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移民经济活动概况和侨批网络的初建

所属栏目:近代史纲要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一、侨批背景下的中山移民

  中山是广东著名侨乡之一,移民历史悠久。据推断,早在1262年就有香山平岚林姓携家避乱外国。此后几百年间香山商人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吕宋、檀香山等地从事贸易活动并落籍的记载偶见于文献。鸦片战争之后,香山开始向海外大规模移民,究其原因,一方面清政府海禁打开,对私自出洋、流徙海外者不再加以禁阻,另一方面,美洲、澳洲先后发现金矿、后又修筑铁路,东南亚各国沦为葡萄牙、西班牙、英国等国殖民地后也需要劳工开发。两相交汇,促使很多生计艰难的乡民出洋海外谋生,形成了大规模的移民现象。抗战爆发后,交通阻断,中山海外移民人数减少,直到1945年之后又逐渐复苏。那么,1949年解放前,中山县的海外华侨到底有多少人?1949年11月香港出版的《广东中山华侨月刊》第14期社论《为中山解放而欢呼》称“中山有10多万旅外邑侨”。另一数据则称,战后统计,“中山侨居外国及港澳者增多,内外人口的比例约为2∶1,当时中山籍的华侨,港澳同胞约有50万人”。

  中山向海外移民有三个特别的现象:

  (一)移民结构中血缘、地缘特色明显人数众多的中山华侨出国途径不一,大致包括:参加契约劳工,卖身出洋;邻里亲友互相提携荐引;追随雇主为奴;偷渡进入异国国境等四类。

  其中邻里亲友互相提携荐引是这一地区近代移民的主要形式。据夏威夷华人历史研究中心出版的《在滨那鲁的早期中国人》一书记载,香山县南莨镇安定乡王贵在1860年到达夏威夷,不久就携引亲属和同乡多人前往,组织了农工商号,兼营介绍中国劳工入境。19世纪80年代南莨镇安定乡即有旅外乡亲1335人,其中居住在檀香山的就有1100人。靠邻里亲友携引出国的华侨在海外也聚居一地。比如在澳大利亚,中山华侨多集中于雪梨(悉尼),在美国则旅居美国金山大埠者颇多,在加拿大,旅居云高华(温哥华)、维多利亚两埠最多。为了共谋自保赖以生存,香山华侨还以乡或村组织同乡会,以姓氏组成宗亲会。如在美国有成立于同治年间的香山公所(后改名阳和会馆),在加拿大温哥华有成立于1940年的中山隆镇同乡会。据统计,晚清民国间仅在美国檀香山华人社团中就有二十多个纯粹为中山人的组织,多为以地缘关系组成的同乡会。

  (二)香港、澳门在中山移民网络中占有重要位置

  澳门在历史上属香山县,自16世纪葡人到澳门贸易以来,澳门成为重要的贸易港口,而且明清政府明确将澳门辟作外国人的居留地,澳门本身的商业逐渐发展起来,不少香山人到澳门经商并居住下来落地生根,或者经过澳门到东帝汶、马尼拉等地的人也不少。中山人也大量移居香港,据统计,在香港的香山人超过30万,光是建立的同乡社团就有30多个。香港还是鸦片战争后契约工贸易的中心,当时香港很多洋行包括最大的怡和、颠地等洋行都是苦力贸易的积极经营者。中山的商人还在香港建立不少金山庄、综合旅行社等,为乡民办理出洋手续,解决食宿问题。

  (三)自梳女出国做女佣

  中山小榄、古镇、曹步、海洲、东凤、南头、东升、黄圃、阜沙、三角、浪网、民众等地历来有女子不嫁,留家帮助父母料理家务,抚养弟妹的风俗。清道光年间,开始有自梳女到广州、上海、香港等地官绅商贾之家做女佣。19世纪末,自梳女谋生之地扩展到东南亚主要城市。据统计,1900-1942年,中山县古镇、海洲、曹步等3个村的自梳女,到新加坡、吉隆坡、巴达维亚、西贡、曼谷、清迈、金边等城市当佣工者超过千人。她们在外劳碌所得钱财,大部分寄汇返归,小部分积存以备告老返乡之用。

  二、中山移民经济活动概况和侨批网络的初建

  中山华侨从事经济活动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有不同特点。在澳大利亚,1851年之前,华工多从事畜牧业;淘金时代的华人,大半从事矿业。淘金时代结束后,华工辗转流落到各地,从事种植蔬菜、烟草、香蕉与甘蔗或洗衣与木工等行业。1900年后,华侨商业逐渐发展,尤其在香蕉与水果业经营上占据优势。在美国旧金山,考古发现表明,淘金时代的华裔移民,除担任矿工外,也从事捕鱼业、农业种植等,也有在商业获得成功者,比如香山人陆篷山、陆润卿兄弟二人创办的金山广东银行和中国邮船公司是当时华资企业突出者,还有沙溪龙头环村人周崧开设的中兴公司,支店有55间,获利甚多。檀香山也是中山人侨居集中的地区,许多以契约华工身份到檀香山开荒创业,有的凭借畜牧垦殖和商业贸易而发家致富。其中最著名的有香山县恭常都梅溪村的陈芳,孙中山胞兄孙眉,南郎安定的程利和钟初、钟工宇父子等。

  出洋谋生的华侨成功者能聚数较大的财富,普通人则要凭借辛苦劳动积攒点血汗钱。在20世纪初,澳洲菜园华工,周薪约为英镑1镑半左右,木工周薪平均为2镑-3镑。檀香山的契约华工1852年月薪3美元,1890年时为12.5美元,有技术的华工月薪达30-50美元。华工辛苦劳动所得除解决自身温饱及作为回乡探家费用外,则寄汇回乡仰事俯畜。

  大抵在19世纪末期,中山已陆续有华侨汇款回家。中山华侨分布广,除了东南亚各国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在澳洲、北美洲,因此侨汇来源也颇为广泛,按照侨汇来源地将中山侨汇分为两类,一类在北美洲、澳洲,一类在东南亚地区。因篇幅所限,本文重点探讨北美、澳洲侨汇递解网络的形成和基本结构。北美洲、澳洲属资本主义发达地区,新式金融机构完善,且这些地区在地理上离中国较远,传统的水客作用有限,所以银行在侨汇中起到重要作用。其汇款是由当地托汇的外商银行汇款到香港,再转汇中山的银店分派到各乡各村。北美经营侨汇业务的银行主要有大通银行、运通银行和万国宝通银行,澳洲有麦加利银行等。在中山经营侨汇业务的银店有福和盛银号。麦加利银行照规定每镑汇款收汇费2先令半,福和盛银号则每次收送力(送下乡的手续费)一角。

  欧美银行发达但毕竟没有遍及广大乡村,在中国内地也没有广设分行,于是产生了金山庄、银号、水客的补充作用。金山庄是为华侨服务的特种行业,主要开设于香港和海外华侨聚居地。主要经营出入口、汇兑业务,也代华侨办理出、入境手续,舟车运输等。金山庄有专营、兼营之分,在国外,一般华侨经营的土特产店都兼营金山庄生意。比如在澳洲悉尼钦布炉街56号的源泰同记就是一家专营丝绸、药材各种唐番货品的华人店号,并代华侨汇寄信件、钱款返回中国。位于矜步街的唐人土铺利生号也兼办寄函、款回国的生意。20世纪初,澳洲的华人店号还有悉尼的安益利、广荣昌、新兴栈、永和兴、广荣昌、广和昌、永丰号,昆省的芝和堂、新和泰、合昌、三盛、和生昌、永安隆等。

  其中广和昌作为最古老的华侨商铺至今仍然矗立在唐人街。郑嘉锐在考察悉尼市中山华侨遗迹时记录了这间商铺:

  广和昌创办于1883年,店主人李临春是中山人,曾任当年中山同乡会委员。初时,广和昌开设在沙梨山金宝街,1911年搬到唐人街84号。广和昌过去一向经营华洋杂货,后来兼营金山庄,实际上是专门替华侨收寄家信和赡家汇款的店铺。由于公正诚实,深得侨胞的信赖,所以生意非常兴旺。特别是中山人,大多喜欢帮衬,它无形中就成为旅外游子与祖家联系的纽带。在广和昌的柜台上,有一个大木插葙,凡是侨胞汇款回家有回头信寄返,都放在信插上。所以当年凡是踏入广和昌的人,第一眼必然要看看这个信插,看有无自己的信,这成了海外游子希望之所在。广和昌当年也曾是中山同乡会的会址,所以经常有同乡来这里座谈联络……李临春经营广和昌,属家庭式生意,1954年交给他的儿子李五柳接任经理一职……由于时代的进步,金山庄的生意被银行所代替,而杂货生意也日渐难做。到1969年,李五柳不得不结束这杂货店业务。

  香港开埠后,因为华侨出入国门,渡洋谋生,多以香港为中转站。所以香港金山庄应运而生。澳洲中山侨商郭乐兄弟开办永安百货前、马应彪开办先施百货前,都曾经在香港经营过金山庄。

  金山庄与银行的合作关系一般是这样,散居郊外的华侨将赡家款项和家信通过当地华人店铺,由其经手交给外商银行,外商银行将款项汇到其在香港的分支机构后,由香港金山庄代为收领,再转往内地。香港金山庄的手续费一般为千分之二。因为海外很多土特产店是兼营金山庄生意,以联络乡情,建立信誉为主,收领侨汇并不额外收取费用。

  香港金山庄代领的款项或者通过水客带回内地交给侨眷,或者经由乡亲伙伴带回中山交给有联络的银店代派。

  中山地区历史上的水客(亦称巡城马)数量不多,有六七个左右,已知的民生中路新畲堂巷的师精球是其中之一。他们往来于县城至香港、澳门、广州、佛山之间,三四天一次。除代本邑侨眷在香港金山庄代领汇款外,还帮助企业携带商品样本,暗带商情密信、银票或帮助县城居民携带小量日用品。他们收交财物不立收据,只凭信誉,任务完成后,向委托人收回旅费和正常服务费。

  在侨汇递解网络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是中山地区的银店。这类经营侨汇业务的银店也称信箱,是分派华侨函件汇款的专门营业。辛亥革命前,中山县城银店共有28间,以阜康、宝慎、诚信和、泗和隆、生发、永升、义昌、信行、信安、蚨源、永升发、永生源,在地方上较有名。“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华侨汇款,均是金镑。有大金重8钱8分(老称),中金重4钱4分,金仔有2钱2分和2钱1分两种”。侨眷收到金币,须换了银币行使,故银店经营侨汇信箱,也兼营找换。“第一次世界大战前,金银币值价目,比较稳定。大金值毫银44元,中金22元,金仔值11元~10元5角”。起跌差额甚小。但在港的售价比石岐高,故金山庄和银店联结,接到侨汇金镑,即在港卖出,由石岐银店在当地买入分派,侨眷收到后,仍然以较低价目,卖回银店,往复之间获利甚大。一战后汇票逐渐取代金币。华侨向外商银行购买汇票(纸)后通常用挂号信寄到国内各地。一般汇票的取款处皆在香港,只有少数在广州。香港金山庄仍然与内地银店连接,在手续费之外,赚取汇水。

  东南亚是中山侨汇另一来源地。东南亚与中国相邻,因此民间汇兑机构———信局的作用显得更为重要。来自东南亚的信款主要经由香港或广州转到中山地区。广府地区资本雄厚、组织庞大的信局主要有余仁生、益栈、广源和荣升等。

  三、永安公司与中山侨汇

  永安公司与中山侨汇关系密切,代表了近代中山华侨商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相互渗透,彼此影响的缩影。

  首先,永安公司的创立、发展离不开侨汇的作用。永安公司由香山县旗鼓乡竹秀园村的郭乐兄弟等人创办。最初,郭乐在澳洲开办永安果栏,经营水果批发业务,兼营土特产的零售。由于永安果栏与当地外国银行及国内银号有联系,很多华侨托永安果栏代汇赡家费用,甚至家信也请永安果栏职员代写。永安果栏没有从中收取费用,但这一业务却密切了与华侨之间的联系,永安果栏的信誉也与日俱增。后来郭乐兄弟等人开办包括香港永安公司、上海永安公司等在内的一系列企业,广泛在华侨中招股募资,都取得了极大成效,这与永安果栏时期积累的信誉是分不开的。华侨资本在永安集团的原始资本中始终占绝大多数,以永安纺织印染公司为例,华侨投资在原始资本中占90%以上,上海永安公司的原始资本中,华侨投资也占91.3%。

  永安公司的业务运营也直接获益于侨汇等金融业务。1907年香港永安公司成立,永安果栏收汇不再通过外商银行、内地银号转汇,而是直接从澳洲汇至香港本公司的金山庄,既可赚取手续费,还可套取汇水获利(在澳洲一镑合港币15元,汇至香港后,可领汇款15元6角)。此外,永安果栏还利用汇款调度资金,作为营运资本。随着永安公司的发展壮大,声誉日隆,华侨、侨眷把存款也存在永安果栏及永安集团银业部,永安公司从华侨手中集中了大量闲置资金,为永安资本集团的扩展起到重要作用。

  第二,永安公司在中山侨汇的递解中地位突出。永安集团为垄断中山侨汇业务,完善了侨汇递解网络。1907年香港永安公司设立金山庄承接澳洲侨汇,1910年香港永安公司在中山县城开设永安银号,此后澳洲汇款经由永安果栏—香港永安公司金山庄—永安银号—乡下实现了一条龙服务。永安银号建筑堂皇,为钢筋水泥水磨青砖结构,楼高五层半,主要业务办理侨汇兼营找换、储蓄、按揭、保险等,由郭灿英出任司理。当然中山县城钱庄、银号有数十家,因为郭氏信誉甚佳,故永安银号在乡邑侨汇业务中,占了75-80%。

  四、银行、邮局解付侨汇

  抗战爆发前,中山侨汇多大都由外商银行、钱庄银号、民信局经汇。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把吸收外汇列入中央重要政策。中央银行、广东省银行开始承做侨汇业务。中央银行在国外分支行较多,收汇范围广泛,广东省银行主要经收旧金山、曼谷两地的侨汇。两行还与众多外资银行、侨资银行订立通汇合约,互有代理关系。1933年,广东省银行即在中山成立办事处,并有若干代理付款店,陆续形成了侨汇服务网络,这使银行业务范围在侨乡日益广泛。

  1938年后,邮政储金汇业局也办理解付侨汇,邮局机构遍设于城乡各处,具有迅速解付侨汇的天然优势。为了与批局开展竞争,邮局雇用大批侨汇专差,向各地乡村投放侨款,还三令五申办理华侨汇款的注意事项,比如要求信差“对于投递批信汇款及办理回批均应以最迅速之手续办理”、“注意办理手续之且合实际以期效率提高”、“注意礼貌”,还要求各局长“应不时向收款人抽查汇款是否确已投到”,“应亲自训练信差乡差教以投递华侨汇款各手续”等等,为杜绝投派过程中的流弊,严令信差“投放华侨汇款不得勒收佣金”,“不得擅自雇佣外间人为助手帮派侨票”,“跑差不得兼派批信局之批信”。为了笼络侨汇跑差,还按照邮局内部员工待遇发给伙食津贴和制服。很快邮局办理侨汇就取得很大成果,办理汇款金额“年有递增”。以致下属各局”呈请增雇跑差或呈请将按日雇用之跑差改为长期按月雇用,纷至沓来”。

  比如南朗三等邮局就以月均派华侨汇票94张,兑付款项国币11619.65元,请求雇佣侨汇专差,以应付日渐发达的侨汇业务。根据中山邮局二等邮局、平岚三等邮局、榄边三等邮局的汇票清单、华侨汇票原件,可约略知道,南洋华侨汇票数额一般较少,少则二、三十元,多则上千元,美国大通银行汇票数额较大,从数万元至十余万元不等,中山地区邮局解付的侨汇数总额目前不得而知。但从侨汇基金数额增加的情形可知业务渐进之态势。

  论文摘要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邮电中断。抗战胜利后,美洲国家因在二战中未受战争迫害,华侨把多年积蓄的钱寄回家乡,侨乡侨汇激增。加上之前战争积压侨汇数额巨大,邮局兑付侨汇业务量骤增。根据1947年6月中山二等邮局“大通银行汇票三日报告表”,该局兑讫的大通银行汇票有法币2041268万元,另有1413677万元等待兑领。以至要在当地报纸刊登广告催请持票人到局兑领。

  1948年以后,由于国民政府滥发纸币及不合理的汇率政策的影响,侨汇纷纷通过外商银行、侨批局、钱庄等机构流入黑市,广东邮政局的海外代理店纷纷停止向其收汇侨汇,邮局侨汇业务陡然下降,“收到侨汇或断续不继”,为了节约支出,广东邮政管理局通令各局“雇用员工应认真审慎,切忌浮滥,而雇用跑差尤以按日给薪之短期差为宜”。仅以平岚三等邮局为例,观察侨汇业务萎靡不振之态。

  综合考察中山侨批与移民和金融网络的构建历史,可以发现旧式银店、金山庄、外商银行、国有银行、地方银行、邮政局在不同时期发挥的作用各有不同,它们的业务经营使海外各处中山乡民的侨批获得了汇返侨乡的多种渠道,而随着侨乡侨汇收入的增多,侨眷将闲置的侨汇用于储存、借贷、投资商贸、金融业,直接推动了侨乡金融网络的进一步扩展。

  参考文献:
  [1]蔡志刚.中山地区商人在中国和世界各地的商业活动[A].近代中国与世界———第二届近代中国与世界学术讨论会论文集第二卷[C]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569-583.
  [2]李国瑞.中山商贸演变概述[Z].中山文史(30):85.
  [3]广东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广东省志华侨志[Z].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143.
  [4]郑嘉锐.澳大利亚华侨华人概况[Z].中山文史(8-9):23.
  [5]吴子援.美加中山华侨社团史料二则[Z].中山文史(8-9):47.
  [6]唐有淦编.唐家地区华侨史话[Z].珠海:珠海市香洲区政协文史委员会,1992:5-17.
  [7]方励强.温哥华中山隆镇同乡会略史[Z].中山文史(8-9):48.
  [8]美国檀香山中山华侨同乡会组织的史料[Z].中山文史(8-9):39.
  [9]中山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中山市志[Z].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7:1127-1128.
  [10]邓开颂、陆晓敏主编.粤港澳近代关系史[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108.
  [11]广东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广东省志·华侨志[Z].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144.
  [12]郑嘉锐.澳大利亚华侨华人概况[Z].中山文史(8-9):24.
  [13]旧金山发现百余年前华人渔村遗址[N].华声报,1988-7-26.
  [14]高民川.中山华侨早期出国简史[Z].中山文史(15):111.
  [15]赵令扬、杨永安.救灾与救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澳洲华人之中国情怀[A].近代中国与世界———第二届近代中国与世界学术讨论会论文集第二卷[C]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382.
  [16]叶显恩.中山县移民夏威夷历史考察[J].华侨华人历史研究1988(3):13.
  [17]王有枚、缪林生.上海永安公司史料[J].安徽大学学报社科版1979(1):45.
  [18]源泰同记广告[N].东华报,1902-10-4.
  [19]利生号广告[N].东华报,1904-6-11.
  [20]赵令扬、杨永安.救灾与救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澳洲华人之中国情怀[A].近代中国与世界———第二届近代中国与世界学术讨论会论文集第二卷[C]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388.
  [21]郑嘉锐.悉尼市中山华侨遗迹考察记事[Z].中山文史(13):105-106.
  [22]李国瑞.中山商贸演变概述[Z].中山文史(30):79.
  [23]缪文雨、高焕章.石岐银业的回忆[Z].中山文史(3):12.
  [24]缪文雨、高焕章.石岐银业的回忆[Z].中山文史(3):13.
  [25]林家劲等.近代广东侨汇研究[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9:16.
  [26]王有枚、缪林生.上海永安公司史料[J].安徽大学学报社科版1979(1):49-50.
  [27]李国瑞.昔日石岐私营企业大户简介[Z].中山文史(30):291.
  [28]广东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广东省志·金融志[Z].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39.
  [29]中山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1,目录号A1.4,卷号262.
  [30]广东省邮政管理局帐字通令第351号[B].中山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1,目录号A1.4,卷号318-193.
  [31]广东邮政管理局驻曲江办事处通令[B].1941.中山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1,目录号A1.4,卷号337.
  [32]中山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1,目录号A1.4,卷号333.
  [33]为呈报侨汇业务发达拟请雇佣专差一名[B].中山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1,目录号A1.4,卷号409.
  [34]中山二等邮局呈为呈复美洲侨汇向无延兑情事由[B].中山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1,目录号A1.4,卷号333.
  [35]广东邮政管理局通令第130号[B].中山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1,目录号A1.4,卷号32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