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总修院发展史是中国天主教本土化的缩影

所属栏目:文物保护论文 论文作者:/
2013年5月,河南总修院、北京辅仁大学两所近代天主教最高学府旧址同时获批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西合璧的本土化建筑风格是入选的主要原因。   本土化也称本色化。学术界认为,“本色化乃是两种不同的文化,当甲文化传至乙文化中时,甲文化在乙文化中找到落脚点与生根点,且甲文化之某些符号意义如何为乙文化所接受,同时在乙文化中生根发展,甚至于开花结果,其整体之过程及其中所遭遇之问题,我们皆可称之为18本土化过程’”。   刚恒毅认为,本土化是一个双向过程,有两层含义,一方面是指:基督徒信仰植根于本土文化并以本土的形式来表达’,“另一方面,这本土化的价值成为天主教信仰的一部分,从而充实这信仰”。   中国天主教的本土化肇始于430年前的利玛窦神父,但不幸的是由于:礼仪之争’等因素的影响,本土化进程被迫中断。   在近代的中国教会,外籍主教、神父占主导角色,要深入推进天主教的本土化,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需要大量培养中国神职,正如刚恒毅所说,:教区也应趁早就注意训练修士,等本籍人数足够时就让其建立圣统。’   要培养中国神职就需要建立大修院。20世纪20年代之后,中国天主教本土化的进程得以重启和加速,其重要标志之一就是大力举办大修院。从拨款和管理角度而言,这些修院可分三类:一是教区所属大修院,如太原、宣化、昆明等大修院;二是修会所属大修院,如上海耶稣会、兖州圣言会、嘉兴和北平遣使会、大同圣母圣心会、重庆巴黎外方传教会等都举办有大修院;三是直属教廷传信部的总修院,如香港的华南总修院、开封的河南总修院、汉口的两湖总修院等。本文以河南总修院为例,评述其在教产置办、建筑风格、培养对象、文化教育、管理方式等方面体现的本土化特征。   一、教产置办本土化   在教会档案中,河南总修院的外文名称为Seminario Regionale Honan-KaiFeng,其讨论筹建始于189’5年,当年3月’6日,刚恒毅总主教前往开封,会见河南省的全体主教,商讨举办总修院的问题。5月’9日,他又致函,指出有需要向教廷传信部正式提交要求,强调:在面对宗座代牧要负责培育本土圣职人员这至关重要的议题,有关时间、方法和个人意见的分歧,是不应有什么关系的。’   当时,河南省有南阳、卫辉、郑州、开封、洛阳、商丘、信阳7个教区,其中,南阳、卫辉、开封3个教区属意大利米兰宗座外方传教会,郑州、洛阳’个教区属意大利巴尔玛圣沙勿略会,信阳教区属德、美圣言会,商丘教区属西班牙重整奥思定会。   为了推进天主教的本土化、培养更多的神职人员,河南7个教区主教多次召开会议,经过认真协商,1899年联合呈请教廷批准举办大修院,传信部很快就有了回应,指定西班牙圣母圣心孝子会(Cordis Mariae Filius,简称CMF)会士到河南负责大修院的教学管理工作。   由于当时河南7个教区中有5个属意大利传教修会,因此意大利传教士率先对教廷这一决定提出异议,开封教区主教谭维新(NoeJoseph Tacconi)委派罗克信(Juigi Nogara)神父亲往教廷汇报,建议由意大利传教修会主持筹建大修院。从史料中可以看出,圣母圣心孝子会的两位神父遵从教廷的命令来到开封,原本以为是来进行教学管理的,但实际情况和他们的想象差距太远,到开封后他们发现修院还没有开始建设。   由于西班牙圣母圣心孝子会在河南没有传教区,加之在河南传教的意大利4大修会联合呈请,最后筹建河南总修院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他们的身上。   其时,在河南传教的4大修会基本情况如下:   米兰宗座外方传教会 (Pontifical Institute forForeign Missions,简称PIFM)。该名称于1926年5月6日出现,当时教宗比约十一世(Pius XI)把两个传教修院,即米兰外方传教会(1850年成立于米兰和罗马)圣伯多禄圣保禄宗徒会(1874年成立于罗马)合并。后者亦称为罗马外方传教修院。由于米兰外方传教会的规模比罗马修院大得多,所以宗座外方传教会保留它的架构及会规。1869年接管河南教务,管辖南阳、卫辉、开封三个教区。在河南有开封会院,意籍会士62人,1869年撤离河南。   巴尔玛圣沙勿略会(The Parma Foreign Soci-ety,简称S.X),亦称巴尔玛外方传教会。1895年意大利人给窦玛利亚!孔弗耳提创办于巴尔玛。1900年传入中国,1904年传入河南,1906年建立河南西境代牧区,1929年分为郑州、洛阳两个教区,在河南有郑州会院,意籍会士39人,1952年撤离河南。   圣言会(Societas Verbi Divini,简称S.V.D,),是一个国际性天主教传教修会,1875年由安诺!杨森神父(Arnold Janssen)创办于荷兰施太勒。会内修士发愿时,特别强调要庄严地敬念若望福音:圣言起初就有,圣言与天主同在,圣言就是天主AA其会士以德美两国人最多,故有:德美圣言会’之称。   1879年传入香港,1882年传入山东,先后在山东创建5个教区。1925年传入河南,先后在河南建立信阳代牧区、新乡监牧区,在河南分会共有会士54人。1948年撤离河南。   重整奥思定会(Ordo Augustinianorum Recol-lectorum,简称O.R.S.A),16世纪,天主教改组修会运动时形成于西班牙,1920年传入中国,先在开封教区传教,1928年建立归德监牧区,在河南分会有会士14人,1951年撤离河南。   开封教区主教谭维新多次视察选址,最后按天主教传统习惯、西欧各国的常规,选定距离城市较远、避开闹市的开封东郊羊尾铺村作为修建河南总修院的地址。在购买地皮办理契税时出现了一个小的波折。因为修建河南总修院的资金全部为教廷拨款,钱款一到位,买卖双方很快成交,教会拟以开封教区主教谭维新为代理人向河南省契税经理局申请办理手续,但契税经理局按国民政府的律令,以外侨不得在内地购置永业地产为由驳回,不予办理。谭维新主教几经努力,毫无进展,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派意大利籍传教士前往汉口向意大利驻汉口领事馆求援。意大利领事向国民政府外交部发出照会,声明河南各教区在开封购置土地系建立修院,地产房产均属天主教会而非私人财产。为慎重起见,国民政府外交部派参事靳志到开封进行调查。靳志,字仲云,开封人,光绪’9年(18903年)进士,当年毕业于京师大学堂译学馆,曾公派英国、法国留学,民国时期官至外交部科长、秘书,他和开封天主教徒徐魁元有亲戚关系。在靳志的斡旋下,河南省契税经理局最后以:天主教河南开封总修院’的名义办理了验契手续,总修院得以顺利营建。   教产置办从三个层面体现出本土化特点:其一,大修院的办学地址选在中国,选在河南当时的省会城市开封,而不是选在国外、省外,这体现了本土化的一个基本特征。其二,大修院的举办打破了修会的界限,这是本土化的重要体现之一。负责大修院的先是西班牙圣母圣心孝子会,后来变更为意大利米兰外方传教会,大修院承担为河南全省各教区培养国籍神职人员的使命,只不过后来在执行期间还存在一些问题。其三,教产登记遵循了中国政府的规定,当然这中间也有动用中国官员私人关系办理税契手续等有中国特点的细节。总之,购置教产虽为小节,但这一过程却真实体现了中国天主教的本土化特点之一。   二、建筑风格本土化   20世纪20年代,为推进中国天主教的本土化进程,刚恒毅邀请荷兰籍本笃会艺术家葛斯尼(Adal-bert Gresnigt)神父来中国为各地教会进行建筑设计。葛斯尼神父对中国古典建筑研究多年,深谙其精髓,北平辅仁大学、香港华南总修院、河南总修院、天津工商学院主楼、安国及宣化主徒会总会院等建筑的设计都是葛斯尼神父的杰作。当时,在哥德式、拜占廷式教堂风靡全国的形势下,他设计的中国式教堂建筑独具一格,巧妙地将西方建筑风格和中国古典建筑风格融为一体,充分体现了中国天主教的本土化特色,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和保护价值。   1930年冬,河南总修院开工建设,由天津法商营造公司承包,1932年春全部工程基本完工。总占地57.21亩(约3.8万平方米),主体建筑为一座椭圆形的环形二层楼房,南北长51.1米、东西宽91.4米,高近10米,两层均有3米宽的走廊围绕,有房屋166间。其他还有一座圣母无染原罪教堂,计18间,以及厨房、储藏室、工友住室等平房40余间。整个建筑共有房屋约230间、3500平方米。   在总修院投入使用之前又出了一个意外,因承包商偷工减料,所用木料大半尚未干透,在完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梁檩缩水变形致使部分屋顶坍陷,不得不将全部屋顶予以拆除重建。   河南总修院主体建筑南北对称,造型庄重大方,气势宏大,做工考究,装饰细腻精巧,色调素雅,在建筑风格上体现出诸多本土化特点:一是中西合璧的整体效果。总修院外观为中国古典式,内部为西洋装饰。正面大门为封火山墙式,当时书写有红色行楷::河南总修院’5个大字,旁题:北宋大花园故址’小字,为开封著名书法家关百益的墨迹,解放后被破坏。主楼入口处的顶部弧线变形有欧洲巴洛克式教会建筑的影子,两层的柱廊即为欧洲修道院的拱廓翻板,小教堂东西两山墙用中国传统层层叠落的:马头墙’做法,达到了西方教堂所要求的不断上升的效果。二是建筑构件的中国色彩。如,以龙纹、植物纹装饰的勾头、滴水、瓦当,房屋脊端端坐着栩栩如生的两头小狮子,通气孔方形铁艺上的四角蝙蝠图案,窗上的四瓣梅花图案等,这些中国元素都很好地融入到了修院建筑之中。三是设备完善、条件舒适。河南总修院有先进的发电机供教学、生活照明使用,房屋有暖气,有洗澡间、公用储藏间,楼内设有图书馆,楼上楼下都有自来水,院内遍种丁香,春季开花时,因楼高且四面合围,满院清香经久不散,是一个读书学习的好地方。   三、培养对象本土化   河南总修院在全省招收修士,为河南各教区培养神职人员。到1936年,河南又新增了驻马店教区(国籍教区)、新乡监牧区(圣言会),发展到9个教区,总修院实际上主要为意大利修会管辖的5个教区(南阳、卫辉、开封、郑州、洛阳)培养神职人员。修院刚刚开办时,其他4个教区也送一些修士入学,但不少修士中途转学,坚持到毕业的人数相对较少,如,商丘教区一般将修士送往西班牙重整奥斯定会开办的芜湖大修院或菲律宾马尼拉修院学习,信阳、新乡教区则将修士送往圣言会在山东开办的修院学习,驻马店教区的中国神父和意大利神父矛盾较深,一般是将一半修士送上海学习、一半送河南总修院学习。由于陕西汉中教区是意大利米兰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区域,所以,河南总修院也接受汉中教区的修士,如,汉中教区李圣学主教1934年即在此求学。   据张怀信主教介绍,入院学习的修士必须具备4个基本条件:一是出身于世代天主教家庭(至少父母为教徒),二是未结婚或订婚的男性青年,三是修士家庭原则上应为兄弟2人以上,四是在初级修院毕业且成绩优良者。入院程序为:在初级修院毕业后,本人及父母向本教区主教写申请书(有的因父母无文化而用口头申请),并由本人家庭所在地的本堂神父保证该修士符合条件,本教区主教征询初级修院院长意见后,以主教名义正式向修院保送。总修院进行测验,主要是目测和口试,院长认为合格后即可正式入学。   河南总修院招收修士的届别并无严格规定,没有固定每年招生或两年招生一次,而是根据各教区保送修士人数的多少而定。故常有本人虽已在初级修院毕业,教区主教也决定保送,因人数过少凑不足一班,仍在初级修院学习等候开班,或先期送入总修院附读等候的情况。因此,河南总修院每届班级人数并不固定,有些届别之间人数差别较大。   据河南十几位老神父于1986年回忆,安阳教区张怀信主教2013年补充,河南总修院先后培养出总主教18人、主教6人,为河南各教区培养神父60余人,具体为:开封教区(12人):刘文良、刘心谆、陈洪畴、刘景和、刘比约、刘鸿礼、刘景伦、张全信、赵文明、孔学文、徐择义、陈金铎。南阳教区(9人):张明堂、靳德堂、郑成有、张云升、张圣堂、田树勋、张歌真、张宛样、朱宝玉。卫辉教区(12人):史化林、郭心善、张谦良、刘廷勋、牛文昭、牛金祥、张志恒、李明伦、杨祥太、张怀信、刘良、赵全友。郑州教区(9人):白睛岚、崔瑞庵、王玛窦、闵希谦、刘清源、张永杰、杨静文、孙若瑟、张魁进。洛阳教区(7人):郜鼎铭、郗民援、李弘业、李书绅、李星舟、李新荫、于佳路。商丘教区(3人):王永修、史以让、李芳春。驻马店教区(8人):张安东、王德普、王若望、王保金、刘振汉、马本笃、刘雅敬、罗渔。新乡教区(3人):李仲奎、赵若山、狄刚。这些神父许多都成为河南教会的骨干力量,在外籍神父撤离中国大陆后支撑起了河南各教区的传教事业。   四、文化教育本土化   河南总修院的学生分哲学班、神学班两级。哲学班学习期限为3年,据张怀信主教回忆,一般神哲学院哲学班是2年,但河南总修院非常严格,定为3年,在该班学习者称哲学修士。主干课程有:圣经学、经院哲学、逻辑学、哲学史、宇宙论、心理学、天主教史、拉丁文。课本多半系拉丁文。普通文化课有语文、自然科学(普通物理化学)两门,教材由任课教师选购或编写。在哲学班修业期满、考试合格、经院长批准后可升入神学班学习。入神学班学习者称神学修士,学习期限为4年。主干课程有:基础神学、伦理神学、教义神学、灵修学、天主教法典、天主教仪礼等,课本均系拉丁文。普通文化课仅语文一门。在总修院修业期满、考试合格,由院长推荐,一般即可授予神品,并由主教祝圣为神父。   主干课程绝大部分均由外籍传教士担任,而普通文化课教师一般从社会上聘请,既有天主教徒,也有非教徒。据老一代神父回忆,先后在该院担任普通文化课教师的有:高荣昌,河南省人,1933-1934年任理化教员,河南省立第一师范毕业,非教徒;朱振武,湖南省人,1934-1937年任理化教员,比利时鲁汶大学毕业,非教徒;冯锦涛,河北省人,1934-1935年任数学教员,比利时鲁汶大学毕业,天主教徒;陶钟翰,字漱兰,河南开封县人,前清举人,1932-1940年任语文教员,天主教徒。1938年开封东郊14个村为感谢天主教会而在河南总修院所立的"天主教河南总修院捍卫兵灾记碑#即由其撰文;王隐饰,山西省人,1941-1945年任语文教员,北京辅仁大学毕业,非教徒;郭成才,河南省人,1945年任理化教员,河南大学教师,非教徒;李华藩,河南省人,1946-1958任语文教员,1952年任该院副院长,神父。   据王隐饰回忆,文化课教师由总修院院长亲自面试,合格后签订聘任合同。王隐饰被聘为文学教授,月薪以16袋白面市价计算,合400元大洋(当时白面25元1袋),不受物价波动影响,这在当时是很高的月薪。据王隐饰亲口对张怀信主教讲,总修院为了聘请到优秀文化课教师,聘请时不讲价钱,王隐饰在面试时出口就要了这个价格,本以为会被打折,但罗克信院长并未讨价还价,一口答应。文化课教师的食宿、市区交通费都由总修院负担,另外每年寒暑假还发给往返路费各1次。教材由教师自己选购,王隐饰选购了胡云翼的《中国文学史》儿岛献吉郎的《中国文学概论》,并从《北新活页文选》中选择了教材。每周授课5天,除上课之外,普通文化课教师不与修士接触,院长或副院长常在教室外听文化课,禁止在课堂上宣传反教言论等。课堂上修士们从不提问,教师只能从修士的面部表情判断他们对教学是否满意。因为整天学神学、哲学课程,修士们有时会感觉无聊,所以,当他们接触到文学史、文学概论等课程后,很多人兴趣盎然,听讲时面带微笑,难以掩饰内心的愉快。   五、管理方式本土化   河南总修院设院长1名,由河南各教区主教协商提名推荐,报请教廷予以任命。院长负责课程安排、教师聘请、经费开支以及对修土的品德及学业考核等。从开始筹办至1958年停办30年间,共5任院长:扶直义(Joseph Fogued,C.M.F),西班牙人,1929-1932年;罗克信(Juigi Nogara,P.LM.E),意大利人,1932-1942年;张景芳(Antonio Cattanco,P(I.M.E),意大利人,1942-1945年;博兰阁(Jean-Bte Boracco,P.IM.E/),意大利人,1946-1951年;马昌仁,河南邓县人,1952-1957年。院长之下,设副院长1名,由院长指定,主要负责管理修士们的生活事宜。总修院设神师1名,负责全院修士的神修,即修士们在信仰上、道德品质上的监督人。1932-1958年间,一直由马昌仁神父任神师。除上述3个职位外,修院不设其他专任职员。   河南总修院有一套完整的规章制度,基本上套用国外修院特别是意大利修院的管理办法,其中也融入了一些本土化色彩,简单情况如下:   1.作息时间。修士们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半小时盥洗、整理内务,6点进圣堂念早课、默想、望弥撒,7点半早餐。上午学习3个课时,第一遍钟以前进入教室,第二遍钟正式上课。课后进圣堂念经,午餐后休息18小时,下午学习’个课时,课后自由活动,但不能外出。晚餐后稍作散步,即进圣堂念晚课及玫瑰经,晚自习18小时,然后息灯就寝。   2."生活纪律。总修院以管理严格著称,哲学班、神学班学生虽然每天都能见面,但教室、餐厅、操场分别都有界线,互不来往、互不交谈。哲学班、神学班修士都住二楼的大宿舍,白天修士不准上楼,每个宿舍20人左右,每人一张小床,互不相联,床上不准摆放任何杂物,每天起床后被子要平铺在床上,上面用白布单盖好,脸盆统一都是白色,使用后整齐地扣放为一排,毛巾摆放在脸盆底部。   3.穿衣习惯。修士穿衣虽无明文规定,但习惯上一律穿长衫,冬季为黑色,夏季为白色,戴黑色礼帽。有的修士还在外面加上马褂,不允许穿戴色泽鲜艳的衣着,解放后有变化,尤其是1953年以后,修士中穿长袍马褂戴礼帽者已很少见,但在颜色上仍系黑、白、灰、蓝单色衣服。每星期班长统一收取修士们需要换洗的衣服,送到校外由修院出钱清洗,洗好后统一送回修院并对号分发给每位修士。   4.课外活动。主要分三类:一是组织唱经班。学习重大节日、重要仪式中所唱的经文及祷词,语言是拉丁文,乐谱是欧洲古典的四线谱,用风琴伴奏,每年大瞻礼时均到开封理事厅街主教座堂主唱。二是组织雅乐队。乐器以笙箫、月琴、二胡等乐器为主。课外时间练习,在节日时演出。三是组织篮球队。平时课外时间在修院自行练习、比赛,有时也和院外球队比赛,如经常与当时驻防开封的国民党68军篮球队进行友谊赛,赢多输少。   5、外出要求。每星期四(有时是星期六)下午总修院照例停课,全院修士在神父率领下集体到附近村庄野外散步,称为散心,但不能单独行动,后期一般由院长随机抽取每4人一组到院外散心。平时修士如因事需要外出,不论时间长短均不能单独行动,必须有两人陪同才能外出。如亲属来院探望,不能单独一人会见,须有两人陪同。   6.避静规定。避静分大避静、小避静两种。大避静一般在假期前后举行,一般是3-5天。避静开始称:入静’,只能看圣书、进圣堂念经、默想(即省察自己过错),其他活动一律停止,修士之间彼此谈话亦在禁止之列。避静结束叫:出静’,恢复正常的教学和学习生活。小避静是院长和神师认为院内出现某些不合教规的倾向后,即决定有针对性地举行避静,方式与大避静基本相同,只是时间较短,一般1-2天。   7.假期安排。每年正式假期只有一次,即暑假,时间为一个半月左右。放假后,修土应先回到本教区向主教报到,主教一般会安排修士回家住若干天,但大部分时间要到指定教堂帮助神父传教,或留在教区协助工作。春节前后,总修院一般都要停课,但修士不准离院。   综上所述,河南总修院的发展史是中国天主教本土化发展的一个缩影,在大量近代天主教建筑已经销声匿迹的今天,这座中西合璧的典型建筑更显得弥足珍贵,它是河南9个教区的共同教产,承载了厚重的天主教文化。令人稍感欣慰的是,1992年4月,河南总修院被公布为开封市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9月被批准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9月开始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开封教区贷款搬迁修院内的住户,拆除违章建筑,对总修院开始全面维修,2012年,河南总修院保护暨周边环境整治建设项目被列为开封市委、市政府实施旅游景区改造和改善东区环境的重点工程,2013年5月总修院获批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藉此,笔者希望在切实保护教会权益的前提下,河南总修院能早日获得新生。

  参考文献:  1 林治平:《基督教在中国本色化之必要性与可行性--从中国教会历史发展观点检讨之》,载林治平:《基督教在中国本色化(论文集)》,今日中国出版社,1998年)  2 田英杰著%陈爱洁译:《刚恒毅对中国教会本位化及本地化的贡献》,载《鼎》,2008年春季号(总第148期),10-11页)  3 《刚恒毅枢机回忆录》,(台北)天主教主徒会编印,1992年,135页)    4 转引自田英杰著%陈爱洁译:《刚恒毅对中国教会本位化及本地化的贡献》,载《鼎》,2008年春季号(总第148期),14页)  5 现在也称圣母圣心爱子会)河南天主教相关资料均记录为&圣母圣心会’)在第三届天主教本地化神学论坛上,西班牙圣母圣心爱子会会士范凯令神父特为笔者进行纠正,谨致谢意)  6 河南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河南省志宗教志》,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126页)  7 赵家珍主编:《开封民族宗教志》,香港天马出版社,2000年,250页)  8 张义忠% 范飞%闫超:《中体西用 合璧生辉(((开封天主教河南总修院价值评析》,《中外建筑》,2005年第6期,81-83页)  9 汉中教区具体有多少修士曾在河南总修院学习暂因资料缺乏备查)见陕西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陕西省志!宗教志》,陕西出版集团%陕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692-693页)  10 孟紫坪《河南开封天主教总修院始末》,载开封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开封文史资料》(第五辑),内部资料,1987年,140-144页)  11 孟紫坪《河南开封天主教总修院始末》,载开封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开封文史资料》(第五辑),内部资料,1987年,139-140页)  12 王隐饰《解放前我在教会学校的经历》,载郑州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郑州文史资料》,1992年第1辑(总第11辑),内部资料,96-97页)  13 Les Missions de Chine(1940-1941),上海徐家汇土山湾印书馆,1942年,234页)彭新神父译)  14 河南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河南省志!宗教志》,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133页)  15 根据安阳教区张怀信主教回忆整理)参见开封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开封文史资料》(第五辑),内部资料,1987年,132-134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