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史学思想中突出的三个字:专、通、变

所属栏目:历史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一、文化专门史观

  钱穆认为:“文化是全部历史之整体,我们须在历史之整全体内来寻求历史之大进程,这才是文化的真正意义。”“中国文化延续数千年以至今天,由其历史演进之总全程,包括一切方面,而来研究其汇通合一之意义与价值者,乃是所谓文化。”
  钱穆是将整个历史作为文化来看,将文化一词不再视为狭义上的文化,将之扩大化。用着宏观的眼光,钱穆将文化研究总结了几种方法:“一、应根据历史真情。二、求其异,不重在其同。三、自大处看,不专从小处看。四、从汇通处看,不专从个别处看。五、看得远,不可专从一横切面只看眼前。六、不可专寻短处,应多从长处着眼。”给予我们历史工作者对待文化专门史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方向。
  钱穆还特别强调历史比较法在文化专门史中的研究。通过比较研究中西文化的方法,其实更加能够了解中国文化中精华,提高民族自信心以及抵御外来文化的侵蚀。在那个文化悲观主义和全盘西化的思潮面前,钱穆指出:“今日国人好言现代化,憎言传统。所谓现代化,乃指西化言。……今则欲尽弃故常,一扫而空以为损,一因西方以为益。则西方传统纵其尽善尽美,亦恐无以益于此一空之我矣。”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钱穆这种对于本国传统的珍惜和警惕中国全盘西化的深远眼光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二、治史会通

  首先,在历史积累上的会通。“历史的特征有三,特殊性、变异性和传统性。”前两种都是强调历史中的变化,而第三种是会通。只有在会通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研究“变”。历史传统就是历史演进中内在的一种精神和力量。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书中,钱穆都是抓住历史研究的传统性来研究历史的个性和变化,分析政治制度的来源和演变,所以治史首先要会通。故而,钱穆特别注重通史,曾撰写《国史大纲》这一通史着作。
  其次,在学科上的会通。各个学科并不是单独存在的,必有其互相联系互相影响。钱穆非常注重各个学科上的会通。如对历史地理学这种交叉学科,专门在《中国历史研究法》中分出一章历史研究中地理因素的重要性。
  第三,注重历史领域研究的会通。钱穆撰写《国史大纲》后,先后又撰写了《中国文化史导论》、《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国历史精神》,并评论道:“虽属分篇散论,自谓亦多会通合一之处,而无扦隔抵牾之病。”从而使得其作品研究领域一直是贯通的状态。
  第四,历史材料与历史智识的会通。研究历史并定要掌握大量的历史材料,这样研究历史才能有理有据,才具有说服力。钱穆肯定了研究历史掌握材料的重要性,但是研究历史不仅仅是占据大量的历史材料那么简单,还要有一定的历史智识。“研究历史首要是要赋予其意义”,“一个民族及其文化之有无前途,其前途何在,都可以从此即历史往迹去看。这是研究历史之大意义价值所在。”掌握历史材料后,寻求历史智识,关键就是要“通”,在对历史会通的基础上才能把握历史的演变与发展,形成历史智识。

  三、治史之变

  历史的进程本身就是一种变化发展的过程。这一时期的历史必定与前一时期的历史不同,正是因为不同时期的历史有其特殊性,所以才会将历史划分成各个时代。研究历史必定要顺应时代变通地去研究历史,“我们学历史,正要根据历史来找出其动向,看它在何处变,变向何处去。要寻出历史趋势中之内在向往,内在要求。我们要能把握到此历史个性,才算知道了历史,才能来指导历史,使其更前进。使其前进到更合理想的道路上,向更合理想的境界去。”
  所以研究历史正是要在找出历史中变化的因素,随着历史中的变化找出历史发展的脉搏,从而更好地看清历史发展的规律。

  四、总结

  钱穆史学思想中突出的三个字:专,通,变,不是互相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研究历史一定要在全局的制高点上看待长线条历史发展的进程,做到会通,博通。光有专和通也是不够的,还要有变通的思想,历史是不停变化的,顺应历史变化发展的潮流,才能找出历史表面现象下的规律,才能更加专业和博通。

  参考文献:
  [ 1 ] 钱穆 . 中国历史研究法 . 北京 :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133.
  [ 2 ] 钱穆 . 中国历史研究法 . 北京 : 生活· 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141.
  [ 3 ] 钱穆 . 中国历史研究法 . 北京 : 生活 ·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150.
  [4]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北京: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2001:1.
  [ 5 ] 钱穆 . 国史新论   再版序 . 北京 :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2.
  [ 6 ] 钱穆 . 中国历史研究法   序 . 北京 :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
  [7]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