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经济的外向型特点及其对统一运动的影响

所属栏目:世界史论文 论文作者:/

  众所周知,意大利在中世纪里长期处于分裂状态,直至1870年最终完成政治上的统一。意大利的长期分裂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意大利经济的外向型特点和南北经济水平的差异。

  外向型经济是指以利用国外市场为目标、主要从事出口贸易的经济形态。意大利的地理形态和历史进程决定了意大利经济的最大特点是经济活动的外向性。

  一

  (一)农业经济的外向性中世纪晚期意大利的农业贸易,相当符合以进出口贸易为主、以利用国外市场为目标的宗旨,呈现出极为显着的外向型经济的特征。

  意大利的农业发展在各地呈现出一种不均衡的态势,仅从粮食产量和自给自足的程度便可以看出双方的差别。虽然北意大利也拥有自己的农业区,但它的粮食市场的供应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是充足的。“在14世纪早期,佛罗伦萨每年从其领地上收取的粮食只够5个月的使用;在15世纪中叶,热那亚每年约消费小麦22 000吨,但是它从自己的内陆根本得不到谷物;而威尼斯的需求量更大,也不能自给自足,尽管它在中世纪后期开辟了广大的大陆地区。”

  [1]

  相比之下,南部却因人口稀疏和土质总体的优势,取得了粮食的盈余。因此,需求与供给必须通过贸易来达到平衡。

  意大利的农业流通分为半岛区域的内部贸易和海外的国际贸易两种,而后者占据主要位置。

  以谷物贸易为例,以 “意大利的粮仓”闻名的西西里,在丰年可以有大约达总量的1/3的谷物盈余。

  14世纪早期,西西里每年向北意大利出口大约86 000夸脱的小麦,[2]可是这样也无法满足北部的需求,即使将最高年产量全部运往热那亚,也只能满足其22 000吨需求的不到10%.

  因此,热那亚和威尼斯从海外和周边国家大量进口粮食。

  其它的生活必须品则是主要销往国外而不是意大利本土。西西里的糖、阿普利亚的油和伦巴第的菘蓝、藏红花都对国外市场的依赖甚于本国的市场。西西里的糖在15世纪就销往欧洲中部和北部。与其说这些意大利的农产品是为了满足自身的需求,还不如说是为了满足国外的需求更为恰当。

  (二)手工业原料对国外的依赖意大利的手工业相当发达,特别是纺织业,是支撑其商业贸易的一大支柱。然而意大利手工业的原料,如明矾和羊毛等都相当依赖国外的进口。

  明矾是印染工业的必备原料,并且具有极大的经济价值。直到15世纪,意大利毛织品加工者一直完全依赖于从国外进口明矾。[3]

  热那亚商人和威尼斯商人垄断着小亚细亚明矾的贩运权,利润高达333%.当开俄斯岛发现了当时世界上含量最丰富的明矾矿后,热那亚商人马上将其纳入囊中。可以说,威尼斯和热那亚掌握着意大利全境的明矾进口贸易。

  意大利纺织业所需的重要原料羊毛也依赖于国外市场。在14世纪早期,意大利人控制了英国的羊毛贸易,佛罗伦萨商人代替教廷在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等地收税时就喜欢将收取的税款在原地购买优质的羊毛,运抵佛罗伦萨后再将原料卖出。

  16世纪中期,西班牙约有一半的羊毛被送往意大利。佛罗伦萨还从苏丹领地和突尼斯进口优质羊毛来弥补不足。根据统计,14世纪的意大利有90%的羊毛通过进口获得,只有10%左右的羊毛是来自意大利本地。

  意大利棉织业中的棉花原料也依赖国际市场,14、15世纪,佛 罗伦萨、威 尼 斯、比 萨、西西里等地会从土耳其、希腊和叙利亚等地获取大宗棉花,通过转运或直运方式进口回意大利本土。[4]

  至于丝绸业的原料,一般从里海地区、黑海沿岸、土耳其斯坦、波斯内地、小亚细亚、叙利亚、希腊和西班牙进口。据此可以看出,意大利手工业的原料多来自于海外,对国外市场相当依赖。

  (三)商业市场的海外化中世纪晚期意大利国内生产的各类产品,是以国外市场为主要销售目标的。其中,织造业、服饰品和艺术品的织造产量巨大且工艺上乘,在国际市场上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意大利的布匹、呢布等织造业产品多销往国外市场。佛罗伦萨的呢布出口在1338年达到90000匹,[5]产品的出口率达到90%,只有10%被本地消化,这不能不说是其羊毛业产品贸易外向型的表现。意大利工艺品的销售也是以国际市场为主。陶器和玻璃制品在当时便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14世纪早期至15世纪,威尼斯的玻璃珠生产的数量非常大,并同时远销东方和西欧。[6]

  (四)银行业的国际化意大利银行的顾客中居首要地位的是教皇、国王和权贵们。教皇是意大利国内银行业的最大顾主,银行家给予教皇格利哥里十一世400 000弗洛林 的 贷 款,占 了 银 行 业 海 外 全 部 贷 款 的14.2%.同样地,意大利各银行对欧洲各国君主也经常慷慨解囊。热那亚的银行为了路易九世的十字军东征,贷出了大约80 000巴黎里佛;佛罗伦萨的银行家借给安茹的查理大约250 000里佛图尔努瓦。[7]

  在中世纪晚期,意大利的银行控制了英国的财政。

  1299年爱尔兰的全部税收都转让给 意 大 利 的 银 行,以 偿 付 贷 款。而 且 从1304年4月1日到1911年5月30日的几乎全部关税收入都落入意大利商人的手中。[8]

  可见,意大利的银行业主要以国外市场为主,并从海外获取了极大的财富。

  由上述可见,意大利的经济无论是在粮食产业的流通还是手工业的原料与商品的销售,乃至金融领域都是以利用国外市场为目标,以进出口贸易为主的,其经济构成以外向型为最大特点。

  二
  
  意大利的经济发展自12世纪以来就呈现出严重的不平衡状态,各区域之间经济形态迥异,各自独立,形成了不同的经济传统,这也成为意大利经济构成的另一重要特征。这种地区差异以意大利南部和北部的对立最为明显。

  (一)农业的南北差异在农业方面,南北差异比较明显。总体而言是北方的发展优于南方,具体表现在垦殖拓荒、农业技术与工具使用、水利灌溉以及经营方式等方面。

  在农田开垦和耕地拓殖方面,意大利北部开展得较为迅猛。在10到14世纪早期的伦巴第平原,大片的平原、森林和沼泽被开垦为耕地,而过去没有开发的阿尔卑斯山谷高坡的草原也得到了开垦和殖民。[9]与北部相比,意大利南部的垦殖活动进展缓慢,且都集中在阿普利亚、坎帕尼亚、阿布鲁滋、撒丁岛和西西里沿岸等地。在意大利各地,农业技术和工具差别较大。在意大利中部出现了一种佩蒂卡里厄姆 (peri-cardium)的无轮轻型犁。在伦巴第南部人们习惯使用的普罗姆 (ploum)犁,犁头是铁制的。

  当农业革新在意大利北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时,意大利南部仍在使用原始地农具和带有罗马名字和样式的牛车。在利用自然资源上,北方率先引进了新式的风车,使用新式的水力磨坊等。在水利灌溉方面,1300年的帕尔马和波伦亚的农田和草地上都修建了排水和灌溉系统。通过修建排水渠、堤坝、运河和沟渠,大片的农田变得肥沃而高产。

  众多运河也为航运、水利作坊和机械动力提供了条件。在经营方式层面,北方的发展也较南方更为进步。1300年,意大利北方的农奴阶层已经消失,使用雇佣劳动的情况比较普遍,而此时的南方依然流行大土地所有制,使用农奴耕作在那里存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在西西里,几乎没有劳动租金的痕迹。而在意大利中部,却几乎没有庄园的存在。技术先进与否是生产力水平高低的直接体现。意大利南方的虽然农业发达但是技术水平不及北方,特别是在农业工具和自然能源的利用上,因此意大利的农业生产力水平是北方高于南方的。

  (二)南北手工业技术的优劣意大利南、北双方在手工业方面的发展也存在着很大差异,北方在纺织业、冶炼业、制革业以及航海造船等领域的技术领先于南方。

  在织造业领域内,北方的劳动专门化和多样化是南方同行业所无法想象的。单在13世纪的佛罗伦萨羊毛工业中就有25种不同的职业。佛罗伦萨的羊毛公会将工人分为洗涤者、漂白者、选别者、纺渍者、织布者和检验者、书记等,把他们集中在一起,使用公会的原料、工具和机器来进行生产。[10]北方在冶炼技术方面也远远领先于南方。

  13世纪,铸铁 (在摄氏1535度以下融合而成)开始取代锻铁 (在摄氏800度以下软化而成),钢开始出现。在米兰、帕维亚、威尼斯、卢卡和佛罗伦萨,生产胄盔、胸甲、刀剑、盾牌和其它军器的作坊生意兴隆。铸钟匠、锁匠和铁器师傅的人数成倍增加。而在南方,只有那不勒斯有生产军器的作坊。

  在皮革技术改进方面,比萨的皮革工人做出了创新,将时间缩短至大约10天左右。[11]它不仅加快了军用盾牌的生产速度,也为新型服装找到了新的材料,从而使北方的比萨成为皮革技术革新潮流的领导者。在航海业和造船业技术上北方的领先也是明显的。在造船工序上,威尼斯、比萨改变了罗马时期的建造顺序,开始先造龙骨,再在龙骨上建造肋骨,最后在骨架上钉上船体的壳板。这种方法不仅可以使船身更为坚固还可以减少造船的费用。同时,圆体帆船代替了长型单层甲板帆船,使意大利船舶吨位平均增加一到两倍。13世纪开始使用的船尾舷,迅速代替了陈旧的、低效率的边舵,结果是船体更大,速度更快,操纵更灵敏,同时也更经济,因为它减少了100到200个划手及其食物和装备,大大增加了存放货物的空间。[12]

  (三)南北金融业的冷热态势金融业的繁荣主要是以意大利中北部为主,着名的银行都集中在佛罗伦萨、卢卡和罗马;而意大利的南部却几乎没有一家本地的着名银行。

  金融业繁荣所需要的一个主要条件就是要有一种稳定的货币。

  1252年,佛罗伦萨发行了自己的金币弗罗林,1284年威尼斯发行了金币杜卡特。意大利的南部却几乎没有能与弗罗林或杜卡特相抗衡的自己的货币。意大利的信贷业最早出现在10世纪末叶的威尼斯,到后来发展成为一种投资方式,即非家庭关系的人们集资从事商业的冒险。后来,投资集团通常同时购买数艘船或数项投机事业的 “股份”以分散风险。在14世纪的热那亚,这种股份变成可以转让,于是合股公司就应运而生了。最早的政府债券也于1157年在威尼斯发行。

  由于战争的需要政府向公民贷款,因为政府发现,借钱比征税容易得多。威尼斯不仅设立了特别的部门来管理此事,还发放了证明书作为归还借款的保证。

  1206年后,政府的债券变成可以转让的,成为了欧洲纸币的鼻祖。威尼斯的银行不仅开通了转账业务,允许部分顾客透支,也偶尔发行银行券。[13]保险业也在13世纪崭露头角,佛罗伦萨的巴尔迪在1318年接受保险陆路上的布匹让渡。

  南部无论是在银行分布的密度、信贷业的规模还是在政府债券的发行方面都远远落后于北方。既然整个意大利的金融中心在其中北部,那么以商品经济为依托所发展起来的货币经济,就其总体发展态势来衡量意大利中北部要明显好于南部。

  (四)南北城市的对比经济发展带给城市的就是其规模和人口的改变。

  1600年意大利的32个城市中,超过70 000平方公里的6个特大城市有3个位于意大利北部(热那亚、米兰和威尼斯),一个位于意大利中部(罗马),另两个位于意大利南部 (那不勒斯和巴勒莫)。[14]而面积在30 000至70 000平方公里的12个大城市中,除了墨西拿位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东北以外,其它的11个城市,如佛罗伦萨、波 伦 亚、 费 拉 拉、 帕 多 瓦 等, 都 在 意 大 利北部。[15]在人口方面,11至14世纪,意大利人口增加了两倍,达到1000万之多。[16]但是,人口上的变化在意大利也表现出不均衡性。从南北人口密度的对比上来看:

  13世纪期间,北方的托斯卡纳和伦巴第平原的部分地区人口密度超过每平方英里200人;而南方的王国那不勒斯每平方英里只有100人;在西西里,平均人口密度只有每平方英里60人;撒丁岛的密度更小。这种差距可能在中世纪后期更加拉大,城市人口数量的差距就更大了,13世纪末有26个主要城市拥有超过2万的人口,其中处于罗马南部的只有3座,而其余的23个城市中,5个在托斯卡纳,12个在北方平原。[17]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意大利经济发展南北差异较大。总体上商业贸易是北方比南方活跃,而工农业技术也是北方领先,南方无论在金融、贸易还是城市发展上都处于劣势。意大利经济的地区差异,尤其是南北的差异性将给意大利政治带来不可忽视的影响。

  三
  
  意大利经济的外向型特点和南北经济水平的差异影响了意大利的政治结构,对意大利的统一运动产生了消极的影响。

  (一)经济特点所导致的城市自身缺陷意大利经济的外向型和差异性导致城市经济发展的不稳定。城市经济结构的失衡、贸易风险所带来的资本萎缩和自由贸易的不利影响等经济特点,导致意大利城市自身的各种缺陷。

  经济活动的外向型是中世纪意大利城市的最大优势,但它的过度发展就会造成经济结构的失衡。意大利的毛纺业基本上是依靠进口原材料的,当15、16世纪社会大众对中档商品需求增加时,意大利的毛纺织业难以转向,因为用进口原料来生产中低档产品不仅不合算而且大量的原料进口也无法保证。随着英国、荷兰的呢布挤占了意大利的传统市场,使后者的经济失去了一个可靠的支柱。

  在各项经济活动中,远程贸易的风险比较大,而商人资本又比较脆弱。在这种情况下意大利商人极易将财富转移到土地投资上,从而阻断了商业资金的来源。比如在1570年至1630年间,威尼斯城市贵族纷纷退出商业活动转向土地投资;[18]阿马尔菲的公正文书也表明,当地的商人使用大量金币购买土地。[19]

  当资本从商业活动中被剥离后,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商业贸易的持续发展。资金的萎缩会影响到商业贸易规模的缩小,最后引起城市经济的衰落。

  意大利外向型经济的发展带来的是自由贸易,其特点之一便是缺乏政府的宏观指导。意大利实行自由贸易政策而非保护关税政策,其城市手工业技术在没有政府政策的保护下渐渐落后于其他西欧国家。此外,长期依赖于进口且关税很低,使其它的产品很容易进入意大利,本国的纺织业在价格和质量上无法与之抗衡,日益凋零。最终,自由贸易将整个意大利的经济导向低迷状态。

  上述经济特点导致城市经济的不稳定,这是意大利城市在发展中无法避免的自身缺陷。这种缺陷使意大利城市经济过于敏感,随着国际大环境的动荡而摇摆不已。一旦城市经济衰退必将引发意大利整体实力的下降,使意大利的政治就更没有了统一的保障。

  (二)意大利北部城市化进程与政治统一的矛盾意大利经济带来了政治上的松散。在意大利北部的波河平原,以一个城市为中心的、有着独立主权的城邦在外向型经济的滋润下成为城市共和国。意大利本土的城邦化在某种意义上是商业利益的集团化。对外的商业扩张使城市间的经济联系加 强,交 换 和 贸 易 将 意 大 利 城 市 连 为 一体。[20]

  首先,中心城市需要其周边提供一定量的生活必须品、特别是粮食来保证城市的基本消费;而周边也期望有一个中心力量来保障其生产的顺利进行,不受骚扰。于是,中心城市与周边的农村结成利益联盟形成一个小城邦。其次,在对外贸易和商业活动中,处在相同地区的小城邦为了加强力量对抗外国的竞争而集结起来,围绕着一个更大的中心城市来获取更大的商业利益。

  当意大利北部各个城邦在集团化过程中形成了较有实力的城市共和国时,彼此势力均衡而且相互牵制,使当时的意大利无法完成政治上的统一。

  此外,南北经济差异的扩大,使北方的各城市共和国相对于南方西西里王国有更为一致的利益。当南北利益出现纷争时,北方力量的联合足以抵挡南方的势力,南北两方出现的僵持局面更不利于意大利的政治统一。

  (三)城市间的竞争与外部势力的入侵当城市国家为各种利益相互争斗,而整个意大利又没有一个真正有力的引导力量时,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以战争为表现形式的实力的较量。尽管有着相同的信仰,属于同一民族,说着同一门语言,但在利益面却是枉然。

  不同商业区域的城市之间的斗争十分激烈。

  1425年米兰与威尼斯的商业战争爆发,佛罗伦萨、费拉拉和威尼斯之间亦相互敌视。即使是在同一商业区域,城市间的斗争仍很频繁。在伦巴第地区,米兰在塔那洛河和波米达河汇合处建造了亚历山大城,阻断了热那亚和巴费亚的商路,使巴费亚破产而热那亚的北方贸易受损。与此同时,各个城市为了夺取胜利不惜与外国势力勾结。

  1508年12月,由于威尼斯共和国借驱逐法国之机大肆扩张领土,所有反威尼斯的势力联合起来建立了 “康布雷同盟”,共同对威尼斯作战。该同盟成员包括西班牙、法国、罗马教皇、神圣罗马帝国和佛罗伦萨、费拉拉、曼图亚及其他意大利国家。米兰和法国联合,那不勒斯依附了西班牙。外国势力的加入使意大利的统一问题更为复杂,但这一切却是起源于城市间内部的斗争。

  (四)统一的内耗城邦的根本精神是独立与自治,它要求城邦居民对城邦付出最高的忠诚,但仅仅是对城邦而言。因此当欧洲各国的势力进入意大利时,只要确保其城邦自治,米兰就可以依附法国,而那不勒斯就能从属西班牙。但是如果要城邦放弃独立来形成一个统一的意大利,城邦及其人民会觉得他和他的城邦受到了限制,自治和独立的原则受到了侵犯。这种思维的结果使意大利城市共和国无法上升到一个国家。如此,为各自利益所造成的争斗成为了意大利统一的内耗,这种内耗使意大利没有一个城邦有一统全国的实力。

  经济发展的要求绝不是简单的政治统一就可以解决的,方法有很多种,道路有许多条。或许,国内政治的分裂所造成的捐税的繁复引起的成本上涨是商人和政府所不愿看到的。但是如果意大利商人根本不看重国内市场的话,那统一的要求根本就是无济于事。经济的发展如果增加的是以独立城邦为基础的竞争,其结果就是城市之间离心力的增加。经济所要求的统一如果是带有主权性质的统一的话,那在意大利各城邦完全可以由谈判、互惠和条约来解决国内市场的统一问题。经济所要求的不完全是放弃主权来进行的市场的统一。也就是说,市场的统一问题和政治上的统一根本就是两回事。

  综上所述,意大利的外向型经济和南北经济的差异,一方面使意大利政治结构松散,众口难调;另一方面,经济活动的重点在国际市场,城市对国际市场的关心甚于国内市场,海外利益甚于国内利益,对国内市场的投入很多也是国际转运贸易的附属物。意大利既然无心于国内的经济活动也就不会产生建立国内统一市场的要求,意大利也就没有实现政治统一的经济前提。因此意大利政治上的长期分裂是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意大利的经济构型对国家的统一运动造成了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

  参考文献
  
  [1]波斯坦着.王春法译.剑桥欧洲经济史 (第一卷)[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2:333.
  [2]J.H.Mundy and P.Riesenberg.The Medieval Town[M].Princeton:N.J.,Van Nostrand,1958:31.
  [3]汤普逊着.徐家玲译.中世纪晚期欧洲经济社会史 [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379.
  [4]M.F.Mazzaoui.The Italian Cotton Industry in the Later Middle Ages,1100~1600[M].Cambridge 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1:43-52.
  [5]奇波拉着.徐璇译.欧洲经济史 (第一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8:237.
  [6]Corning Museum of Glass.Three Great Centuries of Venetian Glass:A Special Exhibition:1958[M].Whitefish,MT:LiteraryLicensing,2011:13.
  [7]奇波拉着.徐璇译.欧洲经济史 (第一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8:264.
  [8]汤普逊着.徐家玲译.中世纪晚期欧洲经济社会史 [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2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