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期日本对中国共产党的研究综述

所属栏目:世界史论文 论文作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下简称“二战”)结束前,日本运用现代社会科学方法对当代中国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其成果在数量和影响方面均居世界领先地位。①20 世纪20 年代后,随着中共开始登上历史舞台,随着中共在中国社会影响力的与日俱增, 为了服务于其侵略中国的需要,日本方面开始对中国共产党给予高度关注,开展了大规模的研究。 其研究体现出了鲜明的特点。

  1 起步较早,持续关注

  日本是海外对现代中国的研究起步较早的国家。

  早在自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就开始对现代中国的研究。

  20 世纪 20 年代初中共诞生后不久, 日本就对新生的中共给予了关注和研究。

  1923 年 , 峰村新一郎翻译的甘露德 (RodneyYonkers Gilbert)编写的《共产主义与中国》由世界思潮研究会出版。[1]

  该书虽然不是由日本研究者的研究成果, 但该书是日本出版的较早涉及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论着。

  1925 年长野朗所着的 《中国工人及工人运动:世界的威胁》一书出版。该书第十四章“工人运动”的第二节“政治团体间的关系”,作者专门论述了中国共产党与工人运动之间的关系。[2]

  该书是日本学者较早涉及中共,并对中共进行论述的论着。

  长野朗所着的《中国的社会运动》一书于 1926 年3 月 28 日出版。 该书的第六章为“中共的诞生及其加入国民党”;第七章为“中共加入国民党后,国民党的组织状况”;第八章为“国民党内讧”;第十章为“国民党与共产党”;第十一章为“广东共产党的建设”.[3]上述五章主要就是对 1920 至 1926 年的中共以及中共与国民党的关系等方面的研究。 该书的上述内容是日本研究中共及其历史的最早成果。

  ②同年 4 月 30 日,佐佐木到一所着的《中国国民党的历史及其分析》一书出版。 该书的第四和第五部分分别为:“共产国民党”和“排斥共产主义的兴起”.这两部分主要记述了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情况,以及孙中山去世后,国民党内的右派对于共产党的排斥等情况。[4]

  1926 年 8、9 月,橘朴的《中国共产党的阶级斗争观》发表。该论文是日本最早关于中国共产党的专题研究论文,其内容主要是关于中国共产党诞生后至 1926年间, 中共领导的革命运动以及中共对相关问题的看法。[5]

  日本最早出版的关于中共研究的专着是由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满铁”)庶务部调查课的佐田弘治郎组织编译的、 于 1926 年 12 月 10 日出版发行的《中国共产党之现行条约观》。 该书是根据当时中共的机关刊物《向导周刊》社编印的《不平等条约》翻译的。[6]因此并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日本研究者的成果。

  由日本研究者完成的首部中共研究专着应为 1927 年出版的《近期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一书。 该书主要探讨了大革命失败前后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情况, 其中与中共有关的部分章节为:国民党的分裂,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运动,共产党领导下的工人运动,党的组织、政策的变更,新政策,土地革命,与国民党的关系,对共产未来的各种预测。[7]

  1924 年,清水安三的《中国当代新人物:旧人与新人》 对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和李大钊进行了介绍。关于陈独秀,该书主要分五个部分进行了较为详细的介绍:其一,政治革命,主要介绍了辛亥革命时期的陈独秀;其二,思想革命,主要介绍了陈独秀从政治革命转向思想革命,并论述了陈独秀创办《新青年》杂志的过程, 以及新文化运动兴起的尊孔复古逆流的思想文化背景等;其三,文化运动,主要介绍了陈独秀在五四时期的活动;其四、反宗教运动,主要介绍了陈独秀参加的反宗教活动,并说明了陈独秀反宗教的理由;其五、社会主义,简要介绍了陈独秀参加的革命活动,并说明陈独秀为中共领导人。 该书对于李大钊介绍的相对简单,主要介绍了李大钊从早年求学至 20 年代的主要经历。其中重点介绍了李大钊参与的反宗教活动。同时也提到了李大钊与苏俄方面进行的联系等活动。[8]

  该书虽然对陈独秀和李大钊并没有完全从中共创始人角度加以深入分析。 但是,该书将陈独秀、李大钊作为当时中国出现的新人物加以介绍, 也显示了作者他们的关注。

  日本对中共的研究不仅起步较早, 而且自 1923年开始就持续不断地进行关注和研究。笔者以“中国共产党”、“支那共产党”等为主题词对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进行检索,排除重复后,累计获得 1923 年至 1945 年间 496 部(篇)日本的中共研究专着或论文。由表 1 可知,自 1923 至 1945 年,日本始终对中共给予了关注、研究。 其中,1923-1940 年间,除 1935、1939 年较上年度有明显下降外,关于中共研究的整体趋势呈逐年提升的态势。 1930、1937 年则出现较上年显着提升的现象。 1941 年之后,日本关于中共的研究出现了逐年下降的态势。1941-1945 年间,各年度的成果数量分别是:38、31、25、9、3 部(篇)。

  1936-1942 年间是日本集中关注中共研究的阶段。根据表 1 数据显示,1936-1942 年更是达到了每年30 部 (篇) 以上, 分别为:35、70、39、31、58、38、31 部(篇),7 年间的成果数量占 1923-1945 年间全部成果的 61.1%.

  可见,相对于欧美国家直至 20 世纪 30 年代才开始关注中共,日本对中共的关注起步是比较早的;而且日本更是在世界上最早运用社会科学方法持续对中共进行研究的。

  2 反应及时,服务现实

  日本关注、研究现代中国、中共并不是源自于纯粹的学术研究动机, 根本原因是日本对华的现实政策使然。为了服务现实,必然要求日本对于现实中国有准确的把握,更需要对现实中国有及时的追踪、研究。 20 世纪 20 年代后,随着中共在国内政治舞台上影响力的日益提升,日本方面日益关注、研究中共也成为现实的必须。其中共研究也必然体现出反应及时,服务现实的特点。 这一特点具体体现在以下方面。第一,日本对中共的现状进行了及时地追踪、分析和研究。在近 500 部(篇)的中共研究成果中,有 270 部(篇)是直接关于中共现状的介绍、研究的成果,约占全部成果的 54%;日本对与中共相关的重大事件多数都及时进行了追踪、介绍、研究。如,反映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以及红军进行长征的《中国工农红军的进一步推却---瑞金的陷落及蒋介石的立场》;反映 1936 年红军东征的有:《中国工农红军侵入山西与“防共”的意义》;反映 1941 年中共开始进行的延安整风运动的《中国共产党的内部整肃》,等等。

  第二,机构作者,特别是政府部门在中共研究中发挥了主导性作用。就日本中共研究的总体状况看,机构作者的成果相对集中,个人作者的成果相对分散,机构在研究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在全部 496 部(篇)成果中,由机构完成的中共研究成果数量为 226 部(篇),这些成果分别由 89 个不同机构完成,平均每个机构完成了 2.54 部(篇)。 而另外的 226 本(篇)成果则是由 153位个人作者完成的, 平均每位作者完成了 1.47 本(篇)。 这说明机构作者相对集中, 个人作者则相对分散。 这一时期由政府部门完成的累计有 120 部(篇)成果,占全部机构作者成果的 53.1%,占全部研究成果的24.2%. 这也说明,政府部门在中共研究中发挥了主导性作用。

  政府部门在进行中共研究时, 其重点是关于中共的现实问题方面。 在 270 部(篇)有关中共现状问题的研究中,由机构作者完成的有 146 部(篇),占中共现实问题研究成果数量的 54.1%. 其中,外务省完成了 21部 (篇)、 满铁完成了 8 部 (篇)、 兴亜院完成了 8 部(篇)、陆军省 8 部(篇)、内阁情报部完成了 6 部(篇)。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时期,日本军方在中共研究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由军方相关部门完成了 20 本(篇)相关成果。军方相关部门既有政府部门如陆军省等,也有侵华日军部队,如: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中国驻屯宪兵队司令部、多田部队参谋部、华北派遣宪兵队等。

  第三, 研究成果无论是数量还是内容均是围绕现实而变化,直接为侵华战争服务。 众所周知,1937 年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因此,日本该年度的中共研究无论在数量上, 还是在内容上都直接打上了上全面侵华战争的烙印。 1937 年是“二战”结束前日本出版、发表中共研究成果最多的年份。1937 年日本方面关于中共研究的成果数量为 70 部 (篇), 占全部成果数的14%,较上一年度的 35 部(篇)增长了一倍。 其中,直接涉及中共与抗日战争, 并服务于日本侵华战争的论着就达 39 部(篇),占当年全部成果的 55.7%. 这方面的论着包括:其一,关于中共抗日政策方面介绍、研究的,如:《中共与抗日政策》。

  (2)关于中共领导的军队的状况,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外务省情报部编写的《中共军队》(《支那共产军を语る》) 一文。 该文先后发表于《盷报》 (44)、《宪友 》31(11)等期刊,当年还多次被其他论着收录等等。

  ①该文的主要内容包括:红军的改编、改变前红军的兵力及组织、中共军队的指挥(命令)系统、战术、军事政治教育工作、中共军队的重要性等。很明显, 该文完全是服务于日本侵华战争需要的。

  此外,这方面的论着还包括:中共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日运动的发展,如:第二国民会编辑部编写的《动く北支》 中就专门论述了中共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相关问题。

  《日本経済年报》(第 29 集)中也专门论述了中国共产党及其抗日运动的发展。

  1944 年,日本侵华战争的形势急转直下,其中共研究也直接体现出其现实政治中的力不从心。因此,该年度的中共研究仅有 9 部(篇),较上年度的 25 部(篇)急剧减少了 16 部 (篇)。 1945 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因此,其服务于侵华战争的中共研究也基本上完结。

  可见,“二战”结束前,日本中共研究的主要动力就是现实政治的需要, 服务现实是多数中共现状研究的出发点和动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