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与历史的关系

所属栏目:历史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历史就是人们自己的创造活动,但不是在你自己选定的条件下进行的,因而你不是随心所欲的。对于“我”的内在矛盾的历时态的考察,就是“我与历史”的关系。人是社会性的存在,意味着人是历史性的存在。没有人的历史性,构不成真正的人的社会性。

  关于“历史”,马克思说,“历史不过是追求自己的目的的人的活动过程而已”.在人追求自己的目的的活动的过程当中,它首先形成了历史自身的这样一个内在的矛盾,即:人作为历史的经常的前提,它首先是历史的经常的结果。人只有作为历史的经常的结果,它才能成为历史的经常的前提。这是我们理解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最根本的入口处,也是我们理解人与历史的关系的最根本的切入点。历史唯物主义,就在于它确认作为历史的那个真正的起点的人,是一个矛盾的存在。作为人类的历史,构成历史的主体的我,既是历史的经常的结果,又是历史的经常的前提。而我们之所以能够作为历史的经常的前提,是因为我们永远是历史的经常的结果。这就是历史唯物论。我们作为历史的经常的结果,是因为历史不仅仅给我们提供了生产力,而且给我们提供了生产关系和广义的社会关系。因为历史不仅仅是生产力的再生产,生产关系的再生产,而且是全部丰富的社会关系的再生产过程。马克思有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叫《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开篇的第一句话,“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这种创造活动,并不是随心所欲的,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进行的。”马克思一下子就说出了历史的辩证法!历史就是人们自己的创造活动,但不是在你自己选定的条件下进行的,因而你不是随心所欲的。

  关于人与历史的关系,首先要理解人在历史当中是一个辩证的存在,人既是历史的前提,又是历史的结果,所以才构成了人与社会之间的丰富的矛盾关系,“人”才成为马克思所说的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是历史的存在,才能够一方面发挥自己的能动性、创造性,又知道自己不是随心所欲的。

  人作为历史的前提和结果,在历史运动当中,构成了三种存在方式,最基本的三种存在方式。第一种,是以自然经济为基础的人的依附性的存在。几千年来的人的存在方式就是这样一种以自然经济为基础的人的依附性的存在。第二种,市场经济的存在方式。马克思说,市场经济是一种“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的存在。超越市场经济,人的第三种存在形态,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人的全面发展的自由人的联合体。

  几千年来的自然经济,就是经济生活的禁欲主义、精神生活的蒙昧主义和政治生活的专制主义。正是它的经济生活、精神生活和政治生活的这种三位一体,决定了每个人的存在方式,这就是人对人的依附性的存在。所以自然经济条件下的文化,本质上就是确立“神圣形象”.自然经济造成了“人在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就是自然经济造成了人的“依附性”的存在,也就是每个人在这种“神圣形象”当中的自我异化。

  市场经济相对于自然经济,是一个巨大的历史的进步。它在经济生活当中反对禁欲主义,要求现实幸福;它在精神生活当中反对蒙昧主义,要求理性自由;它在政治生活当中反对专制主义,要求天赋人权。所以市场经济构成了三个基本取向的统一,这就是它的经济生活的功利主义的价值取向,它的精神生活的工具理性的思维取向,它的政治生活的民主法制的政治取向。这三种基本取向的统一,即这种功利主义的价值取向、工具理性的思维取向和民主法制的政治取向,它确认了一种人的存在方式。这就是一种马克思所说的“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的存在。

  这种存在既是一种巨大的历史的进步性,又是一种巨大的历史的局限性。在市场经济当中,人的“独立性”必须是“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这里的“物”,是指作为一般等价物的“货币”,是指由货币转化而成的“资本”.因此,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中的人的独立性,是以对“货币”、“资本”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个人并没有真正的“个性”和“独立性”,真正具有“独立性”的是人所依赖的“货币”和“资本”.这表明,市场经济具有正、负两面效应。所以我们才在当代中国的市场经济前面加上了四个字,“社会主义”,那就是说,我们既要充分地发挥市场经济的积极的正面的效应,挺立人的独立性,发挥人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另一方面,我们又要自觉地克服市场经济的负面效应。所以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就说,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建设。

  市场经济在文化的意义上,它又发生了一个重大的变化,它又构成了马克思所说的人在“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什么是这里所说的“非神圣形象”?什么叫作人在“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在“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的历史形态中,个人摆脱了人身依附关系而获得了“独立性”,但这种“独立性”却是“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依赖于物,人受物的统治,人与人的关系受制于物与物的关系,人在对“物的依赖性”中“再度丧失了自己”.于是,对“神”的崇拜变成对“物”的崇拜。马克思之所以说黑格尔哲学是以“最抽象的形式”表达了“最现实的人类状况”,就是因为黑格尔哲学集中地表征了人在对“物的依赖性”中“再度丧失了自己”.

  人自身的存在,在历史的发展过程当中,首先是一种以自然经济为基础的人的依附性的存在,近代以来又发展为一种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的存在。按照马克思的理解,人类社会是要不断向前发展的。马克思认为,人的第三种存在形态,是以产品经济为基础的人的全面发展的社会。这不是空想。马克思的学说就是关于人类解放的学说,也就是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学说。在这个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学说当中,蕴含着三个方面:一是解放的旨趣,也就是人类的理想之维的承诺;二是解放的历程,也就是人的解放过程的展现;三是解放的尺度,也就是观照人类历史的标准。人类的解放,人的全面发展,就是我们所追求的人的理想的存在形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