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战争与钓鱼岛问题的历史渊源

所属栏目:近代史纲要论文 论文作者:/

  众所周知,今日中日关系因日本实施所谓“国有化”造成两国关系紧张局面,日本有关钓鱼岛主张,最根本问题是通过甲午战争获得的,却闭口不谈。今日在纪念中日甲午战争爆发 120 年之际,我们重温这段历史事实,就是告诫日本方面,通过战争手段获得领土是绝对不合法的!不要回避这一历史事实。

  一
  
  钓鱼岛群岛属于中国领土,这个历史事实,实际上早在 1894-1895 年中日甲午战争前,日本方面就已经知晓的。

  钓鱼岛群岛,位于我国东海大陆架的东部边缘,是台湾岛的附属岛屿,距离我国大陆浙江省温州市约356 公里、距离福建省福州市约 385 公里,距离台湾省基隆市约 190 公里。从地质学角度看,钓鱼岛群岛位于中国东海大陆架边缘,为我国东海中部隆起地带,从地质构造体系来看,属于晚进新华夏系,反映了中国大陆相对向南伸延,东侧太平洋地块相对向北扭动的趋势。钓鱼岛群岛,是由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等五个小岛,北屿、南屿、飞屿等三个岩礁共同组成。钓鱼岛群岛现在行政权归属台湾省宜兰县头成镇大溪里管辖区域。

  钓鱼岛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无论从历史文献、地理和地质构造、国际法理的角度来评判,都是属于中国领土。在中国的历史文献中,我们现已知最早出现钓鱼岛的名字是 1403 年成书的《顺风相送》。该书现在保存于英国牛津大学波德林图书馆(Bodleian Library),为誉写本,此书序言:永乐元年,明朝使臣奉旨前往西洋诸国宣诏,累次勘查航路,校正针路,记载海岛水势山形,汇编成书。

  从该书记载五次航海勘查记录看,前四次皆为校勘福建海域范围各岛屿针路,目的为要寻找正确通往琉球群岛那霸港的航路。①上述记录不仅是目前所知世界上所存最早记载钓鱼岛群岛属于中国海域范围及中国海船活动的领域的文字,而且也是比较详细记载福建往琉球群岛航线上的各岛屿名称、航向(针位)、里程(更)的珍贵文献。

  有关中日双方钓鱼岛领土主权之争,日方主张钓鱼岛属于日本冲绳县所属地区,实际上日方所称冲绳,百年前是我国所属藩国--琉球王国,日本明治维新后动用武力占领及吞并琉球王国并改称冲绳县。中国与琉球的交往始于隋朝,唐、宋、元诸朝史书也略有记载。中国与琉球建立正式藩属关系始于明朝洪武年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派遣使节杨载携带诏书出使琉球王国,琉球王国的北山、中山、南山三个王遂开始向明朝政府朝贡,正式成为中国的藩属国(明初,太祖遣使慰谕,始称臣入贡,世为属国②)。

  琉球王国从属于中国的藩属关系持续五个世纪,此后历代琉球国王就职需要获得中国皇帝册封,直至日本出兵占领被迫停止。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后,伴随国势强盛而效仿西方列强开始对周边弱小国家侵略扩张,琉球王国成为日本侵略目标之一。1875 年 7 月,日本公然出兵占领琉球王国,从此禁止琉球王国向中国政府进贡及受册封。

  按照日方所说,日本福冈县商人古贺辰四郎移居那霸后,捕捞近海海产品并且向外出售。1884 年 3 月古贺宣告称“发现”钓鱼岛群岛,岛上有成群的海鸥及遍地鸟蛋,认为如果能够加以开发,采集羽毛向欧美国家输出,必将获利。于是次年,即 1885 年,古贺向冲绳县政府提出租借土地的申请,并且向日本内务大臣递交“租用官地申请书”③。从表面上看,日本政府注意到钓鱼岛群岛,似乎因古贺辰四郎的“发现”而申请,为了该岛屿的发展经济的需要,才着手对钓鱼岛群岛进行调查工作。其实,日本政府早已注意到钓鱼岛群岛的重要价值。钓鱼岛群岛不仅是中国和琉球王国交流的唯一航标,而且曾是中国明朝政府抗倭的军事防务要地。因此,1875 年日本公然出兵占领琉球王国后,就开始谋划如何控制钓鱼岛群岛问题,古贺之举实际上不过为借口而已。

  日本政府关于拥有钓鱼岛群岛主权的所谓法理依据:第一是所谓“无主地先占”主张。日本提出“该列岛不但是无人岛,而且未发现清国统治的痕迹”.国际法上先占的“客体只限于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土地”.

  这种无主地,乃是未经其他国家占领或其他国家放弃的土地。事实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从明朝时起便由中国政府作为海上防区确立了统治权,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尽管这些岛屿因环境险恶,无人定居,只有渔民季节性居住,但无人岛,并非无主岛。钓鱼岛群岛不是无主地而是中国的领土,日本朝野对此心知肚明,日本政府的官方档案以及官员的公文、信件,皆记载和证明了这一点。如,1885年(明治18年)10月21日,日本外务卿井上馨在给内务卿山县有朋的答复中表明:“经冲绳县对散落冲绳县与清国福州之间无人岛--久米赤岛及另外两岛的实地调查,于本月 9 日以附甲第 38 号就建立国标进行商议。几经熟虑后,认为上述各岛屿靠近清国国境,非以前调查过的大东岛可拟,其周围看似很小,清国竟附有岛名。近来清国报纸等盛载我政府占据台湾附近的清国属岛之传言,对我国怀有猜疑。于频频敦促清政府注意之际,我们若于此时遽尔公然建立国标,反易招致清国之猜疑。”④上述答复中所提到的“久米赤岛”就是我们中国领土“赤尾屿”,显然当时日本政府就钓鱼岛附属岛屿赤尾屿等进行实地调查后,要以“无人岛”之名急于树立所谓“国标”,但是负责外交事务的大臣井上馨比较明智地告诫说:这些岛屿“非以前调查过的大东岛可拟”,并且“清国竟附有岛名”,即已被中国清政府命名。另外,该事件已经被中国报纸刊登出,已经引起中国清政府方面注意,如此时“公然建立国标”,必然会遭到中国清政府方面反对的。从当时日本外务卿井上馨给内务卿山县有朋答复内容,完全可以证明当时日本政府方面是知道钓鱼岛群岛属于中国领土,不仅知道该群岛已经被中国方面命名,而且还知道如果公然占据必然会引起该群岛主人--中国方面强烈反对的。钓鱼岛群岛既不是无主地,日本对钓鱼岛群岛也不存在什么“先占”.“不法行为不产生合法权利”是基本的国际法原则,日本的所谓“先占”是恶意的、非法的,是不成立的,不能产生国际法上的先占的法律效力。

  二
  
  钓鱼岛是日本通过甲午战争,即利用战争手段获得的,这是不容抹煞的历史事实。

  1894 年(甲午年)7 月,日本军队对中国军队发动突然袭击,中日之间爆发甲午战争。8 月 1 日双方正式宣战。9 月,中国军队在平壤战役和黄海战役中战败,1894 年底日本在对中国军队战场上取得绝对胜利情况下,决定出兵占领中国台湾省。1895 年 1 月 14 日,日本内阁会议做出决定:将附属于台湾岛的钓鱼岛划归于冲绳县管辖。1895 年 4 月 17 日,日本迫使中国清朝政府签署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中国被迫割让台湾岛及所有附属岛屿。日本采用武力夺取了我国领土台湾及所属岛屿,导致附属于台湾岛的钓鱼岛也同样被日本方面占据,这就是日本采取武力手段获取实际控制钓鱼岛群岛的历史事实。

  日本人称我国台湾岛所属钓鱼岛群岛为“尖阁列岛”,实质上这一称呼是在日本占领台湾岛后才出现的。

  1900 年日本冲绳师范学校教师黑岩桓氏撰写《尖阁列岛探险纪事》调查报告,在 1900 年《地学杂志》第 8、9 期上发表后,日本人才逐渐正式使用“尖阁列岛”一词①。日本采用“尖阁列岛”名称要比中国人定名“钓鱼岛”晚了 500 年。

  1895 年 1 月 14 日,中日甲午战争期间,日本政府依据“无主之地、先行为主”原则,通过内阁决定宣布占领钓鱼岛并且成为日本“国有土地”.在中日两国学者编辑的《钓鱼岛台群岛(尖阁诸岛)问题研究资料汇编》中,对于日本在甲午战争后实际控制钓鱼岛群岛情况有比较详细记载,以此为据叙述如下:1894 年 12 月 27 日,日本内务省与外务省协商冲绳知事的请求,并且达成共识将问题提交内阁会议。

  1895 年 1 月 14 日,日本内阁完全赞成冲绳知事的请求,决定将琉球置于冲绳县管辖范围内,并且在岛上树立国标。当年 1 月 20 日,日本内阁命令冲绳知事将所有决议内容付诸实施。

  1896 年 4 月,钓鱼岛群岛被置于八重山郡的行政管辖范围内。1902 年 12 月,钓鱼岛群岛被划入位于石垣岛上的大滨间切宇登野城村内,并且被命名地址号码:南小岛为 2390 号、北小岛为 2391 号、钓鱼岛为2392号、黄尾屿为2393号。日本政府将这四岛屿划为国有领土,并且正式将中国的“钓鱼岛”改成为“鱼钓岛”,将“黄尾屿”改称为“久场岛”,而“南小岛”、“北小岛”仍然采用中国方面传统名称,将其四岛记载于日本国有土地地籍册上。钓鱼岛、黄尾屿归属日本农林省管辖,而南小岛、北小岛归属于日本内务省管辖。赤尾屿因为面积太小,直到 1921 年 7 月 25 日才被列为日本国有土地,归属于内务省,并且正式改称“大正岛”,划分地址号码为 2394 号。②与此同时,1896年钓鱼岛群岛正式划入八重山郡后,古贺辰四郎向日本内务省提出租用四个岛的申请,1896 年 8 月,日本政府决定将钓鱼岛、南小岛、北小岛和黄尾屿等四岛无偿租借给古贺辰四郎经营 30 年期限。从此古贺辰四郎家族人开始从事钓鱼岛群岛开垦活动,在从事土地开垦维持生计的同时,主要采取收集信天翁羽毛、贝壳鱼、海参、鱼翅、龟甲,珊瑚及鸟粪等活动,然后采用船只大量贩运到日本国内销售。1918 年古贺辰四郎本人去世后,由其子古贺善次郎继承上述有关活动。1925 年古贺家族与日本政府签署无偿使用协议期满后,1925 年日本政府与古贺善次郎之间签订了每年续签有偿使用协议。1925 年 9 月至1931 年 8 月,古贺善次郎以租金 136.61 日元来租用这个四岛。1932 年 3 月 31 日,古贺善次郎向日本政府请求将这四岛卖给他。1932 年 5 月 20 日,古贺善次郎与日本政府签署合同,以价钱 1825 日元收买钓鱼岛、以 247 日元收买黄尾屿。7 月 28 日,古贺善次郎又与日本政府签署协定,以价钱 47 日元收买南小岛、以31.50 日元收买北小岛。这样日本政府将中国钓鱼岛群岛控制权转让,使之成为所谓古贺善次郎的私人财产了。1972 年,古贺家以 4600 万日元的价格将南小岛和北小岛的“所有权”“转让”给埼玉县大宫市企业家栗原国起,栗原家族又成为钓鱼岛所谓新的“所有者”.1978 年,古贺善次去世后,其妻花子将钓鱼岛卖给栗原家族。栗原家族获得钓鱼岛所谓“所有权”后,实际上又将钓鱼岛出租给日本政府,由日本政府进行所谓“管理”,日本政府每年要向栗原家族支付一定数额的租金。2012 年 9 月 10 日,日本政府举行内阁会议,决定用 20.5 亿日元,从所谓“土地权所有者”栗原家族手中将钓鱼岛、北小岛、南小岛购入,将其“国有化”;9 月 11 日与钓鱼岛所谓的“地权者”签订“买卖合约”.这就是日本政府导演的所谓“国有化”闹剧!

  三
  
  有关日本方面通过甲午战争,即战争手段获得中国领土钓鱼岛问题,日本着名历史学家井上清曾经做过比较详细论述。他指出:“明治政府窃取钓鱼岛群岛的活动自始至终都是瞒过清政府及世界各国的耳目秘密进行的。1885 年内务卿命冲绳县令进行实地调查,也是密令。另外,外务卿还特意提醒内务卿不要把调查的事泄露给外部。甚至连 1894 年 12 月内务大臣给外务大臣的协商书,也异乎寻常地使用秘密文书。

  1895 年 1 月的内阁会议决议当然没有公布。同月 21 日,政府命令冲绳县在‘鱼钓’、‘久场’两岛上建立表明冲绳县所辖的标桩一事业从来未通报过。这些都在 1952 年(昭和 27 年)3 月发行的《日本外交文书》

  第 23 卷中才首次得以公开。不仅如此,冲绳县在接到政府的命令后,实际上甚至并没有去岛上建立标桩。

  不仅在日中媾和会议之前没有建,在这以后的好几年时间里也一直没有建。建立标桩实际上是在 1969 年 5月 5 日。也就是说,在推测出所谓的‘尖阁列岛’海底蕴有丰富的石油,该岛的所有权因而成为日中两国争夺的对象之后,琉球的石垣市这才在岛上建起了一格长方形的石制标桩的。”①井上清进一步指出:“明治政府很清楚,在把某个属于无主地的岛屿新纳入日本领土时,通报其正确的位置、名称及行政隶属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在掠夺钓鱼岛群岛 4 年之前的 1891 年(明治 24 年)7 月,日本要把小笠原岛西南偏南的原无人岛屿纳入本国版图时,……在明治24年9月9日敕令第190号的《官报》中通报了其位置、名称及所管省厅。并且当时的报纸还对此事进行了报道。”②尽管日本政府声称把钓鱼岛群岛纳入日本领土,但无论是在‘日中媾和条约’生效之前还是之后,乃至于最近,都从未公开明确表示过此事。帝国主义各国的‘国际法’规定:‘先占'’无主地‘时,无需将此进行国际通告;但国内法律规定至少要通报该新领土的位置、名称及其行政管辖,如果日本政府甚至对国民也不予通报就将其定位日本领土,便不能将其视为事实上已纳入日本领土。“③中日甲午战争的结果,”战败了的清政府岂止是台湾,甚至连本土上的重地--辽东半岛也不得不割让给日本。在此打击之下,清政府甚至连坚持自己从未放弃过的在琉球的历史权利的力量都没有了,怎么还有可能为了确定哪些位于琉球及台湾之间的微如草芥的小岛的所有权而与日本逐一进行谈判呢?日本政府由此意外地捡了个便宜,不仅很自然地抹煞了中国对琉球的一切历史权利,而且还窃取走了窥视已久的中国领土中的钓鱼岛及赤尾屿各岛。“④井上清作为有良知的日本学者,他的论述进一步证明了日本方面是通过战争手段夺取我国领土钓鱼岛的事实。四我们上面探讨了有关中日甲午战争与钓鱼岛问题的历史渊源,那么日本为什么如今要炒作所谓钓鱼岛问题?日本窃取中国领土钓鱼岛真实目的如何?

  第一是为了限制中国。日本要当东亚地区龙头老大,这是大和民族历代人长久的夙愿。战前日本人为此构建所谓”大东亚共荣圈“不惜发动对外战争,甚至主动挑战美国。战后日本在美国扶植下再次以”世界经济强国“姿态站在东亚地区,长久夙愿再次成为努力争取目标。但是,日本对于近几年来中国的快速发展深感不安,特别是中国经济、技术、军事、政治等综合实力飞速发展,成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这种巨大反差促使日本越来越感到内心失落情绪增高!日本对眼前中国综合实力的巨大转变不适应,导致整个民族心理状态扭曲,过去高傲地面对中国的心情,逐渐被眼前现实困局所磨灭,限制中国发展自然而然地成为日本民族心理反应!实际上战后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完全是国际冷战发展出现的”怪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为对抗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而直接扶植日本的结果!冷战结束了,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基本放弃了扶植日本政策,日本也逐渐回归到本身应该存在的国际地位上,这也就是日本自国际冷战结束后经济低迷发展的真正原因。对于眼前现实困惑局面,日本政府及各种媒体为转移国内民众不满情绪,就借此煽动所谓”中国威胁论“而转移矛盾焦点,这就是日本国内现今盛行右翼民族主义情绪的真正原因!另一方面,日本方面对这一眼前现实并不甘心,还是希望在东北亚地区制造中日对抗,鼓吹所谓“中国威胁论”,制造钓鱼岛群岛纠纷不断升级局面,幻想美国再次扶植自己成为对抗中国道具而从中获取各种实惠!

  第二是觊觎钓鱼岛的战略位置。日本出于成为军事大国的野心,非常觊觎钓鱼岛所处的战略位置。据一些专家认为,钓鱼岛距日本本土约 1000 海里,距中国大陆仅 90 海里,如果日本占领了钓鱼岛,日本军队就可在岛上设立海空监控侦察设备及岸基反舰和对空导弹,从而很容易封锁台湾北部重要港口及空中航道。如果在钓鱼岛设置雷达,可以监视方圆 400 公里至 600 公里的海域和空域,其范围可达到台湾北部、大陆沿岸的福州、温州和宁波等大片地区。倘若如此,中国军事上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日方及时掌握。

  日本海权扩张的战略中以保障 1000 海里航线为其首要任务,占领钓鱼岛可以使其势力范围向西南方延伸,并可对台湾海峡附近海域的主要航道实行军事监控。这样,钓鱼岛海域就成了日本进入台湾海峡,南下东南亚、南太平洋必经的战略之路,也是日本赖以生存的中东石油能源补给线上最西南端的一个点。如果日本在钓鱼岛上建立军事基地或部署重型武器,则将对中国的国防安全构成严重的威胁。

  第三是为了夺取钓鱼岛的资源。按照联合国1994年11月16日正式生效的《国际海洋法公约》规定,”主权国家以 200 海里内的海域为其经济专属海域“,钓鱼岛的实际价值是以该岛屿为依托,半径为 200 海里的庞大海域以及周围海域内的海底石油、矿产、海洋渔业等海洋资源和领海、领空的交通、运输权以及未来潜在的资源等。这些资源均应属主权国。如果日本侵占钓鱼岛的阴谋得逞,就意味着中国东海海域将有74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被日本窃据,这个数字几乎是中国与南沙群岛周边国家领土领海争执面积的总和。

  东海是指西自我国大陆,东至琉球群岛,北连黄海,南接南海的一片海域。它南北长约 1300 公里,东西宽约 740 公里,海域面积 79.48 万平方公里。东海蕴藏着丰富的水产、石油、天然气以及稀有矿产资源。

  据联合国 1968 年发表的一份报告说,这里可能是另一个”波斯湾“.中国从二十世纪 70 年代开始勘测东海石油,经过近 20 多年的勘探,目前已在”西湖凹陷“区开发出了平湖、春晓、天外天、断桥、残雪、宝云亭、武云亭和孔雀亭等 8 个油气田。此外,还发现了玉泉、龙井、孤山等若干大型含油气构造。目前已勘测的数据表明:仅春晓气田的天然气储量就达 510 亿立方米,在其西北方的平湖气田,据估计储量为 107亿立方米。据勘探预测,在中国大陆架延伸的最东端,还有一个沉积多个世纪的矿床。在钓鱼岛附近的南边和西北边的海床里,蕴藏着 945 亿桶左右的原油。

  第四是为夺取资源而设法延伸大陆架范围。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实体,但它又是个资源穷国,石油、矿产等发展工业必需的天然资源极度匮乏,严重依赖进口。因此,日本将大陆架视为矿物资源的宝库,所以要争取获得控制大陆架的权利。

  1997 年,联合国设置了以审查沿海国家大陆架为职责的”大陆架界定委员会“.2003 年 11 月,为了向联合国申请延伸本国大陆架范围,日本政府会同日本石油矿物联盟、日本钢铁联盟、日本土木工业协会、日本石油开发公司等 10 家与海洋开发相关的团体,组建了”日本大陆架调查公司“.2003 年 12 月 8 日,日本政府又设立一个由日本内阁官房、外务省、文部科学省、经济产业省、国土交通省等5个部门组成的”大陆架调查对策室“,决定从 2004 年 4 月开始展开对大陆架的调查。日本执政的自民党也于 2004 年 2 月 19日成立了”大陆架调查推进议员联盟“会,参加的众参两院议员人数达 106 人。自民党成立该会的宗旨是,要求政府确保大陆架调查所需要的资金;开展宣传活动,使国民对大陆架问题予以理解。2004 年,日本原国土交通大臣扇千景曾在一篇题为《调查大陆架是国家的百年大计资源大国日本不是梦》的文章里举例说,这些海域中埋藏着足够日本消耗 320 年的锰、1300 年的钴、100 年的镍、100 年的天然气以及其他矿物资源和渔业资源,这些资源足以使日本从天然资源贫乏国家摇身一变为”天然资源大国“.因此,这些资源对日本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日本为了实现”天然资源大国“梦想,不断加强同中国就东海大陆架、钓鱼岛及海底资源等问题展开进一步的较量,而核心问题还是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日本一旦占有了钓鱼岛,就可以跨过数千尺深的海沟而登上东海大陆架,再加上其所宣示的 200 海里经济海域,这样不仅形成与我国经济海域发生重叠的现象,而且对于我国正在积极从事的东海大陆架油气勘探等海洋资源开发,亦可坐享其成并分一杯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