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书商产生的时代背景及其经营理念和影响

所属栏目:历史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龙游历史悠久,物产丰富,为连接浙江、江西、安徽、福建四省的重要交通枢纽,素有“四省通衢汇龙游”之称。明清时期商品经济发展,商品流通领域扩大,在浙江形成了龙游商帮。据万历《龙游县志》载:“贾挟资以岀守为恒业,即秦、晋、滇、蜀万里视若比舍,谚曰遍地龙游。”

  龙游商帮虽然以龙游命名,但并不是单单指龙游一个县的商人,而是指浙江衢州府所属龙游、开化、常山、江山、西安(今属衢州市)五县的商人,其中以龙游商人人数为最多,商业经营手段最为高明,所以简称其为“龙游帮”。龙游书商是龙游商帮中形成时间比较早且影响深远的一支具有当地特色的商业力量。本文试从龙游书商产生的时代及其条件、明清时期的龙游书商、龙游书商的经营理念、龙游书商的社会影响等方面对龙游书商做一系统的研究。

  一、龙游书商产生的时代及其条件

  龙游书商兴起于南宋时期。龙游书商的兴起与衢州地区丰富的竹木资源、宋朝政治中心的南移、交通条件的改善、儒学的发展等因素有着密切的联系。衢州地区竹木资源丰富,为龙游书商的兴起提供了内在的可能性。统计《浙江通志》衢州物产的记载情况,了解到当地的物产丰富,竹木类资源有竹、桐、槐、乌桕等,尤以竹子为多。竹子是造纸的原材料,丰富的竹子资源促进了造纸业的发展。早在南宋时期,龙游的造纸业已较发达,当地分布着大量的造纸作坊,龙游成为当时重要的造纸重镇,为龙游人从事印书、贩书的贸易提供了可能性。

  从外在条件来讲,龙游书商之所以在南宋时期兴起,主要得益于宋王朝政治中心的南移。北宋灭亡之后,宋朝皇室在江南地区建立政权,绍兴八年(1138年)定都杭州。南宋建都杭州后,随着文化的繁荣,杭州书肆兴盛起来。当时的杭州是全国乃至全世界出版业的中心地区。南宋时期杭州官办刻书机构主要是国子监。国子监是全国的最高学府,兼管全国出版事业。当时由其所刻的书籍有《十三经》《史记》以及《淳熙礼部韵略》《说文解字》《刑统》《大观证类本草》等。除国子监刻书外,官办刻书机构还有大内德寿殿以及左廊司局、修内司、太医局等。在官方刻书的同时,当地还有书坊及私人刻书。当时书肆林立,刻书规模大,市场相当繁荣。

  南宋时期龙游地区交通条件的进一步改善是龙游书商兴起于南宋时期的又一个外在条件。南宋之前,杭州与常山之间的衢江水路是通畅的。唐代文学家李翱的《来南录》为其元和四年(809年)自洛阳赴岭南幕府途中所写的日记体作品,文中记载了杭州与常山之间的水路:“自杭州至常山,六百九十有五里,逆流多惊滩,以竹索引船,乃可上。”杭州到常山是溯衢江而上,龙游地处衢江中上游,是杭州与常山之间的必经之路。唐代李翱《来南录》中关于杭州与常山之间水路的记载,说明唐代时期龙游依赖衢江与杭州、常山等地联系的水路运输已经是成熟的水运体系了。

  到了南宋时期,龙游的交通地位日益凸显,《浙江通志》卷二十二中关于“龙游县”的记载:“(龙游)西通百越,东达两京。秀发九莲,奇开三迭。上接瀫水之流,下扼严滩之要。”南宋建都杭州之后,龙游地区的陆路交通进一步发展起来。《浙江通志》卷十九中“梅岭”条下云:“(梅岭)在县西南四十里,与龙游接境。宋都临安,凡江西、闽、广、荆、湖、云、贵、八番、海外诸国来者,皆道其下。今取道兰溪,非宋时驿路也。”又《浙江通志》卷十八“梅岭”条下云:“(梅岭)在县北八十里,《名胜志》称宋建都临安时,此岭最为要道。”从这两条文献记载中我们了解到“梅岭”是南宋时期非常重要的驿路,它是南宋建都杭州之后,联系杭州与江西、闽、广、荆、湖、云、贵、八番、海外诸国的交通要道,而“梅岭”与龙游接境,由此可知南宋时期龙游在陆路交通方面的便利和重要地位了。

  儒学的发展。北宋末南宋初教育文化的大发展为龙游书商的兴起营造了儒学人文环境,这也是龙游地区书肆业发展的条件之一。北宋末年,宗泽兴办教育,南宋初年孔府南迁。之后,随着当地教育的发展,龙游地区文风日盛,这对书商的出现产生了重要影响。

  1.北宋末年宗泽兴办教育。北宋末年,龙游地区在兴办教育方面发生了质的飞跃。《宋史》载:“(宗泽)调衢州龙游令。民未知学,泽为建庠序,设师儒,讲论经术,风俗一变,自此擢科者相继。”宗泽是北宋末期、南宋初期的抗金名臣,他在早年任过龙游县令。在任职期间,他的“建庠序”“设师儒”“讲论经术”这一系列措施改变了龙游人“未知学”的状况,“风俗一变”。

  2.南宋初年孔府南迁。南宋建炎二年(1128年),宋高宗赵构在扬州举行祀天大典,孔子的第四十八世孙、袭封衍圣公孔端友奉诏陪祭。后金兵大举南下,孔端友率族人随宋高宗赵构南渡。因孔端友率族人南渡有功,宋高宗赐其家于衢州。从孔端友开始,南宗孔氏有六代定居衢州。孔府南迁给衢州当地文化带来了深刻的影响,衢州成为了当时的儒学文化中心。当地刻书与贩书业的兴盛与孔府南迁之后带来的文化大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北宋末年宗泽在龙游地区兴办教育与南宋初年孔府南迁,极大地影响了龙游地区的儒学教育氛围。

  并且同时期,龙游之外的衢州地区儒学兴盛,陆续出现了多个有影响的儒学书院。如衢州克斋讲舍,朱熹曾经在此讲学。又如开化县包山书院建于南宋乾道年间,淳熙三年(1176年),吕祖谦、朱熹等人曾在此讲学。这种儒学的氛围为书商的产生准备了条件。

  龙游书商的兴起其实是当地丰富的竹木资源、宋朝政治中心的南移、交通条件的便利、儒学的发展等多种因素综合交织作用的结果。在南宋时期这样有利于商业发展的大背景中,龙游书商通过水路、陆路把书籍运往杭州及其他地区或在龙游之外兴办书肆,一定程度上繁荣了龙游及其他地区的文化事业。

  二、明清时期的龙游书商

  龙游商帮形成的时代,学者范金民认为:“至迟正德、嘉靖之际以龙游商帮为主体的衢州商帮已经形成了。”借鉴范先生的观点,我们认为嘉靖之前,龙游地区商人活跃、商业贸易发展空前,龙游书商作为一支在当时商贸史上有影响的商业力量已经开始发挥作用,逐步发展壮大起来。而明代隆庆之后至清代鸦片战争前期是龙游书商的继续发展期。

  (一)明代嘉靖年及之前的龙游书商

  1.明嘉靖之前,刻书与贩书业已经成为龙游商人经营的一个有影响力的行业。书商童佩父子是这个领域的代表人物。据《浙江通志》卷一百九十三引用万历《龙游县志》的记载,童佩“家贫,从其父载书鬻吴、越间”。

  从中可以知道童氏父子走出龙游地区,载着书籍在吴、越等地卖书,童佩是子承父业。童佩“挟策问字辄通晓意义。后买一舫游四方,帆樯下皆贮书,读之穷日,夜不休,又善考证书、画、金石、彝鼎之属。尝游昆山,执经于归有光,有光为赠序,道其依依问学之意,久之学益富,诗歌日益有名。与王世贞、王穉登游……藏书万卷,手皆自勘雠。笃于交谊,有所期,虽千里不爽。薄田数十亩,割田以创村塾。龙有溺女之俗,捐羡粟以给举女者。有文集行世”。童佩勤奋读书,在考证书、画、金石、彝鼎等方面有造诣。他曾经跟着归有光读书,学业长进,与王世贞、王穉登等士大夫有交情。家藏万卷书,都是自己校勘。为人重友谊,有慈善之心,有文集《童子鸣集》行于世。万历《龙游县志》侧重记载童佩的书商家世背景、学识造诣、师学渊源、交友、校书藏书、善举及文集行事等方面的内容,从中没有读到太多关于童佩“书商”身份的资料。其中的原因,我们认为这可能是编者在评价童佩时,更想给后人留下其读书人的形象。

  而清代《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百七十八“童子鸣集六卷”条下的注释可以说是比较客观地评价了童佩的身份:“佩,字子鸣,龙游人。世为书贾。佩独以诗文游公卿间。尝受业于归有光。其殁也,王世贞为作传,王穉登为作墓志。盖亦宋陈起之流也。”“世为书贾”是说童佩做书商是有家世渊源的。“宋陈起之流”的评价则把童佩准确地定位在了书商的身份上来了。陈起经营书肆,是宋代著名的刻书家、书商,《四库全书总目》把童佩与陈起相提并论,是对童佩在刻书、贩书业领域成就的高度评价。童佩刊刻的书籍多为善本,其书至今仍然很有影响。如他在嘉靖年间所辑刻的《奚囊广要》与《奚囊续要》这两部书目前被北京图书馆善本部作为珍本收藏。

  2.龙游商人有在外地贩书的,如童氏父子,也有在本地贩书的,如胡贸的父亲、兄长及其他书商。明代唐顺之《荆川先生文集》卷十二《胡贸棺记》中记载:“书佣胡贸,龙游人,父兄故书贾,贸少,乏资不能贾,而以善锥书往来贾书肆及士人家。”这条资料说胡贸的父兄过去都是书商,后因缺少资金而不能继续经营了;龙游还有很多书肆,有很多书商,胡贸是“书佣”,往来于“贾书肆及士人家”,以“锥书”谋生。

  由上述资料可知,明代嘉靖年及之前龙游书商或父子贩书于吴、越之间,或父兄在本地贩书。关于龙游书商兴盛的原因,参考学者陈学文、韩永学等人的观点,我们认为龙游书商在嘉靖年及之前就已经兴盛起来的外在原因有明代商品经济的迅速发展、便利的交通条件、农业收入的有限等因素,内在的原因在于龙游人高度重视文化教育、对重商传统的认同与自觉继承、有强烈发展的思想等有关。

  (二)明代隆庆之后至清代鸦片战争前期的龙游书商

  明代隆庆年间龙游商帮继续发展,这种态势一直持续到清代鸦片战争前期。下面,我们以清初龙游书商为例来说明这一时期的发展状况。

  龙游余氏书商是清初龙游书商的杰出代表。民国《太仓州志》卷二十五《杂记》载,龙游望族余氏世代经营刻书业,其家曾在江苏省太仓州娄县开设有书肆。“清初,龙游余氏开书肆于娄县,刊读本四书字画无伪,远近购买。”余氏经营书肆,是以血缘为纽带的家族式经营,他们刊刻的书籍、字画质量上乘,没有错误,以至于在书肆业影响巨大,市场销路好,“远近购买”。龙游望族余氏是继承祖业,世代经商,至清初家族书肆业发展态势良好。

  自明代中叶至清代经商人数有增无减,从农贾相半到农三四贾六七的比例。这一数据说明在龙游县人口职业结构上,从明代中叶起商贾比例在逐渐扩大,这一趋势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而龙游书商是龙游商帮中的弄潮儿,清代龙游书商顺着之前发展的态势继续向前,并一直持续到清代鸦片战争前期。

  三、龙游书商的经营理念

  与其他地域的商贾相比,龙游书商大多没有商业巨资,没有官府靠山,没有经营垄断权,也没有显赫的声名,但是他们依靠其独特的经营理念,在明清商贸史上形成了一支商业劲旅,对当地及周边地区的文化事业产生了重要影响。

  (一)坚持以商品质量为本

  明代书商童佩是龙游刻书、贩书业发展史上的著名人物,他具有深厚的传统文化造诣:“挟策问字辄通晓意义”;“善考证书、画、金石、彝鼎之属”;热爱传统文化,读书勤奋;投文化名人归有光门下读书,师学大进;与当世名士王世贞、王穉登等交游;藏书万卷,手皆自勘雠;自己有文集。有深厚传统文化造诣的童佩经营刻书贩书行业,其刊刻与贩卖书籍的品质自然位居上乘。他在嘉靖年间所辑刻的《奚囊广要》与《奚囊续要》目前被北京图书馆善本部作为珍本收藏就是其书籍品质一流的证明。(二)勇于创新,积极开拓市场龙游书商的另一条经营理念就是勇于创新,积极开拓市场。南宋时期,杭州等地对龙游木材、纸张的需求与交通的改善等条件促使了龙游书商的兴起。明清之际,龙游商贾“挟资以岀守为恒业,即秦、晋、滇、蜀,万里视若比舍。谚曰遍地龙游”。据载“龙丘之民,往往糊口于四方”。清代乾隆年间童氏家族的族人“多行贾四方,其居家土著者,不过十之三四耳”。勇于创新,积极开拓市场成为龙游商帮的经营理念。龙游书商作为龙游商贾的中坚力量,也遵循勇于创新,积极开拓市场的经营理念。书商在具体的经商过程中有几种实践方式:商贾远行,扎根异地开拓市场;或者在龙游与异地之间来往,在贸易交流中开拓市场;或者在龙游周边地区开拓市场。在龙游书商看来,只要有发展商业经营的地方,距家再远,也能“万里视若比舍”“行贾四方”。这种勇于创新,抓住发展机遇,积极开拓市场的经营理念,在龙游书商的发展史中,被历代书商继承,并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商业经营成功的案例。

  (三)经营发展讲究专、精

  从龙游书商历代经营的状况来分析,我们认为经营发展讲究专、精是其践行的又一条经营理念。“专”体现为世代经营,专做书肆这一行;“精”体现为经营精品。龙游书商多世代经营,专做一行。胡贸“父兄故书贾,贸少,乏资不能贾”;余氏世代经营刻书业。他们世代经营书肆,行业专一,或长途贩运,或在当地刻书贩书,积累的经商经验世代相传,家族自然能够世代繁荣。龙游商贾追求精品。在刻书贩书领域,童佩作为书商,喜爱藏书,遇到珍本、善本,则鼎力收藏,“藏书万卷”,并且“手皆自勘雠”,由此可以推知他经营的书籍定是书中精品。

  四、龙游书商的社会影响

  自南宋至明清时期,龙游书商凭着闯劲、才干、资源和便利的交通条件等,活跃在当时的商业流通领域。其间,龙游书商以其独有的特征对龙游社会及周边地区的进步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和深远的影响。

  (一)推动了当地及周边地区的文化发展

  龙游在宋代已经是重要的造纸重镇,加之政治中心的南移、儒学的发展、书院的兴起、交通的便利等条件,龙游书商应运而生。他们在南宋之后那样有利于商业发展的大背景中,通过水路、陆路把书籍运往杭州及其他地区或在龙游之外兴办书肆。如《浙江通志》卷一百九十三引用万历《龙游县志》记载,童佩“家贫,从其父载书鬻吴、越间”。民国《太仓州志》卷二十五《杂记》记载,龙游望族余氏世代经营刻书业,其家曾在江苏省太仓州娄县开设有书肆。“清初,龙游余氏开书肆于娄县,刊读本四书字画无伪,远近购买。”龙游书商繁荣了当地及周边地区的书肆业,推动了当地及周边地区的文化发展。

  (二)为现代商人经商提供了可借鉴的成功经验

  对现代商人来讲,龙游书商坚持的以商品质量为本、勇于创新、积极开拓市场、经营发展讲究专等经营理念以及龙游书商具有的诚信经营、善与人相处、乐善好施等传统商业美德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尤其是现代商人在当代发展商业贸易时,机遇与风险时时并存,怎样在风云变幻的商界发展、壮大,是每一位商人都必须面对思考和解决的问题。这就需要商人有素质、眼光、胆识、理念、经营策略等。那么,怎样提升现代商人的素质呢?龙游书商的发展、商人品质、经营理念等都是生动活泼的学习案例。一个现代商人在经营商业的过程中,如果能够正确接受龙游书商文化的影响,从中吸取精华、弃其糟粕,那么,其离成功的距离肯定就会更进一步了。

  参考文献:
  [1]万廷谦,等.龙游县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83:63.
  [2]脱脱,等.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85:11275.
  [3]范金民.明代地域商帮的兴起[J].中国经济史研究,2006(3).
  [4]吴元真.童珮辑刻的《奚囊广要》与《奚囊续要》[J].北京图书馆馆刊,1994(Z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