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克“全球体系史观”理论探讨

所属栏目:历史学论文 论文作者:/

  安德烈·贡德·弗兰克 (Andre Gunder Frank)出生于 1929 年,他的名字随着名着《白银资本:重 视 经 济 全 球 化 中 的 东 方 》(英 文 出 版 名 为 :REORIENT: Global Economy in the Asian Age)而享誉海外。 这本书在 2000 年由北京大学的刘北成翻译,在我国出版以来就受到大量研究者的关注,时至今日仍影响着史学界。 本文拟在学术界众多学者研究的基础上,专就弗兰克“全球体系史观”理论进行尝试性的探讨,希望能从弗兰克提供的理论和方法中得到更多的启示,从而了解历史发展的全貌。

  一

  20 世纪 50 年代中期, 弗兰克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就读研究生,1957 年毕业后, 他在拉美生活和工作了 10 年。 像沃勒斯坦、阿瑞吉,萨米尔·阿明等学者一样, 弗兰克是战后拉丁美洲“依附理论”的主要代表人物。 由于弗兰克使用英文写作, 因此他的着作对人们的影响更为广泛。

  弗兰克的着作主要有:《依附性积累与欠发达》、《 资本主义与拉丁美洲的欠发达 》、 《 拉丁美洲 :欠发达还是革命》、《世界性积累,1492-1789》。

  在这些着作中我们不难看出弗兰克激进的左翼政治立场。 他始终站在发展中国家的立场抨击资本主义, 其研究着重考察现代世界是如何围绕资本主义中心地带把各个地区编织到一个共同的相互联系的、不平等的体系当中的,弗兰克大胆地批判所谓智慧和正统的理论。 20 世纪 60至 70 年代,他激进的思想理论在学生运动中很受欢迎,①“ 一些学生接受了他的观点并结合实际提出了广泛的目标。 ”②然而,到了 20 世纪 80年代后期,弗兰克的思想发生了变化,这在其着作《白银资本:重视经济全球化中的东方》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二

  弗兰克尝试用一种“全球学”的视野来颠覆欧洲中心论的历史学和社会理论,对此,他对世界史研究中的“欧洲中心主义”作了一次总的清算,用事实表明,在近代早期的大部分历史中,占据舞台中心的不是欧洲,而是亚洲。 近代早期的欧洲在世界经济中既不比世界其他地区更重要,也不比世界其他地区更先进。 他认为,我们需要有一种更全球性的、整体主义的世界经济体系的视野。 我们知道,源自西方的全球史观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抨击西方中心论为起点的,弗兰克也不例外在这部着作中紧紧围绕批判欧洲中心论展开论述,努力用“中国∕亚洲中心论”去挑战“欧洲中心论”.

  (一)质疑“欧洲中心论”

  早期众多学者,大多认为世界文明就是欧洲文明的拷贝,世界历史是以欧洲为中心的,他们将欧洲以外的地区视为陪衬。 甚至认为,近代早期的历史是一个以欧洲的世界体系为基础而扩张塑造的, 西方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与源泉,“世界历史除了书写欧洲便别无他选 . ”然而 ,20世纪初期,伴随着时代的巨变,对资本主义前景暗淡的忧虑促使一些西方史学家对传统的历史信念提出疑问。 为此他们努力寻求一种新的眼光看待欧洲历史和西方文明以外的文明,“欧洲中心论”在西方史学中的统治地位开始动摇。

  在一定程度上, 全球史是超越个体单位的,以宏大的视野考察历史进程。 它努力摆脱西方和欧洲中心论,“是现代人对全球性历史变迁的理解、解释和描述。 ”

  ③它试图从“由分散到整体的发展”的角度探究世界历史的规律。 以整个世界作为观察坐标基点,有效地克服“欧洲中心论”的宿疾,树立反应世界“全球化”趋势的世界观。 全球史观是历史学家 “对整个人类历史的个人见解。 ”因而,“全球史”超越了西方史学以国家为单位的叙事传统,以学术发展的角度颠覆“欧洲中心论”,以不同人群、社会、民族国家之间的互动为切入点,开辟了考察世界历史的新视角。 然而,“全球史观”不是一种单一的和固定不变的史学观点,它是一种研究世界历史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④它糅合了不同学者的史学观点和方法,如斯宾格勒和汤因比的文明形态说、 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论、法国年鉴学派的史学理论和方法,以及巴勒克拉夫的全球史观等, 它是一种不断发展的史学观。

  为了解释自己的理论体系,弗兰克积极参加到世界史学的观点和方法的大讨论中。

  (二)批判“欧洲中心论”

  弗兰克是一名非凡的人,有丰富、敏锐、批判性的思维, 他也是一名好辩论的社会学家。

  ⑤在《白银资本》中,弗兰克首先对“欧洲中心论”意识形态上的神话进行了批判。 他认为,欧洲绝不是任何世界范围的经济体或体系的“核心”或“中心”,“近代早期的历史不是一个由欧洲的世界体系的扩张塑造的,而是一个早就运转着的世界经济塑造的。 ”

  ⑥他通过分析得出结论:“如果说有一个经济体在世界经济及其‘中心’等级体系中占有‘中心’的位置和角色,那么这个经济体系就是中国。 ”无论从经济分量看,还是生产、技术和生产力看,或者从人均消费看,或者从比较“发达的”“资本主义机制”的发展看,欧洲在结构上和功能上都谈不上称霸。 世界经济主要是以亚洲为基础的,直到 19 世纪这一局面才有所改变。

  那么,西方能够(暂时的)胜出的原因是什么? 弗兰克在本书第六章做出一个形象的比喻,“严格的说 ,欧洲人先是买了亚洲列车上的一个座位,然后买了一节车厢。 名符其实贫穷可怜的欧洲人怎么能买得起亚洲经济列车上哪怕是三等车厢的车票呢? ”

  ⑦弗兰克进一步解释说,欧洲人获得金钱的途径主要是通过注入美洲金钱,继而又通过把从美洲、非洲和“三角贸易”获得的利润用于在美洲投资, 也用美洲白银货币和他们所获得的利润买到了进入亚洲财富的资格。 18 世纪,亚洲面临经济和政治日益衰落时,欧洲便拿赌博中的头彩, 从而逐渐爬上亚洲的肩膀。 但是,借助一盏欧洲的(或中国的、穆斯林的)路灯光亮来寻找“资本主义的发展”、“西方的兴起”或“伊斯兰的黄金时代”,只会使寻找者双眼昏花、误入歧途,因此,为了更好地理解世界历史或理解其中的某一部分就必须抛弃欧洲中心论的狭隘眼界。

  (三)用一种全球视野看世界历史
  
  在弗兰克看来,一种欧洲的或其他的微观视野绝不可能看清楚一定距离之外发生的事情,更看不清整个世界。 相反,要想看清楚,就必须借助于能够涵盖整个世界及各个部分的宏观视野。 布罗代尔、沃勒斯坦等人的世界经济∕体系已沿着这个正确的方向向前迈进了一步, 与过去的以“民族”和“社会”为单位的历史和理论相比,涵盖了整体中的更大部分, 但他们迈出的只是一小步。 因此,对于历史学和社会理论来说,最重要的任务是按约瑟夫·弗莱彻的主张: 进行横向整合的宏观历史研究和分析。 而这一主张有助于纠正研究1500-1800 年这段近代早期历史中的那种遗漏。 在《白银资本》第七章中,弗兰克设想,建构一种真正整体论的、普遍的、全球性的世界历史和全球性社会理论, 而这必须建立在三个支柱上:生态∕经济∕技术一条腿,政治∕军事力量一条腿以及社会∕文化∕意识形态一条腿。 但我们看到, 尽管弗兰克力图构建这样一种体系,由于考察整个世界经济方面缺少足够多的先驱者,因此,对本书的探讨他只能仅限于生态∕经济∕技术这条腿的经济部分,对另外两条腿没有做出探讨,更谈不上如何在一个全球分析中把这三条腿结合起来。

  全球整体主义的视野是为了鉴别、理解、说明和解释---简言之,理解“西方的兴起”、“资本主义的发展”、“欧洲的霸权”、“大国的兴衰” 以及前“大”不列颠 、美利坚 “合众国 ”、前苏联 、“东亚奇迹”等等诸如此类的过程与事件。 弗兰克否认世界历史是一个分支学科, 相反他认为几乎整个世界历史的各部分是相互联系的,是一个整体。

  ⑧弗兰克强调,这些过程与事件都不是仅仅,甚至主要由于上述任何一个组织部分的“内部”力量的结构或互动而造成的, 他们都是统一的世界经济体系的结构和发展的一部分, 我们需知道整体大于部分之和,整体世界史大于部分与部分之和。

  三

  弗兰克是一名多才多艺的人,在今天的专业学术世界中也是很难得的人才。 他致力于世界理论体系的研究,在不平等的世界中争取世界人民解放的道路。 作品鼓励着那些想要改变世界的人,也将继续激励许多人。

  ⑨弗兰克的《白银资本》以及他的其他作品引起了马克思主义者、非马克思主义者、反马克思主义者的争论。 周立红认为,《白银资本》 透露给人更多的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色彩,这一点使它很容易成为各阶层人士话语的滋生场。

  ⑩王家范对《白银资本》进行了全面的解读,通过将弗兰克的着作与王国斌的《转变的中国---历史变迁与欧洲经验的局限》对比,让我们更为全面的了解全书的基本理念与漏洞。 《白银资本》中,弗兰克从理论上强调中国在整个世界中的经济地位和“中心”主导地位,作为中国人 “这可能会带给我们某种感情上的愉悦”,但我们仍需慎重对待弗兰克的“这种假设”. 王家范提醒我们“把握宏观的历史学困难很大,国人万不能因别人的捧场失掉对自身历史的理性分析。 ”

  我们也需注意,弗兰克虽一再强调他是“无中心论者 ”,却又很难摆脱欧洲中心论 ,以致他不自觉地用另一个中心论来挑战欧洲中心论。 弗兰克的着作中有许多问题并没有完整的论述,他所提出的问题多于解决的问题,超越欧洲中心论的常规认识范畴和意识形态束缚有助于确立全球整体主义视野, 但弗兰克没有将这种方法论贯彻到底, 有许多问题需得进一步商榷。 对于这一点,弗兰克自己也说要提出一种对世界的全球分析是一项艰难的任务, 更不用说提出一种全球理论, 这必然也会遭到强大的阻力,他只是向前迈出了一小步,其后的路需后继者的不断探索。

  四、 小结

  读弗兰克的《白银资本:重视经济全球化中的东方》不仅会让我们了解一种新的理论,而且也让我们体会到弗兰克对于追求知识的执着。 作者论述自己观点时虽给持与他主张不同的诸多学者带有强烈的攻击性,然而其大胆的怀疑精神正是我们每一个人所学习的。 对于初读这本书的人而言会遇到很多困难,然而弗兰克深厚的史学功底、广阔的眼界、张扬的个性一直会激励着我们将此书读完。 《白银资本》中作者超越“欧洲中心论”,以宏观的视角审视和关注历史全貌,以世界经济的整体结构来解释各地区经济,这种理论和观点在今天仍值得我们思考和探讨,他所提供的理论无形中促使我们用全面周全的历史角度来考察世界历史的发展。
  
  注释

  ①⑤⑨Kay、Cristobal,Andre Gunder Frank: From the 'Development of Underdevelopment' to the 'World System', Develop-ment &Change, Vol.36, Issue 6, Nov 2005 年,分别引自第 1177-1182 页。
  ②⑧Adshead,S.A.M, Review of Books: Comparative∕World,American History Review, Vol.104,((Oct99), Issue4, 均引自第 1274 页。
  ③张伟伟,《论全球史整体研究》,《世界近现代史研究》第一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27 页。
  ④王玮,《全球史观和世界史学的重建》,《郑州大学学报》,2004 年第 1 期。
  ⑥⑦〔德〕安德烈·贡德·弗兰克着,刘北成译,《白银资本:重视经济全球化中的东方》,中央编译出版社 2008 年版,分别引自第 307 页,第 261 页。
  ⑩周立红,《弗兰克思想的转航与悖论---兼评〈白银资本〉及其在中国引发的争议》,《史学月刊》,2002 年第 1 期。

  

'); })();