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钟伟少将指挥的公主屯战役

所属栏目:近代史人物论文 论文作者:/

  1948年1月7日,在新民市闻家台地区彻底歼灭国民党中央军主力新五军,活捉新五军军长陈林达,是钟伟和他率领的东北野战军二纵五师战史上又一个极其辉煌的篇章,是钟伟最为看重、最引以自豪的战斗。他说:“闻家台歼灭战是我这一生打的最干脆利落、最漂亮的一仗。”因为前、后闻家台皆在沈阳西北约50公里的新民市公主屯境内,所以有不少书、文章以及资料片将闻家台歼灭战称之为“公主屯战役”.

  坚决请战,承诺解决雪地进攻难题

  1947年11月末,东北野战军继夏季攻势、秋季攻势之后,发起了更为强大的冬季攻势,各个主力纵队迅速出动,分别包围了辽西地区的法库、彰武和新立屯等地的敌军,其攻击锋芒直逼国民党军队的老巢沈阳。12月28日,东北野战军二纵与七纵一举攻克了辽西走廊上的军事重镇彰武,全歼敌美械整编师七十九师等一万余人。

  这时,东北敌首陈诚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以为东北野战军的主力部队必将分散,进行较大的休整,他妄图乘解放军兵力薄弱之机发动反击,以解法库、新立屯之围并巩固加强沈阳与北宁线的安全。1948年初,陈诚一下子集中了5个军15个师的兵力,以新三军、新六军为右路,第七十一军、新一军为中路,新五军为左路,分三路大军,悍然从沈阳、新民和铁岭地区向北进犯。

  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决定在运动中将敌各个击破,首先打击由新民北犯,位置突前而且实力相对较弱的敌新五军。1月5日,敌新五军在公主屯一带受到东北野战军六纵的顽强阻击,并被随后赶到的东北野战军二纵、三纵与七纵围困在新民东北约30公里的前闻家台、后闻家台、王道屯、公主屯等一个方圆10余公里狭窄的地区内。新五军军长陈林达率军部以及一九五师、四十三师残部等5000余人龟缩在前闻家台,他们不断通过电台向陈诚紧急呼救。一向刚愎自用的陈诚命令陈林达:“固守三天,以吸引匪军主力。”同时,他又命令在新五军两旁不远的国民党新一军、新三军、新六军和七十一军4个军的精锐部队火速进行增援。此外,陈诚闻家台歼灭战:

  钟伟“一生打得最干脆利落”的战斗◇刘永生步平还每天派出多架次飞机给陈林达空投大批粮食和弹药。他根本不相信在此形势下,东北野战军能吃掉他的一个主力军。事后证明,正是陈诚这个愚蠢的“固守待援”的命令,活活断送了新五军的性命。

  敌新五军是1947年8月陈诚到东北上任后,大肆扩军备战,以一九五师和四十三师以及暂五十四师新组建而成的部队。新五军军长陈林达,黄埔四期生,是国民党中央军主力的一员战将。新五军的主力一九五师全副美械化装备,原属于号称国民党十大王牌军之一的第五十二军,具有相当强的战斗力。

  前不久,在彰武西北的杜家窝棚,一九五师与东北野战军七纵的部队突然遭遇,占了一点小便宜,因此现在势头很盛。

  前闻家台(现称前温台)是一个居住着300多户人家的村庄,地处平原地区,四周一马平川。敌军阵地围周都是数百米的开阔地带,易守难攻。适逢连日大雪,雪深没膝,给解放军的进攻增添了更大的困难。七纵十七师五十七团和二纵六师十七团等部队在攻打敌一九五师五八五团据守的前闻家台旁边的村子王道屯时,由于侦察不仔细,准备不充分,先后几次攻击都未能奏效,伤亡十分严重。

  了解到前线的战况,而且考虑到在飞机、大炮、坦克装甲车支援下敌军多路援兵已经出动,有人曾向东北野战军司令部提出退兵的建议。二纵五师师长钟伟听说后坚决请战,说他有办法解决雪地进攻的难题,拿下闻家台不在话下。但是,钟伟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此战由他直接指挥,二是重炮还要集中。司令员林彪略一沉思,点头答应了。他随即命令将东北野战军司令部直属的炮兵纵队的炮一团、炮二团临时调拨给五师指挥。

  雪道冰壕,直逼敌军前沿阵地

  二纵五师受命主攻前闻家台后,钟伟立刻带领五师的团、营干部勘察了敌军前沿阵地的地形与火力部署。看着这片开阔地上深深的积雪,攻打高沟、淮阴、昌图、彰武等战斗的情景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很快,钟伟已经拿定了主意,他说:“这一仗取胜的关键是要使我们的部队以很小伤亡的代价迅速通过积雪深厚的开阔地对敌发起猛烈的进攻。我们要从两个方面解决这个要害问题:一是挖雪道,作冰壕,直逼敌军前沿阵地。这使我们的战士的进攻是有掩蔽、有依托的进攻,可以大大减少部队的伤亡;二是充分发挥大炮的威力,在我军发起冲锋前就将敌军的火力点和阵地尽可能地摧毁掉。”

  随即,钟伟命令十三团为攻击第一梯队,十四团为第二梯队,十五团担任正东方向的助攻和堵击。大家一起研究制定出周密的战斗部署,并迅速投入紧张、细致的战前准备工作。1948年1月6日晨,团长汪洋带领十四团冒着侧面王道屯敌军密集火力的猛烈扫射,一举攻占了后闻家台(现称后温台)。

  他们俘获甚多,其两个排就抓了俘虏1800余人。为了尽快完成对前闻家台的攻击准备工作,钟伟带领五师完全不顾周边敌军的火力封锁与敌军飞机的不断袭扰,在3个小时内,把师属炮兵队全部抢运到后闻家台,并迅速完成了射击准备。这时,为了便于统一指挥、协调,二纵副司令员吴信泉和政治部主任李雪三带领的二纵前进指挥部与五师师部合在一起工作。

  在二纵六师最终攻占了王道屯后,由于担心敌人突围,二纵领导打来了紧急电话让五师必须对前闻家台连夜发起攻击。但是钟伟与各团团长研究商量后认为此时对敌防御情况还未完全弄清,部队准备工作也很不充分,特别是炮兵在夜里很难发挥作用,立刻进攻对我十分不利,因此建议明晨再攻。二纵司令员刘震沉默了片刻,答道:“好吧。但是最晚明日凌晨6点半要发起攻击。你们还有什么困难吗?”

  “别的问题没有,只是我师的炮火还略显不足,请纵队领导再支援我们一些重炮。”钟伟直截了当地说。

  “那没有问题。我把纵队的炮兵团、四师的山炮营都调给你。”刘震很痛快地答应道。

  很快地,东北野战军司令部炮一团、炮二团,加上二纵的炮兵团,二纵四师的山炮营和五师自己的大炮,总共60门重炮被一一精心部署在前闻家台附近的有利位置,全由五师山炮营营长陈明统一指挥。

  与此同时,十三团副团长张峰按照钟伟的命令正带领着十三团连夜突击作业。战士们先在雪地上挖出一道雪壕,又将雪壕两旁堆积的雪里加上菽秸秆拍实,然后再泼水浇冰。当夜,狂风怒号,寒彻刺骨,气温达到零下30多摄氏度,水一泼出来就立刻冻成了坚硬的冰块,于是,转眼之间雪壕的两旁雪堆就变得硬梆梆,形成了一条无比坚固的冰雪战壕。没有多长时间,厚厚的积雪上就挖出了一条条上千米弯弯曲曲,一直逼近到敌军前沿阵地的雪道冰壕。就这样,不利条件转化成了有利条件,原来对解放军发动进攻极为不利的地面上深深的积雪此时却成了掩护指战员进行冲锋坚不可摧的屏障。实际上,闻家台战斗构筑的冰壕雪道就是钟伟在攻击战斗中惯常使用的“挖沟近敌”战术在厚厚的积雪覆盖大地这种特殊情况下的一种灵活运用。

  1月7日凌晨,钟伟亲自检查了各项战前的准备工作,特别是对于攻击第一梯队十三团构筑的冰雪战壕和前沿攻击阵地十分满意。他用脚使劲跺了跺雪壕两边的冰堆,说了声:“这家伙,机枪也打不透!”

  活捉陈林达,彻底歼灭新五军

  所有准备工作都已经完全就绪,只等总攻命令的下达。但是,突然天降浓雾,几米开外就看不见人。在这种情况下,炮兵根本无法准确瞄准捕捉目标射击。1月7日凌晨6点30分,规定的进攻时间到了,一旁的作战参谋提醒道:“师长,该下命令了。”钟伟连忙把手用力一摆,坚决地说:“不忙!等雾散了再说!”

  8点30分,浓雾尽散,随着钟伟的一声令下,60门大炮齐声怒吼,有如九天之上的雷霆,震得地动山摇,映红了半边天空!顷刻之间,敌军的工事就被打得七零八落,摧毁殆尽。在解放军猛烈炮火轰击之下敌人狼奔豕突,就像大堤决口,蜂拥而逃,真正是兵败如山倒!而此时五师十三团指战员从西南方向发动攻击,他们凭借冰壕的掩护,在雪道中飞快地滑行,勇猛地扑向敌阵,就像神兵从天而降!

  五师十四团和十五团也迅速投入战斗,进行合击。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看到四面八方到处都是解放军,他们想逃都不知道往哪儿逃,一个个只好高举双手投降。五师各团都抓获了大批俘虏,有一个战士一人就抓了40多名俘虏。一小部分敌军如漏网之鱼向东北方向逃窜,也被二纵六师截获。

  仅仅一个小时,敌新五军军部和一九五师等5000余人被全歼(其中,五师毙、俘敌3500余人)。这是一个酣畅淋漓的大胜仗!

  新五军军长陈林达以及一九五师师长谢代蒸、副师长阎资筠,四十三师副师长陈化龙等1000余人均被五师十三团五连二排生俘。陈林达系东北战场上东北野战军活捉的第一个国民党中央军主力部队的军长。由于陈林达化装成伙夫模样,混在普通的国民党士兵之中,把他揪出来还颇费了一番功夫。当时钟伟根据情况判断,我军如此之快就打进了新五军的军部,陈林达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跑掉。于是,他心生一计,把俘虏兵都集合起来快速跑步,陈林达一定就在那些跑不动的人里面。国民党的军官都养尊处优惯了,哪里经得住这么折腾?

  这一着果然有效,很快就把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陈林达给抓出来了。事后,当战士们押解着陈林达等人到指挥部来的时候,钟伟和吴信泉看见他们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往日的威风已荡然无存。

  影响深远,解放军越战越勇

  闻家台歼灭战是东北野战军第一次在一个战役里消灭国民党中央军主力的一个军,是东北野战军冬季攻势中的高潮,是东北野战军首次由4个纵队(不包括打援的3个纵队)和强大炮兵参加的大规模歼灭战,这为今后东北野战军大兵团的协同作战,如全歼廖耀湘兵团、攻占锦州等战斗,积累了很好的经验。1月8日,党中央致电东野:“庆祝你们歼一九五师、四十三师及新五军军部的巨大胜利。”

  新五军2万余人全军覆没,军长陈林达被活捉的消息传开,使得周围的国民党军队一片惊慌,心理防线被彻底摧垮了!挟大胜之余威,东北野战军八纵等部几乎兵不血刃就夺取了附近的新立屯。后来,又不费一枪一弹俘虏了弃城逃跑的敌四十九军二十六师7000多人。

  东北野战军在冬季攻势中,攻克彰武和闻家台歼灭战的连续重大胜利彻底粉碎了陈诚的所谓“固点,连线,扩面”的战略防御计划,将国民党军队极力维护的辽西走廊打得七零八落,支离破碎,打开了东北人民解放军向沈阳进军的门户,给了国民党反动派极大的震撼!蒋介石惊恐万分,急急忙忙带领众人飞到沈阳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寻找对策,而且意欲大加兴师问罪,杀鸡给猴看。当蒋介石在众幕僚的簇拥下怒气冲冲地大步走进军事会议厅时,国民党众将官一个个站立得笔挺,连大气也不敢出。果不其然,蒋介石一上来就大发雷霆,痛斥众人无能,畏敌怯战,见死不救,惊呼:“这样下去就要亡党亡国了!”为了在新五军被歼灭一事上推卸自己的责任,东北国民党军队首脑陈诚、第四兵团司令廖耀湘和新六军军长李涛等人公开在会上互相指责。这种国民党高级将领当着蒋介石的面吵得不可开交的情况十分罕见。最后,陈诚站起来万般无奈地表示:“新五军被消灭,完全是我指挥无方,不怪众位将领。请总裁按党纪国法惩办我,以肃军纪。”

  不久,蒋介石不得已批准了陈诚的“辞职”,把国民党军队所谓的五虎上将之一的卫立煌搬了出来作为东北的最高长官。并且,蒋介石又从关内五十四军中抽调两个师加强东北的军力,妄想以此力图挽回国民党在东北的败局。

  东北野战军领导对闻家台歼灭新五军的战斗非常满意,钟伟随即被破格提拔为新组建的东野十二纵队司令员。由师长直接提升为纵队司令员(军长)在东北野战军中只有钟伟一人。此时的二纵五师早已威名远扬,成为东北野战军中响当当的头等主力师。

相关标签:研究 钟伟 少将 指挥 公主 战役 1948年 1月 7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