美关系发展中排除了一枚定时炸弹,使英国人对美国的敌意大大降低。同时在面临与英国的争执时,美国政府都表现出和解的一面,如 19 世纪 30—40 年代的美加边境的矛盾与俄勒冈地区的归属等问题,美国都表现出了将问题控制在外交谈判层面的意愿,使问题得到了和平解决。

  “1815 年……成为一个转折点,而且是美国与欧洲分道扬镳的起点”。[8]503战争结束以后美国对外政策有了很大的转变。首先,美国政客进一步退守华盛顿的遗训,严格奉行对欧洲的中立政策,积极致力于对美洲的扩张,同时在世界其他地区与英国协调政策。杰弗逊曾告诫后来的总统门罗: “英国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因此,它的友谊是值得争取的。”[11]在海外的商业和文化扩张中,由于缺乏军事实力和相对特殊的历史传统,美国自身不可能耗费太多的力量去打开落后国家的门户,在外交政策上只能表现为尾随其他大国炮舰之后的渐进式扩张。

  英国是当时最强大的殖民帝国和海上霸主,美国正是尾随在英国的炮舰之后,才打开了通向世界各地的贸易和文化通道。

  同时,这一时期英国政府的对美政策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两次与美国的战争使英国人意识到美国人的抵抗意志是十分顽强的,对于英国而言,劳师远征其代价是相当不菲的,甚至有点得不偿失。英国 19 世纪的外交家斯特拉福德·坎宁曾写道: “我们可以用战争手段迫使他们( 美国人) 暂时屈服从而得到我们所需要的利益,但是他们不会长久地接受失败。……尽管美国人在谈判中显得桀骜不驯,但与之针锋相对将会使我们一无所有。……在那些不值得我们竭尽全力保卫的地方( 北美) ,他们总是占据着优势。”[12]与此同时,欧洲的局势也令英国人十分担忧: 拿破仑虽然被打败,但欧洲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强权———俄国,其在欧洲的地位因拿破仑的失败而得到提高,特别在中近东地区对奥斯曼土耳其的压力愈来愈大,已经严重威胁了英国在这一地区的重大利益。而普鲁士的逐渐崛起和其军国主义的传统也使得英国人心中不安,所以英国人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欧洲,对于美洲则希望尽量保持与美国的和平关系。在《门罗宣言》出台后,英国人虽然表示不满,但也没有更多地阻挠其施行的具体措施。

  为了维护英国在南美的利益,英国人还在一定程度上支持美国,坎宁首相就说大英帝国的海军愿为《门罗宣言》的后盾。[13]从 19 世纪 20 年代以后,英美两国之间虽常有摩擦,但两国之间始终维持着和平的状态,与世界第一强权的和平相处,为美国的迅速崛起提供了有力的外部环境。

  四、结 语

  1812 年的战争对于美国而言,是一次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战争,美国人利用各种条件成功地抓住了机遇,为近一个世纪的快速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这中间的过程无疑能给人较多的启发。可以这样说,1812 年的这场冲突改变了美国的发展轨迹,它是美国与英国关系的转折点,更是美国崛起的起点。

  [参考文献]

  [1] [美]S·F·比米斯. 美国外交史: 第一分册[M]. 叶笃义译. 北京: 商务印书馆,1987: 189.

    [2] 王玮,戴超武. 美国外交思想史[M]北京: 人民出版社,2007: 10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