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政府统治下的江西乡村实验运动中的人物群体研究

所属栏目:近代史纲要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一、缘起

  20 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的农村问题成了异常突出的大问题,农村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各方面都涌现出前所未有的矛盾,当时人们甚至视此农村问题为"农村危机"、"农村崩溃"、"农业恐慌"等.在此情势下,"救济农村"、"复兴农村"、"建设农村"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一场轰轰烈烈的乡村建设运动应时而生.在这场运动中,有这么一批有识之士,他们抱着"振兴农业"、"拯救农民于水火"的强烈愿望,舍弃城市稳定的工作、优厚的待遇和舒适的生活,深入穷乡僻壤,"到人不到之处,做人不做之事".

  近些年来,学术界对近代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领导群体多有研究,但主要集中在晏阳初、陶行知、黄炎培、梁漱溟、卢作孚、彭禹廷等人身上.事实上,近代江西的乡村实验运动亦颇有建树.近代江西的农业问题既有普遍性,又因为苏维埃革命而具有特殊性,非常值得深入研究.可惜的是,目前学术界的研究还比较有限,比较有代表性的研究者有游海华①等人.学术界对其中的人物研究则更少,徐碧丽②等人对徐宝谦等人物做了一些考察.

  鉴于此,笔者试图对国民政府统治下的江西乡村实验运动中的人物群体进行分析和探讨,不当之处,请不吝赐教.

  二、人物群体构成

  国民政府统治下的江西乡村实验运动多始于 20 世纪 30 年代初,终于抗战战乱.这场乡村实验运动包括大约 22 个实验区,包括: 全国经济委员会江西农村服务区管理处创办的临川上顿渡章舍、南城新丰尧村、丰城小江口冈上、新干三湖聂村、高安祥符观藻塘、永修涂家埠淳湖、南昌近郊青云谱、吉安敦厚村、上饶沙溪镇、宁都石上村共 10 个实验区[ 1 ](P1); 江西省农村改进社创办的安义万家埠实验区、湖口走马乡实验区; 江西基督教农村服务联合会创办的黎川高寨洲实验区; 江西省特种教育处创办的南丰白舍圩试验区; 临川县政府创办的临川鹏溪实验区; 乡村师范学校创办的九江乡村师范实验区、南昌乡村师范实验区、贵溪新田坂实验区、宜春乡村师范麟桥实验区、赣县乡村师范实验区; 江西省立民众教育馆创办的莲塘民众教育实验区和南昌西山万寿宫实验区.

  这些实验区的创办者包括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学校等,每个实验区一般设总干事一名,总理全区事务,是实验区管理的具体操作人员,决定了实验区的改进方向和建设路径; 实验区大多分教育、农业、卫生、自治等组,组成人员若干,他们来自教育厅、卫生厅、农业院、本地政府、华洋义赈会、乡村师范学校等单位,其中也有本地乡绅、保甲长等基层精英; 有的实验区还有发起人,即提供人力、财力、智力等资源,对实验区的建立起到一定促成作用的当地知名人士,这些人也对实验区的建设产生一定的影响.由于资料有限,本文主要考察对象为实验区总干事、发起人及有史可查的组成人员,主要人物构成见表 1:

论文摘要

  三、人物群体结构分析

  江西的乡村实验运动始于二十世纪 30 年底初,正是国内乡村建设运动方兴未艾之时,又因"剿匪"付出惨重代价,国民政府痛感"复兴农村"之急切.自 1934 年 3月安义万家埠实验区成立后,短短两年时间内,乡村实验区多达 20 余个,江西竟由"剿匪"中心转为乡建重地,成为全国的考察对象和舆论焦点.任何历史活动和实践离不开历史人物,那么,是怎样一群人在进行这场实践活动呢? 以下将从籍贯、所受教育、社会职务、群体特征等方面分析人物群体结构.

  1931 年 12 月 ~ 1942 年2 月,是主张"赣人治赣"的熊式辉督赣的十年,也是江西乡村实验运动蓬勃展开的时期.在"赣人治赣"的呼声下,许多当地社会贤达、知识分子、赣籍党政官员参与到乡村建设事业中.时任江西省主席的熊式辉( 江西安义人) 组织成立江西省农村改进社并亲任理事长,并创办安义万家埠、湖口走马乡实验区,两个实验区的总干事王枕心、苏謘圃都是赣籍名士;湖口走马乡实验区的梅荣汉、蔡寿元是当时有名的"湖口四少"; 临川鹏溪实验区的发起人周作孚,其父子是赫赫有名的金溪水门"二周"; 莲塘民众教育实验区的参与者、全国着名的教育学家涂闻政是丰城籍,他还是南昌乡村师范学校的创立者; 等等.

  这些人物大多都接受了中、高等教育,有些还是知名院校的毕业生,他们利用自己所学知识投身于农村事业,立志改造农村,并在实践中总结经验教训.通过统计,笔者发现他们的教育背景是农学或师范教育,这正是当时乡村建设的主流思想: 或通过农业改进促进农村经济发展,或通过教育改进农民生活.如表 2:据学者研究,近代江西的乡村建设采取的是一种"政府主导、服务型"乡村改造模式,即由国民党政府主导、自上而下地发动行政组织力量促进乡村建设[ 2 ].这决定了这场乡村实验运动的实施者具有浓厚的官方色彩.这 22 个实验区中,有 14 个是由包括全国经济委员会、教育厅、县政府等在内的行政机关创办的.安义万家埠和湖口走马乡 2 个实验区虽是由江西农村改进社创办,但该社具有浓厚官方背景,理事长熊式辉为江西省主席,常务理事王枕心、苏謘圃等人都是国民党党政要员.另外 5 个由省立乡村师范学校创办的实验区也与政府关系密切.不过,"政府主导"并不意味着参与的个人被动,在这些建设者中,多有立志改进农村、为农村建设事业呕心沥血者.而且,人物群体的官方色彩往往意味着他们能占有较多的社会资源,这对乡村建设自然是有利的.

论文摘要

  总而言之,在这些实验者中,本地人居多,而且多致力于自己家乡的建设; 受过中、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居多,他们往往有农学、教育学、经济学等学科的学术背景; 有官方职务者居多,要么本职是国民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要么与官方联系密切,如徐宝谦虽然秉承基督教会规定,保持与政治"合作的独立"的关系,但在实际操作中还是不得不依靠政治势力推动实验展开.同时,也可以看出,实验者群体里没有农民代表,地方乡绅、保甲长这样的基层精英也往往是为政府代言,因此,这种自上而下的方式缺乏与农民的有效连接,其效果必然有限.

  四、人物群体实践活动评析

  国民政府统治下的这场乡村实验运动是在"收复匪区"后力图"复兴农村"的背景下展开的.虽然每个实验区的创办者各有不同,具体的实验内容也有所差异,但总体上是遵照"管、教、养、卫"的模式来运作的."管"指"执政法纪、纳民轨物"、"管理"、"统制";"教"指"教育";"养"即"养民"、"经济建设";"卫"指"保卫",包括"国防"、"治安"[ 3 ].不过,每个实验区的具体活动仍带有实验主持者的印记.全国经济委员会创办的10个实验区全由张福良总理事务,张福良特别重视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以为经济是推进政治、教育等方面的基础,"今后农村合作之路线,以改善农民经济生活为指归,积极训练农民生产技能,流通农村金融,指导利用或开发当地富源",并确定"农工配合"的计划,"从增进农业以引发工业,同时提倡工业,以刺激农业生产"[ 1 ](P7).周作孚创办的临川鹏溪实验区的首要内容就是加强组织建设,他认为"要救国非组织民众不可",既要组织壮丁,也要组织妇女,"每家妇女能振作于家庭,反规其夫,戒其子,则社会生活自然改观"[ 5 ](P22).黎川高寨洲实验区是由中华基督教协会创办的,总干事徐宝谦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故实验内容带有强烈的宗教色彩,正如他在自叙从事农村工作的动机所称:"救国自然是一个纯正高尚的动机,然而,我的动机,与其说是爱国的,毋宁说是宗教的"[ 6 ]( 第9辑第5卷 P227),这种宗教的目的其实是一个秉持和平唯爱主义基督教徒不忍目视世人痛苦而产生的一种恻隐之心.

  这些乡村实验者在实践中形成了许多可贵的理念和精神财富,尤其值得后人效仿.熊式辉虽是国民党政客,却比较有经济头脑,有学者甚至认为熊"主赣时期,江西地方经济现代化的持续发展,使其有别于全国其他各省,而成为民国经济建设的新星".[ 7 ]

  他曾对实验区的工作人员说:"对诸位服务工作,余有一期望.即毋作皮袍子,当成猴子毛.欲使农村改进事业,永久维持,必须如猴子毛,紧贻猴身,长久不脱,故诸位在乡间,须作生发膏,使农村改进事业,在农民身上生根方可."[ 8 ]

  当时,确有建设者放弃城市里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扎根于农村,比如说黎川高寨洲的徐宝谦,本是燕京大学哲学院院长,实验区工资远不能满足家用,工作环境更不能相比拟,女儿的肺病又需在北京治疗,他却仍然选择到农村[ 9 ]( 第9 辑第 4 卷 P188 - 192 ),后来甚至辞去本职,把家搬到黎川,这种做事的态度,不愧其"中国基督教历史上的杰出人物"的称号.再有莲塘民众教育实验区的涂闻政,他是陶行知的弟子,本可留在母校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任教,却立志要建设基础教育,创办了南昌乡村师范学校.他积极推进乡村教育和乡村建设,他曾负责编订江西特种教育教材,还参与发起组织了中华乡村教育社.张福良在乡村实验中重视基层实地调查,曾经用两年三个月的时间进行了一项大规模的"农村社会调查工作,"调查了全省10县、86保、214村、10129户,并将调查结果分人口、土地、农业、教育、卫生、负债、习俗等分章编成《江西农村社会调查》一册[ 10 ](P5).这种毅力和决心非普通人能比拟.如梁漱溟所言,乡村建设的一大难处是"号称乡村运动而后乡村不动",张福良也认识到这一点,于是着力发展农副业,他用了近1年时间实验织麻布,并设厂制作销售,两年多的时间,总收入已"超出管理处历来之经费".

  除了麻织业,张福良又积极开辟植物油料农场、畜牧农场、黄苎麻农场,颇为乡人盈利.[ 11 ](P6)然而,乡村建设并不如人们设计的那般一帆风顺.

  实践证明,近代江西以改良为主要手段的乡村实验无法实现其目的.这里面当然有很多深层次的原因,但这些乡村实验者本身的一些局限性也是重要的原因.行政效率低下是国民党政府一直存在的积弊,这个问题也存在"政府主导"下的江西乡村实验运动中.周作孚创建临川鹏溪实验区,决心和热情非同一般,还制订"动、实"行动纲领,后来还是因为用人不当,工作人员互相推诿扯皮,"大委员,小委员,大委员委小委员,委员委委员",导致实验区风气败坏[ 10 ](P528).虽然这些实验者大多认识到以农民为主体的重要性,比如苏謘圃曾指出: "一味地蛮干,不顾农村的实际情形及农民的痛苦,农村即可勉强改进,也是得不偿失"[ 11 ],但很多实验还是落入"号称乡村运动而乡村不动"的窠臼.徐宝谦响应上帝的号召,拯救苦难中的民众,然而有学者研究他的《黎川服务日记》后发现,他为了黎川乡建四处奔波,竭尽全力,却只有四次与当地农民接触的经历.( 第21 辑第 1 卷 P31)正如安义万家埠实验区的指导员李景汉所言:"与农民打成一片,话是很容易说,意愿也是容易立的,等到实行的时候,问题可就发生了,你愿和他打成一片,他却不愿和你打成一片[ 13 ].

  五、小结

  近代中国农村社会矛盾重重、危机四伏,20 世纪二三十年,"农业恐慌"席卷而来,农村成为决定国家命运和前途的重要因素.在这种特殊历史背景下,一些心怀祖国和民众的仁人志士,力图通过自己的力量来拯救农村、复兴农村,虽然收效甚微,但是他们的探索和实践、努力和精神,都给我们在新世纪进行新农村建设提供了借鉴和启迪."在中国整个的政治经济没有出路之前,局部的改良亦不是说没有必要,在农村给农民做一点好事,比根本袖手旁观不做总要好些"[ 14 ](P182),诚然如此.

  [ 参考文献 ]

  [1]张福良. 江西之农村服务[S]. 赣政十年[Z]. 1941.

  [ 2 ] 万振凡. 论民国时期"政府主导、服务型"乡村改造模式--- 以民国江西农村服务为中心[J ] .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 ( 6 ) .

  [ 3 ] 刘家峰. 徘徊于政治与宗教之间--- 基督教江西黎川实验区研究[J ] . 浙江学刊,2005, ( 4 ) .

  [ 4 ] 周玉玲. 剖析蒋介石地方自治思想 [ J ] . 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 ( 4).

  [ 5 ] 李璜. 江西纪游 [ A ] . 沈云龙. 中国近现代史资料丛刊[Z ] . 台北: 台湾文海出版社,1934.

  [ 6 ] 徐宝谦. 黎川服务日记 · 序 [ J ] . 真理与生命 ,1935 - 10.

  [ 7 ] 游海华,宋德剑,熊式辉. 主赣时期江西公路建设与经济发展[J ] . 历史教学( 下半月刊),2010, ( 5 ) .

  [ 8 ] 熊主席在农村服务区管理处讲农村服务事业[ N ] . 民国江西日报,1935 - 04 - 06.

  [ 9 ] 徐宝谦. 民众的呼声 [ J ] . 真理与生命,1935 - 6.

  [ 10 ] 金溪县史志办,金溪县志 [ Z ] . 西安: 三秦出版社,2007.

  [ 11 ] 苏謘圃.改进农村的重要和走马乡之概况[N ] .江西民国日报,1935 - 03 - 01(3).

  [ 12 ] 吴利民. 徐宝谦: 一个知行合一的基督徒典范[ J ] . 清风,1978.

  [ 13 ] 李景汉. 深入民间一些经验和感想 [ N ] . 独立评论179号,1937 - 6.

  [ 14 ] 李金铮. 近代中国乡村社会经济探微 [ M ] .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