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欧、旅日和旅俄华侨对马列主义流入中国的贡献

所属栏目:近代史纲要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目前,学术界一致认为,作为西方政治思潮之一的马列主义传人中国主要有二条渠道:西欧、日本和俄国。而旅居这些围家和地区的华侨华人,最先感知世界形势的变化趋势,具备了向祖国传播马列主义的条件和思想基础。

  一、旅欧华侨华人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

  西欧是近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发源地,马克思主义的故乡,是中国人寻求、解读正宗马克思主义的一个直接而重要的渠道。

  清末出使欧洲的中国外交官、随从翻译及旅欧学者是马克思主义思潮的最早传播者。鸦片战争的惨败和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订,迫使中国人不得不在新的世界体系下重新认识中国和世界,并转而向西方寻求救国真理。在“西学东渐”的过程中,一些旅欧学者、留学生、华工、华侨商人及驻欧外交官和随从翻译,在向国内介绍西方各国政治、经济、风土人情的同时,也零星的、片段性的附带介绍了西欧的工人运动、社会主义流派等有关情况,自觉不自觉的成为早期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先驱。如普法战争爆发后,旅居欧洲的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者王韬报道了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个实践—巴黎公社的有关情况,并汇编成《普法战记》,于1873年由中华印务总局刊印发行;出使法国的张德明,亲历巴黎公社革命,并在他的《随使法国记(二述奇)》中,记述了凡尔赛军队攻人巴黎时,公社战士视死如归,英勇不屈的历史性场面;创刊于1873年3月的《西国近事汇编》曾多次报道了西方工人运动的情况,并经常登载“‘欧罗巴司’(社会主义)、‘廓密尼士’或‘康密尼’(共产主义)”等新鲜词汇”,频频使用“按名公晰”、“以均有无”、“富室积产”、“以赡贫困”和“贫富适均”等这些早期社会主义思想的提法。《西国近事汇编》“不仅首次报道了‘第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德国社会民主党,还多次报道了‘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在德国和美国的斗争情况。izi而这些信息及编译者大多来自中国驻欧各国公使馆工作人员和旅欧学者。此外,外交官高从望撰写的《随貂笔记》、黎庶昌撰写的《西洋杂志》、李凤苞撰写的《使德日记》等著作,也都从不同侧面介绍了马克思主义,客观上增进了中国人对马克思主义思潮的了解和关注。

  孙中山是中国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人。孙中山从西方寻找中国资产阶级革命真理的过程中,对欧美的各派社会主义学说,包括马克思主义进行了研究,并将马克思主义学说溶入其二民主义的治国方针,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起到了促进和推动作用。1896年,正值西方国家社会革命运动高涨之际,孙中山赴欧宣传革命,实地考察了英国社会政治经济状况并潜心研读了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运动的理论,分析了欧洲产生社会主义革命的原因,相信社会主义革命“是一种普遍的进程”。宋庆龄在回忆孙中山时曾说,孙中山在伦敦时,对社会主义学说和社会主义革命运动予以极大关注,他已“知道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以及他们的活动,他已经听说过列宁和俄国的革命运动”‘引,自此,“社会主义就对他发生了吸引力”,“他敦促留学生研究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并阅读当时的社会主义书刊”,并“开始发展了他的社会主义观点”,“出现了他最初的‘平均地权’的学说”。1905年,孙中山走访第二国际,要求第二国际承认中国革命党人,强调第二国际与中国革命党人的“目标是一致的”。

  在阐述民生主义时,孙中山曾明确地表示,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在孙中山的倡导下,同盟会机关刊物《民报》于1906年开始登载如《万国社会党大会略史》《社会主义大纲》等文章,介绍了《共产党宣言》中的十大纲领、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的历史等内容。

  由此可见,孙中山比较早接触并研究了马克思主义。张国煮在《我的回忆》中也曾写道,孙中山先生曾说:“社会主义的派别很多,马克思主义不过是其中的一派。我在欧洲的时候,与社会主义各派领袖人物都有过接触,各派的理论也都研究过。我参酌了社会主义各派的理论,汲取它们的精华,并顾及中国的实际情形,才创立三民主义。”辛亥革命后,孙中山曾于1912年在上海连续三天做了关于社会主义的演讲,“开启了在中国公开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历史新页”。1917年,孙中山领导的《民国日报》最早报道了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消息,1918年当年轻的苏维埃政权遭到国内外反革命的围攻时,孙中山代表中国革命党向列宁和苏维埃政府发电支持,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和极大的影响。

  在马克思主义传人中国的西欧路径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战期间被招募到欧洲战场的中国劳工和20世纪初期大批赴欧勤工俭学的爱国青年知识分子,他们为国际共产主义事业,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深度传播做出了重大贡献。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欧洲各国劳动力缺乏,协约国集团通过北洋军阀政府在中国招募了数十万华工赴欧参战。有文献记载,法国从1916年2月开始先后在山东、上海、天津、浦口等地招收华工巧万人;英国从1917年至1919年,在山东威海卫、胶济铁路沿线招募华工5万多人。一战结束后,虽然有大批华工回国,但仍有很多居留当地,构成近代欧洲华侨社会的主体。他们是帝国主义战争的牺牲品,所受的剥削和压迫深重。他们的处境决定了他们盼望祖(籍)国的强大,向往自由、民主、平等的社会制度。因此,在英、法、德、比的华人中出现了一批信仰马克思主义的觉悟华工和知识分子。他们成立各种华人组织、创办报刊杂志等为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如旅法华人李石曾等于1915年发起组织勤工俭学会,成立巴黎华工学校,并首先在巴黎华工中试验工余求学,传播先进知识,提高华工的思想觉悟。俄国十月革命后,为了探寻和解读马克思主义的“真传”,俭学会发起了赴法勤工俭学活动,得到湖南新民学会、中国少年学会和天津觉悟社等进步团体积极响应。据记载,从1917年赴欧勤工俭学运动兴起至1920年,先后有15批共1700多人赴欧勤工俭学。他们身处西欧这一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发源地,亲身体验到资本主义社会化大生产的实际状况和工人阶级的贫困生活,同时也感受了十月革命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蓬勃发展,因而在思想上进步很快。在经历了马克思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以及国家主义派面对面的斗争之后,这些远处异乡的爱国青年敏感地发现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并深人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学说,探究社会政治经济问题,直接研读并翻译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国家与革命》等马列经典原著和许多宣传十月革命的小册子,并通过书信等各种途径向国内介绍马克思主义,从而产生了一批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通过华工创办的《华工杂志)《华工旬刊》等媒体宣传社会主义是改造世界乃至中国之良方,工人阶级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革命阶级,并对在中国创建共产党的问题做了探讨。

  二、旅日华侨、留学生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

  日本是东方社会主义运动的先行国,是20世纪初至五四运动期间,马克思主义传人中国的主要的间接渠道。

  最早从日本把马克思主义传人国内的是旅日华侨华人中的资产阶级民主派,他们对马克思主义思潮和学说的介绍大多转译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日文译本或日本社会主义者的研究作品。十九世纪后半期,日本政府在“文明开化”、“求知于外”的思想推动下,率先“脱亚人欧”,成功步人资本主义现代化的轨道,工人运动、社会主义思潮随之兴起,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马克思主义得到广泛传播,研究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协会、媒体遍地开花,社会主义思潮成为日本社会的主流,日本成了亚洲社会主义思潮的中与基地。而日本曾是孙中山先生领导辛亥革命的策源地之一,为了宣传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思想,一些旅居日本的华侨华人创办了许多报刊,这些报刊受日本社会运动的影响,自觉不自觉地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学说。如廖仲恺翻译的《社会主义史大纲)《无政府主义与社会主义》等文章系统的介绍了社会主义,并介绍了社会主义与无政府主义的区别;朱执信的《德意志社会革命家小传》,介绍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生平和思想,转译了日文版的《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的部分内容;马君武的《社会主义与进化论比较》,详细介绍了空想社会主义的创始人圣西门、佛礼儿(傅立叶)等人;旅日华人创办的《译书汇编》刊登的《近世政治史》《社会主义》等译文都提到了马克思及社会主义学说;等等。这些文章传人国内,无疑对闭塞的思想界起到了一种宣传的积极意义,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发挥了思想先导的作用。

  清末赴日留学生是马克思主义传人中国的主体,他们在模仿日本解读和宣传社会主义的同时,结合中国的国情,初步形成了自己的认识和看法,对中国革命起到了深远的重大影响。20世纪初,在中国政府学习日本维新变法成功之经验的推动下,许多仁人志士抱着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东渡扶桑,留学人数蔚为壮观,“挟希望来东游者如螂鱼”,“1905,1906年人数均高达8000多人”。而此时正值社会主义思潮在日本广泛传播的高峰:片山潜、安部矶雄、幸德秋水等一批在欧美参加过工人运动的日本工人阶级的先觉者回国领导日本的工人运动,并于1901年创建了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工人政党—日本社会民主党,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由理论到实践的转变,翻译马克思主义学说的经典著作和社会主义研究成为日本社会流行的新思潮,这对于肩负爱国救民赴日求知的中国学子造成极大冲击,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很快捕捉到世界发展的大趋势,并对日本风行的社会主义思潮发生兴趣。在日本社会主义者的影响和帮助下,留日学生架起了马克思主义传人中国的桥梁,他们通过翻译图书、创办报刊、杂志等手段,学习、宣传日式的马克思主义学说和社会主义思想,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启蒙运动的发展。据统计,1900年至1906年间,留日学生翻译日本人的社会主义著作达20多种,影响较大的有:罗大维翻译了村井知至的《社会主义》、赵必振翻译了福井准造的《近世社会主义》、中国达识社翻译了幸德秋水的《社会主义神髓》等,这些译著客观上促进了社会主义学说在中国的传播,增进了中国知识分子对马克思及社会主义学说的了解。此外,留日学生李达翻译了《唯物史观解说》《社会问题总览》和《马克思的经济学说》等著作;李汉俊翻译了《马克思资本论人门》、陈望道翻译了《共产党宣言》等研究和阐述马克思主义著作,都有力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三、旅俄华侨华人与列宁主义的广泛传播

  俄国是第一个成功实践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国家,走俄国道路的历史抉择使列宁主义于五四运动后在中国广泛且深度传播。

  “旅俄华工联合会”的各种宣传扩大了十月革命在中国的影响。与东南亚、欧美等地的华侨华人相比,沙俄华侨华人社会的形成有着非同寻常的历史:

  一是沙皇俄国在鸦片战争后通过侵吞中国东北边疆的大片领土,致使世代居住在此地的中国人一夜之间变成了在俄国领土上的“中国侨民”;二是一战期间,俄国从中国东北二省的中俄边界一带,以及河北、山东等省,先后招募20多万华工,至20世纪初,从中国各地流落到俄国远东地区的华工已达50万人。这些侨民和华工都生活在俄国的底层,以各种方式反抗沙俄的人侵和统治,将自己的命运与中国紧密相连。有的学者统计,参加十月革命及其后国内战争的旅俄华工总数约在15万至20万人之间。就其实质而言,他们应该是最先接触到列宁主义理论和实践的一支中国无产阶级队伍。在俄国布尔什维克的帮助下,旅俄华工的觉悟不断提高,华侨刘泽荣等于1917年4月成立“中华旅俄联合会”,开始在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从事各种革命活动,并先后创办了《华工》和《旅俄华工大同报》等,宣传十月革命和共产主义思想,在华工中进行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革命宣传教育,强调“中国革命的命运与俄国人革命的命运息息相关”,阳乎吁中国无产阶级“走俄国人的道路”。十月革命以后,旅俄华工有约4万人陆续回到祖国,这4万人成为中国组织苏维埃运动的第一块基石。同时“旅俄华工联合会”不断派人回国,以亲历十月革命的“现身说法”,鼓舞国内同胞组建工人、农民和士兵苏维埃。早在1919年初,东北地区当局就发现有“欧俄华工,附和激党(布尔什维克党),回国鼓吹社会主义”的情况,李永昌在《旅俄华工与十月革命》中也记载,“近日由俄国返国的华工开始在中国居民甚至在军队中进行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宣传”其中“在沙河子煤矿出现了三个从西伯利亚回国的中国人,他们开始在中国工人中进行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宣传”。此外,“旅俄华工联合会”还积极设法同孙中山先生及其领导的南方革命政府取得联系,介绍十月革命的情况,扩大十月革命的影响。

  旅俄华侨架起了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联系的桥梁。十月革命后苏俄出现的新气象及其两次对华宣言,帮助中国先进分子认清了世界大势,增加了对马克思主义的认同。此后,宣传介绍十月革命及战后情况,译介成功实践马克思理论的列宁主义,成为中国先进分子关注的热点。1920年春,在旅俄华侨杨明斋的努力下,李大钊在北京大学拜会了共产国际赴中国考察工作组维经斯基一行,取得在中国建党的共识。在李大钊的主持下,维经斯基和杨明斋还在J匕京大学图书馆同一些进步青年进行了座谈,并向大家介绍和捐赠了诸如《国际》《红旗》《国际通讯》《震撼世界的十天》等许多宣传十月革命的书刊,推动了列宁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同年5月,共产主义工作组接受杨明斋的建议南下上海,协助陈独秀等人成立共产党上海发起组及“俄华通讯社”,加强了中国进步力量与共产国际的沟通和交流,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发生了质变,从俄文译著的宣传苏俄情况和马克思主义的文章急剧增多,俄国逐步成为马列主义传人中国的最主要途径。1920年9月出版的《新青年》第8卷第1号起,开设了“俄罗斯研究”专栏,先后发表了杨明斋译著的《苏维埃的平民教育》《俄国职工联合会发达史)《劳农政府召集经过情形》等文章,系统地介绍了苏俄的教育、工人运动及组织劳农议会和苏俄政府(苏维埃政府)及省、县、乡议会执行部的状况,直接介绍十月革命的成功经验,宣传俄式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旅俄学者瞿秋白于1920年秋发表了《俄乡纪程》和《赤都心史》等许多纪实通讯,客观地报道了苏维埃国家各方面的真实情况、讴歌十月革命的伟大,稍后,他翻译了马克思的《德国之革命与反革命》、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和《费尔巴哈论》、列宁的《两个策略》和《怎么办》等政治著作;一批具有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的赴俄留学生回国后,也通过翻译原著、撰写文章等多种方式积极传播列宁主义,如罗亦农等翻译了布哈林的《共产主义ABC))、王一飞翻译了《共产国际党纲草案》和《新社会观》、梁柏台翻译了《联共党纲和党章》和《列宁主义人门》、任弼时撰写了《列宁与青年》、蒋光慈撰写了《在伟大的墓之前》和《列宁年谱》,等等,有力推动了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马列主义成为中国社会思潮的主流,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四、结语

  追溯马列主义传入中国的历程,可以发现马列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经历了一个由无意到自觉、由零星到系统、由片段到整体、由模糊到精确的抉择过程,主要是通过西欧、日本和俄国三条渠道的交叉配合,互相补充来完成的。考察马列主义传人中国三条路径,素有思乡、爱国思想的海外华侨华人担当了重要角色,成为马克思主义的最早传播者之一。

  清末外交官及旅欧学者关于西方工人运动及社会主义的见闻记录开启了中国人对马克思主义的了解和关注;海外同盟会员及国民党人对社会主义的探索和宣传推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启蒙运动;海外留学生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翻译和研究培育了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产生;旅俄华工华侨的回国,实现了国外、国内无产阶级两大群体的结合,促成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为中国革命做出历史性抉择,彻底改变了中国的旧面貌。

  参考文献:
  [1]邓剑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思想[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78[2]原付川西国近事汇编及其社会主义思想的传播U].文史纵横,2010,(7):1(17.
  [3]张金荣.近代西学东渐时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推动作用田,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0,(4):27.
  [4][5][6]宋庆龄选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2.390.487.241.
  [7]张国表我的回忆(第1册)[Z],现代史料编刊社,1980.75.
  [8]李长傅中国殖民史网.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286.
  [9]〔日]实腾辉秀.中国人留学日本史[M].谭汝谦、林启彦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83.451.
  [10]全俄华工联合总会1920年12月1日致苏联外交人民委员会的信田.载洛沃格香茨基、杜拉那夫斯基:《中国战士同志》,北京:解放军文艺社,1961.16.
  [11]、任贵祥.华侨史话》[M].北京:社会科学丈献出版社,zcn I.s6.
  [12][14}李永昌旅俄华工与十月革命[M].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198.251.284.
  [13]吉林替军她贵仰复督办参战事务处电[[A].北洋政府边防事务处档案,1919-1-2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